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礼进行曲

2017-01-12 乔木 乔木的天空 乔木的天空

老家有人戏言,养个女儿是“招商银行”,养个儿子是“建设银行”,言下之意,女儿是“摇钱树”,儿子却是“赔钱货”。|

 

的确如此,这些年来,农村男女结婚的成本愈来愈高了。农村与城市不同,城里人思想开化,只要孩子愿意,没人围着彩礼打唧唧,买套房子、置办好家俱就成了,这些钱也往往都是两家商量着来,条件好的买套房子,条件略差的置办家俱,设若女方条件好、男方条件差,偏偏女儿又真爱男孩儿,男孩儿也颇讨老丈人的喜欢,老丈人直接连房子、家俱、汽车都置办全了“倒贴”都行,手里就这么一个女儿,家中所有的资产早晚都是她们的,何必不把好事做在前头呢。

 

农村的情形就大不相同了。自从实行改革开放以后,面对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那些善良朴实的乡亲们也学会“一切向钱看”了,特别是在彩礼方面,女方都可了劲儿地“漫天要价”,先是要修房盖屋、电视机、洗衣机和“三金一木”,即金项链、金耳环、金手镯、木兰摩托,结果一个开了头,后面的都跟上,乡亲们又有相互攀比的心理,搞得彩礼越涨越高,越涨越离谱,现在居然发展到要“一动不动”,即一辆会动的汽车、一栋不动的楼房,除此之外,彩礼钱也打着滚地往上涨从原来的千里挑一”(1001元六六大顺6666元)、发发发发”(8888元)、万里挑一”(10001元)演变成三家一起发”(31800元),现在竟然有论斤称的,即三斤重量的百元大钞,总额在12万元左右;有要“万紫千红一片绿”,即要万张紫色的元钞票、一千张红色的百元钞票、外加一笔绿色的伍拾元钞票,总计十六万元左右,婚姻直接变了味。

    
 

凡是养儿娶媳妇的,父母都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可是很少有女方会因此而体谅和同情男方,现在不趁着未结婚狠狠地从男方父母那里“榨”出一笔,给女儿未来的小家庭攒下足够的资金,将来结了婚再想要钱可就难了。


再者说了,乡亲们都讲究个脸面,凡事都要相互攀比。设若别人的女儿出嫁的时候彩礼丰厚,自家女儿出嫁时彩礼却少了不少,自己就觉着低人一等,难不成别人的女儿值钱,俺的女儿就不值钱了么?再者说了,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男方给的彩礼少传扬出去,那些爱嚼舌头根子不闲事大的还不把自己给贬派死,闹不好还会被人家怀疑自己女儿不争气已经跟人家上了床不值钱哩。

 

有人也许会说,人心都是肉长的,咋就没点同情心呢,咋就不能换位思考呢?好,正是换位思考,才更要变本加厉、寸步不让。那时候几乎家家都有儿有女,都有被女方“压榨”的经历或者将要面临女方的“压榨”,现在可怜对方,谁来可怜自己呢?要,该要的还是要,绝不能心慈手软,钱一分也不能少,否则就别想把俺的女儿娶进门去。

 

无论那女儿与男方是多么的相爱,此时此刻也打着自己的“小九九”,替未来的小家庭作着打算,在彩礼问题上她和父母是坚决站到一个战壕里的,绝对是同仇敌忾。父女同心,其利断金,在这个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上,谁都不能后退半步,自乱阵脚。


当然,也有那深明大义的女儿,觉着于心不忍,想要替对方求求情,孰料一张口就被父亲吹胡子瞪眼地骂了回去,哪里还敢多说,再加上母亲在旁边语重心长地“敲边鼓”,自然是一切由父母做主。


有的就太不争气了,还未等结婚,就跟未来的夫婿上了床,丢了童贞,破了身子,身价已经跌了大半,这事瞒得了父母,可瞒不过对方的父母,对方的父母一旦获知底细,就会“抵抗到底”,惹急了就竹筒倒豆子,抛出“你的女儿已经跟俺家儿子睡过了”这个惊天秘密和杀手锏来。


当时人们的思想还是很保守的,女儿作出这等伤风败俗的下作事来,一旦传扬出去,还不被乡亲们的舌头根子压死,被那些四处飞溅的唾沫星子淹死?罢了罢了,自家闺女不争气,还有什么可以叫板的,只好咽下这口窝囊气,把闺女好歹打发出去算完,至于乡亲们爱说什么说什么吧。


有的做得更绝,干脆直接把人家女儿的肚子搞大了,女方父母眼见着女儿肚子一天天见大,恨不得赶紧把女儿嫁出去,更没了漫天要价的底气和勇气。

 

不过,这些现象在那个思想保守的年代是极少数。那时多数女孩把贞操都看得比生命还重要,一个个守身如玉,除了自己的丈夫没人有权利夺走她,就是自己的丈夫也只有婚后享有这种权利。一旦把贞操给了对方,无论对方贫穷还是富有,那都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从一而终了,哪怕跟着对方去要饭,也忠贞不渝不离不弃。

 

信任不能代替监督。虽然好多父母都知道自己的女儿本分,可有十里八村偶然出来的那些伤风败俗的先例在那里警醒着,谁也不敢马虎大意,掉以轻心,对自己的女儿是严防死守,绝不允许女儿在未来的公婆家留宿,生怕被未来的女婿断了后路。

 

抛开个别看主流。多数女儿都会保留着父母叫价的那张“底牌”,义无反顾地加入到和男方“讨价还价”的行列。


有一年,我们村里的一个男青年和邻村的一个女青年订下了亲事,当时对方除了彩礼钱,还要求男方修房盖屋,单独建院,还必须得是刚刚兴起的砖混结构。当时男方建砖混结构的房子实在力不从心,就耍了个小心眼,碱脚用的是砖,上面用得却是土坯,本想着把未来的媳妇糊弄进门就万事大吉了,没想到这未过门的小媳妇居然是个“浑不论”,竟然在婚前自己跑到未来的婆家来验收了。


那未来的小媳妇一看这房子登时就炸了,直接冲着未来的公公婆婆硬梆梆地甩出一句“这不是光着腚穿皮鞋吗?”,然后摔门而去。男方一看傻了眼,只好托媒人三番五次带着礼品登门求情,毕竟房子已经盖起来了不能推倒重建,最后又折算成钱加到彩礼钱里,这才了事。


   
 

没成想,这彩礼是芝麻开花节节高,竟然涨到如此离谱的地步,然而却没有人站出来为其“降温”、踩“刹车”,进而导致众多悲剧的发生。有心疼父母的男丁因为不堪重负而离家出走“逃婚”的,有铤而走险走上犯罪道路的,有因为跨不过彩礼这道坎而“吹灯散伙”的,还有因对女方“要价过高”而心生怨气最终拔刀相见闹出人命案子的。

 

回想从前,一切都不是现在的模样。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彩礼不过是几百块钱和几十斤做被褥的棉花瓤子,到八十年代末电视开始进入农村家庭,又演变成新“三大件”:自行车、缝纫机、电视机,这些都与当时的经济发展和物质基础相适应,都在乡亲们可承受的范围之内,毕竟也是日常用品,并不过分。可后来这彩礼就仿佛装上了加速器,驶入了快车道,一步步演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面对节节攀高的彩礼,乡亲们是又恨又爱,娶儿媳妇的时候恨得要命,嫁闺女的时候又抱着不放,都被彩礼深深地伤害着又深深地热爱着。

 

以至于闹出这样一个笑话,一个男青年耗尽父母所有的积蓄、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媳妇娶进了门。结婚当天,打发走了闹洞房的,父亲瞅着儿子上茅房的空,对着儿子恨恨地小声嘱咐:“儿啊,今晚你可狠着点啊,咱一家可被她家折腾惨了!”

 

你说说这哪像一个当公公的说的话?!都是彩礼惹的祸,实在是把老头逼急了啊!


最令那些老人郁闷的是,早年间花钱不多,娶过来的媳妇多数都看上顾下、尊老爱幼,勤俭贤惠,现在这些媳妇不知是因为彩礼之事已经和公婆伤了和气撕破了脸皮还是因为吃错了药,嫁过门来对公婆没大没小,只知道过自己的小日子,眼里哪里还有公婆的位置,别说孝顺,不惹公婆生气,不当着众人骂爹日娘就是好的。


更可气的是,有些男青年也被媳妇拐带着变坏了,早就忘了父母的养育之恩、付出之巨、承受之重,跟着媳妇一个鼻孔出气,害得老父亲为了还账人过六十了还要进城,要么到处捡破烂,要么到建筑工地上做小工、出苦力。

 

恨得那些老人含着泪骂“早知道这样,当初就该把你掐死”!

 

可是骂过之后又怎样呢?那些同病相怜的老人凑到一块只能唉声叹气:“现在世道变了!”

 

您好,我是乔木,欢迎您关注乔木的天空,一个有思考、有故事、有乡愁、不庸俗、不低俗、不媚俗的地方!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乔木的天空 最新文章:

2017-01-19    辞灶

2017-01-16    祭灶神

2017-01-14    杀年猪

2017-01-13    疯狂的“彩礼”

2017-01-12    彩礼进行曲

2017-01-11    那些小人书

2017-01-09   

2017-01-08    过年

乔木的天空 热门文章:

老家的喜酒    阅读/点赞 : 4197/76

倏忽之间    阅读/点赞 : 3815/89

赶年集    阅读/点赞 : 2451/45

习惯    阅读/点赞 : 1944/60

老乡    阅读/点赞 : 1823/60

过年    阅读/点赞 : 1779/72

   阅读/点赞 : 1527/40

枕头里的爱    阅读/点赞 : 1365/40

嘿!老乡,临邑人!    阅读/点赞 : 969/41

那些消逝的土猪    阅读/点赞 : 603/40

乔木的天空 微信二维码

乔木的天空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667
点赞 26
更新 1月14日 0:04

乔木的天空 最新头条文章

乔木的天空 热门头条文章

老家的喜酒  4197阅读

倏忽之间  3815阅读

赶年集  2451阅读

习惯  1944阅读

老乡  1823阅读

过年  1779阅读

 1527阅读

枕头里的爱  1365阅读

那些消逝的土猪  603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