当我在坐公交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依然一天蓝 一晌贪欢 2015-12-22


有一个说法:不要错过回家的末班车,不要错过一个深爱你的人。



我们说公交大家把它普遍当成是公共汽车。其实它是公共交通,百度百科上有如下解释:公共交通,英文:PublicTransportation ,一般而言有广义和狭义两种解释。广义而言,公共运输包括民航、铁路、公路、水运等交通方式;狭义的公共交通是指城市范围内定线运营的公共汽车及轨道交通、渡轮、索道等交通方式。但无论哪种解释,公共交通都是人们日常出行的主要方式。当然公共

汽车是最为普遍的一种大众运输工具。我也是个公交汽车的极大受益者。


从小时候开始第一次乘坐的城乡公交到现在每天上班都要坐的公交。我想,关于公共汽车,也一定承载了你们的很多记忆吧。

这是我的记忆,也许我们会有重叠的部分。





小时候乘坐的第一辆公交是城乡公交,那时候,路线曲曲折折,路程坎坎坷坷,从村头到村尾,在穿乡越店,在时而柏油路而石子路时而“水泥路”(有污水又有泥巴的路)晃晃悠悠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才到达了所谓的“城市”——县城。那时候,公交就像一个通向儿时理想的更广阔天地的高速通道,载着我们望向城市的新奇与繁华。那时候,不会管路程到底有多颠簸,吸烟的随地扔垃圾的乘客有几个,司机的开车水平有多不专业,售票员的态度有差,而这些全是外因,只要它能带我走出去就好。



音乐资源加载中...
路上


等到了高中,城乡公交就成了缓解或者说解除相思治病的良药,这个相思是“homesick” 。想家过度,其实也是病了。高中住校,两个星期回家一次,由于公交费太贵,有时就拼拼凑凑,四个星期回家一次,这样下去,就是一个月,也许上次回家还穿着毛衣,下次就要受冻回家带棉袄了。那时等回家公交的心总是急切,因为车少路赖又加本地公交集团的各种不规范,迟到一个小时半个小时,这都是常事,最怕的是雨雪天,路不好走,司机脾气容易在这样的天气下变坏,如果你碰巧乘了一辆这样天气的公交车,还经常要撞上突然被涨价的大运,多收个三块五块,理由就是路赖不好走会多烧机油,回家的公车总是那么少,没人敢违抗,匆匆给了钱,坐上。


回到家,看到爸妈,看到好吃的就会把他们恶意涨价的愤愤不平抛诸云端。回学校的公车上又会看到每个座位上除了有人,还有装满的大包小包,里面吃的穿的应有尽有。怪不得那时我们给老师讲我们想家时,老师笑着说的话,他说“想家想爸妈是美其名曰,真正想的是家里好吃的东西吧?”谁知道呢?如果高中时期的想家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相思,那么公交,则不动声色,把我们带到心爱的人身边,很多年之后,除了美好,谁还会计较些其他呢?


再长大,自由了,乘着公交自由穿行在大小城市的一些角落。这些年来养成的最随性也总觉得最洒脱的一个习惯就是,哪天随心情,随便上一辆公交,没有任何目的地,直到感觉周围哪片地方很入心,就临时决定下车,跑跑转转,也许就是一个充满着好奇和美好的领域。记得在郑州的一年冬天,那次下去了是择了一家书店,停留许久;有一年的盛夏,在无锡,坐了近两个小时,下车溜达,最后到了蠡湖公园,据说范蠡和西施曾在这里泛舟;初去北京时,和弟弟站在车内望着窗外,不时发现传说中的“天安门,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一些高大上的称呼再感叹一句“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啊!”;几年前,没有智能手机,没有GPS定位系统,没有百度地图,领着几个小伙伴在人生地不熟的苏州市坐公交去想去的苏博,苏州园林。当然,人生不只是好的事情在发生,苦乐参半,才叫人生。




记忆最深的是2010年暑假第一次去上海乘坐的公交,中间也是充满了辛酸和泪水。那时还是一字开头的年龄,对社会的认知还不深,暑假来了,和闺蜜一起去上海找她的爸爸妈妈做暑假工。从河南道上海,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后人已是精疲力竭,到那里没有人接我们,我们就随着当时给的路线找到公交,很幸运,有座位。


人很累,我们商量说,轮流着看行李,听公交报站,一个人可以先休息会,路途很长,窗外的一切很陌生,不知道过了多少站,我们都昏昏沉沉,她还晕车,后来下车是被司机喊下来的,说终点站到了,你们该下车了。我们下车,看站牌,才发现已经多坐了三站,觉得三站不多,又不想多花冤枉钱,就往回返,走到中间的时候,觉得正午的太阳太烈,我们太热,手里的大提包也太沉,口干舌燥,后悔难过,直到走到后来的第二站,发现路程已不是直线,过天桥,选路,发现忽然之间我们已经迷路了,操着拗嘴的普通话,怯生生地问路边的行人,有人拒绝,有人不知道,最后有人告诉我们,走走停停,后来才发现上海的公交站与站之间的距离有多长,有累有迷茫,我们都想哭,想放弃了。大人打来电话我们也不敢告知实情因为怕担心,因为在之前他们是那么的千叮咛万嘱咐,我们又是那么的自信我们能顺利安全到达。我们只有互相鼓励,继续找,继续走,问人,休息,喝水。然而,情况并没有因此柳暗花明,在我们喊累时,霎时已乌云密布又哗哗地下起暴雨来,夏天的上海的天气,是比婴儿变得都快。掂着包跑,像是仓皇脱逃,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商店在屋檐下躲雨,那时,已经不能用凄凄惨惨戚戚来形容了。后来的后来,我们抵达目的地,只是“抵达”的前面没有一个修饰词叫“顺利”。


因了这次惨痛的教训,后来再坐公交就谨慎了很多,也少了很多那样的“囧途”。我想,人生中,发生的总是好的如果没有那次的体验,我就不会知道,也不会有经验。估计也就没有后来的敢不看站牌,随便下站的勇气。其实,人生总有错过,如果走错地方了,在那个地方体验一番,不也很好吗?



现在,又每天上下班坐公交,等公交的心情或高昂兴奋,或焦急低落。坐公交有艳阳高照,有阴雨连绵,春天窗外绿意盎然,秋季一片金黄灿烂,夏开窗享清风,冬上车就暖意洋洋。等公车,有时候犹如等爱人,长长等,迟迟不来。有时候犹如生命中的一种因缘际会,就是在想放弃的时候,转身看见它来了。更如人生中的一些可遇不可得,远远的看见它就在前面,你狂奔,可还是差那么百十米的距离,它走远了。


在公交上,你也能不出车门,就能体会五味陈杂。今天早上,一个六旬老人急匆匆上车,急匆匆和司机说话,说,大早起床做饭,忙,然后带着小孙子坐公交上学,到学校了,发现书包落公交里了。反应过来时车已不见踪影,只记得几路公交不知是几号公交车,问司机那个时间段大概的车号。“哎,人老了,不中用了,还送孙子上学,这把书包都落下了,我只知道这路车,不知几号车。。。。”老人又重复多次,声音里有无奈又对自己的否定还有对小孙子的爱,不知道,出门在外的儿子儿媳看到这幕,听到这些话会想什么呢?

在公交上,睡觉的人有,侧脸向窗外的有,看书的少,低头玩手机的多。老人上车多是颤颤巍巍,年轻人多是大步有力。有表情阴郁默不吭声的司机,也有如阳光般笑脸细心的司机。有很忧郁内向的售票小姑娘,也有大嗓门直爽的大婶儿。公交上,有老人上车时,热心让座的有,泰然假寐的有。有互相誊空给对方的银发老人,也有开心接受年轻人的让位再让胖胖的大孙子坐的老人。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有优雅大方的年轻女人。有拖箱背包的赶路人,有掂着布包悠闲买菜的本地人。。。仔细观察,其实公交里就是一个小社会,当然这不包括你睡了一路。。。


现在很享受这种在公车上的感觉,不知道,将来某一天,等自己有了汽车不再乘公交时,会不会怀念这段有公交有趣味的日子。






作者简介

依然一天蓝

青年教师,从小有作家梦,未成,长大就成了辅助孩子实现梦想的人,去过苍山洱海,鸣沙山青海湖,曾自由穿行在人间角落,现在尘世修行。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一晌贪欢 微信二维码

一晌贪欢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