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事之秋

牧鸯 坐久落花多 2017-09-25


声音资源加载中...


文|牧鸯 图|网络


一声雷响,一道闪电,一场秋雨,劫难大概从这时候开始的。


我差点被雷劈死了。


天空乌云密布,雨水霈泽,我在厨房做午饭,站在灶台前炒菜,雷声一阵一阵,像要把屋顶劈叉成两半,突然,一道闪电穿过木窗,犹如神刀斧劈,劈在炒菜锅左侧锅耳的钢钉上,迸发出嘶嘶嘶的声音,厨房里立马闪现出一片白花花的光,我吓傻掉了,呆愣了好几秒,才缓过神,跳起来尖叫,嘶声喊道:我差点被雷劈了,我差点被雷劈死了……”


砚台在洗手台清洁,与厨房只隔着一道薄薄的屏风墙,听到我的喊声,跑过来,紧张道:我听到闪电发出嘶嘶嘶的声音,还看到火花……”


这时,平师傅悠哉悠哉从外面唱着歌走进厨房,砚台对平师傅说:牧鸯差点被雷劈死了。我还处在惊魂未定的状态下,平师傅淡淡的接了一句:哦,亏心事做多了吧。


我听后,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破音的喊道:胡说八道。


平师傅又说:我不相信闪电进入厨房,我刚从酒坊过来,听到雷声在山那头,闪电还没下来。


我和砚台异口同声地说:闪电从窗户劈进来的。


三舅在大厅做木工,寻声而来,我又对三舅说:三舅,我差点被雷劈死了。


三舅将信将疑,便说:被雷劈,一定做了不少坏事。


好吧,我没被雷劈死,而是要被平师傅和三舅气死。我气鼓鼓的走到一边,不想做饭了。只有师父走过来说:这孩子,没被雷劈到,说明渡劫成功,我们的牧羊人一定做了很多好事。


还是师父最好。我正握着锅铲炒菜,锅铲落入锅内,一刹那间,对岸山头雷声轰鸣,一股带电的空气就像一条电线,在接近窗外的地面的瞬间,一道回接电流沿着这条导路跳上来,形成一道白光,从窗户劈下来,劈在锅内,只差一厘米,真的真差一厘米,闪电就会劈在锅铲上,如果电流导电至我身上,无法想象,我会被闪电劈成什么样子……”


那一定劈成煤炭。


呜呜呜,还好没劈成煤炭。雷电像螺旋一样转了一圈闪进厨房,一路火花带闪电,噼里啪啦,发出白花花一片光,还是没劈上我,说明我做了不少好事,真是吾佑己也


恭喜牧羊人渡劫成功。




一波平了下去一波又起。


一个夏天过去了,我没有出山。立秋后,山里也开始静下来,万物不再生长,我准备出山一趟,去国际大都市——魔都看艺术展览。


我出山的那天,酒坊就乱了。我一走,酒坊就出了事。


我还在去上海的高铁上,水手骑摩托去镇上,出了车祸,与一辆商务车撞上了。夜里,我去苏州河散步,收到砚台发来的微信:


牧鸯,水手出车祸了,膝盖摔碎了三块骨头,骨折,平师傅陪同水手去医院,酒瓶子送来还堆在屋外,我一天没吃饭了,速归。


看完微信,我立马买了第二天的高铁票返回酒坊。当天夜里,水手从星子人民医院转院去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砚台帮忙联系了很好的骨科大夫,为水手做手术。我回到酒坊时,砚台和平师傅已经去南昌附二医院,安排水手住院、做手术的事情。三舅因他结拜兄弟的父亲去世,去参加丧礼,酒坊只有临时过来江湖救急的又青在。


我才离开两天,酒坊的桌面、地上落了一层灰,像半年没打扫了;厨房也乱成一锅粥,物品乱置,像被侵略军扫荡过。我和又青将物品重新归置,又青做事也很麻利,我们一起将酒坊卫生打扫一番,一切又变得井然有序。砚台与平师傅中午从南昌回来,一起商讨由谁去医院照顾水手的问题。


酒徒群的小茄子自告奋勇过来照顾水手,也算报恩。以前小茄子拄着拐杖来桃花源喝酒,水手照看的她,现在水手撞折了腿,小茄子来照顾他,也算抱水手的照看之恩。只不过,因诸多缘由,小茄子没有实现这个愿望。


水手做手术的那天,酒坊的人倾巢出动,砚台带我和三舅、平师傅去南昌探望水手。去南昌的路上,我们又谈论起水手撞伤的事。水手骑摩托去镇上的那天,是出去练车,他在碍口报考了驾校。如果不是考驾照,他已经离开酒坊。原本想拿到驾照就北上,去北京发展。


他常常骑摩托去镇上练车,头盔也很拉风,估计惹来不少村花们的注意。没想遇见车祸,的一声,和一辆商务车撞上,水手躺在地上,摩托几乎报废。这时,商务车上下来一个人,水手一看,是一个老头,有些绝望。老头去扶水手,使用了拖、拉、拽等动作,也扶不起水手。老头只好去叫人帮忙,没过多久,和老头一同来的,是一位比老头更老的另外一位老头,水手看到两位老头在他眼前晃老晃去,腿已经疼的麻木,几乎绝望,那是比疼更深的绝望。


原来这老头从南昌来,去碍口镇上看望战友,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被他叫来帮忙的老头就是他的战友。两位老头使劲力气也搬不动水手,后来,怎么扶起来,怎么送去医院的,不得而知。


一别一些日子,我见到水手时,是在南昌附二医院的病房。他刚做完手术,被护士推进病房,几个护士小姐和护工围着水手的病床,将他搬到病床上。水手躺好后,我们围过去和他打招呼。突然,一位护士小姐掀起被单,水手下半身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大家目不斜视的盯着水手,从上到下将水手全身看了个遍,在那种情境之下,在场的人不想看都不行,完全避不开。


水手第一个反应过来,喊起来,声音还很洪亮:哇靠,你们居然没给我穿衣服?


护士小姐淡定的答道:不是给你穿了上衣了吗。


水手有些难为情,问我们:你们都没看到吧?是吧?


我转身笑起来,发现砚台已经跑出病床去走廊上笑了。平师傅说:水手,你问牧鸯看到了没?


水手了一声,又说:老子以后还有何颜面?


我强忍欢乐,答道:没事,我眼里的你和护士小姐眼里的你没什么差别,不过……”其实我想说不过一句‘尸体而已,去了一趟医院,人哪里还有什么尊严?想了想,换了个词:不过一具肉身,你有的众生也有……”


水手的手术非常顺利,看到他一切安好,我们的心也放了下来。午夜,我们从南昌赶回酒坊,一路上,几人都无话,每个人都很疲惫。黑暗下,透过玻璃窗,望着前方的高速路,近处被近光灯照亮,晃得刺眼,我们只能看到眼前的光明,而远处有多远,无法得知。那条路也像一个旋涡,又像一个黑洞,绵绵无尽。掉进去,就会被吞噬。


生而为人,总要为活着奔波。有那么一瞬间,我想,作为普通人,能安静的成长,生活,老去,也不失为一种美丽。然而,明天和意外,谁先来到,我们总无法预料。昨天的事已经过去,今天的事已经解决,明天的事不可预测。



水手出院的第二天,酒坊的三舅又出事了。


那几天,砚台和平师傅外出办事,都不在酒坊,我和三舅镇守酒坊。入秋后,三舅心系酒坊搭竹棚,以备中秋后酿新酒。9月初的一个傍晚,我在山静花乱开大厅算酒坊的支出账目,三舅在酒坊门口锯竹子,没多久,电锯的声音戛然而止,三舅走到大厅门口,面色凝重,有些焦急的喊我:牧鸯,快打120,我的手被锯了。


我抬头望过去,只见三舅的右手搭在左手的手腕及虎口处,一开始,我以为三舅开玩笑的,因为没看到满手的鲜血,慢悠悠的说:真的啊?作为一个老木匠,老手艺人,技术又精湛的三舅,我不太相信三舅会失手。


三舅见我没事儿一样,再一次喊道:牧鸯,快打120,我的手锯断了。三舅的声色有些变了,非常急促,说着说着,并蹲在了地上,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刻慌了神,手忙脚乱的拿起手机打了120,在电话里语无伦次。话还没说完,金凤岭的万先生(隔壁山头的一位友邻)正好开车来酒坊。他带了几个小弟过来,扛着锄头,一时没空细想他要干什么。他下车时,看到我笑得很开心,我正在拨打120,他和我打招呼,一听我说,三舅的手被锯断了,笑容立刻僵化,扶起三舅上他的车,还等什么120救护车,我立马挂断电话,随他的车一起送三舅去医院。


随后,又给砚台打电话,告诉她三舅的手锯断了,话还没说出口,我的一声哭出了声,砚台听后,镇定的说:把三舅的断手带上,去医院还能接上……”当时,砚台和平师傅正好下高速,在回酒坊的路上,接到我的电话,在镇上等我们,一起送三舅去星子县人民医院。


到医院后,医生检查完,对我们说:骨头被锯掉一块,筋和神经都锯断了。我听后头皮一阵发麻,后背还有些冰凉。我们问医生怎么才能治好?医生说需要做手术,骨头能接上,会打钢钉和石膏,筋也能接上,就是神经不能接,并告诉我们,全国也没几家医院能接神经。我们听完,一愣一愣的,又有些渗人。如果断掉的神经不能接上,手几乎是废了,怎么能行?三舅作为一个技艺精湛的手艺人,手废了如何是好?


偌大的中国,还没有一家医院能接断掉的神经?我们不相信。砚台说,要转院,转去更好的医院。我们也不能全听一个县城医院的医生瞎说。砚台又连夜安排三舅转院的事,联系好医院后,我们把三舅转到九江的171解放军医院。到了171医院,立马安排做手术。三舅被推进手术室,我们在手术室外等。时针滴答滴答,走得很慢,我们又很焦急,在手术室外来回踱步。


夜色越来越沉,周围只有手术室一盏灯亮着,不免恐慌起来。期间,我想去洗手间,扫视一周,发现手术室那层楼没有洗手间,又不敢独自下楼去找。我害怕一个人夜里坐电梯和去公共洗手间。每次去大型的公共洗手间,我会无端的想起高跟鞋咯咯咯由远及近的声音,当你屏住呼吸等待半天,却没有等到一个人来,那样子的情境让人抓狂。砚台瞧出我的害怕,陪我去三舅的病房上洗手间。过了好多天,砚台才告诉我,她陪我去三舅的病房,我们走的楼梯通道,在下楼的转角处,她看到一副担架靠在墙角,不由得害怕起来,当时没和我说,只是快速的往前走。一副担架,她想到的是,不知道那副担架抬过多少死人?


三舅的手术持续了两个小时,两个小时里,我想了很多事情。三舅的手被锯的前一天晚上,我和三舅坐在酒坊的院子里谈白(学的砚台故乡的安徽桐城方言,聊天扯淡之意),山风清新凉爽,舒服至极。我们聊起水手的腿和康复问题,三舅突然说:牧鸯,你要是有一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


我随即打断了三舅:三舅,能盼我点好不?后又补充道:不过,三舅,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会贴心照顾。每天给三舅做美食,炖骨头汤。


三舅听后嘴角有些上扬,我知道他内心是抑制不住的开心,但还要装成很淡定的样子, 说道:牧鸯,三舅听完很感动。当然,你要是有事,三舅也会罩着你的。


在夜色里,一老一小互表衷肠后,一觉睡醒,三舅就真的出了事。瞧瞧我们这张嘴,好的事说一千道一万也不灵验,坏的事说一遍即灵,三舅用身体力行去证明,我是不是真的会照顾他,那这样的代价也太大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灯亮了又亮,没多久,三舅被推出手术室,看到三舅一切都好,手术也很顺利,我们悬着的心才落地。三舅躺在手术车上,一遍遍安慰我们:没事没事,人家一双手都没有了,还能用脚洗脸吃饭写字。我这不算什么。


三舅一句话将我们逗笑,砚台说:太感人了,三舅好励志。


我们和护士一起将三舅送回病床,将三舅安顿好,又去医院外面的商店买了一些三舅住院期间需要的日用品。砚台还给三舅买了新衣服和裤子,回到病床,我便说:三舅,砚台给你买了新衣服和裤子,牌子货。三舅笑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也笑得快要掉眼泪。说起牌子货,又想起6月我们一起去大理,把三舅打扮成钻石王老五去大理艳遇,安排水手和马骝当保镖,我和砚台是文秘,逢人就大喊衣服裤子只买牌子货’”,不免伤感起来。


一切打点妥当,平师傅在医院看护。我和砚台深夜赶回酒坊。最近一段时间,总在深夜赶路。我也总在深夜思考更多的问题,白天看到的世间百态,到处一片热闹,眼前乱糟糟的,好似一片迷雾,根本看不清楚一个人和一件事的本质,只有在黑暗里,当周围一切沉寂下来,才能剥开迷雾,明白心中的困惑。


以前看《傅雷家书》,傅雷说道:一个人活着到底是为什么?人在大千世界,星云世界中多么微不足道,因此更感到人自命为万物之灵实在狂妄可笑。这世界上的一切,人生的一切,到我脱离尘世之时都将成为一个迷。个人消灭了,茫茫宇宙照样进行,个人算什么呢!


个人是不算什么,可活着,仅仅是因为得了这条命,就要好好活下去,且活得有滋有味。酒坊还有那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答应读者们的酒,连瓶贴和包装都没设计好,在即将发货的紧要关头,一桩又一桩的事情接踵而来,压得我们快踹不过气来,还得打起精神努力向前冲。


水手在南昌修养,因为还需要复查,在南昌修养比较方便;三舅又因为手锯伤而住院,砚台因为操心水手和三舅的手术,要联系好的医院和医生,上下需要关照,费心费力,累出了感冒,讲话声音嘶哑。我因为献血过多,身体垮垮的,连续几日没精神,头晕脑胀,恶心,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中元节前夕,酒坊上下士气萎靡不振,该敬鬼神了。


中元,我去镇上买了纸和香还有元宝,随当地的风俗,烧纸上香敬天地,敬鬼神。还给酒坊壁画上的妖魔鬼怪上了一炷香,敬了酒,希望它们能镇守酒坊,保酒坊平安。


劫难就像接力棒那样,一层层传递下去。每一次劫难都有强有力的回声,可这并不意味着就是坏事。我们勇敢的面对它,承担它,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且将劫难化作动力战胜它。人活着,多少是要经历一些苦难的,痛彻心扉后才会觉醒。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生活和快乐的权利,可大多数人没有拥有快乐的能力。而我们需要做的,无论在何种境况之下,保持内心纯正,不可追随众人去行恶事。快乐的源泉是做自己,自给自足,无所欲求。叔本华说,幸福意味着自我满足。当你这样做的时候,才有能量去应对所有事。


三舅出院的那天,正好是我们没日没夜设计瓶贴及打包结束的那天,一切刚刚好和来得及。我们去九江接三舅回酒坊,在高速路上,天空湛蓝,秋阳高照,山高路长,岭上有白云,一切景色又变得不一样,澄澈清明,一切阴郁的天气都已经过去。


砚台开心的说:好像去秋游。


我也笑起来。我想,多事之秋已经过去。

/

/


▷END◁

作者简介牧鸯,从此窜入山林,学酿酒种菜做手工致力于分享山中日常的美好没事溜达,行踪不定。个人微信公众号牧鸯

新浪微博:@牧鸯MuYang。


● 往期文章查看

多少深情隔着岁月成了悲怆


iPhone用户赞赏二维码

请杯清茶喝


● 想喝张小砚的酒看这里

五年前我以酒跟天下人换故事许多人喝了我的酒我听了很多故事。现《张小砚的酒》故事以瓶贴连载形式附于酒上买故事送酒以故事佐酒不亦嗨皮哉


这批酒是去年《邀酒信》之后酒徒们喝剩下的数量不多拿出来分之。此酒无证无任何权威部门检测过不放心的话就看故事把酒拿去喂胡里奥吧。嘿嘿。


赠品:

古法手作糯米原浆白酒一斤装。原料糯米百花曲天下第一泉。产地庐山桃花源。酿酒师张小砚。手工酿酒每坛度数不一,45°~53°)


加我微信买酒:muyang0827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坐久落花多 热门文章:

《见字如面》:未尽之意    阅读/点赞 : 2627/65

去桃花源    阅读/点赞 : 1686/63

我有时候会想到你,你应该是在北方    阅读/点赞 : 1218/48

一别遥遥无期    阅读/点赞 : 928/47

良伴此生不换    阅读/点赞 : 897/48

银碗盛雪,始知岁月不薄情    阅读/点赞 : 875/56

只为吻你才低头    阅读/点赞 : 734/47

我一路向前,英勇无畏    阅读/点赞 : 692/48

坐久落花多 微信二维码

坐久落花多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