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小景: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牧鸯 坐久落花多 2017-10-19

图为我和小景

声音资源加载中...


10月20日,小景生日,此文献给小景三十岁生日,祝福小景:生日快乐,生生不息,生之易趣。


文|牧鸯  图|牧鸯

1。

小景来的那天,刚下完雨,雨停秋虫鸣。阴郁的天气也渐渐舒展,有些明亮起来。


我和砚台抱着电脑面对面坐着,各自忙着事。我在忙酒号的事,砚台在量货架尺寸,又青在一旁的桌子上,也对着电脑,在购物平台挑选货架,平师傅在搬酒缸,每个人都忙得没有伸懒腰的机会。


忽然,我抬头喝水的刹那,望见桥头走来一个人,一位女生,个子高高的,穿着棉麻长裙,米色的,扎着丸子头,背着一个大背包,朝酒坊走来。酒坊每天都有来来去去的人,有预约的,没有预约的,已成习惯,我并不在意。一杯温水咕咚喝下去后,继续低头干活。


不一会儿,她走到酒坊的屋里来了,怎么和我们开场白的,我已经忘记。因为她来酒坊的第一天,我一直没有正眼看过她,也没有打量过她。


我还在忙着编酒号,又青已经带她去酒坊生活区,将带来的东西放下。又青过来的时候,她没有来。我忙起来常常忽略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她端着一大玻璃杯烧开的热水走过来,欲往我们的水杯加水。又青打断了她,并说:桌子上放着几台电脑,不要把水放在这里,如不小心打翻,泼到电脑上,会损坏电脑。


她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把大玻璃杯和我们的水杯拿走,在一旁的桌上倒好水再端过来,递给我们。我们依然很忙,没有时间和她说话。她是谁,为何而来,从何而来,不得而知。


她略显寂寥,一个人坐在廊下的长凳上,或许在发呆放空,或许在想什么,我猜不出。偶尔,平师傅和她搭几句话,东聊一句,西侃一句,也无下文。突然,她走进来,举着手机拍我们,准确地说,应该在拍砚台。我立马阻止了她:砚台不喜欢别人拍她。酒坊和风景随便拍,不能拍人。


她说:砚台是我的偶像,我想拍张她的照片,侧面背面都行。


她的声音有些虚弱,还有些慌张。


砚台说:你走的时候,再拍,但不能往外发,只能留作纪念,自己看。


她又说:我不往外发,就发朋友圈。


砚台坚定地说:不可以。


傍晚,白天的活已经忙完,砚台这才介绍 :牧鸯,这是小景,从北京过来帮我们做饭。你带她去厨房熟悉环境,安排一下。又青,你帮一下小景。


我们三人去了厨房,有又青在帮忙,省事很多,许多事情不用再交代,只是告诉她们,案桌一定要保持整洁,用完的东西一定要归位,做完饭后,厨房不能像战场。保持厨房整洁,是我最大的奢求。冰箱的菜,一定要用保鲜膜或保鲜袋装好。我打开冰箱,里面堆了很多不明来路的东西,我拿出来,放在案板上,问小景:这是你带来的?刚放进去的?


她说:我来的时候,在火车站旁边买的,没有时间去……”


不要再带卤菜鸭脖子来了,大多数人来,都带卤鸭脖,还带很多,吃又吃不完。全部堆在冰箱,卤菜有一股味,好多天都无人问津,最后只好倒掉,全部浪费。


小景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她当时的表情很难让人描述,不知道她在琢磨什么。我安排完厨房的活儿就出去了,又青留在厨房帮她。


后来,小景告诉我,她当时心里想的是:没人情味的家伙。鸭脖子又不是买给你吃的,是买给我的偶像吃的。哼。


这句话,是小景在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聊过去的人事和人生际遇时说出来的。这时候,我们已经成为无话不说的朋友了。讲起砚台,她才缓慢道来。因为砚台在《走吧,张小砚》这本书里,写过一个场景,她躺在草垛子上,望着星空,吃鸭脖子的愉悦。所以,读者们才会带鸭脖子来的。


我心想,当时在草垛子上的那一刻感受,哪怕吃得是一棵白菜和白萝卜,心情也一样愉悦。难道你们还要背几麻袋的白菜和萝卜上山?鸭脖子不是不能带,尝尝鲜即可,不用破费太多,最后又浪费。卤好的鸭脖子过夜味道重,放在冰箱,翻来翻去,每天清洁处理,再者天天吃剩下的鸭脖子是很烦躁的事。


我还没开始讲话,小景又说:早知道带几斤肉和培根了,原本……


我答:“‘早知道和‘原本这样的话就不要讲了。


她撇着嘴,满不在乎的样子望着我,用嘴型拼出一个“j-i-a-n”,我替她叫了出来贱人,她常这样损我。我俩相视一笑,这是我们俩形成的一种的默契。




2。

小景和又青在厨房做早餐,我去厨房取蜂蜜,打开冰箱,发现放在冰箱的茄子和扁豆不翼而飞。我有些不悦,便问:茄子和扁豆呢?


小景回了一句:好像坏了,扔了。


我惊讶道:坏了?在山里生活,出去买一次菜多么不容易,扁豆昨天才从镇上买回来的。所有蔬菜当天不可能吃完。放入冰箱,保存得当,2-3天没得问题。再说,没得时间天天去镇上买菜,车马费也是一笔支出。虽然有些蔬菜不那么青翠碧绿,不那么精神,还是能做菜的。即便有些蔫了,只要没有黄叶子,没有坏,就能吃。巧女子总会想出办法将一些不那么如意的菜炒出新花样,多想办法,练练手艺。酒坊人多,总会有人喜欢吃,直接扔掉,太可惜了。照这样扔下去,酒坊也要被你们扔到山那边去了。酒坊每天都在消耗,谁来支出?砚台一个人支撑起一座酒坊,不容易。现在在想办法开源,也要节流,否则难以为继。一切都是从生活小事和细节开始。生活质量要有,但也要质朴,生活清明才好,不能浪费,能节省就节省。不要挑剔菜,要挑剔自己的厨艺。所以,我为什么要强调,蔬菜一定要用保鲜膜或保鲜袋包好放入冰箱,这样才能保持新鲜度。


小景被我这样一说,有些惭愧,不敢再接话,又青在旁边说:下次不会了。


小景后来告诉我,她来的时候,她的一位朋友——当时原打算和小景一起来,常看我的微博,便对她说:酒坊的人,你要小心些,恐怕不好相处,尤其牧鸯,她文字清冷,应该比较高冷。


我问小景:我高冷吗?


小景答道:你是精神分裂。


我要是精神分裂,你一定是一个二货。


我一直都是。


真好,很精准的找到了定位。


这时,小景认真和我讲:说真的,刚来的时候,被你的冷淡吓到了,做每件事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第一天,你都没对我笑过,你笑起来多好看,你知不知道?你和我那个说你高冷的朋友很相似,对人冷冷淡淡,她比你还冷。但都是极好的人。第二天早晨,你和我说砚台支撑起一个酒坊,不容易。生活在山里,更应该质朴。当时真的很感动,你是真正为酒坊着想的人,看到偶像身边有你这样的人,真的很欣慰。我们不懂事,也不懂山里情况,更不知道你每天日常安排的艰难。人多众口难调,稍微不同步,有人不体谅,都很困难。所以,你认真讲完那么一长串话,我彻底服了的。互相体谅,互相懂得,多么难,但你和砚台做到了。那一刻开始,我竟有些喜欢你了。


我调皮地问道:那我还冷不冷?


外冷内热。精神分裂。


说我高冷的人,我只是暖的人不是你而已。现在,我准备暖暖你。


小样。


下午,我带小景去菜地里种菜,她没抡几个回合的锄头,嚷着要拍照:要把我拍美一些啊。她这样对我喊着,我笑着没说话,心里却道,横拍竖拍,只有你身后的风景最耐看。她和平师傅一起摘黄瓜的瞬间也要拍下来,还欢喜雀跃。平师傅认真拨弄黄瓜藤,一根根引至木架上,方便爬藤,小景在一旁,温声温气地咩道:平师傅好温柔喔,一定要拍下来。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叹口气。从外面来的人,十有八九如小景这般德性。其他事都是次要,唯有拍照是头等大事。仿佛没拍照等于没来过,没见过我们。


晚上我们坐在院子里喝酒谈白,气死风灯的烛火随风摇曳,墙上人头攒动,温温地烛火,暖黄暖黄,照亮每个人的脸。酒坊四周的虫鸟按耐不住寂寞,虫鸣躁动不已,彼此起伏,像是唱一出大秦腔。


小景几杯酒下肚,开始和我们吐槽相亲这回事。听来真新鲜,像我这样的万年单身狗,从没相过亲,不免有些羡慕,羡慕他们赶时髦,还有亲相,至少在茶余饭后还能作为谈资,成为话题中心,大倒人生苦水。小景一共相过多少次亲,不记得了。但每相一次,牙齿都要笑掉一颗,遇见的奇葩能绕着北京长安街转一圈了。从头相到尾,几年之后,小景又在相亲的大军中遇见了几年前相过的一位小伙。小景坐在咖啡厅,小伙走进去,小景一眼认出了他,几年前由熟人介绍,相过亲见过面的。小景装着不认识对方,估摸着对方压根也不记得她是路人甲还是路人乙。这样想来,内心舒畅许多,抬头望着对方,没想对方偏偏问一句:你还在后海胡同里住吗?


一句道破,小景面露尴尬神色,转而淡定,相亲嘛,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轻描淡写地接一句:住东五环去了。一句轻飘飘的话,像沙画一样将过去一笔抹去。从前,小景住在北京城中心,后海胡同随着房价增涨,她搬到三环,再后来搬到五环,如今,小景快要搬到怀柔乡下去了。一把辛酸泪,谁解其中味?




3。

小景做饭的水平有些马虎,总有那么一盘菜式烧焦的,味道像吃食堂。她来的第一天,我们就告诉她的,如果饭菜做不好,就要埋到后山去。难得的是,她勤快又没有怨言,诚诚恳恳的对待本职工作,每天及时端茶倒水,实在挑不出毛病把她埋到后山去。她来了几天,饭菜是将就,我吃到嘴巴无味,想给大家改善下伙食。有天清晨,天渐亮,我起来做早餐。我在厨房和面,摊鸡蛋饼,小景突然冒出来,倚在墙边,有些妖娆,还有些柔情似水。我漫不经心地望了她一眼,她一脸媚态,我竟有些紧张,问她:你要干嘛?


小景说:我要为我的偶像打call


我听得一头雾水,小景突然又唱又跳:可乐只喝百事,鞋子只穿德尔惠,手机我用panasonic,还要入动感地带,开通移动QQ,和妈妈上街买衣服,我都吵着要买美特斯邦威,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啊,标准的jay……”


小景这一段说唱下来,还配了肢体动作,我看得有些傻。最后一个动作,是一个手势,一双手举着一把枪对准我,好像向我下战书。我也举起满是面粉的双手,做了一个与她相同的一把枪的手势对准她,鼻孔朝上的望着她。


我说煎饼,你说——”


要。


煎饼。


要。


煎饼。


不要,什么画风。


最后两人笑到腰疼,我问她:你是周杰伦的粉丝啊?


小景认真说道:周杰伦是我青春里的一个记忆。每次去看他的演唱会,都会哭。以前上学,为了买周杰伦代言的鞋子,我把自己的鞋子扔在垃圾桶里,告诉妈妈,鞋子被偷了,然后去买了一双德尔惠。走在街上,双手捧着鞋子,傻傻地笑着,不管任何人的目光,就那样走回了学校,当时很幸福。


我认真地看着小景,她专注地说一件事情,静下来的时候,也很有气场,让人不忍心打扰。只不过,她很快就没有绷住,漏了气,让人笑场。她转身走的时候,道一句:如果你说喜欢我,我会说我愿意。又做了一个说唱的动作,她有些魔怔了。


那些天,我们每天都很忙,忙着打包第一批纪念版的酒,要在约定时间,将酒发送到散落于天涯海角的酒徒们身上。从此之后,这批酒的命运将改写,它们最后停留在哪里,会被谁珍爱,与我们没得关系。


小景来的时候,正好是我们最忙的时候,江湖救急也没来得她这么刚刚好。我们一起组成一条“流水拉打包,每个人都有一个岗位。小景分到的岗位最艰难,她要把贴好瓶贴的酒套上一个圆柱形的珍珠棉,再把套了珍珠棉的酒瓶放入圆纸筒盒里。这一过程非常艰难,会刮伤手。


一开始,我们没有体验过她的岗位,并不知道她的难处。当她调侃,创造了自杀式的方式,将圆纸筒放在腹部,酒瓶对准圆纸筒用力戳进去,像极了切腹,我们还笑她人艰不拆。偶有将酒号弄错返工的,需要把酒瓶从纸筒里取出来,才真正懂得如何难。一个人是很难将酒从盒内抽出来的,需要两个人的配合,一个抱住纸筒,一个握住酒瓶,站在两个方向,奋力往外拉,力道还要恰到好处才能抽出来。如此反复,小景调侃道:那些单身狗买了这瓶酒,还打得开么?真为难了单身狗。


小景走后,平师傅接替了她的岗位,他装完一瓶酒由衷地感叹道:太艰难了。我们不约而同想到了小景,她默默地装了200多瓶,没有半句怨言,心中不免惭愧,只几秒,转而一笑,感叹道:小景好强悍啊。有她和又青的江湖救急,纪念版那批酒最后顺利发出,还提前了一天。我时常怀念,我们一起装酒,一起打包,一起同甘共苦的日子。



4。

酒顺利发出后,我们去镇上吃大餐,一起狂欢。归来时星光那样美,溪流如雨声,平师傅在山路上漂移,我们唱歌助兴,让我荡起双桨,小窗儿推开波浪……”这样的山夜多美好,我们在浩瀚的宇宙中发现彼此,相遇,美妙极了。


从镇上回来,大家并没有睡去,点燃气死风灯,围桌夜话。小景抽了一支烟,烟雾弥漫,飞蛾围着烛灯挥动着翅膀,一心想寻死,飞蛾扑火。小景散淡地吐着烟圈,眼睛迷离,有些忧郁和深沉。我们的话题,谈论得也十分广泛,前世今生,聊了一个大彻底,又看面相和手相,以此来照见内心,或想求证什么,以便心安。


小景原来5月份就计划来桃花源的,临行前,前任男友联系小景,说他失恋,有些难过。小景心软,或许还是放不下,想去看一看他,改道去了大连。她问我们:我是不是特别没出息?


我们每个人对待情感都有自己的方式,如果她不去一次,再见一次,或许会有遗憾。于我而言,前任,是不应该存在的东西。一段感情结束,与曾经的那个人,也会变成陌路,一别心宽,没有再见的必要。


小景讲她的前任,像一个模糊的人。他们分开也没有特别的理由,她出去旅行,走了一次长线,回来便分开了。不是不喜欢,也不是移情别恋,就是知道,两个人追求的东西不一样,自然而然的分开。小景说她这辈子听过最深情的一句话,来自这位前任:你像一杯纯酒,我喜欢你,以童年的真挚。


除了这句话,这位前任像一个纸片人,轻飘飘的,好像一个不曾有来路的人,还不如小景曾喜欢过的一位导演,喜欢到不敢靠近,像一个易碎的珍品,小心轻放,妥善保管。导演约她吃饭,她阴差阳错叫来整个工作组的人。导演有些发愣,那一顿饭,小景吃得很难受,她没办法面对他,也不知道如何安放内心的欢喜之情。最后,把自己的好朋友介绍给导演,我能理解她的做法,如没有底气正视对方,深深地喜欢,就会装作若无其事,生怕再近一点,就破坏了这一段关系。我喜欢这样的深刻。这世间本如露水般短暂,如果天地会消失,只想我的回忆里有你。


这次深聊之后,我才知道小景也是写文章的人。她做过杂志,写过剧本,现在是一位无业游民,到处接散稿。我问她都写什么内容?她笑说,不是你能写的。她把手机递过来,我看她写的内容,想起师父对我说过的一句话:牧羊人,你不能再接广告了,会烧不出舍利子的。我把这句话转述给小景,她说:先活着,才有力气想死后的事。饱暖思淫欲,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肚子还没填饱,不想做一个饿死鬼。


酒过无数巡,夜已深,我们抬头望着星空,星星一闪一闪。我喃喃自语:星星是穷人的钻石。思绪不自觉拉到了2012年,说起在梅里雪山徒步,看到的卡瓦博格峰,以及满天的钻石,想起那年,我将一个人名刻在雪山上。


小景惊叹:我也是2012年去的梅里雪山,去雨崩徒步。


我有些惊喜,问道:你几月?


小景说:“6月。


我抑制不住地高兴:真的,6月多少号?我611号至18号都在。


小景也很兴奋:我也是那个时间。


2012年对我来说,是特别的一年,除却因世界末日的渲染,打上了特殊年份的标签之外,我在那一年春天,与相恋十年的初恋男友分手。同年夏天,与一个叫张小砚的人相遇,在报纸上,我看她的第一篇文章是《约酒信》,被文章里那句山在树上开花,酒在树下沉睡点燃沉寂的内心。我终于找到了答案,为什么要和初恋分手;也终于明白,世间有千万种活法,而我想要的,一定不是目前这种焦灼的生活状态。我死心复燃,好像那一刻我才真正活过,从此,我走上了一条我喜欢的生活道路。


小景惊叹道:真的,你也是20127月知道的张小砚?


我满腹疑惑望着她,问道:莫非你也是?你学我喔?


小景说:“20127月我去西安游玩,去西安博物馆,人多需要排队,我跑去旁边一家书店闲逛,在书架上翻到一本《走吧,张小砚》,随意翻看,写法很有趣,就买了。带回去后,一口气看完,张小砚成了我的偶像。


你的偶像不是周杰伦吗?


切,不允许我多爱几个人吗?


一个都不够一生好好去深爱,还爱好几个。你博爱,你是花心大萝卜。


我愿意。


我还没说我喜欢你,你就说我愿意


如果你说我喜欢你,我会说我愿意。


我喜欢你。


我愿意。


凌晨三点,我们还没睡去。砚台有些睡意,我和小景送砚台回房间,我双手捧着砚台的脸蛋,看了又看,兴奋异常地说:你醉了,好好盖被子。砚台想挣扎起来,嘴里念念有词,我没醉,没醉……又被我按下去,并说:好好睡觉。然后拉着小景下了楼。


走在院子里,我问小景:想不想去看聋大伯怎么睡觉?


小景有些犹豫,我不由分说的拉着她跑到聋大伯的窗户下,掏出手机,把手机灯打开,向聋大伯的床上照去。小景说:好怕聋大伯突然坐起来,吓人。


我会保护你的。


我站在你身后像一堵墙,你娇小的身躯,如何保护?


就像白素贞保护许仙一样保护你。


哈,我们还演过这个桥段的……”


第二天,聋大伯跑去告诉三舅,昨天夜里凌晨3点,房间有异样,有鬼。我听后笑而不语,三舅只说,你做了什么坏事吧?


曾经,某一年,某一月,某一段时间,我和小景在相同的一座雪山下徒步,可却不曾相遇。缘分的美妙,时间会告诉我们,不管以何种方式,相逢的人还会再相逢。如今因为同年同月相识的砚台,三人又同是天秤座,生日都只差两天:我1016日,砚台1018日,小景1020日。我们在桃花源相遇,坐在满天星空的桃花源,讲着那些醉醉醺醺的话,那是何种境界。



5。

9月中旬,小景要走了。她走的那天,我们去谷帘泉喝茶,一路上,我们聊未来的希望,她说:我很喜欢小孩,男人可以不要,但一定要有一个自己的孩子。


我答:我要做孩子的小妈。


有天晚上吃烤肉,谈起为孩子取名的事,砚台讲,曾经有个朋友请她为孩子取名,后来没被采用,自那以后,砚台不再为别人取名。那个名字意境深远,格局也高,很适合刘姓,我爱不释手。砚台便道:牧鸯,我把那个名字送给你。


小景听后,也很想要那个名字,我不允许,便笑她:你又不姓刘。不要取和我以后的孩子一样的名字。


如今小景听我说,要做她孩子的小妈,立马想到那个名字,也就顺理成章的征用了。名字也有了,小妈也有了,就差一个孩子。我问小景:什么时候能怀上?


小景笑,并说:我要一个人能怀孕,就生一窝。


我也笑起来:又不是母鸡下蛋,生那么多,还养不起呢。


一路上,我们走得不疾不徐,波澜不惊。对于小景的离去,我有些不舍。砚台见如此情景,便提议:不如你们两个在桃花源做一间民宿吧。


听后,我们眼里顿时有了光,好像有了牵念的东西。我们会为这个不断相见,不断努力,还有可能一起生活。小景连如何分工都想好了,她说我常常一脸死相,高冷起来,连赤道都会结冰,做一个美丽的前台即可,而招呼客人的事情自然由她去做,不然我会把所有前来住宿的人吓跑的,以后无人再敢来。


我笑而不语,心却道,就这么一些胆量,怎么行走世间?不过,像我这样温柔娴淑温婉端庄的姑娘,是不屑于辩白的,还会越辩越黑。因为我只要一笑,魔鬼也要感化。一个笑容就能解决的事,何须大费周章的去解释。


秋阳浪漫,照在一草一木上寸寸皆是光阴,又时时有去意。小景蹲在谷帘泉的凉亭上点燃一根烟,她抽烟的样子,最美,那种迷蒙的状态,摩挲的眼神,有种颓废之美。要是我们同在秋日的阳光里做梦,那境界是如何不同;或者是一同在秋日的阳光里失眠,那也是何等有味。夕阳滑下山头,起风了,小景起身,拍了怕身上的尘土,要走了,要回大北京去了。小景和每个人告别,最后将我抱起,转了一圈,上了车。车子启动时,我大喊:记得霜降,我们再见时。


她回到北京,一周后,给我发来一条信息:


昨晚失眠了。想起许多事情,哭了一会儿。突然理解了很多人,心里明明放下了,却又觉得空落落。不知道你了解这种感受吗?


收到她的信息,不知道如何回复,想了很久,便道,加克亚马尔克斯说: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热最坚贞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


她说也看到了一段话,也很贴切:变迁从来不是一个循序渐进微若不闻的温柔过程。它是断裂的,时光在短暂破碎之后,迅速回复至一种与过往貌合神离的姿态继续向前,只有你自己知道那个罅隙间深不见底。你已经不同。牧鸯,你说的没错。只有孤独是永恒的。我宁肯痛苦又清醒地孤独,也不愿意做个快乐的傻逼。不愿意再用虚无的快乐去粉饰真相。


随后,她又给我发来一段很长的话,我知道她内心的柔软和脆弱,也知道她的坚韧和乐观。其实我们是一样的人,对人对事会盲目乐观,当你掏出心窝子去对待,倾情付出时,别人不过当你是一个傻子而已。真相本就是残忍的,狰狞的,知道之后,会失望。可我们也是在不断摔打的过程中学会冷静、理智,客观,不再哄骗自己。我们的心,是被委屈撑大的。成熟,就是能装下很多委屈。当我们了解这些,一切都会释然。


深秋的清晨,绕着田野散步,山上有雾气漂浮,整片山谷仿佛只有我一人。小景走后,云还是那样的云,风还是那样的风,我仍然在桃花源里,走我想走的路,不算遗世独立,却也是隔绝部分俗事。小景,在大城里,在8点的车流里熟练穿梭,做一个泯然众人的人。


/

/


以这张合影结尾


尔但一开两朵,我来万水千山



作者简介牧鸯,从此窜入山林,学酿酒种菜做手工致力于分享山中日常的美好没事溜达,行踪不定。个人微信公众号牧鸯

新浪微博:@牧鸯MuYang。

● 往期文章查看

多事之秋

桃花源的一代鸡王


iPhone用户赞赏二维码

请杯清茶喝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坐久落花多 热门文章:

《见字如面》:未尽之意    阅读/点赞 : 2627/65

去桃花源    阅读/点赞 : 1686/63

我有时候会想到你,你应该是在北方    阅读/点赞 : 1218/48

一别遥遥无期    阅读/点赞 : 928/47

良伴此生不换    阅读/点赞 : 897/48

银碗盛雪,始知岁月不薄情    阅读/点赞 : 875/56

只为吻你才低头    阅读/点赞 : 734/47

我一路向前,英勇无畏    阅读/点赞 : 692/48

坐久落花多 微信二维码

坐久落花多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