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不知的土耳其历史

曲飞 世界遗产地理 2015-08-08



撰文/曲飞

供图/DragonImage

数千年来各种文明在土耳其交汇激荡,尽管其中很多已被岁月冲洗沙汰,但仍有大量文明的碎片,穿越沧桑存留至今,见证着那些久已失落的文明,也带来人类先辈对后世的遗泽—它们虽死而不朽。


春:不同文明的种子
现代的土耳其共和国,立国尚未满百年,但今天土国疆界内的文明史,却可追溯到三四千年前。
地处两河、埃及、爱琴海几大文明交汇处,小亚细亚半岛的先民得风气之先,早在公元前19世纪,就有赫梯帝国发轫于此,并在公元前13世纪,与名王拉美西斯二世治下的埃及争夺近东霸权,双方的战争与和约,堪称现代军事与外交的最早蓝本。那之后不久,古希腊文明的缔造者、使用铁器的“海上民族”自西而来,势不可挡,古国赫梯亡于这场移民大潮,小亚细亚半岛西部也自此被纳入古希腊文明圈子。正是在这个背景下,有了后来古代世界最浪漫的一篇—特洛伊战争。

(油画《攻陷君士坦丁堡》供图东方IC)
公元前6世纪,波斯帝国的开国之君居鲁士大帝讨灭了小亚细亚西部承袭希腊文明的大国吕底亚;半个多世后,第四任波斯皇帝薛西斯,又率领数不清的大军从这里跨海西征,之后就有了脍炙人口的温泉关300壮士和萨拉米斯海战;又过了二百多年,换成年方弱冠的亚历山大大帝,挥师东向,在土耳其境内的伊苏斯一战击溃波斯帝国;再接下来是朱利乌斯·恺撒,正是公元前47年,在今土耳其境内的杰拉打败博斯普鲁斯王法尔纳克后,他写下了那通雄视千古的告捷文书—“我来,我见,我征服(VENI VIDI VICI)”。
赫梯、吕底亚、波斯,希腊、马其顿、罗马,一代代征服者来来去去干戈扰攘,却也携来了不同文明的种子,即将在这片土地上结出硕果。
夏:拜占庭的全盛伟业
土耳其地跨欧亚,96.9%的领土位于亚洲,但欧洲部分的那3.1%却汇聚着更丰富的历史传奇—在易名“伊斯坦布尔”之前,这里叫做君士坦丁堡。

那是在公元330年,将一度分裂的罗马帝国重新统一的中兴之主君士坦丁,宣布了帝国的新都城:拜占庭。
君士坦丁大帝逝世后,罗马帝国也在他的继任者手中永久地分裂为东西两半,新兴的东部帝国就以君士坦丁堡为中心,其经济、文化,很快超过频遭蛮族入寇的西部帝国,也由于君士坦丁堡成为东罗马帝国统治重心,小亚细亚半岛与安纳托利亚高原和帝国的结合变得更为紧密。

(土耳其士兵 摄影/腾明)

5世纪后半叶,西罗马帝国瓦解后,东罗马帝国保存了古典时代的文明血脉,并在不久后开创了新的文化繁荣时代。


查士丁尼的时代,是东罗马的全盛时期,尽管有过“查士丁尼瘟疫”、“尼卡暴乱”等天灾人祸,但帝国的文治武功,仍达到了一个新的巅峰。

秋:游牧部族和奥斯曼帝国的血雨腥风
继查士丁尼王朝之后的希拉克略王朝,将国家从“罗马化”改造为“希腊化”,“东罗马”的名称已越来越少见,代指的新名称是“拜占庭帝国”。就在希拉克略皇帝励精图治的时候,拜占庭未来的掘墓人,已在东方崭露头角。

(油画《攻陷君士坦丁堡》供图/东方IC)
5世纪,在今日中国新疆的准噶尔盆地之北,叶尼塞河上游,崛起了一个游牧民族,他们“世居金山,工于铁作。金山状如兜鍪,俗呼兜鍪为‘突厥’,因以为号。”(《隋书·突厥传》)中国的隋唐之际,他们一度是北方最大的外患,后来,这一民族分裂为两部,东部被“天可汗”李世民征服,西部也被向西拓展势力的李唐王朝赶出西域,向西亚各地流散。随之而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竟影响了未来的欧洲,乃至世界历史。
此时的拜占庭疆域颦蹙,只能凭借君士坦丁堡的高墙抵御外患。他们试图放下宗教成见,请求西欧的教友兄弟援手,却没想到引狼入室。1095年,时任拜占庭皇帝阿列克谢一世向罗马教皇乌尔班二世求援,后者借此发起了持续近两百年的“十字军运动”(代称为“大部队”)。近东血雨腥风,竟连拜占庭也被殃及。
君士坦丁堡的陷落,让整个欧洲哀叹“这是荷马和柏拉图的第二次死亡”,然而,正如秋天带来的不仅是萧瑟杀,也有收获,开启历史新篇的伊斯坦布尔和土耳其帝国,也给这片土地带来了新一波的文明高峰。
冬:脱胎于历史阵痛寻求共和
君士坦丁堡陷落后的四百余年间,奥斯曼帝国有过前人难以企及的辉煌,正如陈寅恪先生评价李唐王朝:“取塞外野蛮精悍之血,注入中原文化颓废之躯,旧染既除,新机重启……”

在1683年西征维也纳失败后,奥斯曼帝国扩张陷于停滞,不得不与欧洲各国媾和,此后偃武修文。今天土国境内林立的清真寺、精美的土耳其细密画、旋转如飞的苏菲舞,都是奥斯曼帝国文化鼎盛的写照。
1 9 1 4 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迫于形势,被卷入战团,并最终跟盟友德奥一道战败。胜利者的处分是严厉的,奥斯曼帝国被肢解,小亚细亚半岛和伊斯坦布尔也面临威胁,瓜分豆剖,实堪虑于目前。

(安卡拉国父纪念馆 摄影/腾明)
此时, 拯救土耳其的是一位青年军官, 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土克。通过在安纳托利亚高原的艰苦斗争和谈判桌上的折冲樽俎,1923年,土耳其共和国诞生。凯末尔出任总统,奥斯曼苏丹被废黜,国家首都也由伊斯坦布尔迁到小亚细亚西北的安卡拉。

(土耳其士兵 摄影/腾明)
这个新生的国家脱胎于奥斯曼帝国,凯末尔却一心切断这根脐带。他坚持世俗化原则,建立政党政治,废除政教合一,禁绝一些奥斯曼色彩的服饰与文化,发展现代工业,推行妇女解放;同时在文化上极力向西方靠拢,甚至以拉丁字母取代使用了几个世纪的阿拉伯文字母,作为土耳其的国文。在凯末尔治下,土耳其努力走向现代,走向共和,凯末尔也在其身后被尊为“现代土耳其国父”。


(原文:《土耳其历史的四季》)

本文有删减,更多内容详见《世界遗产地理》8月刊!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世界遗产地理 热门文章:

世界上最精致的“人种”    阅读/点赞 : 0/0

日本金泽之风物    阅读/点赞 : 0/0

美貌与傲娇兼并的黑冠麻鹭    阅读/点赞 : 0/0

世界八大建筑奇迹你知道几个?    阅读/点赞 : 0/0

日本人为何痴迷于三国?    阅读/点赞 : 0/0

克里特岛:神与半神之地    阅读/点赞 : 0/0

你所不知的土耳其历史    阅读/点赞 : 0/0

为什么胡建人缩不好普通话?    阅读/点赞 : 0/0

大自然把岁月刻成一座桥    阅读/点赞 : 0/0

世界遗产地理 微信二维码

世界遗产地理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