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承受之重:医药代表成了无效医改的替罪羊

2017-01-11 千里阵云 蒲公英 蒲公英

作者:千里阵云  来源:蒲公英

延伸阅读

"两票制"发布会文字实录


2017年1月9日,国家卫生计生委首场例行新闻发布会,解读《在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中推行“两票制”的实施意见(试行)》有关情况。在回答《南方都市报》记者提问时,来自福建省医改办的张煊华处长语出惊人,用6分多钟的时间痛批医药代表,主要内容如下:


现在一些医药代表做强做大以后,他现在是并购或吞并生产企业,生产企业被其控制。他利用自己建立起来的销售渠道控制生产企业。所以现在的“医药代表”过票洗钱,以前采取底价包销、全国总代、层层转包这种方式,现在又有了一个新的花样。在“两票制”的情况下,已经做不到底价报销,没办法洗票,于是要求生产企业高价出货,跟生产企业联合起来搞。当然我讲的医药代表都是加引号的。因为原本医药代表是一个很荣上的职业,医药代表他本来是“推介药品”的,是应该要有的职业,但我国的医药代表变成了“推销药品”。一字之差,性质全变了。所以我现在讲的“医药代表”都应加引号,大家不要把他当成那个正规的职业去理解。


原来的医药代表是举办所谓的流通企业、挂牌公司、空壳公司,现在也照样举办公司,但不是流通企业了,他们现在是广告公司、会展公司之类的,来做虚假的会议费用、广告费用,然后拿到企业里去套钱、洗钱,跟生产企业联系在一起。因为销售渠道已经被他垄断了,所以生产企业被迫跟他合作,或者生产企业本身就是“医药代表”办的。所以现在税务部门也是要加大对这些虚假发票,特别是这些会议发票的查处。有些药品公司,一年开成千上万次会议,就是他现有的职工每天24小时的忙于会务都来不及,说明他就是靠会议费去冲抵,因为在增值税的情况下,要是没有拿一些发票去冲抵,交的税是比较多的,所以现在是靠虚假发票来洗钱,这个是一个新的态势。所以说这个水分有多少,30%是至少的,按总量来进行计算。


那么下游他现在也控制了我们的医疗机构,左右了我们医生的行为。现在我们要让医者回归,很难,你现在是把他的回扣拿住了。有些医生还舍不得这些回扣,所以我们要给他拿回来很难。医药代表已经影响到了我们的下游,也就是我们的医疗机构。如果医药代表不消失,我可以讲,中国医改很难取得成功,老百姓缺医短药的情况也解决不了。


笔者不知道福建模式和三明模式究竟如何,毕竟社会上褒贬不一,可以听到官方机构铺天盖地的宣传,也可以听到基层医药工作者愤怒的呐喊。短期似乎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会不会出现“能不能真正看病的问题”?制度好不好,不是看一时的鼓吹宣传,而是需要稍长时间、稍广领域的检验,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纸也不会包住火。可是作为一名挣扎在一线的医药代表,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们缺无法承担如此罪责、千夫所指、众人唾弃。流通领域有没有问题?有问题!医药代表有没有问题?很多也有问题。但是难道这样就能把医改不力的罪责归到医药代表了么?


中国医改几十年,是进步的,但是没有达到大家的预期,原因更是复杂的。中国的经济基础、地域和人口因素,诚信缺失、急功近利、贪腐严重的社会环境,当然还有以药养医、药械招标、多票流通等需要完善的制度,流通领域却是其中一个环节,医药代表却是一个因素,但是如张处长以偏概全、一叶蔽目,在全国期待的解读两票制的大会上发出如此论调,让人惊讶,更让人担忧,如此不全面、不科学、不严谨的认识问题,如何不让人怀疑其赖以吹嘘的福建医改?


如果张处长的结论是正确的,那么更好,中国13多亿人的医改有出路了,把300多万医药代表取消了就行了。我是医药代表,这是我的饭碗,但是真的为了有效医改而砸了它,我愿意,我愿意以血祭刀!


而且,依次类推:
房价高,把房产中介撤销;
雾霾高,把卖煤、卖铁、买汽车、卖柴火的、烧烤的撤销;
物价高,把卖菜的、卖油的、卖衣服的还有其它服务业的撤销;
经济政治风险高,把当官的都撤掉。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蒲公英 热门文章:

蒲公英 微信二维码

蒲公英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3532
点赞 23
更新 1月13日 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