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茎骨这个好东西,人没有是不是太亏啦?

Ent 科学松鼠会 2017-03-27

Ent

松鼠名片

毕业于北京大学元培学院,擅长以通俗易懂的文风写作最有争议性的科学话题,涉及演化、物理、数学等诸多领域。精通翻译,关注社会新闻与科学漫画。致力于与顶级科学家的沟通与采访。

最近我瞅见了不少从生物学角度,来谈论人类的性行为和性特征的网文。这本来是很好的角度,我一直觉得讨论人类行为,而完全不涉及人的生物性是欠缺的。

但是生物角度有一个陷阱。那就是,你读的时候容易觉得这是在描述科学事实,因此放松了警惕。不是的。这世上一切东西都可以成为偏见的载体,以科学为幌子的载体尤其隐蔽、尤其糟糕

今天我刚好看见了一篇文章。里面提到,阴茎骨的用途很多,可以总结为五条:

一、帮助交配,有阴茎骨可以快速完成交配。

二、一些动物的雄性,可能会在交配后留下一些分泌物,堵住雌性动物的阴道,以保证是自己使卵子受精。阴茎骨可以穿透这个“封锁”。

三、弯曲的阴茎骨

四、在发情期可以长时间、多次交配,霸占雌性。

五、可以强行“突破”,进行“霸王硬上弓”。

总之,阴茎骨是一个大利器,有了它,在残酷的性竞争中会取得极大的优势。


稻鼠和田鼠具有三叉型的阴茎骨

图片来源:http://dx.doi.org/10.1016/j.cub.2012.11.001

 

看着好像很合理吧?都是在阐释科学吧?

——那我问你,既然是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人类的阴茎骨就消失了呢?

文章作者只好给出了一些纯属扯淡的脑洞,比如说人类文明诞生之后,人类因为弗洛伊德式性压抑,把有阴茎骨的阴茎都切掉了或者把这样的人都杀死了,于是把它给搞没了。

但事实上,如果你去查一下文献,看一下阴茎骨在不同物种里的分布状态,会发现它根本就不是一个有了大占便宜、没有就大吃亏的东西。《皇家学会会刊B》去年年底正好刊了一篇论文(DOI: 10.1098/rspb.2016.1736),作者重建了阴茎骨在哺乳动物里的演化过程,发现阴茎骨有两个有趣的特征:第一,交配时间较长(超过3分钟)的有阴茎骨,而较短的多半没有。(不要被A片骗了,从插入算起,人类交配平均不到2分钟。)第二,雄性对雌性的性竞争越强烈,阴茎骨越可能出现,并且也越长。

换句话说,阴茎骨只在有些条件下有好处,另一些条件下没有


海象的阴茎骨是动物中最大的

图片来源:www.bbc.co.uk


那交配时间长和性竞争激烈,这些适合阴茎骨存在的条件,都意味着什么呢?

不同的动物有非常不同的交配制度。其中一种状态是,雄性为了雌性而展开竞争,但雌性在这个过程里是消极的,是被赢家抢走的对象,自己在交配过程里的主导权很弱或者没有。在这样的状态下,有一根阴茎骨来维持长时间、高频次、强制性的交配,对雄性是很好。如果交配时间太短、频次太低,那么一个雄性交配完了,下一个立刻赶上来,双方就得展开惨烈的精子大战,所以得尽量把持全过程长一些,让别人的精子没有可乘之机。


嗷呜!用海象阴茎骨雕刻的工艺品

图片来源:www.bidsquare.com


人类不是这样。再说一遍,人类不是这样。

虽然社会创造了各种各样关于经济和社会地位的婚姻关系,但是从生物学角度来看,人类是相当接近于一夫一妻制度的,人类女性对自己躯体的掌控和很多别的物种比起来,是很强的。人类女性通常一段时间内只会和一个男性交配,所以直接的性竞争非常弱,也没有很长的交配时间,论文作者Matilda Brindle认为这是人类的阴茎骨消失的原因。

回头来看,此文作者描述的,恰恰是一个掠夺式性关系的世界,是一个一切被阴茎主导的世界,在这里,交配的成功完全取决于雄性能否“快猛狠准”地抓住机会,而和雌性的意愿、接纳与选择权没有任何关系。在这个世界里,雄性是全然积极的,雌性是全然消极的

然而,这个世界是我们的世界吗?


已灭绝的大型食肉动物恐狼(Canis dirus),箭头指示阴茎骨,用一些片面化的动物知识,推演出人类社会“应该如此”这种想法是危险的,这好比看到狼的脚构造,就认为人类应该把脚后跟抬起来,用脚尖走路 

图片来源:qvcproject.blogspot


它绝对不应该是。 以生物学的角度它也的确不是。可人类是一个能用文化改变生物性的物种。在很多时候这是好事,但也有的时候,人所创造的文化可以成为恶的工具。那个曾经发明了裹脚、发明了男尊女卑、发明了玻璃天花板、发明了杀害女婴的力量,依然在寻找新的发明,甚至还在“征用”生物学作为“论据”,不顾阴茎骨事实上在不同物种里的分布特征,把想当然的好处和想当然的世界炖成一锅粥。

但它错了。

作者:Ent

排版:红色皇后


本文版权属于果壳网(guokr.com),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松鼠会ID : squirrelclub 
 扫码关注松鼠会

科学松鼠会,是一家以推动科学传播行业发展为己任的非营利组织,成立于2008年4月。我们希望像松鼠一样,帮助公众剥开科学的坚果,分享科学的美妙。


关注Ent的公众号ImagineNature,感受科学的有趣和诗意: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