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胜美和安迪真正的差距不是投胎也不是钱,而是心态

  严肃八卦 2017-05-22

《欢乐颂》从第一季延续到第二季,樊胜美的原生家庭问题从没平息过。樊小妹的遭遇牵动很多人的心,第一季就有大家看不下去纷纷给蒋欣打钱的趣事👇


第二季的樊胜美依旧不省心。


一开头就是春节,本来是阖家欢乐的日子,对于她来说也依旧煎熬:要在家里做家务、照顾父母与侄儿,还要应对妈妈无休止的索取。


但她自己也明白,只能自己狠下心来做切割,拒绝成为被索取的那个,才能改掉妈妈什么都指望自己的毛病。


结果又遭遇打击,王柏川的妈妈找到她说,觉得自己的儿子只是普通人,没有办法负担樊胜美家庭的问题,要求她离开王柏川。


原生家庭不仅是樊胜美的负担,也成为她潜在配偶的负担:和她在一起要承担的不是两个人的未来,而是一大家子无休止的各种问题。任何一个妈妈都不会想要看到儿子受到这样的委屈,平平安安普普通通反而是幸福。


家里的负能量实在太多,给她带来的负面影响也太多,她无法承受。


好不容易和王柏川克服困难决定好好在一起,工作也换了,家里又出事了:哥哥嫂嫂被抓到警局,妈妈又开始要樊胜美出面找人帮忙保释。


她又要恪守自己不对家人心软,不包办问题的原则,同时妈妈和卧床的爸爸以及侄儿三个人确实又无米下锅,她只能辗转迂回的寻找解决方案。


看上去确实太绝望了。


她的生活有没有可以改善的可能呢?似乎这一线希望来自于王柏川,他承诺会好好工作,努力赚钱,买房再娶她。


一个可靠、上进还爱她的男友,做足了承诺,是不是只要给她房子,就一定能解决樊胜美大部分的焦虑?


就像她自己说的,钱能解决大部分问题。


但其实她根本的问题,并不在于房子和钱。


她跟安迪说没有房子就没有安全感,自己和安迪之间最明显的差别就在于安迪对物质毫不焦虑,但其实这本质上不是物质的问题,而是心态。


如果撇开家庭因素,看樊胜美自己的条件,根本不算穷人,是个普通白领,这一季刚刚换了工作也还在上升期。如果不是家里压榨她,她要是把钱都留给自己会过得非常舒服。


她的优势也不言自明:长相出挑


工作能力也在水准之上,没有出过纰漏,对自己的职业是有一定规划的。


情商高,会察言观色,也能照顾人。安迪和奇点分手,她敏锐地察觉出安迪不开心,主动安慰她,表示了理解。


种种条件都说明她本应该活得自信、自在,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焦虑。


但她却在细节处展露出矛盾的性格。


她说过女人要有自己的工作,工作是唯一的依靠


但是却始终没有放弃用物质标准衡量别人,喜欢占男生的便宜,甚至以此用来检测对方的“真心”和“含金量”。比如第一季一上来就坑了王柏川一条爱马仕丝巾,以及后来对曲连杰的逢迎。


第二季的时候,樊胜美观察邱莹莹和应勤相处,发现邱莹莹付账之后又很焦虑,教导邱莹莹男生付钱是天经地义的


收礼物也是,不要想着还,“大不了嘴甜一点”


而且她还是一个虚荣爱面子的女生,自卑、对财富的心态有点不健康。发现王柏川的车是租的,就开始面子上挂不住,觉得受到了欺骗。


安迪穿休闲装见男友,这样的潇洒做派也让她很羡慕。因为时时刻刻在异性面前维持自己的形象是她一直以来坚持的事情,因为她需要靠这点女性魅力来换取些别的什么。


在她看来,人分为两种,有钱人和穷人。她对有钱人有一套宽容得多的衡量体系,自觉是穷人,于是处处嗟叹。


会好心劝诫邱莹莹找对象要注意对方的物质条件,经济基础千万不能忽视


发现邱莹莹歪打正着,找的对象正好收入稳定,还有房有车,顿时又有些不平衡,还会用这个例子故意刺激一下王柏川。


周围的人也察觉到她的问题,安迪评价她是虚荣,但本性不坏。


王柏川也知道这一点。第二季他想让安迪帮忙牵线生意,还要瞒着樊胜美,事成之后才告诉她。因为怕她会受不了。


她这些不健康的心态源头是她的原生家庭。一直在索取的父母害了她,也无形中灌输给她对世界悲观和索取的心态。


一个明显的细节能看出她对于原生家庭和自己的出身已经到了厌恶的地步。关关说过年在家帮忙插花,她表示羡慕,说自己学过但放弃了,因为住在出租屋里根本没有插花的条件。


她问关关自己是不是好高骛远,其实也就是她内心已经觉得自己这样的经济基础,已经不配得到更好的生活。


这种骨子里的不自信、悲观,都是原生家庭的原因,而且绝不只是因为近几年父母、哥嫂的不断索取导致的。


家里从来就重男轻女,哥哥发生事情,总是她来帮忙摆平。


而且吃力还不讨好,家里就像一个无底洞,永远填不满。


早期的时候,她是不会拒绝父母与哥哥的索取的,再难再苦,她哭一哭,还是给他们打钱了。


但故事发展到现在,她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开始学会与家庭做切割。


她的心态发生这么大的转变,她自己的反省以及欢乐颂其他女生与王柏川的鼓励都做出了一份贡献。


但可以预见到,这样的问题就算解决也是暂时的,只要父母还在,游手好闲的哥嫂还在,对她的索取会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她也会在这样的压力下持续对王柏川施压,一旦对方没有给与她有力支持,她就会有怨言。


把所有问题归结于“没有房”。


而王柏川已经开始在工作之余感到疲惫了,樊胜美的家庭状况比他想象的更复杂,而更重要的是,樊胜美的心态本身不太正确。


樊胜美对王柏川的索取,跟樊胜美父母对她的索取,其实是一样的。


这才是最悲哀的地方: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


樊胜美式的人生,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樊胜美的父母,从来都没有给她正确的家庭教育。


试想一下,如果樊胜美从小就能得到鼓励式的、平等的教育,哪怕家庭的物质情况不好,她的心态也肯定会比现在好很多吧?如果一个不那么富有的家庭给女儿足够的爱,她也会习得乐观吧?


她出生在小城市,她的父母不是知识分子,她的家庭经济状况一般……这些都不应该是她从小被忽视、不能接受正面鼓励的理由。


但是在中国很多非一线城市里,还存在着非常顽固的重男轻女意识,女儿是被忽视被压榨的存在,她们没有得到最合适的教育,会终生都在和自己家庭,和“卑微的自我”搏斗。


樊胜美不会是孤例。


在欧美国家,教育是男女平等的,会鼓励所有孩子发表自己观点,更有渗透了平等意识的性别教育和性教育,我们看到国外青春片里的女生都是非常自信的。


在她们的成长环境下,外向、喜欢表达从来不是什么错,而是值得鼓励的事情,每个人都被鼓励要勇敢发表意见,做自己。


但是反观中国,尤其是在三线城市以下,还有相当部分的青春期的女孩对自己的身体和未来都有困惑,她们的疑虑和愿望没有适当的指导。对自己外表的不自信、青春期叛逆与父母的矛盾、与同学的相处、学业压力,甚至对异性的看法和性教育,每一个环节都在影响她们长大后成为怎样的女性。


很多人说女儿要富养,但其实这跟家庭收入没有关系。


真正的问题是:中国基层男女平等教育缺失、女孩又有特殊的生理和心理成长阶段,只要能有人用积极的态度鼓励她们,“樊胜美”才会越来越少。


值得欣慰的是,有人注意到了这件事。


也许你在看樊胜美剧情的时候已经注意到了那个提示:「中国式懂事女儿,你们的烦恼玫琳凯都懂。」



玫琳凯不是光喊口号,是真的注意到了女孩们在成长阶段面临的问题。


玫琳凯本身就是很注重女性文化建设的,一直希望能够为女性带来比化妆更丰富的改变,带给女性更丰富更精彩的人生。


现在,为了帮助青春期女孩走出的成长困惑,玫琳凯将联合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开发一套针对初中女生的素养教育课程活动帮助她们开拓视野、构建稳定积极的自我意识、启发她们主动选择自己的未来并培养助力梦想实现的课外能力。


王柏川说“没有人天生是穷命”,而在樊胜美身上更要说,没有女孩天生就该被忽视,每一个女孩都值得被鼓励、被欣赏,无论外在物质条件还是内在性格,每个人都值得主动去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