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村宴

牧鸯 坐久落花多 2017-11-18

声音资源加载中...


文 | 牧鸯


一个很平常的夜里,砚台带我去参加一场村宴。宴席上,砚台右边的座位一直空着,直到宴会结束,没有人来坐。


这场村宴是村长在他家举办的,邀请村里的工作人员及村里的土豪出席,都是有身份的人(哎,作为中国公民,似乎每个人都有身份,都有一张身份证),这样看来,我们酒坊已经混入桃花村上流社会阶层了。


砚台在枧山酿酒时,村里人举办婚宴,没有邀请酒坊的人。砚台暗想,作为酒坊主,这样的大喜日子,没人邀请我,酒坊的人没能出席,莫非我太过低调,露面太少?还是我们过得不够好?


婚宴那天,砚台领着酒坊工们,浩浩荡荡地去参加婚宴,不请自来。起初,砚台及酒坊工们还有些许不自信,放了一挂鞭炮壮胆,够响亮,够自信,还随了礼钱。对方虽不认识他们,有为难,但大喜的日子,来者都是客,还是热热情情地收了礼钱,安排了座位,他们也高高兴兴地喝喜酒去了。当时,街坊邻居随的礼钱是30元,酒坊随50元,敞亮、大气,自信又找回了一些。


相较于枧山,桃花源显然Open得多。


11月初,还没入冬,山里的夜,格外冷。我和砚台走在路上,时不时紧紧衣服,快速向村长家走去。天上的月亮如银盘,还有月晕;四周的群山沉寂无声。月光照进山林,时隐时现,与我们隐隔青山。偶尔经过一个村庄,窗户的一盏灯,熨在心口。


村长家坐落在乌龙庄,过河第一个宅院便是。院子很大,大门半掩着,推门进去,长廊水榭,花园亭台,隐于树林间的灯光忽明忽暗。穿过院子才是主屋,四层楼高。我刚来桃花源时,就对这所宅院产生好奇,在大山里,这样一所大气的房子,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暗自思忖,屋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常常晨跑,设置的距离,从酒坊到这所大宅院的距离。晨跑时,每次经过这所宅院,都不由自主的透过大门向内张望,似乎一直无人居住。我不断联想,这深山大宅院里,会有聊斋故事发生吗?


后来从山民口中得知,那所大宅院是村长家的。关于村长,他们说起来,好像有很多传说似的。村长在外承包工地,常年东奔西走,最远的工地在西藏。通过山民的诉说,一个满面油光,满脸白花胡子的村长定格在我的印象里。夏天,桃花源的溪水蓄水,酒坊的人一起去游泳,有个中年男人在溪水里戏水,隔着很远的距离,与岸上的砚台打招呼。砚台向我介绍,那是村长。我才仔细打量着村长,多看了几眼,正当壮年,并不是白花胡子的模样。


我随砚台进入大厅,村委书记也在,他忙起身招呼我们。村委书记的经历有趣得很,他曾是出海的船长,航海线路像蜘蛛网一般,密密麻麻,布满大海。走过七大洲四大洋,现隐入山林,做一村之主,好不快哉。船长的故事,等我多挖一些再来讲。


我们刚坐下,还没喝上一口水,砚台又站起来了,围着客厅蹦了几圈,又跑到院子里,东张西望,像一个好奇宝宝,不断感叹:金碧辉煌,像一个皇宫。只是没坐一会儿,她又讲:房子虽大,却冷得很。


我和砚台挨着坐,没过多久,外面来了一些人,鱼贯而入,涌入大厅。村长在厨房忙前忙后,不见人影。村委书记起身,招呼大家坐。我和砚台也站起来,望着他们,目光对视,不认识,想打招呼,瞬间卡壳,你好卡在喉咙里没出来。村委书记介绍双方时,每个人都在点头微笑,我也不例外。来人都是各部门主任,书记,还有桃花源的土豪。大家的称谓无一不例外的长,头衔也很多,常常记得我脑袋发晕,我还常常把人家的称谓叫错,人多闹哄哄的场面,笑一下也就过去了。如人少又安静的时刻,突然叫错,张冠李戴,那种尴尬,有人经历过吧?


介绍完后,开始寒暄,其实就是尬聊。我的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了,好想开饭。到这一刻,这是一场什么样的宴会,主角是谁,我还没搞清。尬聊一阵,村长也从厨房里出来了,见气氛差不多要僵了,邀请大家去餐厅坐,准备开席。席间,安排座位时,砚台坐在上手位最中央的位置,村长不忘强调:今天在家请小砚吃饭。原来砚台是这场宴席的主角,这场宴席,来的毫无准备。


砚台的右手边留了一个位置,空着的,没人坐,也不知道安排给谁的。砚台左手边是文宣部的书记,我坐在这位书记的左边,村委书记坐在空位的右边,我的左边是村里的土豪,土豪左边是村长,桌位依次排开,各就各位了。村里的几个主任在忙着端菜,我看了一下桌上的菜,都是农家菜式,当地土特产,如平常人家吃顿饭,没什么特别。大家坐好后,菜也刚刚上齐。上菜的时间像掐算过一样,那样的巧,一秒也没耽误。这时,宴席才算正式开始。



开席后,众人面前的酒杯已经斟满了酒。酒是我们酒坊的酒,砚台带去的,也算是尚往来。一听说村长要请我们吃饭,是不能空手去的。酒要有,无酒的宴会如同卸妆的姑娘,没什么期待。没有举杯,没有敬酒,没有恭维,没有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碰撞叮当响,宴会将失去生命力,也会失去很多元素。没有酒,只有尬聊,周围空气分分钟凝固。


酒,是好东西。只不过,很多人不懂得把控。我喜欢的是,宴席上要有酒,但不要劝酒。举杯的刹那,眉梢动情,眼波流转,双方便懂了,碰一下杯,各自饮下,一口干也好,小口抿也罢,贵在适意尔。


亲朋友好友之间聚会,喝喝小酒,无所谓敬酒。即便失礼也不会丢脸,或影响人际关系。害怕的是,带有业务性子的宴席和饭局,敬酒就变成了枷锁。


一到敬酒环节,我身上的每个毛孔都要舒张开来,要炸裂了一般。因为常常把握不好时机。我看砚台他们敬酒,大大方方,轮流敬,互相敬,单独敬,打一圈,再敬,总之,走得都很漂亮。敬酒,各地酒文化不同,方式也不同。我常观察别人敬酒,自然又随意,潇洒又倜傥,到了我这里,就成了蹩脚和畏缩的代名词,非常拧巴。


敬酒前,我一边暗想,到底敬不敬酒?不敬吧,有长者在,有各种领导在,酒杯在手,不敬酒,说不过去,他们私下里指不定八卦,那姑娘不懂事,不会做人;敬吧,常常搞到自己蹩脚的难为情。当你攥着拳头,下定决心要敬酒时,刚一举杯,别人也举杯敬过去,敬的还是同一个人。要命的是,别人称呼对方的声音就是比你的声音大,还又那么自然,领导,“兄弟”,“妹子”,叫得一个比一个亲切,祝酒辞说得也行云如流水,即便是最普通平常的话,捡好听的讲,也那么顺嘴。如,别人向我敬酒,和才情兼备的美女作家喝酒,荣幸备至,我敬您云云。我说不出这样的话来,怪。


有时候,我也很想念顺口溜一样,一长串敬酒辞顺出去,最后还是做不到。敬酒前,我打了无数遍腹稿,并告诫自己,如论如何也要尝试一下花式敬酒。准备敬酒时,做了很长的思想斗争,豁出去般站起来,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奇就奇在,举杯敬酒的刹那,说出去的话却与打得腹稿完全不一样,一如既往的突兀地干巴巴地说一句:我敬你。还是用赶着去投胎的速度说完的,且哐当喝完酒,兀自坐下,完全不管对方接了什么话,喝完没喝完,也不敢看对方,还暗自长吁一口气,总算敬完酒了。每次坐下,回想上一分钟敬酒的情景,恨不得狠狠掐一把自己的大腿。打好的腹稿,是那样的完美漂亮,无懈可击,为什么就是说不出口,完全搞砸了,又一次没有突破自己。常常在暗自懊恼和悔恨中,结束了敬酒环节,却没想过扭转残局。最后,只能偃旗息鼓的躲在一边夹菜吃,直到下一次敬酒,情况又完美复刻,无解。


一年又一年,一次又一次,最终只好安慰自己,你个傻蛋,你不是老司机,何必为难自己。任务式敬酒,就是这样蹩脚的。只怪自己太善良,懂得心疼自己。嗯,一定是这样。


几轮敬酒下来,酒基本喝到位了,就进入吃菜闲谈模式。闲谈是很微妙的,席间,有隔空对话的,也有邻座之间交头接耳的。有相谈甚欢,也有无话找话尬聊。而互夸,互抬的为基本常态。


坐在我和砚台中间的文宣部主任,和我们大谈人生来孤独。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离不开谁是活不了的,我们最终面对的是自己……


他正在激情昂扬的和我们探讨孤独,摆放在桌上的手机铃声响起来,我瞄了一眼,来电显示老婆大人,看到这四个字,联想他刚才的话,一下子没忍住,笑了起来。我努力克制自己,抿嘴笑,捂住嘴笑,尽量保持若无其事,但笑一直刹不住车。我一笑,砚台也莫名跟着笑起来。他挂断电话,问我们:笑什么?


我答不上来。有时候,一个笑料并不是莫名其妙,每个人能get到的点是不同的,中国汉字的运用多么巧妙丰富,却也有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时刻,也有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的妙境。


夜一刻一刻沉下去,露水越来越重,还没到起霜的时节,走山路会湿脚。屋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砚台身边的座位还一直空着,好像无人关心,那张座位是留给谁的。无论参加多少次宴会,多少次饭局,总有那么一桌宴席,在某一刻,桌上的人像一支严肃守纪律的伏兵,沉默十几秒钟。往往这时刻,宴会也接近尾声了。


不晓得那十几秒里,大家都在想什么。我常常什么都没想,因为我是沉默时间最多的那个人。我与周围的人无话可讲,尬聊不擅长,不好随意开启这样的模式;相谈甚欢的局面少之又少;互夸说不出口,互抬又嫌对方重,抬不动,只好垂头吃菜,默默无声。


不晓得是谁,打破了静默:书记,我明天休假。今天借小砚的光,这顿饭算是为我践行。来来来,大家喝完杯中酒。


村长接一句:酒也喝完了,镇长还没来。


喔,原来砚台右边的空座位留给镇长的。听说,他去县里开会了。宴会打这儿才算彻底结束。

/

/


▷END◁

作者简介牧鸯,从此窜入山林,学酿酒种菜做手工致力于分享山中日常的美好没事溜达,行踪不定。个人微信公众号牧鸯

新浪微博:@牧鸯MuYang。


● 往期文章查看

多事之秋


iPhone用户赞赏二维码

请杯清茶喝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坐久落花多 热门文章:

《见字如面》:未尽之意    阅读/点赞 : 2627/65

去桃花源    阅读/点赞 : 1686/63

我有时候会想到你,你应该是在北方    阅读/点赞 : 1218/48

一别遥遥无期    阅读/点赞 : 928/47

良伴此生不换    阅读/点赞 : 897/48

银碗盛雪,始知岁月不薄情    阅读/点赞 : 875/56

只为吻你才低头    阅读/点赞 : 734/47

我一路向前,英勇无畏    阅读/点赞 : 692/48

坐久落花多 微信二维码

坐久落花多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