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左走,向右约”——美国“陌陌”的隐秘世界

文/Coco(日报作者

2012年,一个伟大的app诞生了。这个app进一步解放了人们畏惧社交的天性。从此,男男女女躲在手机背后,用P过的头像照片和精心设计好的对话交流。这个app让你搭讪陌生人的成本低到几乎为0,而成功率却翻倍。它也让你陷入了自恋的怪圈,每天走到哪里,都魂不守舍地盯着手机,向左划,向右划……


没错,它就是——tinder。


“A location-based social discovery application that facilitates communication between mutually interested users.”

这是维基百科对于tinder的定义。什么social discovery, 什么facilitates communication……真让人有种LinkedIn的错觉。然而,用我们老百姓的话来通俗地形容tinder,那就是——一个你情我愿的同城约炮软件。

Tinder的玩法很简单,用facebook号注册一个账户,然后选几张照片放在Profile里,编辑几句话当做自我介绍。接着设置地域范围(miles)、性取向、和年龄偏好。这些都完成后,tinder的奇妙就显现了——不同的用户一个接一个出现在屏幕上,如果你对他/她有意思,那就向右划屏(swipe right);如果你没感觉,那就向左划(swipe left),让他/她消失在屏幕外。

接着,如果对方看到你的Profile后也选择swipe right,你们两个人就算是match上了。Match成功后,你才能和对方说话。如果你受到侮辱或者单纯的失去了兴趣,也可以举报用户或解除match。

简单吗?当你玩上手了,就会发现tinder有多速效。通常一个小时,你就能收获5、6个match。这些陌生人就会和你说话,问你从哪里来,约你出来喝咖啡。忙的时候,你可能要同时和很多个match聊天,社交小公举的感觉真是扑面而来。然而,tinder并不是用来讨好自我感觉良好的小公举的,它是让同城的男男女女迅速勾搭上的利器。

以前你要泡个妞,可能要打扮收拾干净,开车去酒吧,喝两轮,挑个对象搭讪,再慢慢深聊,最后提出过夜要求——而现在有了tinder,你可以坐在家里扣着脚丫子,喝着旺仔牛奶,约到妹子之后直接拿着对方给的地址“上门服务”。One night stand的成本之低,使得纽约还出现了专门用tinder给自己找床睡的流浪汉,每天靠到和自己match的女人睡觉度日……

现在,tinder上每天都有十亿个swipe在进行着。为什么tinder红了?要回答这个问题,也许要扯到我们人类的本能和欲望上去,变成另外一篇文章了。但这篇文章更关注的是tinder走进校园,走进留学生群体的故事。

到底这个“美版陌陌”在美国校园里有多流行?在性文化越来越背离传统思想的2015年,tinder是在为大学生们雪中送炭,还是助纣为虐?

大学校园成为tinder用户增长的温床

Tinder在大学校园里的流行不是意外。如果说步入社会的成年人们社交起来还有几分顾及身份的矜持,那大学生们可谓是最狂野、自由的一群社交动物。在路上,食堂里甚至课堂中,你都会看到前排的某人在飞快划动手机屏幕,tinder的红色小标志一闪一闪,不一会儿,屏幕上就出现一个新的match。你也许还有美国朋友告诉你,他今晚要去赴一个tinder date或者tinder sex。

Tinder为了“更好地帮助你找到有相同兴趣的用户”,还会显示你和对方之间的共同好友和共同兴趣(基于facebook的信息)。于是,大学生们很有可能和朋友的朋友match上,或者朋友的女朋友...本来信息量就丰富到让人头脑爆炸的校园,因为tinder而旋转得更快了。整个世界仿佛都是充满了欲望和暧昧的舞台,一个swipe,一个match,决定了他们今天的夜生活。

Tinder不仅让约炮文化愈演愈烈,也让人们陷入了自我虚荣的怪圈。通常,一个人获得一百多个match就会开始向朋友炫耀,仿佛match的数量代表了自己受欢迎的程度。

男生间还会展开竞赛,凑在一起玩tinder,比谁能在二十分钟内获得最多match。这样的行为幼稚可笑,却也是玩tinder的人们的乐趣之一。于是,有些人只顾着积攒match的数量,却不再回复对方的信息。他们只是沉浸在获得更多的欣赏中——“我是一个有魅力的人,你看!Tinder上这么多人都喜欢我。”这样的现象也被称为“tinder ego”。

急切地需要一个约炮软件来证明自己的人,通常在现实中都有着缺陷——或自卑,或自负,或自满。他们用尽手段展现自己的“魅力”,并无视了那些和他们match后想要得到沟通的人。这份“魅力”,可以说毫无意义。但就像instagram的点赞数,yik yak的upvote数或者twitter的转推数一样,互联网再一次在虚无间,帮助人们实现了完美的自我膨胀。

于是,tinder没有拉近它想要拉近的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有时反而会把人们推得更远,走向另一个极端。

中国人在tinder

来到美国之后,中国学生很多总觉得文化差异大——老美多可怕呀,party起来命都不要,常常把made in china的乖宝宝们吓得退避三舍。然而这一回,我们可以不屑地轻声冷笑着告诉他们:这啥玩意儿,不就是约么,都我们玩剩下的了。

没错,陌陌在中国的知名度、热度和tinder是不相上下的,陌陌甚至出名更早。这里,我们没有具体的科学数据来比较两个APP的用户数量和活跃度,但就留学生团体而言,没有人不熟悉陌陌的操作模式。很多人第一次听说tinder的评价也是“不就是陌陌呗”。

据“不靠谱”统计,留学生里,尝试过tinder的比例大概是7比3左右,基本上男多女少。这也许是因为在国内受过教育的女生相对比较保守一些,也有可能是她们根本没听说过tinder,或者她们喜欢国货——微信。总而言之,在tinder上活跃的中国人总数不太多。

很多中国学生对tinder的态度是温和的,是因为我们徘徊在北美的性文化之外,并没有摸到那条真正可怖的、跳动的文化命脉。

和一个学长唠嗑,他说,“最近下载了一个软件,想用来和老外聊聊天,练练自己的口语。可惜鲜少有人捧场。”而那个软件是tinder。还有一个妹纸,她也有些懵懵懂懂地玩起了tinder,然而她唯一一次和match交流,是和自己上一节课的同学小哥match成功之后,妹纸问小哥,“今天布置的assignment在哪里?我找不到。”于是小哥在tinder上手把手教她搞定了作业……

然而,资深用户也不是没有。曾有幸见过另一个学长,吃着饭,手里还在不停的划动手机屏幕,那架势让我以为他玩消消乐上瘾。结果人家是在tinder。我稍微表示好奇,他就大方地秀出自己的match列表——157个。粗略一翻,真是赤橙黄绿青蓝紫,环肥燕瘦各型各款。

有些中国女生也会很低调地出现在tinder上;之所以说低调,是因为如果被身边的人们知道,她们得到的评价大多是负面的。“你只喜欢约白人啊”、“这么急着拿绿卡”、“真看不出来中国女生也这么开放,被带坏了吧”……tinder就像一道罪恶与羞耻的红十字,烙在她们的头上,被直男癌患者群体津津有味地欣赏着。于是,没有勇气承认自己想“约”的,就叫做绿茶婊;一脸无所谓地承认“老娘就喜欢约怎么了”的,就把“绿茶”俩字儿去了。她们上tinder,有错吗?其实没错。纯粹个人选择。但做人就是这么累。想约,还要承受同胞的白眼。

也遇到过有一对情侣闹得分崩离析,就是因为女生在闺蜜的tinder里看到了自己的男朋友,还显示的是“50秒前在线”。这是Tinder特别阴损的一个功能,就是每个人都能看到你最后一次在线的时间。于是,女方质问,男方撒谎,闺蜜再好死不死和这个男方match上了……

看到这里,有些厚脸皮的可能就要问了:那中国人在tinder上受欢迎吗?我要是注册个用户账号,把我们学校的俊男靓女都划个遍,是不是就能和校草校花滚床单啦?

可惜,理想是swipe right,现实却是swipe left。

Tinder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美国社会的审美观,即——白人人种通吃,黑人内部消化,拉丁取决于脸,亚裔前途艰险。很少有人会在tinder上追捧亚裔;对中国人感兴趣的带着猎奇心理的人有,但得到最多match的,还是你们微积分基础班上那些穿着船鞋、卡其短裤、热带衬衫、拿着爸爸的信用卡和fake ID买酒喝的白人富二代;还有翘课去做美黑、上学不穿bra,讲话一句一个OMG的金发白富美。

是,他们是很脑袋空空肌肉发达,但是tinder又不讲究你的内涵。因此中国人玩tinder,更多时候可能只是隔岸观火——美国人互相烧起来的干柴烈火。

在tinder守望爱情

最后一个问题,难道这个软件就只是用来进行不纯洁交往的吗?就没有人在tinder上找到知己、红颜、真爱过?有没人在tinder上聊天练口语呀?或者出来喝杯纯纯的咖啡?

答案是“有”。

然而这个和饭店给的发票刮出来了500元、走在路上扶老奶奶没有被碰瓷一样——属于生活中的小概率事件,且平时都活在“我朋友的朋友的姐姐的姨妈的儿子的妹妹”的道听途说里,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正在阅读这篇文章的你,正是这样一个极少数的幸运例子,也建议你不要好心安利tinder给闺蜜哥们儿们。不是每个match都能发展到线下;也不是每次约会就能迸发出感情。一句话,我们抱的希望越大,我们的失望就越大。

心理学上讲,人们普遍持有一种错误的思想,那就是觉得“我是不一样的烟火”。别人约不到真爱,我一定能约到;或者我就不信找不到和我一样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抱着这样的想法来tinder想印证自己有多special的,可能一开始就搞错了tinder的主题。如果你想要正常的爱情,请参加正常的社交活动。放下手机,看看身边的人,不要依赖“向左划、向右划”的快感,慢慢丧失了social的能力。

Tinder最终锻炼的,不是你调情的手段和高度,而是你对情感的渐渐麻木。当你有了100多个match的时候,你还会为了每个陌生人的示好而小小激动吗?你还会有兴趣了解对方吗?估计到时候就像割麦子一样,管它稻穗饱满不饱满,金黄不金黄,割了再说。割麦子一样的收割男人/女人的人,会对麦子产生浓烈持久的爱情吗?在tinder上期待真爱,这只是我们中国人天真幼稚的想法?事实告诉我们,不是。美国人对于tinder的幻想也很美很抒情。

我看过一个电影专业的学姐(中国人)制作的记录短片,其主题就是采访美国人对tinder的看法。在嘈杂的派对上,学姐的镜头对准了一个个拿着酒杯的美国人。他们的脸上或许有放纵、有欢乐、有沉醉,但当学姐问到tinder的问题,几乎所有人都会认真倾听,然后微微摇头——

“Tinder is stupid.”有女生这样说,“it’s for people who doesn’t have a life.”

有的男生回答:“You can never have a real conversation on tinder. It upsets me that no one wants to talk. It’s all about hook up.”

从答案中来看,他们也在寻找着比hook up更深刻的东西。但他们找到了吗?

对爱情的寻找,可能是我们人类永恒的主题。然而。tinder只是陌生人之间短暂的狂欢,它解决不了对情感的依求,也给不了光明的希望。

Tinder只是tinder。


推荐阅读

约炮容易,约会难 | 中国姑娘在美国HookUp文化下的生存之道


女生需要的基本款男朋友有哪些?


男生需要的基本款女朋友有哪些?


好不容易出来留学了,身边全是中国人,你还想念下去么?


“我希望你们以后是去做爱,而不是性交” | 我在美国经历性教育

编辑/唐轲 (ke.tang@collegedaily.cn)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