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貌与傲娇兼并的黑冠麻鹭

苏惠昭 世界遗产地理 2015-12-04


今年是我的黑冠麻鹭观察年。


对都市人来说,在公园、校园或近郊遇到黑冠麻鹭算是正常的事,主要是它身高50厘米,远远就可以看到它安静地杵着。有时候它伸长脖子,假装自己是一截枯木,似乎天大地大没有人会发现它。国外的赏鸟人到台湾,必看黑冠麻鹭,对白头翁的满天飞鸣也发出赞叹。更早以前,黑冠麻鹭属地普及,迁到食物丰富又少有天敌的新家,成为人类的邻居。



它一动不动地杵着,偶尔蠕动一下脖子,然后缓慢地移动着,等待和第一美食拔河。我看过它咬着一只癞蛤蟆,麻雀也曾经遭过殃,饥饿的时候没有选择食物的权利,人鸟皆如是。


其实路过的人都看见它了,只是不想搭理,若是野生孔雀或环颈雉的话,或许会造成轰动,但黑冠麻鹭不然,它一身不讨喜的棕褐和宛如麻疹愈后遗留下的瘢点,几乎和“丑”划上了等号。也因为丑,逃过了被大炮包围的命运,进而变成最靠近人类的鸟,有多近呢?伸手就可以摸到,用手机就可以拍下大头照,和那不知人间险恶的迷鸟以及已在金山清水湿地定居下来的西伯利亚白鹤一样。


白鹤认为人类是无害的异类,所以趋近,寻求同伴。但黑冠,我感觉它是把人、把周围的喧闹声当作空气。


黑冠其实不丑,只要看过它竖起十厘米的冠羽,仔细盯着公鸟的蓝色眼先瞧——国民党党代表大会就偷取了这个颜色,以及血泪的育雏史,对它的印象必然一整个翻转,翻转到每一次遇到它,都很想拍拍它说:“好棒,您真的辛苦了!”



第一次被黑冠的美丽吓到是在台大黑森林,那一次公黑冠为了驱赶另一只黑冠,撑开胸前大片羽毛,不断挥翅展翼,原来守在这儿要看松雀鹰洗澡的人都看呆了。挥翅展翼的黑冠美极了,像是包覆在石矿里的钻石被挖出来。后来在台北植物园,更是一整个看到饱。


那天午后大雨,雨后阳光乍现,生猛俯照阴湿的树叶、泥地和动物,一只黑冠麻鹭站在行人栈道下方的泥地上,进行着一个雨后晾翅的动作。蓝色眼先,是男生。


它的两翅全开,然后一动不动地站着,偶尔随着太阳的移动挪步,我蹲在栈道上看着,十分钟、二十分钟、半小时……来来去去的人,喀喀嚓嚓快门声,我两腿都蹲麻了,它都不为所动。黑冠如果会说话,我猜它会是古希腊那个以乞讨为生的哲学家第欧尼根,当亚历山大大帝问他有何事可以效劳,他的回答是:“不要挡住我的阳光!”


于是我移动一下位置,以免挡住了黑冠的阳光。对黑冠麻鹭产生感情,是四月中旬在一所大学校园里的一株三层楼高细叶榄仁发现它的巢位,巢里有三只嗷嗷待哺的小黑冠,大宝、二宝、三宝。


我来不及从破蛋开始参与,展开每三天定期观察到小黑冠陆续离巢,大约半个月。亲鸟轮流喂食小鸟,最密集的时候约莫半小时一次,但也曾经6小时都未曾出现,小黑冠饿得哇哇叫,我着急得快哭了(错误示范)。后来亲鸟终于现身,三只饿坏的小黑冠争先抢食,通常是嘴巴张得最大,挤到最前面的大宝抢得那一口食物,抢食战之激烈,激烈到亲鸟被啄伤流血,不用望远镜就清楚地看到渗出的殷红。


然后我又为没有吃到的二宝、三宝忧心。食物充裕的时候,亲鸟会轮流喂食,反之亲鸟只会喂食长得最大最好的那一只。这有两种解释,一是为留存血脉,如果现有资源只能养活一只,就让最强的那一个活下来吧,这是生物的本能或说智慧。另一种解释是,快快让大宝长大离巢,再来照顾弱小。


当吃饱喝足,小黑冠就会离开巢位,战战兢兢地走到树枝上,不断练习展翅,为了即将到来的离巢之日。


我担心的事显然没有发生,老是挨饿的二宝和三宝,最终还是顺利离巢。也许在我错过的大片时间中发生了什么,我无从得知,只对生命的如此脆弱又如此强悍,有了另一层的理解。大笨鸟、懒惰、丑怪,这些对黑冠麻鹭的负面评语,在我观察过它的展翅之姿和血泪的育雏之后,已经彻底消失了。


(图片摘自网络)

(原文标题:黑冠麻鹭教我的事)


敬请关注《世界遗产地理》12月刊!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
↓↓↓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世界遗产地理 热门文章:

世界上最精致的“人种”    阅读/点赞 : 0/0

日本金泽之风物    阅读/点赞 : 0/0

美貌与傲娇兼并的黑冠麻鹭    阅读/点赞 : 0/0

世界八大建筑奇迹你知道几个?    阅读/点赞 : 0/0

日本人为何痴迷于三国?    阅读/点赞 : 0/0

克里特岛:神与半神之地    阅读/点赞 : 0/0

你所不知的土耳其历史    阅读/点赞 : 0/0

大自然把岁月刻成一座桥    阅读/点赞 : 0/0

时光酿就的法国奶酪    阅读/点赞 : 0/0

世界遗产地理 微信二维码

世界遗产地理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