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玉凤的文字戳痛了太多人柔软的内心

2017-01-12 王旭 王旭的王 王旭的王



很多人的朋友圈,这两天被一篇叫《罗玉凤:求祝福,求鼓励》的文字大面积刷屏,这篇文章就是罗玉凤写的,就是我们惯称的凤姐,大家被她质朴无华直抵内心的文字所打动。


我的这篇文章之所以用罗玉凤这个名字开头,而不是凤姐,是想表达我对她的尊重和愧疚。相信很多人都曾经对罗玉凤持有过偏见、鄙夷和言语上的攻击,而我曾经就是这其中的一份子。


直到罗玉凤后来去了美国,她给凤凰网写过一些专栏,我还翻看了她的公众号,以及今天的这篇涌动着热血和不屈的文字,才意识到像我这样的人是多么荒谬。我曾以敢于为社会不公发声而骄傲自豪,但却在对待凤姐这样的人身上,露出了人格中的小来。


一个正常的以人人平等为追求的社会,人们以挑战强权,为社会不公发声为荣;在一个领导至上的神经病的社会,人们以羞辱弱者为乐。就算今天被罗玉凤文章感动的人,有多少人曾经对她有过巨大的偏见,乃至于敌意,以及莫名其妙的破口大骂?因为罗玉凤就是千千万万像蝼蚁一样的底层弱者,攻击和羞辱这样的人是安全的,能够找到参与感和存在感,人们在这个过程中可以理直气壮地发泄。


发泄就是我们这个社会表达的主要形态,而不是所谓的表达和辩论,长时间生活在一种阉割环境中,人的正常发声权利是被禁锢的,很多人就会变得心理扭曲,他们已经无法学会正常交流或者辩论。在他们的世界中,只有傻逼和牛逼两种人,那些苦苦挣扎的普罗大众,反而被普罗大众们给选择性无视了,这不得不说是普罗大众的悲哀。


说句直白一点的话,大家都是蝼蚁,都是穷人,穷人何苦要为难穷人呢?社会的撕裂不仅仅体现在仇富和对命运的不甘,还呈现出同一阶层的互相鄙夷和杀伐。所以中国的人间鄙视链,永远超出我们的想象,有权有势的当然看不起普罗大众,普罗大众里的知识分子瞧不起工人,生活在城市的工人,瞧不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就算农民之间,村和村之间的鄙视链都是存在的。




人性都被扭曲成什么样了啊,在我们的这个转型社会中被不断放大。本来淳朴的中国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变得戾气满满,你可以从报纸上看到医生被患者砍杀,看到只是为了一个地铁的座位,一个广州老人可以把年轻人的耳朵生生咬掉,血流的到处都是。他还不忘叫嚣着说,我们那个年代的人什么没见过,没弄死你算你命大。


至于碰瓷讹人的新闻,那更是就快改变了我们这个国家——现在有多少人敢见义勇为?其中的代价,让多少善良远远观望不敢上前。我们这个社会怎么了,人性中最阴暗的那部分,为什么总是被激发出来。


一个社会的堕落,就是以欺辱和碾压弱者,不给他们生路开始的。有多少娱乐明星,他们手握社会资源,却极少有人真正为社会不公发声。而我们曾经被认为是讽刺官僚作风和社会痼疾的小品和相声,早就被改造成拙劣笑话的集中营,那些集大成者,比如赵本山拿残疾人开涮,郭德纲张口闭口穷鬼,以至于让人怀疑,曾经针砭时弊的他们,一切不过是为了成名而设计的套路。


每一个社会都可能出现堕落,就算美国也是一样的,以特朗普当选为显著标志。前几天的金球奖颁奖礼上,梅姨怒批这位即将登上宝座的新总统,痛斥他曾经模仿和侮辱《纽约时报》残疾记者考瓦里斯基,梅姨的发言引发了雷鸣般的掌声,大家都为她的仗义执言点赞。




一个政客可以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一个国家可能因为时局动荡而骚乱,但是这个社会的良知不能沦丧,人与人之间基本的善意永远都不能消亡,否则我们就是生活在一个动物世界,剩下的只有弱肉强食的法则。


梅姨只是为残疾记者勇敢发声吗,她是为了更多的人争取权益,争取生存空间,就算在美国这样制度全面的社会,不受制约的公权力,一样会对普通人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


在罗玉凤被侮辱和嘲笑的日子里,有人为她说过一句公道话吗,我们这个社会中没人这样做过。我们太多人认为她不过是一个臭屌丝,就跟蟑螂一样自生自灭好了。


罗玉凤写道,虽然在美国的日子很艰辛,很累,但我觉得我到美国这个决定做得没错,我在国内的时候被母校的保安赶出校门,但是我到了美国后,母校的校长在毕业讲话时拿我做例子鼓励学弟学妹们,有媒体找我开专栏,很多名人开始认可我,比如著名矮大紧高晓松,又比如很多人认为我的文章写的比王石他媳妇田朴珺强,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我现代诗写的还行…我还是那个我,我也不是到了美国才开始学写诗学写文章的,唯一改变的是只是舞台。


她说的一点都没错,很多人开始觉得罗玉凤没那么差,甚至觉得她挺牛逼,就是从她去了美国之后才发生的。尽管她不过是一个美甲师,依然活在底层,但很多人就是觉得,生活在那片土地,就是看起来挺牛逼的,至少比在北京朝九晚五挤地铁强吧。




所以人性是什么,有一点你无法否认,那就是无处不在的比较和势利,这一点在我们这个社会尤其严重。当然罗玉凤的文章之所以刷屏,仅靠这一点是不够的。


她描述自己的家庭有多穷,她为了改变命运从奉节到上海,她以为自己可以赢得尊重,得到的却是无尽的羞辱;她为了证明自己,再度从上海到美国纽约,就像一个打不死的小强。


她说“我只是不想认命”,对于条件差、出身差的孩子,有太多人选择了认命,罗玉凤偏偏不认命,她唤醒了多少曾经不想认命而又不得不认命的普通人。


她还写道,我只是想拿到这张绿卡,然后告诉所有人:只要不认命,没有飞不上枝头赛凤凰的麻雀,哪怕最开始低贱到尘埃里。求祝福,求鼓励。


我想正是这一段话,戳中了千千万万最普通的中国人柔软的内心,唤醒了他们的共情性,没有什么比感同身受更有力量。我们出生时没有金汤匙可以含着,那就必须在竞争激烈的社会中死扛到底,我们何尝不是一个个罗玉凤呢?


那篇文章里有太多人的影子,写尽了普通人的倔强和挣扎。





人间好物


猫王·小王子OTR收音机蓝牙音箱,由猫王总设计师、音响大神曾德钧设计而成。曾德钧是Hi-Fi音响及收音机制造界的大神;他亲自设计了中国第一台Hi-Fi胆机、第一台Hi-Fi级电子管多媒体音箱,主导了国内第一台Hi-Fi CD机的设计。五度获得美国消费电子协会(CEA)CES创新大奖。


曾德钧的新作品,就是金属版猫王·小王子OTR,它既是收音机,也是一台蓝牙音箱。原木小王子和金属版小王子OTR,设计理念均来自曾德钧的经典之作猫王2,这是一款典藏级的收音机蓝牙音箱。




识别上面的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购买精美音箱。各位在购买时遇到诸如“不允许跨号支付”之类的支付失败问题时,可将此条信息分享给自己或朋友,再打开支付就OK啦。如果实在不行,可选择“支付宝支付”,谢谢大家的支持。


声明:所有文章都是本公号原创,如需转载引用,必须在后台申请授权。




用独立思考去解读人性和社会

带你牛逼带你飞的毒舌艺术家 

商务合作请加QQ:2411084881 

文艺连萌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王旭的王 微信二维码

王旭的王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7113
点赞 92
更新 1月14日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