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lers:在你持续行动时,总会有人不开心

2017-01-12 Scalers ScalersTalk成长持续论 ScalersTalk成长持续论


本文作者Scalers,微博@Scalers,游走在口译世界的IT从业者

我的成长进步主旋律在自己手中,我也希望每一个人把自己的成长进步,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花费时间论证其他人怎样。


两年前,我有一篇文章《持续行动中的你,和室友关系是怎样的?》谈到一个持续行动的人在其周围的人当中产生一些微妙的变化。当时有许多评论,在《[483]Scalers:那些年,我和我的室友们》有所汇总体现。

 

去年,文章《Scalers:大学生上课为什么一定要认真听讲?》意外火了。这反应一个问题,大学生上课不认真听讲太普遍了,以至一个本来就该做到的事,拿出来强调一下,还能广泛传播。

 

再结合前年文章《[379]习近平总书记谈时间管理:年轻人不要老熬夜,做到12点就去睡大觉》的火爆,这基本上能刻画当代大学生的生活基本面。一个是上课不认真听讲,一个是作息不规律。所以放眼望去,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在大学里面,都在干什么呢?追求梦想么?

 

行为习惯是会传染的,所以这样一群人从大学到社会,会沿袭以前的模式,该熬夜继续熬夜,以前上课不听讲,工作以后就不好好干活。但是社会毕竟不是大学,大学里象牙塔似的生活,给你短暂缓冲,即使挂科也会感觉是在追求梦想反叛体制倍感光荣。到了社会,高物价、强竞争以及收入增长的瓶颈,都会让你心生难受,如果你在经济上无能,那就是无能。

 

所以很多人会想改变,于是以时间管理、目标管理等为主题的个人成长相关的领域开始兴起,再加上公众号以及自媒体推波助澜,大概从2013年左右,伴随着所谓的在线教育的发展,这个产业开始慢慢发酵。

 

很多人说读我的文章会有膝盖中箭的感觉,那是因为我经历过我所写的各种事情,再加上我的抽象归纳能力不差,于是知道什么时候问题会出现。

 

但是回到三年以前,我也是那批行动力提升前辈们所做工作的受益者。至少在持续行动开局时,有榜样的存在,让我了解更多可能性。

 

2014年我开始写作,2014年底我建立社群,2015年积累一年,2016年社群增长到千人规模。2016这一年,见证了成长类社群的全面开花,以及所谓知识变现时代的疯狂与野蛮。

 

2016年在北京,我见到一位以讲微课起家的“知识网红”。他说了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我现在这样讲微课,其实从学习效果来说,很难说有什么用,一条条的语音发出去,对学习完全不友好;但是仍然有很多人来报名,我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但是有一种在骗钱的感觉。

 

这大概也解释为什么有许多知识网红很焦虑,虽然月入十万经常会出现在文章标题上,10万加阅读的文章易如反掌,但是为什么要焦虑,这个问题值得思考。也许是怕自己再也无法红下去,也许害怕再也没有那么强的市场反应,毕竟这是心里不踏实的体现。

 

但是为什么仍然会有很多人来报名?我能想到的是两个原因,一个是通过互联网团结了一批更焦虑的人,用一个小焦虑,带动一批大焦虑;另一个原因是,这些课程尽管质量也许不佳,但是因为提供了一种幻觉的价值,而为幻觉是可以付费的。

 

有一家机构要做知识服务提供商,这个其实就是幻觉服务提供商。当然我不是在批判,而是在互联网上,的确有一个大批量的群体,不需要真正的知识磨砺,只要获得知识的感觉,就足矣。这个群体也同样愿意为这样的知识付费,也同样很热爱学习。

 

但是一切都只能进行到这里,一旦他们认为“我得到了”就会停止探寻的脚步,寻找下一个兴奋点。既然是服务提供商,你是不能对甲方提出任何进阶的要求的,你不能带他们走一遭真正提升的磨砺过程。给古代皇帝读书是知识服务的提供商经常举的例子。但是也说明了,既然是服侍皇帝,你怎么敢给皇帝提要求呢?让皇帝爽到了就可以荣华富贵了。

 

所以“有趣、秒懂、开心、快乐”大概会是目前非常主流的学习思潮,这也是学习的娱乐化。这会是未来几年的一个趋势。

 

但是趋势未必代表每个人都应该这样做。如果所有的人都认为学知识都是这样浅尝辄止然后下一步,那这个国家的科技发展就要完蛋了。搞个卫星上天,攻关一个技术难题,这个过程,其实根本不快乐,更多是苦中作乐。

 

我这几年以一种几乎偏执的理念在做的事情,其实是和这个大方向相反的。在2016年,我没有进入上微课的浪潮,我也没有进入像知识网红的焦虑,我只是用自己的节奏,持续行动做自己的事情。

 

这些判断来自于一个方面,那就是这几年来,我所有的行动都由一个出发点而来:我所做的事情,必须要为了自己的成长进步,而且是实质性的改变。所以大脑里的任何构想,一定要在现实世界有一个锚定的基本点,那就是自己的真实进步。

 

但是实现这些过程是不容易的,在拍脑袋构想摩天大楼的样子,和在物理世界盖起一栋高楼,是不同的概念。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在说持续行动,因为只有你进入到扎扎实实每天的事件运营中,才会知道,自己的边界在哪里。

 

而这一过程,必然是没有那样激动人心的,是反幻想的。我把这样理念带入到社群中,所以我的成长会,其实是一个大的建筑工地,我们每个人为自己的成长蓝图昼夜施工,有的人持续,有的人放弃,一年时间,多多少少会做出点建筑作品。

 

为了建筑质量可靠,我们是要遵循很多标准的。这些标准是由物理世界规律决定的,往往是要和我们的人性对抗的,比如我们的惰性、拖延、喜欢情绪反馈、厌恶漫长投入、偷工减料。我会在成长会做一些事情,或者不做一些事情,这是根据我过去1000天行动量的积累经验与分析总结,并且在尽可能范围内,逼近成长规律。

 

但是做了这样的事情,我内心也知道,还是会有些人不开心的。

 

我不会在自己的社群提供成长幻觉。但是正如前面的分析,在许多希望改变自己的人群中,有一部分人,其实只希望通过“幻觉暗示”来缓解焦虑就可以了。

 

而“就可以了”的意思不是说你给一个幻觉就真的可以了。幻觉往往无法持久,你必须不停地营造新的幻觉,来填补上一个幻觉消散后的空虚感。在知识服务提供商的套路里,采用“定义未来”-“引发焦虑”-“解决焦虑”-“触发成交”的迭代方式,会取得很好的效果。

 

然而我的持续行动是非常自私的,我必须先确保我个人的持续进步,才有可能带动一个社群走向新的高度。如果我停滞不前了,那说明这个社群也就无力发展了。所以面对知识网红的普遍焦虑,我内心其实不焦虑,因为我意识到,只要我自己在用持续行动浇铸我的成长,即使明年社群只有一个人(就是我自己),我也不会担心我自己的路走不下去。

 

但是为什么会有人不开心,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预期没有得到满足。我无法像知识服务提供商那样,提供缓解焦虑的良药,我也无法提供成长幻觉,我做的事情其实是打破幻觉,让你意识到,其实该做的事情,从来就逃不掉;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你,你也要为自己的变化,真正做一些事情。但是仍然有人会因为得不到我提供的成长幻觉而充满怨念,从而不开心,那也无所谓了。

 

我是一个为自己成长奔走的攀登者,不管是知识的高峰还是实践的高峰抑或认知的高峰。而攀登者的英文正好就是scaler,加上复数就是scalers。而这也意味着,如果你也同样在征途上,遇到困难拉一把,一起过山槛,这完全没有问题。攀登就是一个持续行动的过程,就是一个对抗幻觉的过程。但是如果你觉得应该有人抬着轿子把你扛上山,那我想说的就是,也许你就不应该知道我。

 

在过去三年,我做了许多事情,自己也有许多进步,这些是在物理世界确确实实发生的事情。我的成长进步主旋律在自己手中,我也希望每一个人把自己的成长进步,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花费时间论证其他人怎样。

 

持续行动的经验告诉我,很多时候我们总是想论证谁怎么样,究其原因,只是自己心里不开心。但是我们也要看到,既然在持续行动的时候,总是会有人不开心,至少我们要确保,那个不开心的人,不是自己就可以了。


相关阅读

Scalers:持续行动最忌下决心

Scalers:要持续行动,不要自我感动

Scalers:持续行动是所有成长者必经的战略高地

Scalers:持续行动至少要以年为单位

ScalersTalk成长持续论

    ★★★★★   

ScalersTalk成长会是由Scalers发起的社群生态体系,专注1000天以上的“N阶持续行动理论体系与能力构建”,以“从英语初阶到同声传译全栈解决方案”为特色,以“持续输入输出训练实践拓宽认知边界”为导向。


微信公众号  l  ScalersTalk成长持续论

新 浪 微 博   l  @Scalers

网           站   l   ScalersTalk.com

开 放 社 群   l  100小时训练群C456036104

 ★★★★★ 

2017年成长会申请说明

《用扎实稳定的持续行动,为2017写下新的篇章——ScalersTalk成长会2017年会员资格申请说明(2017.1)》(请点击)

Scalers:怎样快速找到ScalersTalk的历史文章(请点击)

本文原文:http://www.scalerstalk.com/1104-unhappy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ScalersTalk成长持续论 微信二维码

ScalersTalk成长持续论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2650
点赞 63
更新 1月14日 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