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年集

2017-01-05 乔木 乔木的天空 乔木的天空

年越来越近了,却嗅不到一丝的年味,人们依旧按部就班地过着寻常日子,没有喜悦感,也没有紧迫感,仿佛年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小时候却不同。每逢年关将至,寂静了一冬的小乡村霎时热闹起来,原本寂寥的乡村公路上随处可见骡马车、自行车、太平车、步行者混编而成的车流和人流,伴着此起彼伏的欢声笑语,他们都有着相同的目的:赶年集、买年货。

    

那时物资匮乏,农村商贸市场极不发达,方圆数十里内只有设在镇政府驻地的一个集市,逢二四七九赶集,而到了年二十以后,天天都赶集

 

年集一年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物资最为丰富的时候,集市上商品琳琅满目、花花绿绿,因此年集又叫花花街不管日子好赖,一年到头了,大人孩子总得扯几块布料做身新衣服,祭神祭祖、改善伙食、招待亲戚的年货多多少少都要买一点,买年货是核心目的,可人们还有一层心气,就是前去凑凑热闹。

    
 

到了集市上,放眼望去,但见人头攒动、人山人海,整条街道就是一条缓慢蠕动的洪流。约定俗成的菜市、鱼市、肉市、干果点心市、调料市、布匹服装市、年画市、爆仗市等各个单元区内的各个摊位旁都挤满了人,商家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买卖双方的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害得人们不得不探着脑袋、拢着耳朵、扯着嗓子和对方说话,恨不得凑到对方的耳朵上。

 

男人们光顾的主要是菜市、鱼市、肉市、干果点心市和爆仗市,买几块新采的带着污泥的藕,拿几根长长的山药,挑几捆冬储的蒜薹,拣几条咸鲅鱼或者咸带鱼,称几斤花生、瓜子和点心,割几斤四指膘的肥猪肉和一斤羊肉,再带着男孩儿到爆仗市里挑几挂土制的鞭炮、十几个二踢脚、两把孩子们玩的钻天猴,手里拎的袋子已经塞得满满当当,贴身的衣兜里的钱也已花得所剩无几,尽管看着集市上好多东西都应该买,可终归要吃饭穿衣量家当,万万不可打肿脸充胖子,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哩,只得拽着恋恋不舍的儿子,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一步一挪地往事先和娘们儿约定好的碰头地点挤。
 

女人们则都往布匹服装、年画市场扎堆儿。女人天性爱美,又爱打价,扯块布料、拿件衣服总要在身上比划半天,还要征求那些同行的乡亲们的意见,思思量量,好长时间拿不定主意。待到好不容易拿定主意了,又因为价格问题和卖家打起了“心理战”,卖家看买家中意便死咬着价格不松口,买家看卖家不松口便作势要走,这时卖家赶紧招呼“回来回来,咱再商量商量,你再涨涨,好歹别让俺赔了!”买家这才故作心不甘情不愿地回转身来继续跟卖家讨价还价,总要经过几个回合,一件布料、衣服才算成交。

 

到了年画市场那儿,也是左挑右选、反复比较。那时的年画比较单调,有堂屋里挂的中堂,上面印着上山虎下山虎喜鹊登枝松鹤延年图案;往墙上贴的小幅年历,上方印着个或一对胖娃娃骑在鱼背上冲人笑,寓意年年有余,底部则印着年历;最受欢迎的是那些印着电影女明星照的年历看上去一个个明眸皓齿、风情万种,男女老少都喜欢。

 

女人们买完了布料或衣服,挑选完了年画,还要给寸步不离的女孩儿买个漂亮的绒布头饰,再去请一张灶王爷的图像、几捆长短不一的香,买几卷祭祖祭神的烧纸,这才大包小包地拎着物品领着孩子去跟家中的男人会合,因为时间耗得长,害男人在那里焦急地等半天,免不了挨几句男人的责骂,不过并不影响双方的心情。

 

作为男孩,对大人和女孩儿赶集的心理无从知晓,只知道自己当时最感兴趣的是小画书和鞭炮。一到卖小画书的摊位前就拔不动腿,翻翻那本都爱不释手,总要软磨硬泡地缠着父亲给买上一两本,若是父亲不给买,就双手拖着他的胳膊打提溜,直到满足自己的心愿才罢。

      

 

到了爆仗市场,则和父亲有了共同语言,不用费口舌,父亲都是要买的。那炮仗市场都设在集市边上的空旷地带,怕的是不慎炸了市伤及太多的人。那些卖鞭炮的坐在车上或箱子上等着,鞭炮在箱子里装着,用被子捂着,既为防也为了防爆。看看人来得差不多了,各家都先放些小鞭炮开市,眼看快中午了,该来的都来了,各家都把压箱的硬货拿出来,挂在长长的竹竿上,点着后举的很高,来回晃着,让那些鞭炮在空中炸响,吓得人们纷纷捂着耳朵往后躲闪。一挂鞭炮放完,卖鞭炮地便扯着嗓子喊上了:南来的,北往的,花钱多少买响的啊!这家的吆喝声刚刚落下,那边的摊位又点着了手指粗的爆仗,响声犹如闷雷,震动着人们的耳膜,人们的注意力又被吸引到那边去了。彼时的爆仗市场可谓你方唱罢我登场,鞭炮声、叫卖声一浪接着一浪那些围观的乡亲们通过观察和比较很快得出了结论,谁家的爆仗响谁家的爆仗不响,于是便一窝蜂似地向着那些爆仗响声大的摊位拥过去,举着钱争着买,生怕落了后。

 

爆仗市场确有危险。有一年,我跟着父亲还没到爆仗市场,就见人流向我们这边快速移动,一打听,原来是爆仗市场炸了市,一个摊位连着一个摊位,吓得人们四散奔逃,那些摊主尽管疼得要命,可毕竟保命要紧,也都蹿得远远的。

 

日头已经偏西,该买得已经买了,兜里的钱也折腾净了,该回家了,汹涌的人潮渐渐散去,只剩下满大街的烂菜叶、碎纸屑,算是这一年的注脚和印记。

 

年,终于要来了!

 

 

您好,我是乔木,欢迎您关注乔木的天空,一个有思考、有故事、有乡愁、不庸俗、不低俗、不媚俗的地方!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乔木的天空 最新文章:

2017-01-19    辞灶

2017-01-16    祭灶神

2017-01-14    杀年猪

2017-01-13    疯狂的“彩礼”

2017-01-12    彩礼进行曲

2017-01-11    那些小人书

2017-01-09   

2017-01-08    过年

乔木的天空 热门文章:

老家的喜酒    阅读/点赞 : 4197/76

倏忽之间    阅读/点赞 : 3815/89

赶年集    阅读/点赞 : 2451/45

习惯    阅读/点赞 : 1944/60

老乡    阅读/点赞 : 1823/60

过年    阅读/点赞 : 1779/72

   阅读/点赞 : 1527/40

枕头里的爱    阅读/点赞 : 1365/40

嘿!老乡,临邑人!    阅读/点赞 : 969/41

那些消逝的土猪    阅读/点赞 : 603/40

乔木的天空 微信二维码

乔木的天空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2451
点赞 45
更新 1月7日 0:23

乔木的天空 最新头条文章

乔木的天空 热门头条文章

老家的喜酒  4197阅读

倏忽之间  3815阅读

赶年集  2451阅读

习惯  1944阅读

老乡  1823阅读

过年  1779阅读

 1527阅读

枕头里的爱  1365阅读

那些消逝的土猪  603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