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的加拿大国家记忆

李浩然 知识分子 2017-02-28

严装待发的医疗工作者,图片来自CNN.com


编者按:

自去年入冬以来,我国16个省份出现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截至今年1月公开报道的数据显示,已有200多人发病,80余人死亡。这也是2013年首次发现H7N9禽流感病毒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疫情。近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H7N9病毒变异株已经出现耐药性,并呼吁民众不要接触活禽。

虽然中国疾病防控体系取得了长足进步,但传染病的阴影从未远离。2003年非典疫情殷鉴不远。14年前的那个春天,SARS不仅横扫中国,也在气候寒冷、地广人稀、向来不是传染病滋生之地的加拿大肆虐。加拿大成为除中国以外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且病死率为全球最高之一。来自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李浩然医生近日撰文,重温这段令人难忘的历史,有助于我们更好地建设传染病疫情防控系统。


撰文 | 李浩然(多伦多大学)

责编 | 叶水送



●    



“超级病人”



2003年2月21日,香港京华国际酒店。来自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刘教授住进了该酒店九楼的911号房。数天前,当他收到侄儿婚礼的邀请函时,曾有过片刻犹豫。在临床一线工作多年,刚接触过几位肺炎患者,当时的他已经略感不适。但自行服用了抗生素以后,早先的症状已经没有那么明显,这才随老伴一起敲定了香港行程。


在刘教授夫妇入住后不久,来自多伦多士嘉堡的关老太太夫妇办理了退房手续,她此前也曾在九楼住了三天,可能在走廊上,或者电梯间,和刘教授擦肩而过。23日,当关老太太登上赴加拿大的飞机时,她不知道,刘教授已经在一天前就诊于广华医院,并因病情恶化而转入了重症监护室(ICU)。她更未曾想到,十天的香港之行,将是她人生的最后一次旅行。


返回多伦多的第二天,关老太太就出现发烧、肌肉酸痛和咳嗽症状。在家人的陪同下,她去看了家庭医生,但病情未见好转。十天以后,她在家中病逝。她的家人拒绝尸检,死亡证明上的死因写的是:心力衰竭。


就在关老太太去世两天后,她44岁的儿子也出现了类似症状。他去了士嘉堡的一家社区医院,在急诊室等候的20个小时期间,他的病床与其他病床只被窗帘所隔。次日,他很快出现了呼吸衰竭,主管医生在ICU为他进行了插管、辅助通气治疗。此时医生们对大洋彼岸迅速流行的非典型肺炎仍一无所知,他们怀疑可能是结核。根据预防常规,他们对病人进行了隔离,通报了公共卫生部门,并要求病人家属在家里自行隔离观察。他们不曾料到,病毒已经在关老太太的家人中间传播开来,情况进一步失控。


3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出了首个全球警告,报告一种新型的传染病正在香港和越南蔓延。3月13日,关老太太的儿子去世,此前的结核检查结果为阴性。随着关家的亲戚相继发病,医生们才意识到,这神秘的疾病可能源自香港,但其究竟通过何种途径传播,仍然不得而知。谨慎起见,病中的关家人被相继转到多伦多三家最大的医院:新宁医院、西奈山医院和西区医院,这些医院均配备有负压隔离病房。


情况并未由此变好,在士嘉堡的那家社区医院,当时同在急诊室的数人先后起病。其中一人在去世前,传染了他的妻子和另外三名家庭成员,而病毒又从他的妻子传染给了七名前来探望的朋友、六名医护人员、两名病人、两名急救人员、一名消防队员和一名护工。而另外一人,先后传染人数更多达50人,并导致了约克中心医院的关停。


当时在京华国际酒店的九楼,入住的客人还包括一位来自台湾的商人、三名新加坡游客和一位加拿大温哥华人。在随后的一周,台湾、越南、新加坡、多伦多相继出现疫情。3月15日,世界卫生组织再次发出全球警告,认为新加坡和加拿大的病例属于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简称SARS,并同时发布了全球旅游警告。


唯一的例外是那位温哥华人。在从香港返回温哥华后,他也出现了类似流感的症状。他的家里,除了妻子,没有别的亲戚。在发病后,他直接去了温哥华总医院,传染科医生在第一时间对他进行了隔离。他最终传染的人数为零。


多伦多当时报纸(图片来源:Canadian Environmental Health Atlas, Toronto Star)


3月25日,全加拿大共报告19例SARS,其中18例在多伦多,1例在温哥华。而当天下午,又有48例患者因为疑似SARS收治入院。这创下了这轮疫情以来的记录,多伦多地区的负压病房已经超负荷运转,多位一线工作的医务人员患病。25日当天,安大略省政府将SARS定为强制汇报的传染病,公共卫生部门有权对患者进行隔离。3月26日,安大略省政府宣布全省进入紧急状态,指令数千人在家中隔离,一切救治工作由省政府统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