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中美合拍片这一年:中国元素有所突破,但依然难止损

2017-01-12 第一院线 第一院线

文丨郭雅琼   来源丨数娱乐梦工厂


好莱坞电影人已经逐渐摸索出如何将中国元素恰当融入一部全球大片中,中国资本方何时才能掌握中美合拍片的主控权?


不管张艺谋的《长城》多么爆米花,小鲜肉的演技多么让人尴尬,无法否认的事实是,这部耗资10亿元制作的电影在中美合拍方式上有着不小的突破,也让合拍片成为一个年度话题。


合拍片是好莱坞片商规避配额、进入中国市场并分得更多利润的通道,也是中国电影“借船出海”走出去的最重要途径。


最近三年来合拍片的立项审核数量逐渐增多,2016年更是达到近百部(96部),而据中国电影合作制片公司(以下简称合拍公司)总经理苗晓天透露,其中审核通过71部,而十年前合拍公司每年受理立项申请的中外合拍片只有二三十部,立项的也仅十几部。


中国电影合作制片公司成立于1979年,简称合拍公司。公司受国家电影主管部门委托,负责中外合作摄制电影片(中外合拍片)的管理、协调和服务,职责包括受理合拍片的立项申报以及对合拍片项目进行初审等。与之打交道,是申请合拍片立项的电影公司的必修课。



记者经过统计发现,在2016年票房排名前二十的影片中,合拍片以9部(含中港合拍)占据半壁江山,但在最近媒体曝出的前十大亏损影片中,《摇滚藏獒》、《勇士之门》、《大唐玄奘》、《叶问3》等合拍片也赫然在列。


随着近几年中国电影票房的快速增长,此前不屑于与中方合作的好莱坞制片公司开始将目光投放到中国,试图以合拍的方式分得中国市场的一杯羹,但中外文化、思维方式等差异导致大部分合拍片“水土不服”,人才匮乏、投拍决策权缺失等问题依然是阻碍中国电影走向全球市场的绊脚石。


在中影集团有着十几年电影进出口经验,先后任保利博纳发行副总经理、乐视影业副总经理、复星集团复逸影业执行总裁的单东炳告诉记者,物质基础决定了我们的文化价值观目前还得不到欧美国家的尊重,体现在合拍片方面,话语权的权衡成为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而在苗晓天看来,《长城》是合拍片领域内迄今为止第一部中国导演拍摄的在全球市场发行的英语电影,一旦成功,未来可能会有更多中国导演参与到好莱坞电影的创作中。


苗晓天表示,合拍电影在最近三五年,投资比例已经和过去完全不同。除了与好莱坞六大合作的合拍片,在其他中外合拍片中,中方的投资份额已经基本上占据大头,在合拍中处于主导地位。


其更预言,随着2014年以来,美国人开始下功夫做中国功课来寻求合作,欧洲人这两年也来合拍,未来几年内可能会出现一些中美或者中欧比较成功的合拍片。


合拍片全扫描:大制作合拍片基本都在亏钱


2016年的贺岁档因为《长城》、《摆渡人》和《铁道飞虎》的口碑争议显得格外热闹。而《长城》和《摆渡人》一个是中美合拍片,一个是中港合拍片。


中港合拍片曾经一度是中国电影走向国际市场的最为成功的典范,十几年前的《卧虎藏龙》、《英雄》以及《霍元甲》,至今仍然雄踞北美外语票房前十。十几年来中港合拍片再没有创造出《卧虎藏龙》、《霍元甲》等影片的辉煌,已然说明满足中外市场是多么不容易。不过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壮大,中港合拍片只要满足中国大陆一个市场就可以名利双收了。


相比之下,随着中国电影票房的日渐走高,此前不屑于与中方合作的好莱坞制片公司开始将目光投放到中国,试图以合拍的方式分得中国市场的一杯羹。然而中西文化的差异使得中美合拍片陷入票房和口碑双低迷的状态,2016年的一些中美大制作合拍片更是亏损严重。


从总体票房来看, 2016年票房排名前二十的影片中,合拍片以9部占据半壁江山。



但在近日媒体曝出的2016年十大亏损影片排行榜中,《摇滚藏獒》以预估净亏损4亿高居榜首,《勇士之门》亏损高达3个多亿,《大唐玄奘》和《三少爷的剑》亏损则达近一亿。《摆渡人》虽然处于上映状态,但4亿的高投资下,亏损态势已显。就连票房挤进前20的《绝地逃亡》、《叶问3》都处于亏损状态,而这些影片都是合拍片。


中美合拍动画片《摇滚藏獒》的制片成本为6000万美元,请的好莱坞班底,有20%都花在了前期制作上。


而宣称预算4800万美元(折合约3.3亿人民币)的《勇士之门》,国内票房只有2283.2万元。据中印合拍片《大唐玄奘》的出品人透露,该片投资成本过亿,但最终票房为3300万。而快鹿花去3亿成本制作的《叶问3》,最终票房8.02亿,其中3200万为不予认可的虚假票房,此部影片至少亏损5200万。


再来看看2016年部分合拍片的情况,表现基本都不尽人意。2016年的合拍片,似乎只有中美合拍片《功夫熊猫3》与中港合拍片《湄公河行动》、《七月与安生》,获得了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



“香港市场比较小,所以香港电影人非常看重内地市场,他们很早就进来跟内地合作,积累了很多经验,了解内地文化和内地电影公司的诉求。美国六大电影公司跟中国的合作其实也就最近这三四年,之前中美合拍都是独立公司低成本、小制作的电影。”苗晓天表示,“欧洲前几年也很少有合作。


2014年以来,美国人看到了中国市场的潜力,开始下功夫做中国功课来寻求合作,欧洲人这两年也来合拍,未来几年内可能会出现一些中美或者中欧比较成功的合拍片。”可观察的是,在2015-2016年,中国电影公司如华谊兄弟、电广传媒等纷纷与海外电影公司达成片单合作,这意味着接下来或将迎来一个合拍片立项的高峰。



立项门槛:中美合拍中 30%的投资比例已经不是硬性规定


合拍片为何会成为资本追逐的对象?根本原因就在于进口配额导致的分账差异。


在我国,国产片的制片方分账比例是在总票房中扣除5%的电影发展专项基金和3.3%的营业税,然后制片方、投资方和发行方拿走43%。


如果是进口片的话,制片方、投资方和发行方仅能拿到25%。而中外双方共同投资(含资金、劳务或实物)、共同摄制、共同分享利益及共同承担风险的合拍片则可以享受国产片待遇。


目前我国已经与加拿大、意大利、澳大利亚、法国、英国等14个国家签署了电影合拍协议。这些国家与中国联合制作的影片不仅作为合拍片有着不受配额限制和分账比例较高的优势,同时还有资格从双方政府获得资金扶持和税收减免。对中外合拍片的相关规定,也基本适用于港澳台地区。


众所周知,一部电影从拍摄到上映,需要拿到立项许可和公映许可。而对于合拍片而言,获得立项许可并不容易,针对合拍片在立项环节的审查,《中外合作摄制电影片管理规定》中除了对影片内容有着原则性要求外,还规定联合摄制中需聘用境外主创人员的,应当报广电总局批准,且中方演员至少要占到影片主演的三分之一。


在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之前,合拍片首先要向合拍公司提出合拍申请。合拍公司会从演员比例、投资等方面评估项目,并对剧本做出书面意见,最终由电影局来决定批复。


合拍公司总经理苗晓天告诉记者,目前对于合拍片的硬性条件只有两个,一个是演员要占到主演的至少三分之一,另一个就是故事要有中国元素。


至于投资份额,苗晓天表示,“中国和14个国家都签了电影合作协议,这些协议里面都有规定,投资少的一方,不能少于20%或者30%,所以投资方面最低要求是20%。


对于其他没有签署协议的国家,广电总局并没有投资比例的规定,对于与没有签署协议的国家的合拍,我们要求一般不少于20%。“


不过苗晓天也指出,“对于个别投资特别大的中美合拍片,中方投资可能难以达到20%以上。美国六大一般不接受过多的中方投资者,他们担心合作者多了可能在合作中产生分歧。


而目前中国公司多采取分散投资的策略,如果一家或两家公司投资超大预算的合拍片,可能所占份额略小。“


在取景地方面,目前已经没有硬性要求必须要在中国取景。苗晓天表示,合拍电影可以全部在境外拍,可以在中国也可以在国外。


主导权真相:大部分合拍片中,中方投资占比更大


在2016年北京国际电影节期间,华夏电影发行公司副总经理黄群飞表示,目前中外合作仍有大量问题,不同国家的理念、观念存差异,尤其是在合作过程中中国没有投拍决策主动权。


在与好莱坞的合作中,美方往往占据着主导权:电影、编剧、导演和制片人都来自好莱坞,中国人要遵守好莱坞的游戏规则。


对此,苗晓天表示,合拍电影在最近三五年,投资比例已经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除了与好莱坞六大合作的合拍片,在其他中外合拍片中,中方的投资份额已经基本上占据大头,在合拍中处于主导地位。


而中美合拍特别是跟六大合作,是比较极端的情况,苗晓天坦言,“肯定是外方主导,跟好莱坞六大的合作我们不可能投大头,实力还达不到。不过现在中美合拍的多数是低成本电影,六大的合拍片并不多。”


在单东炳看来,目前中美合拍片的成果并不算理想,这也是导致好莱坞六大没有积极与中方资本一起做合拍片的原因。而在与美国电影公司合作的过程中,话语权的权衡确实是个问题。像《功夫熊猫3》基本上就是外国人主创,虽然有东方梦工厂来做这个事情,但不能说是中方主导。


《功夫熊猫3》由美国梦工厂动画、中影股份、东方梦工厂等联合出品。而东方梦工厂是由华人文化、上海文广、上海联合投资以及梦工厂动画共同组建的合资企业。


“中国人做一个合资公司,肯定在内容上都想有话语权,但是在操作过程中,老外也要有话语权,他们负责中国市场以外的全球市场,为那些人考虑更多,中国人肯定为国内市场考虑。所以在一些内容方面,是中国化多一点还是海外多一点,当然要有一些强调,因为各方面都有自己的主张。”单东炳表示。


另一方面,人才缺失也是导致中方丧失主导权的重要原因。


“有的时候我们投资多,但是影片控制权反而放弃了,我们的制片人或者投资人不太专业。”苗晓天坦言,“他们对外方比较信任,觉得好莱坞团队能做好,就让人家做。在合作中确实能感觉到我们这方面的国际型人才,能够跟外方合作的人才特别不足。”


《蒸发太平洋》的导演周文武贝就曾表示,国内基层岗位的水平跟不上,东南亚制片成本较低,但长期作为好莱坞电影的拍摄基地,工业水准高于中国。

《蒸发太平洋》的声音在美国做,电脑特效在韩国做,后期合成在北京,他的后期助手后来被《长城》请去做后期总监,因为这个助手熟悉跨多国后期流程的掌控。


相关阅读

华语电影要有自己的文化身份 融入好莱坞故事模式不是唯一出路

文丨韩松落  来源丨新闻晨报

刚刚结束的第74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再次与和华语片无缘——事实上,每逢金球奖和奥斯卡临近,我们都得痛一次。华语片在金球奖获得的承认,半只手就可以数得过来,陈凯歌《霸王别姬》曾获第51届金球奖最佳外语片,李安《卧虎藏龙》获第58届金球奖最佳外语片。


分析结果,寻找原因,是必然步骤。文化隔阂、发行不力、价值观差异,被再次提出,影评人罗伯特·罗森说得异常质朴:“美国观众不喜欢字幕电影。”根本原因,还是华语电影和好莱坞电影模式的不兼容吧。华语电影寻求金球奖和奥斯卡的肯定,说白了,其实是寻求两种电影模式的兼容,就是让两者的故事、价值观模式亲密融合。


以前我觉得,这是必然,是大势所趋。现在我却觉得,好莱坞模式不是唯一的电影模式,也不是终极模式,非要强求两种模式的兼容和融合,恐怕只能收获四不像。


一个近旁的例子,是韩国电影。韩国电影是韩国文化和好莱坞模式的一次成功融合,这种融合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韩国文化体量小,所谓融合,其实更像是被吞噬。所以,现在我们看到的韩国电影,在电影模式上是成功的,在情感深度上却是欠缺的,没有历史支撑,情感表达是借用的,民族文化身份完全悬空。而我们的文化,体量如此之大,和好莱坞模式融合起来,困难相当大,排异反应相当强烈。


比如,我们喜欢张爱玲小说,因为她表达出了我们文化里最狰狞也最微妙的部分,但美国人不这么看。当年,张爱玲曾将自己最好的小说《金锁记》用英文改写成了长篇小说《Rougeofthe  North》(《北地胭脂》),出版时颇费了一番周折,出版后遭到恶评,评论家认为她笔下的人物“令人作呕”。几十年后历史重演,李安将她的小说《色,戒》改编成电影,一样在美国遭遇恶评,美国报纸《USAToday》将《色,戒》选为“2007年度最令人失望电影”;第65届金球奖又将“最佳外语片”奖项颁给了法国的《潜水钟与蝴蝶》,让一起入围的《色,戒》空手而归。


为什么?因为,张爱玲笔下的女主角们遇到的困境是不彻底的,这种困境与《潜水钟与蝴蝶》中躺在床上、只能依靠眨动左眼选择字母来写作的主人公的生命困境相比,显然难以得到普遍的理解。


事实证明,那些全球通行的有效的不需要翻译的观念,必须是简化的彻底的,不需要注解的,它是《勇敢的心》中的“freedom”,是《肖申克的救赎》中的倔强和希望,或者是“生死”“正义”“爱情”“友情”。情节可以复杂,线索可以纷繁,但这种观念必须被简化和推向某种极致,而不能像很多华语电影的观念一样,只有中国人能够懂得,而且是钝的优柔的有多种解释的,在哪个方向上都达不到极致——尽管这是人生常态。


反过来也一样。恐怖片论坛上经常有人讨论美国恐怖片《驱魔人》到底恐怖在哪里,为什么会引起那样大的争议,没有人能想通。为什么小女孩骂上几句脏话,再把头转上360度,就会把1973年的美国吓得不轻。


金球奖和奥斯卡重要么?重要,但和我们保有自己的文化身份、建立自己的模式比起来,又不那么重要。我希望看到的,是另一个故事模式,有我们的情感浓度和厚度,有我们文化的细节和微妙,能够抒发我们的胸臆,不奢求全球理解力,也不急于求成地渴求全球辐射力。不是那种经过简化的过于简单粗暴的好莱坞式中国故事,也不是那种被削得很薄的四不像。这愿望很奢侈,但我希望它能实现。


-END-


长按二维码 免费关注第一院线

感谢关注第一院线微信平台:dyyx360。如希望交流,请加微信号:dianyingquan,将有机会参与线下等相关活动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第一院线 微信二维码

第一院线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1935
点赞 6
更新 1月14日 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