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手作 | 一盘一勺,刀刀都是对现世不安的治疗

2017-11-24 佳月 小日子 小日子

我终于决定介绍一下,最近半年西西都在忙活些什么。

此前总有人问他:你还拍照吗?就像有人问我,你还写吗?我们都很惶恐,不知道什么是可以一直做下去的,毕竟在动荡不安的世界里,真的“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

在旁观了这许多年的属于他人的痛苦之后,我早就学会了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的生活态度,所以我们的“小日子”,大约也是“小日子过一日是一日”的想法。

今年春天,在我学咖啡的时候,西西开始在本是暗房的车库里,凿起了盘子。这样的日子,一个下午晃眼就过去了,西西说:“时间变得很容易过去。”

西西最初决定给小日子做点木制品,是因为在后起的民宿风潮里,照搬照抄变得越来越普遍,致使小日子最初的新鲜点,竟变成了后起民宿的“标配”。

起初,西西找来一些废木料,只在上面练几刀凿个凹面,成为房间里的搁板,放一些花瓶、日历之类。后来我们把房间的茶碟都换成了他凿的木盘。

西西开始研究一些漂亮的木器,然后做起了梅花碟,没收住手,在初夏小日子河边的“花见小路”,每天都要凿一整个下午,一下凿了各类品相深浅不一的梅花碟。

集满12个,待召唤神龙时,我们就把这些碟子用到了早餐桌上,用来放坚果和糕点。偶尔有客人看到实在喜欢,也会找西西开价带走。但是西西每次都会扭扭捏捏不舍得卖,他说:这是作品,又不是商品。

夏天,阿姐的儿子珂旻从莫斯科回来,就跟着西西一起凿起各种小器皿。

勺碟盘三件套

珂旻的猫盘还挂在小日子。一个夏天,师徒二人凿出了一个“勺子家族”。

为了凿出带有漂亮水波纹的砧板,大大小小又练了好几个。

这是COS严明的照片。

直到最后凿出个超厚的水波纹黑胡桃木砧板,给占花2周年献了个礼。

也想着要是草皮的蛋糕能放在砧板上,会不会更美呢!于是就有了下图:

当然,最主要的是,人工当流水线生产了一批搭配小日子杯杯的杯盖,也可以做杯垫,或者盛放小零食。这项工作整整占去了他夏末秋初很长一段时间。西西还为不同的客人要求在杯盖上刻了不同的字,赋予他们特别的意义。

凿杯盖的流水线上,西西还自我创作了不同把手的意式杯。

意式杯有熊、鹰、马和圆柄不同把手,原本是西西私藏起来的“作品”,总在摆着晾晒的时候,被人相中,然后禁不住软磨硬泡就被带走了。

至此,西西已经沉迷于一刀一刀在不同的木料上刻出各种刀痕,并将其变成可用之器。后来他还顺手刻了几个木章。

暑假时,丁丁带小朋友来小日子,也跟着西西学了几招。

平时的工作照是这样的:

短时间专注于做一件事情,似乎是能把现世的不安暂时忘记的。而这些成型不成型的小木器,算是给他的回馈吧。鲁迅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去抄古碑了,我们都在安全感缺失的世界,寻找一个暂时的专注点,等着豁然开朗的一天突然到来。


相关阅读:

一棵树的灵魂——中岛乔治的木艺思考

又木又萌

看纹识木


关于小日子生活馆的由来,请回复“小日子”取阅。

长按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小日子生活馆微店进行房间预订。







在大时代,过小日子
在小日子,安放自己
电话&微信号:18051211945

长按二维码,进入微店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