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想戒烟的时候,或者第一百二十次遗忘

北北笑 北北笑 2017-02-14

 

那时候我七八岁吧,那时候春夏秋冬交替。

那时候,我家住在平房里,一个大院子里的平房,一长排平房里的两间。依稀记得院子里有好多树,有好多不知名的花花草草,夏日怒放冬天萧瑟。院子里还有今日几近绝迹的邻里关系。那种充满着温情计较美好难忘的邻里关系。

 

去年,我一个朋友搬了新家。新家坐落在一个庞大的新小区里。也就是说,小区里的入住率还很低。每天都有人在搬家,冲击钻从早到晚震动轰鸣,电梯里从头到脚覆盖着保护电梯的胶合板,胶合板上粘满各种各样的小广告,装修的打眼儿的卖水泥的卖瓷砖的卖马桶的卖管道水龙头的,花花绿绿中间夹杂着迷药春药枪支假币同性恋的电话号码,字迹潦草。穿着制服的保安拎着大号强光手电筒从早到晚在小区里巡逻,入室盗窃的事情还是接二连三。我朋友搬进新小区没几天,又买了一辆路虎越野车,之前的奥迪轿车停在地下车库里几个月不动落了厚厚的灰,也想不起卖了。朋友两口子喜欢旅游,一个月总有那么十天半个月奔驰在路上。有一次聊天,说起小区的安全问题。我就问,你们天天在外面玩儿,就不担心家被撬吗?朋友回答,没事,邻居家有我家一把钥匙,出门给打个招呼,邻居每天晚上六七点到我家,把灯全打开,电视打开,第二天早上再去关掉。小偷再胆大,也不敢撬明亮亮闹哄哄的门吧。我问,邻居是你的熟人吗?朋友笑着答,不是,搬过来才认识的,人挺好的。这样的做法是否能防盗另说,单就这个做法——把自己家的钥匙交给一个认识没几天的人——这件事本身就很让我惊奇了。至少我就做不到。这样的轻松愉快的邻里关系,只存在于那时候我美好的记忆里。

 

那时候,尤其是夏天,院子里家家户户都在家门口摆一张饭桌,坐在院子里吃饭。大人们随意说笑着,小孩子端着碗跑来跑去。这家的小孩儿跑那家去吃,那家的小孩儿跑我家来吃。当时有一个小姑娘,扎两根儿小辫,哭着喊着要给我当老婆。理由很简单,我家的饭好吃。你看,曾经我也有过几乎就要幸福的机会啊,可惜我那时候太年轻了,不懂珍惜,嫌人家小姑娘太能吃,生硬不要她当老婆,还恶狠狠的把她推回到她家门口去了。现在的我,会手擀面,会包饺子,会蒸馒头蒸包子,还会红烧肘子炖猪蹄子,还会杀鸡。所有这些我一个人全能轻松完成。家常炒菜自不在话下,生猛海鲜亦无足挂齿。每次一进厨房,围裙还没系好,我就已经激情的不能自已了。正所谓,菜刀在手,天下我有。只是天下再大,也不会再有一个当年的小姑娘了——那个仅仅只是因为我家饭好吃就哭着喊着要给我当老婆的小姑娘。曾经有几个姑娘,拿着手机抱着ipad钻在厨房里,几个小时做出两个菜,还不是咸了就是淡了。毫无例外,她们在尝过我的厨艺后,拿棍子打都赶不进厨房去了。她们都说,我做的菜好吃。既然,我做的菜好吃,为什么你们一个一个都要离开我呢?无语问苍天,由此可以得知,这个世界真的变了。

 

当所有人都离开我的时候,我常常回忆起那个没有变的世界。那个世界很小,只是一个大院子,院子里住着很多户人家,夏天的时候大家都坐在院子里吃饭。当然,也会有例外的时候。譬如,我家要是包饺子了,就会关起门来在家里吃。饺子在那时候是种金贵的食物,远远比今天的鲍鱼鱼翅燕窝金贵。饺子馅肯定是有猪肉的,还要用一种叫富强粉的面来做饺子皮儿。猪肉,富强粉都是凭票供应的,如果没有票,有钱也买不到。我家只有在某些特殊的日子,例如家里哥哥姐姐,或者我的生日时,才会关起门来小心翼翼的包几个饺子。这种小心翼翼是毫无意义的,当当当剁饺子馅的声音全院子人早就听见了,但没人会对此心存芥蒂。因为这就是那时候啊,大家都彼此彼此。院子里谁家要是关起门吃饭的时候,院子里的大人们都心照不宣的拉着自己的小孩儿,不许冒冒失失的推门跑到那家人家里去。这算是那时候我们院子里最基本的一种教养吧。

 

那时候我实在是太年轻了,年轻的只有七八岁。七八岁的我吃完饺子也不擦嘴,就油汪汪的出门了。我在院子里的人家饭桌上东看看西瞧瞧,挺着鼓囊囊的小肚子满脸得意的告诉每个人,我家今天吃饺子了。其实我要是有点记性的话,我应该就会知道,院子里有些人家关起门吃饭的次数比我家多了去了。可这是那时候啊,那时候我就是没有记性。所以,几十年后,当我不幸腰酸背痛的过了一次性生活后,我就敲锣打鼓,还放了一串2000响的鞭炮,见人就说,我过性生活了。你们尽可以笑而不语,就如当年我家院子里天天关起门吃饭的那家人听我说吃饺子一样。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们都应该就此明白童年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么巨大又多么深远了。所以,请认真对待你的孩子。千万不要相信那些站在阳台上看着孩子一个人走远还要感慨说世界啊今天我交给你一个孩子明天你会还给我一个什么样的青年之类的鬼话。这个世界从来不会包饺子,这个世界只会下雨下雪下冰雹下刀子。从雨里雪里冰雹里刀子里淌回家的孩子,都应该有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吃。当然,吃完记得要擦嘴,不要出去乱说。

假如我要是有个孩子,我就一定会这样教育他,或她,不管男孩女孩,天天都给吃饺子。去他妈的穷养富养吧。

 

其实,我有过要孩子的念头,不止一次。甚至,几个小时前都有过这个念头。当时,一个女人说,明天是情人节,我送你个礼物吧,你想要什么?我差点就说出我想要个孩子的话来。当时女人窝在星巴克的沙发上,慵懒而又性感,桌子上的手机提示音叮叮当当响个不停。我突然就忘了要孩子的事情了。我想抽烟了。我说,坐到外面吧,又不冷,还能抽烟。

在见女人之前,我见了一个小时候的朋友。很多年没见了。追根寻底,我抽烟是和这个朋友学的。那时候我是个小学生,每年的三好学生。这个高我两级的朋友天天拉我到见不得人的角落里学抽烟。几十年后我烟不离手了,再见这个朋友,人家却戒烟了,还剃了个光头。这其中的因果关系让我伤心,我想不来除了点一支烟,还有什么又是我生活里必需的呢?于是我点了一支烟,就在星巴克的门口。

我对过节一向无感,尤其是情人节这种假冒伪劣的节日。我眼前的女人却不这么想。她情真意切的一定要送我个礼物,还非要我自己说想要什么。我怎么知道我想要什么?本来我想要一个孩子,但现在又改变主意了。送礼物这个事情其实挺复杂的,说不清道不白的。所以,我给谁也不送礼物。一定要说送,就送个鸡巴。这句话不是感慨,而就是字面表达的意思。所以,我给女人说:我不给你送,你也别给我送。女人说:那不行,你不给我送可以,我一定要给你送。就这么纠缠了好一会儿,后来女人说:我给你送个打火机吧。我连开这句话玩笑的心情都没有了。我一口回绝:不要不要。平心而论,我真心觉得每个女人都是那么的善解人意通情达理。而且,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女人就耐心的给我讲道理:我想好了,就是打火机。我知道你装在身上觉得沉,你可以放在家里啊。以后万一我们不在一起了,你抽烟的时候就会想起我了。你看你一天得抽多少支烟啊,哼,看你以后得多想我啊。

我瞪大了眼睛,也再看不清她的脸了。床,白花花的肉体纠缠,还有床上因此发出的各种声音。前尘往事而今现在模糊一团。我坚决的说,不要。

你要不要是你的事,我送不送是我的事。一个遥远的熟悉的声音,同样的不容拒绝。有些时候的执着真的很让人恼火。我恨不得扇谁一巴掌。

我和女人商量,要不,你给我送一瓶油吧,那种我这样的男人抹脸的油。我不太懂这个。

女人说,行,没问题。

   

情人节夜里。该死的,每年都有一个情人节。去年,今年,还有明年。我拎着一个小纸袋回到家。我有点晕。因为酒,或者别的什么。我坐在地板上,从纸袋里取出一个包装的花里胡哨的小盒子,剪开彩带,盒子里是一个Zippo打火机,还有专用机油和火石。我从书架底下拉出一个大号的饼干盒,打开,把这些东西扔了进去。饼干盒里有好几个Zippo打火机专用机油火石。叮叮当当沉甸甸的。就像我的人生一般沉重。却又轻飘飘的。面对着这些打火机,这是我唯一想戒烟的时候。我赶紧把饼干盒盖上盖子塞到书架底下,再也不看一眼。

洗完脸,我发现我又忘买抹脸的油了。脸有些干涩紧绷。上个冬天来临的时候,我就没有抹脸的油了,我总是忘了买。算一算,大概忘了有一百二十次了。我安慰自己,既然能忘一百二十次,那就说明也不是多么重要了。洗完脸,用毛巾擦干,我滴了几滴水在手心,仔细的搓揉,手心手背都搓揉,然后趁着热乎劲儿,又开始搓揉脸——我日渐苍老的脸。整个过程就和抹油一样仔细认真。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北北笑 热门文章:

正经女人    阅读/点赞 : 73/17

我要过马路    阅读/点赞 : 69/16

没有意思的事情    阅读/点赞 : 66/19

说吧,说你爱我    阅读/点赞 : 65/14

清欢    阅读/点赞 : 62/20

合欢    阅读/点赞 : 62/20

水都去了哪里    阅读/点赞 : 62/19

绿萝的味道    阅读/点赞 : 62/15

COFFEE    阅读/点赞 : 59/14

理由    阅读/点赞 : 54/16

北北笑 微信二维码

北北笑 微信二维码

数据

阅读 64
点赞 11
更新 2月16日 10:45

北北笑 最新文章

你为什么不喝酒  2018-06-10

花事  2018-05-21

草木有本心  2018-05-16

蓝色是欢喜  2018-05-08

蓝色是忧郁  2018-05-07

习惯  2018-05-05

春江花月夜  2018-05-04

西西弗斯的石头  2018-05-03

我要出轨  2018-0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