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吃成一个像卢梭、尼采、萨特这样的哲学家?

2017-01-12 新京报书评周刊 新京报书评周刊

信ID:ibookreview

『阅读需要主张』


“你就是你的食物。”


在讲究生活方式的当下,每个现代人对吃什么都有一套讲究。有人要少油少盐,有人坚持素食主义,也有人要坚持大鱼大肉.......


对于思考时间万物的哲学家们来说,“吃什么、如何吃”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们怎么能没有态度呢!今天,书评君带大家学习一下各位大哲学家们的“饮食之道”。


你对“吃”这件事情有何讲究?是否同意以下诸位思想家们的看法?欢迎留言给书评君。


1

第欧根尼

“我不觉得吃人肉有多么丑陋”



第欧根尼(希腊文Διογνη 英文Diogenēs,约公元前412—前324),古希腊哲学家,出生于一个银行家家庭,犬儒学派的代表人物。活跃于公元前4世纪,生于锡诺帕(现属土耳其),卒于科林斯。他的真实生平难以考据,但古代留下大量有关他的传闻轶事。

谈到犬儒者,黑格尔说:“他们不配任何哲学思考”;而尼采则说,犬儒主义者是“地球上能企及的最高之物”,可见第欧根尼总是个有争议的人物。在饮食上,这位哲学家的大胆放肆也一以贯之。


第欧根尼打算“回到最初的野蛮状态”。他反对用火,反对把普罗米修斯当作文明的象征。犬儒主义饮食学的首要原则是生吃食物,并且第欧根尼“不觉得吃人肉有多么丑陋,万物在万物中,处处如此。面包里有人肉,草里有面包。”



厉害了,我们的第欧根尼,可以生吃章鱼还是很威武的...


犬儒主义颂扬简单的生活,靠采摘果腹,喝新鲜的泉水。关于第欧根尼的饮食传说中,最传神的是他可以生吃章鱼,拒绝任何用火烹制的肉。甚至他的死也据说与此有关:死于与一只狗争抢“章鱼”(还有另一种说法是第欧根尼故意憋气结束自己的生命)。


第欧根尼要求别人在他死后把他的尸体抛到外面,让自己成为野兽的食物,成为自然循环的一个部分。第欧根尼一生的饮食是一个这样的循环:从生吃动物的人,变成被动物生吃的人。

2

卢梭

“我们的首选食物是奶”



让-雅克·卢梭 (Jean-Jacques Rousseau,1712年6月28日—1778年7月2日),法国十八世纪启蒙哲学家教育家文学家,18世纪法国大革命的思想先驱,民主政论家和浪漫主义文学流派的开创者。主要著作有《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社会契约论》、《爱弥儿》、《忏悔录》等。

与第欧根尼一样,卢梭同样崇尚自然朴素的生活。但何为自然朴素?每个哲学家的想法都不同。卢梭接受了火,他认为火是绝好的普罗米修斯元素,甚至是文明的象征。他认为火为视觉、嗅觉带来舒适,发出的热给身体带来舒适。不过,卢梭鞭挞在任何季节都能产出水果和蔬菜的农业生产理性化。


因此,我们不难理解,卢梭推崇的食物是清淡少油盐的蔬菜水果野菜卢梭把素食说成最接近原始人的进食方式,他甚至非常警惕荤食者:“可以肯定,喜欢吃肉的人通常比别人更加残酷和凶暴。”因此有了这样的等式:肉类=力量=残酷,蔬菜=软弱=温和。



“奶制品和糖,是性的自然味道,象征纯真与温和,是性的可爱点缀。”——卢梭


卢梭最推崇的食物是奶以及一切奶制品——既包括人奶也包括各种动物奶制品。卢梭认为,“乳汁虽然产自动物,但属于素的物质;乳汁的成分分析可以证明。”而凝乳,则是奶的精华,是温和、健康和营养的饮食代表。


除了自然而有营养,卢梭喜爱奶及奶制品还有另一个原因,他评论道“奶制品和糖,是性的自然味道,象征纯真与温和,是性的可爱点缀。”神奇的,标志纯洁、健康和真实的食物,是奶。别的都是腐败的。他说:“我们的首选食物是奶,对于重口味,我们只是不同程度的习惯而已,但实际上我们厌恶重口味。水果、蔬菜、野菜,最后才是不加香料也不加盐的烤肉,这些是最早的人类盛宴。


3

康德

“醉酒是增加想象力的方式”



伊曼努尔·康德(Immanuel Kant,公元1724年4月22日—公元1804年2月12日,享年79岁),德国作家、哲学家,德国古典哲学创始人,他的学说深深影响了近代西方哲学,开启了德国古典哲学和康德主义等诸多流派。康德被认为是继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后,西方最具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

苛刻挑剔的康德是虔诚主义者,却也是好酒之徒。刚过三十岁的康德经常去咖啡馆,在那儿他灌下了很多酒,醉得找不到在哥尼斯堡的住所。据称他每天晚上都玩台球和扑克,每天中午都喝一杯葡萄酒。他说啤酒是“慢性毒药,能致人死命”,认为啤酒是造成死亡,还是造成……痔疮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为什么康德如此爱酒?理解跟古今中外的其它酒徒也差不多——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啊!康德这样评论自己的嗜酒如命,醉酒是“通过身体来刺激想象力的一种方式”,增加想象力,或至少让自己觉得更有想象力。康德承认,这些令人忘却自我的手段可以让人逃离粗俗的世界,“忘却似乎从一开始就存在于生命本身的负担”。



康德每天中午都喝一杯葡萄酒,他认为喝酒让人忘却烦恼,真是“我喝故我在”啊。


康德将饮酒的效果理论化:烧酒造成沉默,葡萄酒让人兴奋,啤酒撑饱肚子,摄入酒精“可以让人微醺快乐,但有不同之处,狂饮啤酒更容易把人关闭在梦里,喝啤酒的方式往往很粗鲁,而喝葡萄酒是快乐的、喧闹的,有一种精神层面的唠叨”


除了酒,康德对于饮食的其它方面似乎没有特别喜好或憎恶,一般是“三道热菜(荤素皆有)、奶酪和黄油”。康德在生命的最后时期,对黄油面包片着迷不已,当康德发现盘中食物切得很杂乱,失去规则,他喊道:“要形式,要精确的形式啊……”


4

尼采

“智力产出多、情感丰富的人,需要吃肉”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年10月15日—1900年8月25日)德国哲学家,被认为是西方现代哲学的开创者,对于后代哲学的发展影响极大,尤其是在存在主义后现代主义上。24岁时尼采成为了瑞士巴塞尔大学的德语区古典语文学教授,专攻古希腊语,拉丁文文献。1889年尼采精神崩溃,从此再也没有恢复,在母亲和妹妹的照料下活到1900年去世。尼采主要著作有:《权力意志》 《悲剧的诞生》《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等。

尼采攻击现代人的饮食,他认为“现代人想消化很多东西,甚至要消化一切,人将一切抱负放于其上”。而“什么都吃的人不是最精细的种类”。庸俗在于不作区分。什么都吃,这是一种谬误。


缺少品质,缺乏柔韧、清淡、细腻,这些都是消极饮食的特点,原型是德国菜。而素食也不是解决办法。尼采认为,素食者“可能是需要吃补品的人”,因为蔬菜而筋疲力尽。在给朋友的信里,尼采一开始就表达了保留意见:“智力产出多而情感丰富的人,需要吃肉。为什么要把素食‘搞成一种宗教’,这类狂热为什么都不可避免地包含素食主义呢?”



尼采喜爱吃火腿,对风行的素食主义不屑一顾,认为智力产出丰富的人必须得多吃肉。


尼采的典型饮食安排中都少不了熟肉。1880年之后,他写给母亲的信里大多是要香肠、火腿。他抱怨火腿腌制得不细致,请母亲不要再给他寄梨子。他首先要“威鲁瓦火腿”或“火腿香肠”,然后要蜂蜜、大黄块和萨瓦糕。他一直钟爱牛排加煎鸡蛋、火腿加生蛋黄以及面包。


虽然尼采认为吃肉是必须,但他的饮食理论也讲究节制:不要过多(大米、土豆),不要过少(肉类),要有禁忌(酒精、兴奋剂)。尼采认为家庭妇女们制造了一个肥腻、粗俗、臃肿的德国。他批评“厨房里的蠢事”,抨击“做饭的女人”,斥责“女人用恐怖的无知完成这项任务”:为家人和一家之长做饭菜。“做饭的女人糟透了,厨房里没有丝毫理智,所以人的进化才被延缓了最为漫长的时间,受到最为严重的损害。这个状况在今天几乎没有任何好转”。


5

萨特

“我总是被龙虾追杀”



让-保罗·萨特(Jean-Paul Sartre,1905—1980),法国20世纪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法国无神论存在主义的主要代表人物。一生中拒绝接受任何奖项,包括1964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他也是优秀的文学家、戏剧家、评论家和社会活动家。代表作品有《存在与虚无》、《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等。

萨特是我们这些哲学家里最不爱吃的一位,他似乎对任何食物都不感兴趣,但他偏偏对“吃”这件事情聊得最多。鉴于萨特总是自带诸多八卦属性,关于萨特的饮食观,咱们也多说几句。


萨特不喜欢带壳的海鲜,他吃了会呕吐。在《永别的仪式》里,波伏娃问萨特对食物有何喜恶。关于最讨厌的食物,他答道:“蟹虾、牡蛎、海贝。....这种肉塞在一个东西里,用作食物的话,就要把它抽出来吃。想到抽出来,我就觉得恶心。怪物的肉被紧紧夹在硬壳里面,要用工具才能弄出来,而且还不是完整的剥离。”


《存在与虚无》里的论述没有忽视食物。在萨特最重要的这部作品里,萨特将饮食与性隐喻结合在一起:“有些倾向是吃这一行为的基础,其中,填塞倾向无疑是最基本的:食物是填塞嘴巴的‘填料’;吃,就是填塞自己的嘴巴。”填塞复数的洞,既是吃,又是交配。萨特毫不犹豫地谈及“女性器官的猥琐”,他分析了吸入、吞咽、吸收和夹紧的性。他强调,两个洞有相似性,“毫无疑问,性器官是嘴,贪婪的嘴,吞阴茎的嘴。”



萨特厌恶食物,但对“烟”欲罢不能。


据波伏娃透露,只要身体健康,萨特常忘记讲卫生,也忘记身体的节奏,忘记饮食这一文化仪式必然要用来超越自然的必需。“我觉得完全无所谓,”他写道,“中午或晚上跳过一顿,或者一天跳过两顿,只吃面包就行,或者连面包都不用吃,只吃沙拉也行,要么饿一两天也行。”波伏娃证实他吃得随便,时间随便,方式也随便。


鄙视自我,把身体当物品使用——自我厌恶的变异,这在萨特身上体现为烟和酒的双重面孔。安妮·科恩索拉尔总结了萨特一天当中消化的东西:“卷烟两包,是味道呛人的玉米纸卷烟,烟斗数支,抽棕色烟丝;酒一升多,有葡萄酒、啤酒、白烧酒、威士忌等等;安非他命两百毫克;阿司匹林十五克;巴比妥数克,还有咖啡、茶,以及日常饮食里的油腻食物。”


萨特的酗酒是确凿无疑的。几次酩酊大醉都记录在波伏娃的回忆录里,最有名的一次发生在莫斯科,那是1954年春天,他住了十天院。好心的传记作家们都指责苏联主人对他压酒……在一次问诊之后,萨特意识自己应该戒酒了,他喊道:“我这是在跟我生命中的六十年光阴永别。”



龙虾,是萨特的噩梦。


在《存在和虚无》中,萨特说出一个小小的吸烟理论:吸烟,是实践一个仪式,将肢体动作戏剧化、仪式化,也是“融入身体的摧毁性反应。烟丝是‘据为己有’的存在的象征,因为随着呼吸的节奏,它被一种‘持续摧毁’的方式摧毁,经过我的身体,固体消费成了烟雾,这种象征方式表现出变化。”这个“火葬式牺牲”,萨特说它本身就是整个人类的牺牲游戏,“整个世界的一种据为己有式的摧毁。我吸烟,烟丝变成气体又被我吸收进身体。”吸烟和吃饭,是同一逻辑的两种方式。


在萨特仔细解剖自我的试验台上,兴奋剂、酒精、烟草还是不够。萨特希望在自己身上测试致幻剂对个体的图像形成会产生什么效果。波伏娃描述萨特向她汇报的幻觉:“他身边和身后,躜动着螃蟹、章鱼和面目狰狞的东西。”水生甲壳动物的报复:萨特认为自己被龙虾追杀。当波伏娃在电话里担心实验进展的时候,萨特用惊魂未定的声音回答说,她的“召唤让他摆脱了跟章鱼的缠斗——他肯定不占上风”。后来在街上,麦司卡林已经没有延迟效用了,可萨特仍然“十分确信有只龙虾一跳一跳地跟在自己身后”。



萨特似乎没什么喜欢吃的东西,西红柿,他则尤为讨厌。


萨特承认自己没什么喜欢的东西。除了果断排斥海产品,他还厌恶西红柿,拒绝吃西红柿的酸果肉。总的说来,被他称作植物的东西他都不喜欢。他从来不吃天然状态的水果:水果的罪在于水果是偶然的产物,是跟人距离过远的外在之物。萨特是极佳的反第欧根尼者,他憎恨天然的东西,只对制造加工过的产品有兴趣,只喜欢人造之物。


萨特明确说:“食物必须经过人的劳动产生。面包就是如此。我常常想,面包是跟人的一种关系。”他曾经喜欢肉类,但后来不喜欢,理由是素食者很看重的:吃肉就是咀嚼死尸。


水生甲壳类动物总是萨特的噩梦,他在《文字生涯》中说到别人排斥自己时,比喻自己变成了螃蟹:“突然间,我失去了人的外貌,他们看到一只螃蟹倒退着要逃离这个如此人性的大厅。现在,被揭开面具的闯入者逃跑了:大厅里的事继续着。”





《哲学家的肚子》

作者: [法]米歇尔·翁弗雷(Michel Onfray) 

译者: 林泉喜

版本: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7年7月

▲点击图片买一本




本文根据《哲学家的肚子》一书整合编辑,经出版方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授权刊发。整合与编辑:走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扫一扫,赏给书评君一个可爱多?



直接点击 关键词 查看以往的精彩~


青春版《红楼梦》美国大选 | 中年人丑态 | 人生无意义 | 小津安二郎 | 《你的名字。》疯狂学而思 | 作家的脸 | 语文教育 | 二十四节气 | 博物君 | 朋友圈 |《西部世界》黄永玉 | 高房价 | 追风筝的人 | 胡适 | 钱理群 | 南锣鼓巷 | 篡改历史 | 抑郁症 | 荒木经惟 | 沈石溪 | 少年读经 洗稿 | 加缪 | 心灵鸡汤 | 帕慕克 | 龙榆生 | 奥兹 | 奥威尔 | 阿列克谢耶维奇 | 国学 | 民国试卷 | 弟子规 | 小王子


点击图片

购买独家限量首发《杨先让文集》~

每本都有亲笔签名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新京报书评周刊 微信二维码

新京报书评周刊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23805
点赞 92
更新 1月14日 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