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宗罪

原创 北北笑 2017-01-23


1、在梦里丢了钢笔

大约一年前的一天夜里,我梦见我是个和尚。光头,绵软的青布长衫,袖口已经磨损了,破旧的圆口布鞋,还有裹腿。我就这样一身素打扮坐在大学的阶梯教室里。教室里空无一人。和我上大学时一样,我坐在最后一排。教室窗外有一棵古老的大槐树,枝繁叶茂,看不见的鸟躲在绿叶中啁啾。这却又像是我小学时候校园的场景。梦总是这样,东拼西凑的。在梦里,我的面前摆着一张试卷,试卷上是这么一行黑体字:请写出你生活中的七宗罪。在我身后的墙上,有一个挂钟在滴答滴答的行走。我用一枝黑色的钢笔认认真真的写下七个字:柴、米、油、盐、酱、醋、茶。写完后我想了一会儿,就用涂改液把酱字抹掉了。第一我觉得这个“酱”字我没写好,结构失调。第二我觉得我和酱没有什么关系,我一直在和酒纠缠不清,我想写上“酒”字。主意已定,却找不到钢笔了。接下来的梦里,我一直在找钢笔,我站到桌子上,我钻到桌子底下,挨个阶梯的爬来爬去。直到我从梦中醒来,也没有找到那枝黑色的钢笔。

应该就是这个梦之后的一两天吧,我和朋友吃饭,认识了王娟。后来我给王娟讲过这个梦。我说我认识你之前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王娟瞪着好看的大眼睛听完后一脸无辜的说,我可没有偷你的钢笔啊。

 

那天吃饭的人不少,围坐着一张带转盘摆着鲜花的大餐桌。我记得是这么坐的:赵大款坐在买单主位,右边是苗丽丽,左边是王娟。赵大款背后的墙上挂着一幅大字匾,弯弯曲曲的写着上善若水四个字。我坐在赵大款对面,我的右边是刘二,我的左边是戴眼镜不喜欢说话的周倩。我和刘二之间留了一个上菜的位置。刘二和王娟中间坐着史晓红。史晓红性格豪爽,酒量奇大。初次见面就把我和刘二灌得晕头转向。那时候是春天,王娟穿一件墨绿色的衬衣,挺括鲜艳。王娟说我记错了。我把她和史晓红的位置搞错了,而且她从来没有墨绿色的衬衣。还有,墙上挂的四个字是行云流水而不是上善若水。水和水是不一样的。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和王娟已经很熟了,熟到我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去计较这些鸡毛蒜皮了。从名字上我们就能知道,王娟是个女人,还是个很好看的女人。这也是一个坚强大度的理由。


2、 赵大款的故事

赵大款本名叫赵大勇。我们几个是小学同班同学。刘二,赵大勇,我。当年我和刘二整天上房揭瓦翻墙爬树,赵大勇只会认真学习。初中时我和刘二还在一个学校,赵大勇去了别的好学校。初中是个疯狂成长的季节,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我和刘二只长了个子,听说赵大勇不仅长个子,还长出了一幅俊俏的好相貌。然后又听说初三时的某个傍晚,街上的几个老流氓把赵大勇按在马路边儿,用粗壮的雪茄烟头在他那张让无数女同学着迷的脸上烫了好多个疤,算毁容了。之后不久,我和刘二在街上遇到了满脸深深浅浅坑坑洼洼的赵大勇,孤独的像个坏蛋,走路都顺墙边儿。我们哈哈大笑,一见如故,从此就成了朋友。赵大款这个外号最早不知道是谁起的,(有传言说那几个老流氓事后赔了一大笔钱给赵大勇,这可能是赵大款的最初来源。)反正人们都这样叫来叫去,叫了没几年,赵大勇真的就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赵大款。每天直接把豪车开到床边儿的那种大款。赵大款脸上那些积年累月的坑坑洼洼就此暗淡了,转化成一种成熟男人的坚硬沧桑。赵大款有几年酒后喜欢讲述自己的发家史。赵大款是做医疗器械发家的。他不厌其烦的讲述那些年他孤身一人在中秋节夜里堵在无边无际秦岭山路上的凄凉,讲他蹲在大年夜的绿皮火车车厢连接处吃夹生饺子被这个碰一腿那个踢一脚的酸楚等等等等。真的是字字含血,声声有泪,听的人心窝子都疼。“那时候你们在干什么?在喝酒吃肉,还是在睡小姐?”赵大款总会这样肝肠寸断的质问。很多人就此被感动了就此惭愧的低下了头。我和刘二从不为这些鬼话所动。首先,我们都真心觉得吃肉喝酒睡小姐都是很有意义的很享受的事情。其次,我们知道赵大款的父亲母亲大伯二舅三姨哥哥姐姐姐夫都是医疗系统医院的领导。别的不说,赵大款家的洗手液垃圾袋都是医疗专用洗手液大黄色的医疗垃圾袋,多少年了就没见换过品牌。

 

赵大款讲够了血泪发家史后,开始背着老婆谈恋爱。这个文质彬彬的俊俏男人一旦爱起来,活像个杀猪的,满脸的坑坑洼洼都放光彩,看不见的大刀乱舞,女人们往往还没睁开眼,就被大卸八块了。有一天半上午,赵大款来敲我的门,手里还提着烟酒。

“我们是发小。”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

第二句话是:“我在你这里住二十天,你的烟酒我都给你管了。”

对于性病这个东西,以前我只在公共厕所墙上的老军医小广告里看过,举而不坚坚而不久尖锐湿疣淋病梅毒之类的。真正对性病的了解却要归功于赵大款。那几天我出于好奇,天天忍着恶心在网上学习性病的相关知识,想对赵大款的病情有一个准确的认识。赵大款藏着掖着,一句实话也不说,捂着裤裆死活不让我看。我确少临床检查,只能靠网上的知识加上胡乱猜测。这种学习的结果是我前所未有的对女人的身体产生了一种无法抑制的生理厌恶。我开始庆幸我这辈子一事无成。我开始庆幸我这辈子竟然就不是一个治疗性病的医生。

赵大款天天钻在我的厨房里用砂锅煎熬中药,早上熬,晚上熬,有喝的,有洗的,还有泡半个小时的。那些天满房子满楼道都弥漫着浓郁的中药味道,持久不散。邻居热心的老太太见面问我怎么了。我说我在喝中药减肥。你看我是不是瘦了?老太太上上下下打量我一番说,你本来也不胖啊。晚上,我抽着赵大款的烟,喝着赵大款的酒,下酒菜大都以海鲜为主,小龙虾螃蟹蛤蜊什么的,也都是赵大款买的。我还拉着赵大款一部接一部的看成人电影。看高兴的时候我总要关心一下赵大款。“赵大款,来,说说你是不是用这种姿势得的脏病啊?”赵大款瞪我一眼,不说话,只顾低头喝自己黑褐色的中药汤。要不就是端着中药进卫生间,咔嗒的锁上了门。我们深厚的友谊就是在这样一种不堪的环境中缔结的:电视里男男女女们一丝不挂大干快上,空气中弥漫着挥之不去的中药味道。赵大款低头对着自己裤裆里的二两烂肉唉声叹气又充满期待。


空姐苗丽丽是性病患者赵大款痊愈之后的新爱人。赵大款坐飞机头等舱时认识的。苗丽丽不知道赵大款的这段性病经历。我们一起吃饭时,我总是恍然大悟,“啊,赵大款,昨天我不小心把我家的锅碗瓢盆连带喝水的杯子都砸碎了。”“啊,赵大款,你记不记得我家那块被子,蓝色条纹的那块儿,被小偷偷走了。”赵大款这个时候已经能喝白酒也能吃海鲜了,他放下螃蟹腿儿举起酒杯说,“喝酒,王八蛋,明天老子送你一套餐具送你一套床品。”

我们两人并排站在厕所撒尿时,赵大款说,“你敢不敢别拿苗丽丽吓唬我?”

我低头瞄一眼赵大款那多福多乐又多灾多难的二两肉,说,“敢,我拿孙老师吓唬你——你说你这二两烂肉,貌美如花的苗丽丽怎么能下得了口啊?”

赵大款抖一抖,说:“锤子。”


孙老师是赵大款明媒正娶的老婆。中学老师,金边儿眼镜,严肃认真。有几次深夜赵大款喝醉了,我送赵大款回家。喝醉的赵大款总是很不情愿回家,要去唱歌,要去洗澡,要去嫖娼,要进路过的每一家粉红色的洗头房。好不容易拉扯到了楼下,还要摇摇晃晃的拉着我再找地方喝一点儿。我就哄他:到你家喝,喝你家的茅台。赵大款就开心了,拉着我的手欢快的往四楼的家里走,东倒西歪蹭一肩膀的白灰,咚咚咚的敲门。孙老师打开门,一句话不说一眼不多看,转身就进卧室了。整个人就像一根儿会走路会开门的冰棍儿。相比之下,这般待我已经是非常不错了。刘二有次送赵大款回家,孙老师站在门口质问刘二:“你怎么又把赵大勇灌醉了?”严厉的就像在训斥一个小学生,一点面子也不给。但刘二不是小学生,刘二从小学毕业好多年了。没过两个月,刘二跟着电视台的朋友去混饭。请客的是某所中学的校长,带着教导主任几个骨干教师。学校想拍摄一部扬名立万的纪录片。电视台正好就是干这个营生的。一帮人就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客客气气的吃饭喝酒。几杯酒下肚,刘二突然想起来,就问几个人:有个孙老师是不是在你们学校?得到肯定答复后,刘二说,我和孙老师算是青梅竹马了。孙老师以前家住哪里,家里父亲母亲哥哥姐姐都说的一清二楚。在座的有和孙老师熟识的同事,一口一个对啊对啊。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就成了那天酒桌上的话题。反正古往今来,女人天生就擅长背叛纯真的爱情,头也不回。最后,刘二举起酒杯深情的说,“这么多年我一直忘不了她,也一直没有她的消息,今天知道她过的很幸福,我特别高兴。我连干三杯,你们随意。”

赵大款说,孙老师听到这个故事后,哭笑不得,半天说了一句话,刘二这个王八蛋。这句话不能在学校里说,越说越说不清楚,是生硬憋着回到家里对着赵大款说的。赵大款也就趁机说了一句老实话:“不是别人灌我酒,是我自己就好这一口儿——下次对你的青梅竹马温柔点啊。”


人的变化总是不知不觉的,尤其是婚姻生活里的男女。看上去日子平淡重复,一天一天。但当某一天仔细看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有了某种说不清的变化。星期六,我和刘二东倒西歪在赵大款家的真皮大沙发上看电视抽烟喝茶。赵大款围着花围裙在厨房剥葱捣蒜切肉,孙老师几个房间阳台进进出出,一会儿端来一盘瓜子,一会儿拿来几个水果。她会笑了。她笑着对刘二说:“青梅竹马,你吃啊。”又指着我说:“你不是青梅竹马胜似青梅竹马,你也吃。”我说的不是这种表面上就看得见的变化,而是一种在赵大款和孙老师这两口子之间说不太清楚的变化,这种变化我在很多夫妻间也看到过,与之前我对他们的记忆相比。有一个细节。赵大款抽空喘口气坐在沙发边儿抽烟的时候,我问赵大款:“多美好的一天啊,啊,你的真爱苗丽丽这会在干什么呢?”赵大款几乎就是下意识的本能的先回头看了看厨房——孙老师正在厨房里叮叮当当的炒菜——然后才回过头来低声说:“不知道,不是在天上,就是在男人的怀里吧,男人的怀里也是天上。你个锤子,你说这个干什么。说你家王娟。王娟怎么没来?”


3、刘二的名言

刘二有几句名言:喝酒是为了难受,抽烟是为了咳嗽。做爱,做爱是为了防锈。这几句名言是说给男人们的。对女人们,尤其是那些精巧的已婚少妇们,刘二的名言是:出轨是改变生活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法。我们去开房吧——错了——我们去改变你平淡乏味的生活吧。刚认识王娟的时候,刘二私下给王娟下了一句评语:腰长腿短,男人气喘。后来我和王娟有了一些性生活后,想起刘二的这句话,深切的感受到还是有点儿道理的。九月的一天下午,无风,炎热。我气喘吁吁的给刘二打电话,我说我想吃烤肉喝啤酒。主要是想吃烤腰子烤韭菜烤生蚝这些传说中壮阳的好东西。刘二在电话里叹了一口气说,“你们去吃吧,我不去了。我陪老爷子在医院呢,老爷子刚查出来癌症,晚期。”这个电话后我有几个月没有见过刘二。

那天夜里凉快点儿的时候,我和王娟下楼去吃烤肉。电梯里只有一个头发很长的年轻人,在翻看一本厚厚的书。书太厚了就给人一种盗版的感觉。我瞄了一眼,看到这样几个字,《我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出电梯时,年轻人收起了书,我看到了黄色封面上的字:《人性的弱点》。吃完烤肉已经是深夜了。我的牙开始疼。开始的时候是烤肉塞到牙缝里了。我用牙签剔完,接着又吃烤肉喝啤酒。牙就这么势不可挡的疼了起来。王娟挽着我去附近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买药。药店里只有一个昏昏欲睡的年轻姑娘。药店的墙上贴着一张广告画:原装进口伟哥。画面上是一颗硕大的菱形蓝色药丸。我给王娟说,这个时候要是地震就好了,我们天天躲在这里把伟哥当饭吃。王娟斜了我一眼说:“看来你的牙还是不疼。”我搂着王娟穿过院子里的小路,树影婆娑,转过一个弯儿,黑漆漆的楼宇间突然就跳出来一轮大月亮,明晃晃的。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毫无意义的细节,我记得清清楚楚。

 

4、流氓与牲口的区别

十月初的长假里,我们去了成都。最初我们的含义是我、王娟、赵大款、孙老师四个人。苗丽丽知道后,生硬挤进来成为了我们的一份子。我们的含义就成了我、王娟、赵大款、孙老师、苗丽丽五个人。苗丽丽说:“你们都想多了,我没那份闲心,我就是想去成都吃火锅。”吃火锅是一个谁也无法拒绝的好理由。我一本正经的给孙老师介绍,这是我的大老婆王娟,这是我的小老婆苗丽丽。孙老师说,你小子艳福不浅啊。十几个小时后我们就变成了成都街头的游人,东张西望走来走去。在宽窄巷子,在锦里的拥挤人群中,我一手牵着王娟一手拉着苗丽丽。王娟的手绵软,苗丽丽的手冰凉。在春熙路,几个女人去逛街,我身上背着两个女式包坐在马路边儿抽烟骂赵大款。赵大款身上也背着一个硕大的LV女包还嘴说:“你知足吧,你们三个人晚上住一间房,又是大老婆又是小老婆,孙老师都替你流口水呢。”

在成都的第三天早上,孙老师受到她同事的蛊惑,决定去九寨沟。孙老师不吃辣椒。不吃辣椒的人,成都就少了几分好意思。赵大款二话不说就去给车加油。我说我不去了,九寨沟我去过好多次了。王娟苗丽丽也说,我们也不去了,我们去过九寨沟了,我们就在这里吃火锅。中午,我们三个人在酒店附近找了一家火锅店,热热闹闹的吃开了。开始我们喝的是啤酒。几瓶啤酒喝完后,发现我们三个其实都没有去过九寨沟。哈哈哈,必须要开一瓶白酒了。白酒快喝完时,我接到赵大款的电话,赵大款垂头丧气的说一路上都堵车,好不容易不堵了,山上掉下来一块石头,把他的越野车顶砸了一个大坑儿,挡风玻璃都裂了,幸好人没事儿,但也着实吓得不轻。我听完就笑了。这把年纪了,谁不想看到自己的朋友倒霉呢,何况还是赵大款。这个龟儿子。于是我们又开了一瓶白酒。我们玩各种游戏,我们说一辈子的话。王娟在笑,苗丽丽在笑。身边的每个人都在笑,眼前的火锅热气在笑,耳边的四川方言在笑,这个世界笑逐颜开。我不知不觉就醉了。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回到酒店的。


我醒来时,发现在自己睡在酒店的床上。窗外天色已经黑透了。王娟苗丽丽挤在我旁边的床上,小声嘀咕着什么,嘻嘻哈哈的。看见我醒来,两人一起说:“大哥,你的呼噜声也太吓人了吧?”我挣扎着起身去卫生间,撒的尿都是一股酒味儿。我用凉水洗了脸刷了牙,才感觉好受点了。浴缸上方的晾衣绳上搭着两件女式内衣,黑色的胸罩内裤,蕾丝边儿,还在往下滴水。不是王娟的。

我用自己带的铁观音泡了一杯浓茶。我们坐着聊了一会儿,喝了多少酒啊我怎么回来的啊。我想抽烟时发现没烟了。王娟说:“看你摇摇晃晃的样子,我去买烟吧。”出门前她又回过头来一脸坏笑的说:“老张,你的小老婆刚洗完澡,没穿衣服。哈哈。”笑声还没落,就拉上了门。被子拉到脖子上的苗丽丽伸出一条白晃晃的胳膊抓了个枕头扔了过去。“小bitch!”我楞了几秒钟,走过去把枕头捡起来,拍了拍,走回来坐在我的床边,也就是苗丽丽的面前。我盯着她的眼睛,一脸真诚的说:让我看看吧。苗丽丽把被子拉到了眼睛边儿。她在被子里说:“牲口。”我没理她。我又说:让我看看吧。她在被子里说:“你他妈真是个牲口。操!”说完她赌气般的拉下了被子。一拉到底。她的整个身体就裸露在我的眼前。第二天她悄悄问我,你知道流氓和牲口的区别吗?我说我不知道,我是好人。她说:“靠,好人压根儿就不会有这种念头。我告诉你,流氓是一句话不说就扑上来拉被子,牲口是一脸正经的坐着,要老娘我自己把被子揭开给他看。你是个牲口。”苗丽丽把被子揭开后,一脸无畏的看着我,像个女英雄般桀骜不驯。正如赵大款说的,正如王娟说的,苗丽丽的身材完美无瑕。一两分钟后,苗丽丽压抑着声音说:“你个牲口,别乱动……牲口……讨厌……王娟马上就回来了……坐好,坐好我给你说个事儿……讨厌,我真生气了……”我拉过被子,把让我眼花缭乱的那双长腿,那柔软的腰肢,那饱满的乳房盖了起来。把那诱惑人的味道盖了起来。我深吸了一口气,坐在她面前。“说吧,什么事?”她把被子又拉到了脖子上。她躲在被子后悄声说:“赵大款和王娟睡过。嗯……在认识你之前。”我说:“我知道。王娟早就告诉我了。”“啊?”她的眼睛瞪得老大。这个时候,门铃响了。叮咚叮咚。

 

5、王娟的纹身

用了三根验孕棒,终于确定王娟怀孕后的夜里,我和王娟有过一次长谈。我的意思是不论男孩儿女孩儿,生下来。夏天的时候我和王娟去兴庆公园玩儿,在湖边遇到一对老人,老头儿坐在马扎上画画,画天光水影,老太太就安静的坐在旁边看着,手里的小收音机里播着音乐。王娟挽着我的胳膊说,等你老了,我也陪你来这里画画。那天夜里,我突然就想起了这一幕。我发现其实内心里我很向往这一幕的。王娟不同意把孩子生下来。理由很简单,这段时间我们的性生活毫无节制,这样就把孩子生下来太不负责任了。她连一片叶酸都没吃过。尤其是我,我抽烟喝酒样样不缺。我争辩说那个谁谁谁,说的是我一个朋友,谁谁谁不整天抽烟喝酒吗,他老婆生孩子的前一个月还在和我拼酒量呢,你不也在场吗?王娟捏着我的鼻子说:“你真是个傻瓜啊,他们的孩子是抱养的。”王娟又说:“以后我会给你生个孩子的,最好是女孩儿,鼻子要像我,眼睛也要像我。你的鼻子太大了,你的眼睛又太小了。女孩儿要长成这样就难看死了。不过,嘴巴可以像你,来,让我亲亲你的嘴巴。”王娟最后说:“你想要我吗?最少一个月内你不能碰我了……”

第二天早上在医院,办完各项检查缴费之类的手续后,王娟换了一件蓝色的病号服进了手术间。进去前挥着手给我笑了笑。一个面目和蔼的女大夫让我填写一些表格。女大夫问我,你要观看吗?要制作视频吗?有些家属会有这样的要求,我们医院也尽量满足。我说不了,什么也不要。想了一下,我问,是您给做手术吗?我掏出几百块钱硬塞给女大夫。我说:“她没做过手术,您费心了,做好,也别让太疼,她怕疼。”女大夫笑了,放心吧,这就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啊。


一天一天纷至沓来。平安夜,我、王娟、赵大款、苗丽丽在高新一家熟识的酒吧里喝酒,闹腾了半夜。其间给刘二打电话。刘二说老爷子已经回家了。情况不好,医院放弃治疗了。刘二说:“你问问赵大款,看你们谁能搞到罂粟壳吗啡,医院每次只能给批一点儿,根本就不够用。老头儿疼得整夜哼哼。”挂了电话我们都沉默了,眼前的灯红酒绿都变得惨白。过了一会儿,苗丽丽打破了这种沉闷。苗丽丽问赵大款:“赵大款,你前天下午和谁在香格里拉喝咖啡呢?”苗丽丽转向我和王娟说:“你们都不知道,这货和几个年轻姑娘在那儿喝咖啡,我在他面前走来走去,这货始终都不看我一眼。来来来,给你们看照片,有照片为证。”赵大款不好意思的笑了。我我我,我没看见你,你就不能主动和我打个招呼吗,姑奶奶,年轻姑娘们是个屁,你是真爱啊。苗丽丽的手机在我们之间传来传去。我们又开心起来。

赵大款性病痊愈之后,只有苗丽丽一个稳定的性伙伴。赵大款真真假假的总说,苗丽丽是真爱,说了有一千遍了,估计也就是真的了。对好多男人来说,老婆是娶回家受冷落的,老婆向来不在谈情说爱的行列。有时候无聊了,赵大款就找几个年轻姑娘来玩儿,喝咖啡啊看电影啊郊游啊马路边买两朵玫瑰花啊,女孩儿们都喜欢这些。赵大款身边从来不缺女孩儿。音乐学院,外院,陕师大,西安市内的各个高校,每年都有一大批年轻姑娘毕业了还待在西安市内。每年又有一大批年轻姑娘从四面八方来到西安的各个院校。前赴后继源源不断。赵大款正好能带给年轻姑娘们一点生活的可能性。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赵大款不会再轻易和这些年轻姑娘们上床了。因为性病,也可能不是因为性病。有时候,赵大款甚至很乐意当个傻瓜。年轻姑娘们打扮的花枝招展,对着赵大款这样的老男人巧笑倩兮撒娇卖嗲,怪蜀黍我要吃这个,怪蜀黍我要吃那个,怪蜀黍我还想要个包包。只要不是太贵,赵大款毫不含糊就给买了。现在的年轻姑娘们都很聪明,衣服都不脱就开口要LV的傻瓜们基本上已经绝迹了。小赌怡情,小物件小东西也怡情。年轻姑娘们吃饱了喝好了,新包包背上了,朋友圈里也更新了好多张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照片。这个时候年轻姑娘们就会接到一个电话。年轻姑娘们就说,怪蜀黍,真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儿。赵大款就会大度的挥挥手,去吧,路上慢一点啊。赵大款给我说:“你要学会欣赏这些小人渣。换个角度,我们是老人渣。老人渣都不心疼小人渣,这社会不就乱套了吗?”赵大款又说:“林子大了,总得允许有几只鸟儿啊鸡啊来乱啄两口吧。”我把这些事情都说给苗丽丽听。看起来苗丽丽好像真有点生气了。可这,毕竟是平安夜啊,每个人都喜气洋洋的平安夜啊。“你竟然替他说好话,”苗丽丽喷着热气在我耳边说:“你这个牲口。”


凌晨,我和王娟回到了我的家。王娟做完人流手术后,一直住在她妈妈家。她不相信我伺候小月子的能力,也不相信我的自控能力。我有一段时间没见她了。算算时间,足足有一个月了。如果你习惯了每天都做爱的话,一个月就比一辈子都漫长。TED里的一个美女教授讲,有人刷牙就能获得性高潮,有人抚摸眉毛就能获得性高潮。我不行,我必须要实实在在的性交才能获得性高潮。在空无一人的电梯里我就嬉皮笑脸的搂着王娟求欢,王娟憋着坏笑就是不说话。直到进了房间进了卧室,我寸步不离的纠缠着她,她才算答应了。她从床头柜里翻出杜蕾斯说,必须一开始就戴上。在渐渐亮起来的晨光里,我迷醉,我狂乱,我神魂颠倒。去他妈的杜蕾斯,去他妈的赵大款,去他妈的苗丽丽,去他妈的整个世界。老子就想在这一刻开心的死去。啊,啊。

圣诞节中午,我和王娟一起洗澡时,发现王娟小腿上纹了一个古怪的图案。这个让我着迷的身体,我无数次从头亲吻到脚,之前肯定是没有的。我蹲下来看着那个图案,抚摸着那个图案,问她。王娟的声音从天上传了下来,她说:孩子是我要做掉的。做掉后其实我心里也挺难受的。有几天夜里我梦见了,梦见我们看不见的孩子在对着我哭,我也就哭。一直哭醒来。苗丽丽带我去纹的这个团案,这是泰国佛教里的救赎符,能让人心安。王娟问:“你不会嫌弃我吧?”我抬起头,看见她圆润白皙的小腹,看见她挺立的乳房,看见她的脸。无数晶莹剔透的水珠儿从她的头顶上方洒落下来,她的脸就在这些水珠儿里笑。她的脸上全是水珠儿。

 

6、 微波炉的脾气

农历腊月二十,下着小雪。我和赵大款去看刘二的老父亲。之前的几个月里,刘二坚决不让我们去看望。刘二说:“该让你们来的时候我会给你们打电话的。”我和赵大款给刘二送罂粟壳吗啡针剂的时候,刘二匆匆下楼来拿走,坚决不让我们上楼。腊月二十一大早,刘二打电话说:“没事来看看老爷子吧。”

记忆里那个开朗健谈的老人短短几个月就瘦成了一把骨头,瘦瘦小小的躺在床上,间或疼痛的哼叫几声,却连翻身的力量也没有了。刘二说,已经毫无意识了。罂粟壳熬的水也喝不下去了,两个小时打一支吗啡。刘二的脸上手上斑斑点点的伤疤。刘二的姐姐说:“我爸疼的时候要抓东西,他就把自己的手和脸递上去让抓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刘二说,哭什么啊,走走走,我们到客厅去。

刘二给我们泡了茶,把客厅窗户打开,我们坐着抽烟。所有的话语竟都无从说起。刘二瘦了好多。抽完一支烟,我们又点了一支。刘二说,前几年我每次回来看老头儿,老头儿像个孩子一样,喜欢翻我的包。有次从我包里翻出一张餐饮发票。八九千块的发票吧。老头儿很想不通,两三个人吃什么东西能花这么多钱啊。那之后每次都要给我说,饭一定要吃饱,但不能浪费啊。前几天夜里,老头儿清醒了一会儿,认出了我,抓着我的手给我说,饭一定要吃饱,但不能浪费啊。一遍一遍的说。唉,刘二抽搐了一下鼻子,咬着嘴唇笑了。苦笑。这时候又来了几个亲戚。刘二就掐了烟说,你们走吧,来看一眼就行了。快过年了,忙你们的去吧。

从刘二家出来,雪下大了。我和赵大款坐在车里,看着雪一片片的从天上飘落下来。雪落无声。赵大款说:“等我老了,老得还能动的时候,我一定要去抢次银行,拄着拐杖,蒙着丝袜。你参与不?”我想了一会儿说,都老了要钱干什么?赵大款说:“我只想抢银行这件事,没有想真的抢一堆钱。这不一样。”说完他发动了汽车。广播里一个声音说,微波炉不能空转,空转可能会引起爆炸。我们俩都笑了。原来微波炉也是有脾气的。

三天后的下午,刘二打电话说,老爷子走了。这天是农历小年。人们打扫卫生,擦玻璃,超市里摆满了花红柳绿的各种年货。性急的小朋友已经穿上了新衣服,在院子里大呼小叫的放鞭炮了。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不敢想象,一年竟然就这么急匆匆的过去了。

 

7、故意不看的微信

苗丽丽在微信里问我:牲口,听说你这个丑女婿要去见家长了?恭喜恭喜。

一个小时后苗丽丽又说:老张,我知道你在。对不起。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从来没去过成都。


王娟在微信里说:我给我妈说你要来家里,我妈今天找了个家政服务,把家里彻底打扫了一遍,橡皮树的叶子都用啤酒擦了,油亮油亮的。

王娟在微信里说:我妈问你想吃什么,她明天去超市买。我妈做鱼是一绝。

王娟在微信里说:我妈想让你在家里住上几天,别吃一顿饭就走。不过她老人家很纠结,晚上是让你住在客房呢,还是和我住在一起?

王娟在微信里说:你的小老婆明天飞香港,问要不要给你带几本黄色反动的书?

王娟在微信里说:你在干什么,睡觉了吗?

王娟在微信里说:晚安,亲爱的。醒来给我回信。


所有这些话语都变成了手机顶端的一个小红点,在黑暗中有规律的闪烁。我隐身在黑暗里,专心的看一部皮特的老电影,电影名字叫《七宗罪》。那时候皮特好年轻啊。那时候老摩根一点儿也不老。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北北笑 热门文章:

正经女人    阅读/点赞 : 73/17

我要过马路    阅读/点赞 : 69/16

没有意思的事情    阅读/点赞 : 66/19

说吧,说你爱我    阅读/点赞 : 65/14

清欢    阅读/点赞 : 62/20

合欢    阅读/点赞 : 62/20

水都去了哪里    阅读/点赞 : 62/19

绿萝的味道    阅读/点赞 : 62/15

COFFEE    阅读/点赞 : 59/14

理由    阅读/点赞 : 54/16

北北笑 微信二维码

北北笑 微信二维码

北北笑 最新文章

如何吃泡馍  2018-07-20

 2018-07-18

两千两百零一夜  2018-07-16

锦书行  2018-07-12

奇迹  2018-07-07

无常  2018-07-06

我要减肥  2018-06-29

你为什么不喝酒  2018-06-10

花事  2018-05-21

草木有本心  2018-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