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令 | 金色的落叶,是为了冬天树上长出皎洁的雪花

小日子 小日子 2017-12-02

音乐资源加载中...

“树木比人更深谋远虑,更持恒,更沉静,就像它们的寿数远比人类长久一样。树木比万物之灵更有智慧,只是人类很少倾听它的道理。然而,一旦我们懂得谛听树的语言,那么我们短时仓促而躁进的思想当中,也能马上得到无比的快乐。”——〔德〕赫尔曼·黑塞《园圃之乐》


寒冷不断加深,银杏和红枫却令人喜出望外。

每每在瑟缩中躲闪,眼前赫然出现一片金黄,

人就变得勇敢地不瑟缩了,而是伸直了脖子张望,还发出赞叹:哇!

夜里回家路过银杏一条街,闻见一股熟悉的臭味,但说不出是什么,心里还在抱怨,远远见人在路灯下打果子,哦,白果腐烂的味道!

瞬间就原谅了这种踩着时令到来的臭味。

此前生活在南方,并无四季更替的刻骨感受,树叶总是绿的,冬天了还会有零散的紫荆花开出来,大院门口的桂花都像内分泌失调一样开在冬天。偶尔风起,街上的落叶也都是绿的。有一年为了看黄叶,甚至专门跑去南雄。

银杏总是以年长著称。小时候村口有家水泥厂,里面一棵号称百年的银杏底下总有人焚香叩拜,到了冬天老阿姨们趋之若鹜地去捡白果。好像温饱与平安就仰仗着这棵最老的银杏。

大学时,随园大草坪两边也有两棵银杏,老师上课时还说,一棵是公的,一棵母的。虽然至今还没搞明白公母怎么区分,但是每到黄叶季节,树丛中的路灯亮起,一地泛黄的树叶跟着整棵树就开始闪闪发光,全然不管树下的人们为之惊叹。白发的先生和长发的女生都会为它驻足停留。

一早,东山的菜农老姚给我发来一张绚烂的照片。

苏州的马路边,很快能见到从东西山挑着担子卖菜的阿姨,箩筐里用黄色纸包着的白果了。今年天凉之后,周老师喊我去苏大看银杏,结果就一发不可收拾,想给古城里飘飘欲坠的黄叶们留个影。在一片金黄里,你才能感觉到苏州大学真的成了东吴大学,暂时愿意不计较如素书楼里的钱穆之类大师,此刻,东吴在此地。

苏州另有街道也以黄叶著称,道前街就是在这个时节里吸引长枪短炮的典型地。

我们一次次从那里经过,看着人们玩银杏叶的忘我姿态,心想,下雪的兴奋也不过如此吧!

夜晚时候,街上的黄叶也开始发光了,这时想起闪光的树叶上都挂着精灵一说,如果你抬头刚好看到,精灵就会落地,就不舍得低头了。

黄叶在园子里要克制许多,像婉转的假山和小径,黄叶在花门花窗里探头探脑。

所以,谁说冬天就该点起暖炉不出门,只烤火呢?

不如就勇敢的扛住严寒,看着金色的树叶落尽,直到树上长出皎洁的雪花来!


图/西西

文/佳月

关于小日子生活馆的由来,请回复“小日子”取阅。

长按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小日子生活馆微店进行房间预订。




在大时代,过小日子
在小日子,安放自己
电话&微信号:18051211945

长按二维码,进入微店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