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世|土豪给大官买单的风险

2017-01-12 十年砍柴 文史砍柴 文史砍柴




昨天,又有两只“虎”被证实落马。其一是甘肃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虞海燕;另一位是中国人保集团总裁王银成。


这些年吃瓜群众见过了太多的大小老虎被打,对这两只中型“虎”的倒霉,已没有几年前表达对贪官的强烈恨意——说明人民群众已经成熟了,许多人包括我在内只是觉得,被“武松”选中,只是运气不好而已。


原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落马后,媒体报道他专门有个保姆为其“养灵龟”。这种心态很能理解,祸福无常,身在高位这样的感觉尤其强烈,某个节点跟对人,会平步青云、封妻荫子;跟错人,则很有可能成为阶下囚,身败名裂。可局势未明时,和下注一样,谁能说得好是“跟对”还是“跟错”呢?只能祈求神秘力量的保佑了。


虞海燕2016年11月担任甘肃省常务副省长,此前是甘肃省委常委、兰州市委书记。相比较而言,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比省委常委、兰州市委书记更重要,常务副省长协助省长主持省政府全面工作,升任省长顺理成章。


不到两个月前调任常务副省长,不到20天前他还主持了宣誓仪式。据《甘肃日报》报道:



12月22日下午,省政府举行新任命国家工作人员宪法宣誓仪式。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虞海燕主持宣誓仪式。


宣誓现场庄重、严肃。虞海燕宣布宪法宣誓仪式开始,奏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国歌奏唱完毕,领誓人左手抚按宪法,右手举拳,面朝国徽,领诵誓词;省政府任命的国家工作人员分排站在领誓人身后,右手举拳,神情庄重,高声跟诵誓词: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维护宪法权威,履行法定职责,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恪尽职守、廉洁奉公,接受人民监督,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国家努力奋斗。随后,每一位宣誓人都郑重地报上了自己的姓名,向宪法作出庄严承诺。


对这个戏剧性的变化,一位网友在我的一条微博下如此评论:这是典型的拉高出货的手法啊!



在股市上,拉高出货为庄家常用,可虞海燕升官后不久就被拿下,背后的故事无法猜测。因为一个大官的上和下,对于吃瓜群众而言,都在“无知之幕”中运行。


另一位副部级官员、中国人保总裁王银成,早有传言其被调查。据《财经》报道:


《财经》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中国人民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人保集团”)副董事长、总裁王银成,于1月9日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成为今年首位被带走调查的副部级金融机构高层。


据知情人士透露,王银成于1月9日在位于北京西单的中国人保大厦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其办公室随后被抄查,其司机亦被同时带走。据了解,人保集团将于1月12日就此事召开全员大会进行通报。

…….

本次王银成被带走调查,据多位业内人士向《财经》透露,这可能与王银成参与北京某些山西籍权贵饭局并为之买单或有一定关系。据了解,王银成是山西人,与以山西籍某些政商权贵此前过往甚密。


据多位熟悉王银成的知情人士向《财经》透露,除了与某些山西籍权贵或有一定关系外,王银成被调查,或许也与其私人生活有关。


据了解,王银成在其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其他女性亦有染。此前其同样任职人保系统的情人曾实名举报王银成,不过其后在王银成许诺对其工作进行调动并提拔后,又自动撤回了举报。2016年王银成发现自己被边控后,与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




对中国政情稍微有了解的人知道,情妇举报只是一个导火索,关键是“参与北京某些山西籍权贵饭局并为之买单”。


大官得意时,让土豪、巨贾买单,那是看得起他;如果大官继续往上走,“买单”的回报那是很高的;如果这位“大官”完蛋呢?那以前买单的土豪,“买单”就是纳款输诚,是罪过。


自古商人为大官买单是门高深学问。电视剧《雍正王朝》中,富商任伯安、刘八女下场很惨,原因是他们是八阿哥、九阿哥的买单人。


乾隆帝几次南巡,主要买单人则是扬州的盐商。每次都孝敬银子一百万两——绝对的天文数字呀。至今扬州还流传着“一夜造白塔”的故事。《清代述异记》载:


乾隆间,帝南巡至扬州,其时扬州盐商纲总为江姓,一切供应皆由江承办。一日帝幸大虹园,至一处,顾左右曰:“此处颇似北海之琼岛春阴,惜无喇嘛塔耳。”纲总闻之,亟以万金贿帝左右,请图塔状,盖南人未曾见也。既得图,乃鸠工庀材,一夜而成。次日帝又幸园,见塔巍然,大异之,以为伪也。即之,果砖石成者,询知其故,叹曰:“盐商之财力伟哉!”——也有说法是用盐包一夜堆砌而成。



⬆️扬州廋西湖边一夜起白塔


乾隆帝当然投桃报李,给商人诸多好处。乾隆四十五年,免两淮盐商未交税银一百二十万两,缓征银二十七万两;四十七年,免淮南商人未完银二百万两。此外,恩准盐商在规定领取的盐引之外,每引加耗二十斤。乾隆帝还授予商人大量官衔。如十六年南巡,乾隆帝发布上谕云,盐商“踊跃急公,捐输报效”,将其职衔加顶戴一级;二十二年,又令将盐商官秩在三品以上者,赏给奉宸苑卿衔,未到三品者,各加顶戴一级。


可是人家乾隆帝是皇帝,为皇帝买单当然没什么风险,只有收益,为皇帝买单的商人也竞争激烈呀。而给那些官场上的“潜力股”买单,则是收益与风险并存。


晚清重臣张之洞窝在翰林院当了多年侍读学士,想借钱跑跑关系,动一动。找到王银成的乡前辈山西票号。日升昌不看好张之洞,没有借钱给他;另一家山西票号协同庆经过客户调查,认为这位探花出身的“清流”官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于是慷慨地借钱给张之洞。不久后张之洞出任山西巡抚,再过几年升为两广总督。张之洞自然很照顾协同庆的生意,让协同庆票号垄断了两广的金融业。“协同庆”的投资有了良好的回报。


只是,王银成没有山西金融界前辈协同庆的老板运气好。



往期精彩文章


为啥以前总说“八年抗战”而非“十四年抗战”?那得怪老蒋

读史|千古忠奸说严嵩:“从道”还是“从君”?

西游新解密|观音的谎言坑了白骨精,让她沦为唐僧团队的小白鼠

2016年走得很艰难 但总算挺过来了

读史|青年毛润之的文化产业和谭延闿的加持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文史砍柴 微信二维码

文史砍柴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5385
点赞 80
更新 1月14日 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