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 | 梅姨怼川普,天经地义

2017-01-11 唐映红 晒爱思PsyEyes 晒爱思PsyEyes


HQ&A170111;


  在今年度的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Golden Globe Awards)上,梅丽尔·斯特里普(Meryl Streep)荣膺了终身成就奖。在获奖感言中,梅姨用了足足六分钟的时间来批评候任总统唐·川普(Donald Trump),其中,特别指责了川普在2015年11月刻意模仿嘲讽残障记者科瓦列斯基(Serge Kovaleski)。


  在演讲中,梅姨说:


  “今年有一段表演,让我深深震惊和被牵动,不是因为它是好的表演,它没有任何好的方面,而是因为它很有效地达到了目的,让目标观众都露齿而笑,那就是要坐上我国最为让人尊重的一个位置的人,对一个残障记者的模仿,他占有特权和武力上的优势。看到那一幕使我心碎,而且至今在我脑海中萦绕不去,因为这不是电影里的场面,而是真正的生活。有了一个某些强权人士在公开平台上做的示范后,那种想羞辱别人的本能会渗入每一个人的生活,因为这就像其他人也获得了许可,可以去做同样的事。不敬会带来不敬,暴力会催生暴力,当强权人士利用他们的权力去欺凌他人,那我们都是失败者。”


  从视频看,川普确实有模仿残障记者的动作。




  不过,川普却不这么认为,他在Twitter上连发三篇推文回应梅姨,在推文中他说:


  “梅丽尔-斯特里普,好莱坞最被高估的女演员之一,她并不了解我,但在昨晚的金球奖上攻击我,她是输得很惨的希拉里的马屁精。第100次说明,我从未没有嘲笑过那名残疾记者(将来也永远不会这么做),只是很简单地演示了‘卑躬屈膝’给他看,当时他完全改变了他之前写过的一个十六年前的故事让我难堪,真是越来越不诚实的媒体!”



  梅姨认为川普模仿并嘲讽了残障记者;川普矢口否认。从视频来看,川普有明显模仿科瓦列斯基的动作,但这种模仿是否就意味着“嘲讽”,不同立场的观者可能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不言而喻,反对川普的观者,像梅姨,对视频中川普的模仿很容易也很明显就反映了川普在嘲讽一名残障的记者,对一名候任总统来说,这是足够恶劣的一件事。但是,对川普的拥趸来说,却很轻易解读出不同的含义。川普不过是用他个人的方式,尽管不那么得体,来批评科瓦列斯基矢口否认曾经写过的报道。


  客观地讲,川普本质上就是一个粗鲁的商人,他不仅不谙“政治正确”,甚至公开反对之。因此,他的言行举止粗鲁、低俗是他一贯的风格。在批评科瓦列斯基时,模仿后者的残障动作,从性质而言是极为不得体,下作的,但结合语境一定要把它归咎于刻意的“嘲讽”,多少都会带有一些争议。



《纽约时报》记者Serge Kovaleski,曾获得过普利策奖。


  据美国事实查证网站FactCheck.org的查证,事情的原委大概是这样的。川普记得科瓦列斯基在911恐怖袭击后报道过有“一些人”(a number of people)在欢庆袭击,所以他在演讲中引述到新泽西有“成千上万”(thousands and thousands)的人在庆祝恐怖袭击。因此,川普在向科瓦列斯基求证时,科瓦列斯基否认了自己报道过“成千上万”的人庆祝恐怖袭击。这就给川普留下一个错误的印象,他认为科瓦列斯基是个撒谎者。


  正是因为川普是一个不遵循“政治正确”的候任国家领导人,如果受过“政治正确”的规训,那么即便他对科瓦列斯基有看法也不会公然地表达出来,更不会用模仿对方残障的动作来表达。而他模仿科瓦列斯基残障的动作在习惯了“政治正确”的希拉里拥趸梅姨看来,那显然是不可原谅的恶行,一个体面的人无论如何都做不出同样的事情来。


  从心理学角度,川普对待科瓦列斯基,梅姨对待川普,都是用自己的立场和价值框架来判断与自己不一致的他人。这其实是生活中人们很容易犯的寻常错误,只不过接受过礼仪教养以及文明规训的人应该懂得收敛自己;不妄断他人;尊重他人,包括他人的“错误”;引述或评判他人时务必言之有据,留有余地。


  尽管川普怼科瓦列斯基,梅姨怼川普从社会认知的层面上多有类似之处,但川普怼科瓦斯基与梅姨怼川普从社会伦理的层面上却又着径庭之别。


  川普是以总统候选人的身份,未经查实,仅凭个人印象就对一名记者产生偏见,并且模仿对方的残障来表达批评,这是十分“政治不正确”的。虽然川普以反“政治正确”的姿态呈现于世,但必须承认,“政治正确”是人类文明发展的阶段性成果,是人类文明的一种标识,“政治正确”的要义是,相比于弱势者之于强势者,强势者要更加尊重弱势者,以一种社会规范的方式来尽可能维护和保障弱势者的权利。川普作为强势的总统候选人,面对一名记者,而且是具有先天残障的记者,他当然可以批评记者,但却应当更严谨地在批评前查实自己的引述以及表达(幕僚不就是干这个的吗);而且不能以强势的姿态来批评,更不能模仿对方的残障来加强自己的表达。


  而梅姨作为一名艺人,她面对即将上任的候任总统,美国最有权势的人,她怼川普是天经地义,哪怕批评得未必就滴水不漏,哪怕留有明显的瑕疵。一名艺人,一名公民,面对拥有公权力的强权者,最应该做的就是保持警惕,对任何强权都保持足够的警惕。道理很简单,强权者如果没有得到足够的警惕、批评和质疑,权力必然会使拥有权力的人异化,使他高估自己的能力和道德,从而罔顾他人的权利,进而损害、侵犯更多民众的权利。也就是说,对待强权者川普,梅姨即便怼得不够完美,但只要川普露出丝毫疑似歧视弱势者的迹象,梅姨的批评都是恰如其分的。


  换言之,强权者对待弱势者,必须无条件地充分尊重;而弱势者对待强权者,必须时时、事事挑剔。从心理学角度,这是因为权力必然会扭曲拥有权力的人,使他在看待他人,看待自己,看待任务时相对于没有拥有权力时,产生认知上的扭曲。而权力感带来的扭曲的认知不仅会高估自己的能力和道德,而且必然会产生将他人物化(Objectification)效应。从现象上,权力必然带来损害他人权利的冲动和惯性。要制衡和阻止强权者损害民众的权利,对待强权者最好的反应就是持质疑和批评态度。


  梅姨所做的就是一个公民,一个有公民感的艺人所应当做的。她怼川普,天经地义。



  如果美国这样对待梅姨,美国就必然灭亡



2017-01-11

-------------------------------

(近期文章消失?可以去目录中的“来读禁书”中找找。)

推荐

坐谈风月(ID:psyeyes2),PsyEyes的风月版。唐映红老师在那里谈心理、爱情、婚姻、家庭的话题。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晒爱思PsyEyes 微信二维码

晒爱思PsyEyes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9528
点赞 150
更新 1月13日 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