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

2017-01-02 乔木 乔木的天空 乔木的天空

 

昨天,弟弟借着元旦假期,将父母连同侄儿接回了德州。

 

一时热闹的家中登时安静下来,忽然觉得有些不习惯:以前,每天晚上回到家时,两岁多的小侄儿活蹦乱跳地跑过来开门,然后围着你好奇地问这问那;父亲在厨房里烟熏火燎地炒菜做饭;母亲则在洗手间里亲手洗涤着各类衣物,整个家里溢满了其乐融融的气氛。

 

没有了父母老生常谈的唠叨和忙前忙后的身影,没有了小侄儿满屋乱窜的玩闹和稚嫩可爱的喊叫,没有了一大家人叽叽喳喳的闲聊与欢笑,心里空落落的,又禁不住想念他们了。

 

一个多月前,刚将他们接来时也有些不习惯。原本安静的三口之家登时多出三口人来,打乱了原来的规律,不是一般的热闹。

 

父母也不习惯,总是觉得城里太闭塞,邻居和邻居之间素无往来,见了面形同陌路,这使他们感到压抑,用父亲的话说感觉就像是“蹲监狱”,对他们而言,城市再大,属于他们的却只有儿子的家这一方小小的天地,他们的天地里只有这个家里的六口人。

 

心灵总要找到一个出口,一来二去,父亲竟然和门口的保安成了聊友,每天晚饭过后都要到门卫室里去坐坐,和那些来自农村的年轻保安攀谈半天。那些保安似乎很欢迎这位农民大爷的到来,因为在他们的世界里,能交流的只有几个同事,平时偌大的小区里几千居民过来过去,除了门禁打不开会找到他们简单说几句话,也没有人和他们谈天说地,更多的时候连声招呼都不打,仿佛彼此之间隔着很远的距离。

 

于我们,于父母,不习惯的感觉接踵而来,唯独小侄儿是个例外。父母是闲不住的人,来了之后就里里外外地忙活、收拾,尽管此前爱人为了迎接他们到来,已经请了家政对家里的厨房、卫生间进行了清理,擦洗了门窗,我们自己还对角角落落进行了清扫和整理,可父母总能找到活干,清洗饭锅黑乎乎的表面,擦洗洗衣机覆盖着灰尘的封盖并将封套洗净套上,嫌洗衣机洗衣服不干净非要坚持用手洗过再拿到洗衣机里甩干,一天到晚,很少有闲着的时候。

 

我和爱人几次三番劝说他们,不要总是找活干,他们当时都答应得好好的,然而到了第二天又忙活上了。

 

有一天,待我下班归来,赫然发现,居然连书房里的沙发床和电子琴都给挪了位置,他们觉得原来摆放的地方不顺眼。望着天地翻覆的书房,有种异样的感觉滑过心头,父母已经让干活的热情冲击得失去了分寸,连家具摆放这样的事情都越俎代庖、自作主张起来了。

 

尽管当时觉得父母这样做不妥,自己的儿子没有什么,毕竟还有儿媳妇在那里呢,可转念一想,父母如此做,实是把儿子的家当成自己的家、总觉得自己的孩子没有长大使然,心是好的,也是热的,自己岂能因此而去责怪父母?那样,他们会伤心的,也会对这个家产生疏离感,只能顺其自然。好在爱人回家后看到这一切并未有异议,反倒说了句,这样一调整,确实显得利索了。听到这话,单纯的父母竟高兴得不得了,仿佛办了一件大事。

 

最主要的不习惯,还是生活习惯的不同。虽然此前多次给父母打过预防针,无论在哪,不要总是采买一大堆的菜品,将储物间塞得满满的,以致除了第一顿,顿顿吃得都不新鲜,也不要总是将剩菜剩饭留着下顿再吃,可父母此番前来并未有丝毫的改变,还是趁着附近集贸市场赶集的时候去采买大批的菜品,只因为集贸市场上的菜比小区里面的便民市场便宜两三毛钱,每逢那个集贸市场赶集过后,我回到家中,家里的储物间里必定堆得满满的,父母还会心满意足地说着便宜了多少钱。

 

每当我问他们为何要斤斤计较这点差价,他们总是语重心长地说,你们挣工资不容易呢,还得供着孩子上学,能省一点是一点,还是多年来在老家养成的老习惯。

 

留剩饭剩菜的习惯也依然在延续。打开冰箱,会发现里面总是塞得满满的,叠盘架碗,剩菜、剩饭、剩下的豆瓣酱、甚至还有一两瓣咸蒜,各种气味混杂着扑鼻而来。只要不是我在家里做饭,到了吃饭时间,父母总会把那些剩菜剩饭剩酱剩咸菜端了上来,整桌菜新旧参半。饭菜照旧吃不完,于是又放进去,形成了恶性循环。

 

其间,我曾耐心地对父母讲,这些东西已经没有营养价值了,而且是盐分都在剩下的菜汤里面,对人尤其是对老年人的身体健康是有害的,可父母总是以一句“碍嘛的!扔了怪可惜的!”来回答,油盐不进,一切故我。

 

没有办法,我只有另辟蹊径。上班前,先去冰箱里看看,凡是剩菜剩饭便一股脑地拿来倒掉,直接拎到楼下垃圾桶里。不过总有因早晨上班匆忙来不及检查冰箱的时候,晚上回到家中,竟没再发现那些剩饭剩菜的身影,便如释重负地打趣父母,怎么这回没剩的了?孰料,父亲竟然说,怕被你们扔掉,俺和你娘中午用那些剩菜煮了面条吃了,听得我目瞪口呆,心里有些酸酸的。

 

为了防止父母再吃剩菜剩饭,我们开始和父母斗智斗勇,没想到父母也和我们玩起了心眼儿。

 

只要不是出发在外,我总是争取下班后早早赶回家,不再让父母越厨房一步,由我自己操刀主厨,掌握菜量,力求每次都能吃光,偶尔剩下我们也会借着收拾碗筷的功夫直接倒入垃圾桶里,每次都会引来父母的责怪,“好好的菜又倒了,怎么这么不过日子呢!”一脸的心疼与无奈。

 

然后我发现,每次饭后,父母总是趁我们去洗手间洗手的功夫抢先一步把那些碗碟收拾走了,等再去冰箱里看,那些剩菜剩饭已经藏进冰箱最里面。没办法,只好再次拿出来倒掉。

 

以为自己藏得天衣无缝的父母等到第二天再去冰箱里看时,才发现那些剩菜剩饭已经荡然无存,知道被我们倒掉了,就趁着晚上我们回家的时候唠叨,你们没过过苦日子,哪知道油盐柴米贵,好好的东西哪能扔了呢?我反问父母,是不是这些东西吃了就把钱省下了呢?结果谁也说服不了谁,只好彼此一声叹息作罢。

 

我最终没有改变父母的习惯,久而久之,也只好力争到掉,实在倒不掉的只能顺其自然。

 

好不容易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父母却被弟弟接走了,再也用不着为那满堆的菜品和剩饭剩菜费尽心机了,我却又莫名其妙地不习惯了。

 

原来,这些都是生活的小节,那种跟父母在一起的感觉最重要。


您好,我是乔木,欢迎您关注乔木的天空,一个有思考、有故事、有乡愁、不庸俗、不低俗、不媚俗的地方!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乔木的天空 最新文章:

2017-01-19    辞灶

2017-01-16    祭灶神

2017-01-14    杀年猪

2017-01-13    疯狂的“彩礼”

2017-01-12    彩礼进行曲

2017-01-11    那些小人书

2017-01-09   

2017-01-08    过年

乔木的天空 热门文章:

老家的喜酒    阅读/点赞 : 4197/76

倏忽之间    阅读/点赞 : 3815/89

赶年集    阅读/点赞 : 2451/45

习惯    阅读/点赞 : 1944/60

老乡    阅读/点赞 : 1823/60

过年    阅读/点赞 : 1779/72

   阅读/点赞 : 1527/40

枕头里的爱    阅读/点赞 : 1365/40

嘿!老乡,临邑人!    阅读/点赞 : 969/41

那些消逝的土猪    阅读/点赞 : 603/40

乔木的天空 微信二维码

乔木的天空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1944
点赞 60
更新 1月4日 0:44

乔木的天空 最新头条文章

乔木的天空 热门头条文章

老家的喜酒  4197阅读

倏忽之间  3815阅读

赶年集  2451阅读

习惯  1944阅读

老乡  1823阅读

过年  1779阅读

 1527阅读

枕头里的爱  1365阅读

那些消逝的土猪  603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