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视界】中美货币战争就将迎来最惨烈的白刃战。

中国资本联盟 2015-06-04

美国即将发动第三次金融攻击抄底战


导读:如果条件达成美国就会开启加息的大门,中美货币战争就将迎来最惨烈的白刃战。

美国总统奥巴马曾宣称“美国打算成为未来100年内的世界领袖”。即使经济有陷入衰退的危险还想再称霸世界100年,奥巴马凭的是什么?

在过去的几年中,美国经济复苏一直在2%左右的低速轨道徘徊,这样的情况直到2014年第二季度开始转变,GDP增长率达到4.6%。

随后的第三季度,美国GDP年增长率出人意料地达到了5%,将2008年以来全球金融危机带给美国的阴霾一扫而光,并创下了11年来美国最快增长的纪录。

这种涨幅被外界普遍视为美国经济繁荣的信号,预示着美国经济将驶入“快行道”。但由于情况微妙,舆论界对目前经济走势有两种看法,第一种看法,是经济发展存在危险。

事实上,美国经济自2009年6月开始复苏,自此一直扩张,但已出现了三次季节性萎缩,即:2011年第一季萎缩1.5%、2014年第一季萎缩2.1%、以及今年第一季萎缩0.7%;自1950年代以来,没有一个经济扩张期会出现三季萎缩。

如果今年第二季继续萎缩,那么美国经济就正式进入衰退状态;据“商业内幕”网站报道,经济学家统计,由4月至5月中,成长率只有0.7%,显示扩张幅度极少。

美国商务部4月底首次公布第一季增长为0.2%时,经济学家普遍认为,第一季受冬季严寒影响,以致增长放缓,因此认为第二季将好转,但后来看到5月的发展不如预期,开始担心经济可能连续两季出现萎缩,甚至有经济学家表示,每年春天,经济都有陷入衰退的危险。

美国商务部29日公布的第二次修正数据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率计算环比萎缩0.7%,较第一次估测的增长0.2%有明显下降。此前的两次季度经济萎缩分别是在2009年第二季度和2014年第一季度。

此次萎缩的主要原因之一是西海岸港口劳资纠纷干扰货物进出港。西海岸港口劳资纠纷长达三个月,到2月份才结束,对贸易造成了巨大影响。此外,美元的持续走强也令美国出口的竞争力下降,海外需求下降以及中国等经济体增长放缓也是导致出口下滑的主要因素。数据显示,美国一季度出口下滑7.6%,而上一季度为增长4.5%,下降的主要产品类别是耐用品和工业用品;美国一季度进口增长5.6%,与上季度相比增幅放缓。

此外,个人消费、商业投资和政府支出等驱动增长的关键动力也都呈现出疲弱走势。这与一季度的极端严寒天气有关,极端天气令商业和消费活动减弱,尤其是建筑业活动。油价下跌导致能源产业持续收缩投资,这是非住宅固定投资下降的主要原因。

占美国经济总量约70%的个人消费开支一季度增幅向下修正至1.8%。个人消费近来表现疲软,消费者的购买行为更加谨慎,并将更多收入用于储蓄。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贾森\uB7弗曼在一份声明中说,6月份以来,美国国内每加仑汽油价格平均下降1美元,相当于给每个家庭减税700美元,然而这并没有转化成对其他商品的购买力。过去四个季度里,个人储蓄率上升了0.6个百分点,仅在第一季度就上升了0.8个百分点。他预计,到2015年底储蓄率还将上升0.4个百分点。

经济学家对历史上一季度严寒天气对经济的影响作了系统分析。贾森\uB7弗曼的研究显示,过去十年间,美国经济一季度平均增速要大幅低于其他三个季度,天气因素是主要原因。天气因素使今年一季度经济下降了一个百分点,使过去十年里一季度经济的平均增速下降了0.6个百分点。经济学家呼吁统计部门在计算GDP增速时将天气季节因素考虑在内。

美国商务部通常会对季度GDP数值进行三次估算。商务部将于6月24日公布第一季度经济增速的最终修正值。

然而,美国的底气在于他们的金融力量异常强大,由美国政府、华尔街、国际评级机构及美元所构建的美国金融武器对世界各国的威慑已经强于他们的军事、外交和经济力量。而且,金融战争不像军事战争,大家既难看见,也摸不着,发动起来更得心应手。

不同于军事战争,金融战争大家既看不见,也摸不着,美国不但发动起来更得心应手,还可以在未来100年依靠金融武器震慑世界各国,金融武器真有这么厉害吗?

美国金融学专家、畅销书《货币战争》的作者詹姆斯•里卡兹(JamesRickards)曾披露,他早在2009年就亲身参加过一次由美国政府组织的“金融仿真战”。

此次“金融战”的主要参与者包括美国国防部、财政部等政府部门以及部分智库的研究人员和金融学家,他们通过运用各种金融武器,包括推动美元大幅贬值,引发全球粮食价格、大宗商品价格高涨,以此大幅抬高拟攻击国家的通货膨胀率,达到扰乱该国社会稳定、经济稳定的目的。

与此同时,华尔街的各大投资机构开始攻击该国的股市、楼市和货币,破坏该国的金融市场,切断其资金链,令该国社会、经济和金融市场全方位遭受打击。这也很容易引发政治不稳,甚至政府倒台,被攻击的国家只能向美国屈服。

其实,美国不光模拟金融战,也实战过,实战对象之一就是伊朗。

为了抑止伊朗发展核武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虽然多年来通过对伊朗实施制裁重创了伊朗经济,但伊朗仍然很强硬,拒绝停止发展核武器计划。伊朗核问题拖了十年仍没有得到解决。但是,2014年6月,伊朗竟然同意和美国在日内瓦相会,这是两国首次面对面的正式谈判。是什么原因逼伊朗同意坐在谈判桌上与美国谈判呢?在这里我可以告诉读者,是因为美国对伊朗动用了金融武器。

出于保密的需要,美国不会张扬对伊朗发动的金融战细节;伊朗吃了金融战的暗亏,自然也不会四处宣扬。因此,外界很难得知金融战的具体过程和战争全貌。不过,日本经济新闻美洲总局编辑委员西村博之曾撰文披露了美国对伊朗发动的其中一个金融攻击,那就是切断伊朗的资金链条。

西村博之在文中透露,石油出口是伊朗的主要经济来源,过去欧美国家虽然对伊朗实施石油禁运,但伊朗依然可以通过偷运石油给他国的方式获取收入。

不过,由于世界的石油贸易都是以美元来结算的,而且石油交易结算必须要通过华尔街的货币中心银行(MoneyCentreBank,借贷对象为政府、机构和其他银行,而非消费者的国际大银行)、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来完成。因此,伊朗任何与石油交易有关的信息,对美国来说毫无隐私可言。

美国政府在决定发动金融武器对付伊朗之后,要求货币中心银行、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拒绝与伊朗进行交易结算”,否则将禁止这些银行在美国开展业务。当然,美国政府一声令下,各大银行不能不配合,因为对于任何国际性的大银行来说,在世界金融体系仍由美国主导的今天,能否继续在美国展开业务,绝对关系到自身的生死存亡。

而伊朗被美国真正切断“水源”之后,资金链断裂,失去了主要经济收入的伊朗政府自然不得不在发展核武问题上同意与美国坐到谈判桌前。

让人想不到的是,美国除了动用金融武器攻击所谓的“邪恶国家”外,连自己的盟友都不放过。

这样说是耸人听闻吗?当然不是,例如欧洲爆发的欧债危机很大程度上也是美国有预谋地向欧洲发动金融“战争”。

这场“战争”是如何进行的呢?首先,总部设在美国的惠誉、标准普尔等国际评级机构,在2009年12月突然下调欧元区成员国希腊的国债评级,引发国际投资者纷纷抛售希腊国债,希腊要想继续在国际金融市场融资,必须大幅提高希腊国债收益率以吸引投资者,这使得希腊将来面临国债到期的再融资利率攀高问题。

与此同时,华尔街做多希腊国债的债券违约保险指数(CDS),让国际金融市场相信希腊违约几率大增,以进一步推升希腊国债的再融资利率并形成恶性循环。

同样的戏码在爱尔兰、葡萄牙等欧元区成员国也上演了,而且美国的攻击目标并不仅仅是这些国家,而是整个欧元区的银行系统。同时,美国的“金融军队”还不断唱衰欧洲债务严重国家与银行体系,让国际投资从这些国家的经济和金融体系中大量逃离,造成欧元急剧贬值,欧洲各国中央银行的外汇储备迅速流失。

当欧洲各国的中央银行外汇储备被大量而且快速地消耗光之后,最后不得不抛弃黄金储备,在市场上购入美元以注资银行,防止银行因流动性问题倒闭。

美国此番攻击,一方面可以巩固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地位,另一方面也达到了通过削弱欧元来削弱欧洲经济乃至欧洲整体实力的目的。可谓一举多得。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说过一句话:“控制了货币,就能控制全世界的经济。”基辛格的这个说法并没有夸张的成分。我们看到美国推行或退出QE政策,都能严重影响世界的经济乃至引发一些国家的政治动乱。

目前,美国主要是关注的是布雷默所谓的“金融武器”。“在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方面,美国正在努力的单边化。我们既看到无人机和庞大的监视计划,我们也看到美国正在利用美元、市场准入、金融机构来对付敌人。”

在针对伊朗、朝鲜和俄罗斯的问题上,美国都采取经济制裁的方式,而非军事打击。因为采用军事行动的会受到全世界的谴责,而采用经济制裁,美国可以迅速实现其目标。

“但金融武器并不仅仅是指经济制裁,”布雷默说。美国也会对那些不支持美国制裁的盟军国家的银行和其他机构采取这种策略。“美国会说‘好吧,没问题。’我们会罚款100亿美元或取消们你们的市场准入。”布雷默表示。

当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是美国的对冲基金对泰国等国家的一次金融战,美国人不费吹灰之力使东南亚经济受到重大创伤。

日本经济这二十年的悲哀,回顾一下是日本经济迅猛发展后,日元在美元的折腾下受到影响的。日元升值的那些年,日本人兴高采烈地去美国买资产,美元对日元暴跌后猛涨,日本人措手不及,在美国的资产跌价还给了美国人,整个日本金融出现崩溃状态,告急后的日本,从此一蹶不振,今天的日本,仍然是满目创伤。

欧元出生到今天,美国人和欧盟斗法也体现在金融战上,美元兑欧元的不断贬值,形成欧盟目前经济出现危机。

世界金融中心从英国伦敦开始,到今天美国华尔街形成的蝴蝶效应已经让老牌的欧洲经济不仅仅是逊色不少,而是危机不断。有说法,现在华尔街打个喷嚏,全世界都得吃药。

美国人为了随性印发美元,形式上放弃了美元和黄金的挂钩,可今天美元的变动,仍然让金价跟着起舞,使石油产油国生产的油价也不得不受美元变化而影响。

美国人以虚拟经济和金融掠夺在冷战时期靠金融战盈利,因为很多国家没有他们那样的所谓金融创新产品。更因为很多国家也期待通过以钱生钱实现富裕的美国模式。可那正是美国人的把戏,他们实际上也知道那是很危险的游戏,美国人对两房事件暴发后形成的金融海啸也无可奈何就是佐证。

近日,美军机到南海岛礁搞“抵近侦察”遭解放军警告的消息,令南海局势骤然紧张。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用“十分不负责”“十分危险”奉劝美方不要冒险。美表示今后可能派出力量进入这些岛礁的12海里范围,从而引起战略界和舆论界对中美可能在南海爆发军事冲突的担心。

近来国防大学乔良将军独辟蹊径,从资本的角度对中美博弈进行了中肯、精辟的分析。

乔良指出,美元霸权的建立是从1971年8月15日美元与黄金脱钩开始的。此后,我们进入到一个真正的纸币时代,简单地说:美国人可以用印刷一张绿纸的方式从全世界获得实物财富。美国由此变成一个金融帝国,把全世界纳入它的金融体系之中。

这一点,通过40年来美元指数周期图表—“10年走弱、6年走强”,可以看得非常清楚。1971年之后美元指数走低,大约持续了近10年时间。大量美元去了拉美,给拉美带去了投资拉动,也带来了繁荣。

到1979年,美国决定关掉泄洪闸。马岛战争打响后,全球投资人纷纷从拉美撤资。从拉美撤出的资本几乎全到了美国,给美国带来了第一个大牛市。美国人又拿着赚到的钱,狠狠剪了一次拉美经济的羊毛。

美元指数从1986年又开始一路下跌,10年时间内,美元又像洪水一样向世界倾泄,这次是亚洲。从“亚洲四小龙”、“亚洲雁阵”等经济繁荣,到亚洲金融危机全面爆发,手法与拉美如出一辙。

如潮汐一样准确,2012年,美国又开始为美元指数由弱转强做准备,办法还是老一套:给别人制造地区性危机。可以断定,现在轮到中国了。于是我们看到,2012年中日钓鱼岛争端、中菲黄岩岛争端之后,中国周边的事情层出不穷,一直到去年中越“981”钻井平台冲突,再到后来的香港“占中”事件。

美国人需要制造一次针对中国的地区性危机,让资本撤出中国,去追捧美国经济。中国人用打太极的方式,一次次化解了周边危机,结果直到现在,美国人最希望的在99度水温时出现的最后1度,始终没能出现,水,也就一直没有烧开。

美国人宣布战略重心东移,挑起钓鱼岛争端、黄岩岛争端,阻挠亚投行,如今又搅乱南海局势,背后有着“深谋远虑”,意在制造引发地区性危机的“炸点”,意在阻止人民币成为美元的又一个挑战者。

分析人士血饮认为,美国即将在退出QE之后发动对南方国家的第三次金融攻击,在之前有过两次金融攻击,他们分别在2014.10.1国庆节、2015年2.19日农历新年中国的银行系统放假、银行结算系统关闭之际发动。

他们攻击的主要目标是包括俄罗斯、南非、巴西、印度等南方国家的股市和债市。其中2014.10.1国庆节期间攻击的主要目标是南方国家的股市,而2015.2.19农历新年期间攻击的主要目标却是上述国家的债券市场。

首先,众所周知,国债收益率和国债价格是反比关系,国债收益率上涨、国债价格的下跌意味着这个国家偿付能力的下降和国家资产的缩水。

就以俄罗斯、南非、巴西三国在中国春节期间的国债收益率变化来详细的分析:

俄罗斯方面,2.16-3.23,俄罗斯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12.3%上涨到了13.27%,对应的就是国债价格暴跌。目前的俄罗斯10年期国债收益率才10.49%。

2.16-3.9南非和巴西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同步上涨,南非的从6.8上涨到了7.9%目前南非的国债收益率8.05%;巴西的国债收益率从11.86%猛然上涨到了13.31%,目前的巴西国债收益率是12.34%,李克强总理访问巴西之前是12.59%。上述三个国家的国债收益率在相同时间内急剧暴涨,背后的黑手就是美国主导下的游资。

国债是这些国家金融资产的定价基准,做空国债等于直接让这个国家的财富缩水,直接打击国际投资者对这个国家的偿付能力的信心,进而引发国际资本出逃,资本对安全是高度敏感的,美国在公开市场上抛售目标国的国债,引发恐慌后产生羊群效应,目标国的资本就会跟风流出。

在美国发动金融攻击的时候,它还同步打压大宗产品拉升美元指数。

众所周知,俄罗斯、巴西、南非都是资源出口型的国家,石油、铁矿石、黄金是大宗产品的代表。

铁矿石价格下跌到原来价格的40%,石油从106美元下跌到了2月份的45.17美元,当这些产品出口价格跳水的时候,这些国家的财政收入就会大幅度缩水,为了平衡第二年的财政收入他们只能停止在公开市场上干预本国货币任由其贬值(即使想干预他们也没有那么大的美元外汇储备用来抛售),表现突出的就是俄罗斯。

从美国发动对俄罗斯制裁为止俄罗斯卢布贬值了100%,在同样的攻击之下南非的兰特在春节期间从11.57暴跌到了12.31、巴西的雷亚尔也从2.01暴跌到了2.74达到了2005年3.17日以来的最高。

本币贬值反过来会加速国内资本出逃,国际资本出逃就会带走外汇储备,没有了外汇储备的支持这些国家就会面临国际收支失衡的危险,到时间犹太人控制的三大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公司、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和惠誉国际信用评级公司就会降低目标国的评级标准,评级降低会让国际投资者恐慌这样就会形成恶性循环。

为了应对收支失衡的局面,这些国家就要被迫向世界银行\IMF申请贷款,当然了高额利息之下也会附加难以忍受的政治条件和放开对金融市场监管的承诺。这会为美国在目标国培植“第五纵队”从而能够更好的在开放的金融市场上攻击目标国。

变相的在目标国安插了自己的线人,成为犹太的“特洛伊木马”。按照这样的套路下去,犹太资本集团完全可以顺利的抽取任意国家的血液供养自己。

在上述两次金融攻击中美元指数一路上冲到了100的高度。而美国选择攻击这些国家的日子也很精确,2月底3月初正好是各国审核下一年财政收支的时候,这个时候经济下行可以给目标国家施以巨大的压力。

接下来说美国即将发动的第三次金融攻击的背景,自从2015.3.9号美元指数突破100以后,得益于中国等其他G20国家同步货币宽松下的阻击,美元开始走弱,大宗产品价格回升,各国经济状况暂时缓解,各国存在的美元债务压力也在减轻。同时弱势美元导致美国国债收益率上涨。这是为什么呢?我们知道美国国债来自于贸易逆差,美元走弱以后美国的贸易逆差在减少,那么美国能投放到国债市场上的国债数量就减少,本来美国退出QE以后就失去了美联储的购买,本来渴望的国际资本购买美债压低美债收益率,但是这样的回流没有出现。

雪上加霜的是美国国债市场资本反过来却在大规模出逃,目前为止已经出逃4000亿美元。本来在美元走强以后,贸易逆差提供的国债被美联储包装成了短期国债,美联储不断的拍卖1周到半年期的短期国债购买10年期长期国债才得以压低美债收益率。

现在倒好了,美元从3.9走弱以后失去了短期国债购买的支持,美债收益率是不断的上涨。两个月以后的2015.5.12美债收益率达到了2.346%的高度。

美国十年期国债是美国金融资产的定价标准,美债收益率上涨就代表美债价格下跌,对应的就是美国金融资产在缩水。

美债收益率每上涨一个百分点美国金融市场上就有6400亿美元的财富消失。所以我们看到只要美债收益率上涨,那么美国三大股市必然下跌。

美债收益率如果不被压低的话,一旦达到4%那么美国债市必然崩盘最后殃及到股市。最终的结果就是经济危机全面爆发,美元霸权灰飞烟灭。

所以为了压低美债收益率美国必然需要强势美元来创造美债需求,用短期国债拍卖得来的钱购买长期国债压低长期国债收益率,所以我们看到从5.16日开始美元指数到达93.27的时候开始逆势上扬,到目前为止已经达到了97.17的高度,强势美元帮助美国压低了收益率,目前已经下跌到了2.178%。

需要指出的是美国用短期国债拍卖压低长期国债收益率的手段几近失效,美国短期国债的收益率猛然暴涨了100%,那么国债收益率压不下去美国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有!2015.5.12在国债收益率达到2.236%的第二天,美国的航母战斗群乔治•华盛顿”号和“卡尔•文森”号进入中国南海,美国金融海盗们妄图用自己手里的航母制造地区局势紧张,压迫国际资本出逃美国。作为中国资本市场的晴雨表-沪深股市对此作出了最直观的反应:中国央行5.11号起决定降息0.25%,在这个利好消息刺激下5.12号沪深股市上涨127点扭转了下跌趋势站上了4402点位置,但是在5.13号当天沪深股市结束上涨,到5.19号位置共跌去了124点。

在南海展示强横的同时美国也没闲着,他们在A股市场上无法下手的情况下借助香港这条通道对中资企业展开了无差别的金融攻击:5.18号在香港上市的光伏面板生产商李河君掌控的汉能薄膜股票在24分钟之内市值蒸发1200亿人民币约合190亿美元,幕后黑手为美银美林和高盛集团。

5.19号上海机场被暂停通过沪港通申购,因为持股上海机场的外资股份已经逼近28%,接近RQFII执照所允许的30%上限;5.19号高银系的高银地产和高银金融上演“惨剧”,两股盘中出现60%跌幅。损失220亿人民币;5.22日继汉能、高银系股价崩盘后,德国的中概股中宇卫浴(JoyouAG),股价被清零。

就在上周,中宇卫浴股价还创下了17.45欧元/股的纪录新高,市值达4亿欧元。损失主要来之对香港中宇清洁科技公司所持股份的大幅度减记。

美国的战争贩子和金融海盗们再次用自己的强横霸道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那么美国的攻击就只有这么点吗?当然不是。美国这次的金融攻击是体系攻击。

他的攻击套路是这样的:拉高美元指数、打压大宗产品价格,打击资源出口型国家同时对制造业国家输入通缩。

财政收入的减少迫使这些国家的货币当局使用外汇储备保卫本国货币的稳定,投入的外汇储备就成了美国的战利品,当这些国家外汇储备耗尽的时候货币贬值就成为常态,随之而来的就是国际资本的出逃。

在这一系列的攻势中最首要的就是打压大宗产品价格、压低美元指数。而作为大宗产品的龙头铁矿石和石油更是首当其冲。

另外一方面以色列摩萨德和共和党精心培育的ISIS,在5.23袭击了位于沙特的AL-Qadeeh村的ImamAli清真寺,并发生巨大的爆炸。这是犹太势力借助ISIS之手打击沙特,最终让沙特配合美国继续打压油价。

沙特从去年6.7月份开始一直就是配合美国打压油价的,为什么这个节骨眼上犹太势力要教训下沙特呢?

在这次袭击事件发生前两天,沙特政府把沙特阿美石油公司从国家石油部拆离出去。这进一步加强了沙特对石油价格的掌控能力,而现任的沙特石油部长纳伊米(Alial-Naimi)是美国的“无间道”,纳伊米出身贫寒,留学美国的时候曾经在美林公司实习过,与美国政界人士过从甚密。

在沙特王室忙于内部斗争的时候,此人却忙于打压石油价格,明面上和美国抢市场实则是和美国在演双簧。

在阿美石油公司被拆分出去以后,纳伊米对沙特原油定价的影响力进一步下降。ISIS袭击沙特清真寺就和制造查理周刊事件的套路一样,用恐怖分子威胁当事国,以获取当事国对美国的经济让步,这种招数美国屡试不爽。

六月底美联储将按计划开始加息,美国将在罗氏家族打压铁矿石价格的配合下全面拉高美元指数。同时逼迫日本开始QE压低美国国债收益率,当两者的趋势耦合的时候美国就将全面开启加息的大门。

对美国加息最新的利好是欧央行执委BenoitCoeure今日在伦敦讲话时表示,由于7至8月市场流动性较低,将在5月和6月扩大购债规模。欧盟扩大QE以后更多的资本会出现在各国政府的账户上,到时候他们更多的会投资美债和美股,这必然帮助美国压低国债收益率。

这将加速冷却美国国债暴涨的热度,同时在拉高美元指数方面罗斯柴尔德家族旗下的力拓公司和必和必拓已经决定增产。巴西淡水河公司更是将铁矿石价格预期展望到了17美元每吨,罗氏家族的策略成功了。大连商品交易所铁矿石期货5.12-5.14之间价格从430元人民币下降到了420元。

罗氏家族为代表的犹太势力加速打压大宗产品价格配合美元强势战略,美国指数直逼100,美债收益率也已经从2.346%下降到了2.111%,在双重趋势耦合的情况下美国即将对南方国家发动洗劫,这次动手的时间会在中国的端午节6月20到7月20号之间。

如果条件达成美国就会开启加息的大门,中美货币战争就将迎来最惨烈的白刃战。

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新世纪的金融海盗已经准备弃船上岸,让我们站在国家的旗帜下与其殊死搏杀。文昊

更多金融业资讯,案例、法规、分析、创新、PE/VCIPO、三板、并购重组、银行、证券、信托、债市、项目融资、资产管理、资产证劵化、风险管控、基金管理、融资租赁、小贷、典当、担保、保险、财富管理、互联网金融、行业知识等,学习、交流,尽在《中国资本联盟》平台微信公众账号:CACNORG。让我们以诚携手共进,构建中国金融未来。(投稿、合作、各金融资本机构人员招聘信息(要求合法正规金融资本机构、招聘信息要全面真实、平台免费发送。)发送邮箱:cacnorg@163.com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