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电改现场会云南召开,连维良:9号文后核准的煤电机组不再安排发电计划,下一步重点是规范市场化交易

eo 南方能源观察 2017-02-24

eo记者 文华维

 

本周三,2月22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联合在云南召开了电力体制改革现场会。这是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启动后首次在地方召开的现场会,也是公开信息可查询到规格较高的阶段性总结及动员会议。


据紫光阁网的“中央国家机关基层党组织学用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成果展”中,国家能源局法规司司长梁昌新透露,拟在云南组织召开电力体制改革现场会,分析云南等先行试点省份实践探索。


据知情人士介绍,会议由国家能源局副局长郑栅洁主持,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作了信息量很大的讲话。


一位与会者透露,云南省发改委、重庆市能源局、浙江省能源局、甘肃省发改委、南方能监局、广东电力交易中心、贵州电力交易中心、内蒙古电力交易中心、山东电力交易中心、国家电网公司、南方电网公司和国家电投集团等12家单位作了交流发言。会后,与会代表参观了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和昆明电力交易中心。


在评价本轮电价时,连维良说,本轮电改形成了以综合试点为主,多模式探索的格局输配电价改革实现了省级电网全覆盖,为多方交易奠定了坚实基础;交易机构组建工作基本完成,为电力市场化交易搭建了公平规范的交易平台;加快放开配售电业务,售电侧市场竞争机制初步建立;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市场化交易初具规模。


据一位与会者转述,全国注册成立的售电公司已有约6400家;全国包括直接交易在内的市场化交易突破1万亿千瓦时,约占全社会用电量的19%,其中直接交易电量接近8000亿千瓦时。


上述与会者转述,连维良深入谈及电力体制改革存在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时有脱稿讲话。


首先是市场化交易面临区域壁垒和地方保护,区域电力市场的形成仍然有难度。其次是,市场化定价面临行政干预。违规建设专用供电线路明显增多,市场竞争秩序亟待规范。“搞局域网、微电网,电源企业拉专线等这些行为,回避了社会责任,扭曲了全社会正常用电。”


存在问题还包括,可再生能源消纳问题突出,某些地区的自备电厂的规模有所增加,行业管理不规范等。


连维良部署电改下一步工作时指出,要统一认识:


一、电改不能简单等同于降价,市场化定价并不是只降不涨,有没有降价空间,降价多少,都应该由市场决定。


二、发挥政府作用不等于行政干预,有些地方政府在发挥作用的时候并没有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地方政府不能强制企业降价,不能搞行政壁垒,不能限制发电企业成为独立的发电主体和售电主体,也不能限制用户成为独立的市场交易主体。


三、有序放开配售电业务不等于可以拉专线,不等于可以搞自备电厂,不等于可以搞局域网。


四、核定输配电价不是简单地降低输配电价。五、直接交易并不等于大用户直供,更不是简单的场外交易。


据与会者转述,下一部工作重点是,按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精神和要求,着力打破省间壁垒、扩大市场化交易规模、完善电力交易和市场定价机制坚持用改革的办法解决改革中存在的问题,在输配电价改革、发用电计划放开、市场主体培育、交易机构规范运行等重点任务落实上取得更大突破。连维良归纳为“三个有序、四个规范、四个加强”。


三个有序:有序加快放开发用电计划;有序加快配售电业务;有序加快放开市场化定价;有序加快放开交易机构、交易业务覆盖范围。


四个规范:规范输配电价;规范优先发电和优先购电计划;规范自备电厂;规范局域网、微电网。


四个加强:加强交易机构建设;加强电力行业综合管理;加强电力行业信用建设;加强市场信息部署。


谈及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时,连维良说,对于存量煤电机组,2017年有序缩减发用电计划,2018年以后逐步扩大市场化电量比例;对中发9号文件发布后核准的煤电机组,原则上不再安排发电计划。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