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与媒体超量供给

和菜头 槽边往事 2017-12-20

音乐资源加载中...

今天,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对江歌案做出一审判决,判处杀死江歌的凶手陈世峰20年监禁,和早先检方的诉求完全一致。


看到新闻的时候,我并没有正义降临人间一类的感觉,倒是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精疲力竭。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媒体就这起案件提供了太多次报道,太多新闻内容,远远超出了我的消化和处理能力。这样的报道无穷无尽,巨细无遗,任何时候打开社交媒体,都能看到关于它的新闻,给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在我看来,江歌案可以明显的分为两个阶段,对应两种不同的诉求。第一阶段叫做:刘鑫出来道歉。人在非常状况下,不知道如何应对,本能地想要保全自己,这是可以理解的人之常情。甚至事后一段时间陷入惊骇惶恐,回避逃离现实也情有可原。但刘鑫作为当事人消失了很长时间,并没有出来面对丧女的江母,因此引发了舆论的风潮,网民把矛头纷纷指向她。由于刘鑫的行为在法律上并没有任何问题,因此,公众基于道德考量,发起的舆论攻势是有必要的。


法律是底线,但在底线之上还有很大的空间留给道德发挥作用。在这一阶段,媒体的跟进有其必要。此时,江母有明确的诉求,而这一诉求通过舆论最终是可以达成的,最后也的确达到了。


第二阶段叫做:绞死陈世峰。这同样是江母的明确诉求,问题在于做出审判的是日本法庭。而日本拥有完备独立的司法体系,法院作出的判决不受言论和民众的影响。在这个阶段,无论是中国媒体的持续跟进,还是江母在网络发动的签名请愿,本质上来说,对于最终法院的判决并没有多少作用。也就是说,绞死陈世峰这个诉求和刘鑫出来道歉不一样,在技术上完全不具备达成的可能。但也就是在这个阶段,媒体开始大规模介入,不间断地提供各种报道,一直跟到法院宣判。把一场在日本举办的审判,变成了连续多日中国公众面对的社会新闻头条。


最后怎样呢?检方提告,并没有要求判处凶手缳首死刑,只是提出了20年徒刑而已---一切都按照日本司法的流程进行,媒体和网络上的热闹并没有对判决产生什么影响。


现在判决下达,相信从明天开始,媒体还会继续跟进下去,展开所谓深度报道,继续深挖陈世峰的一切。从他的幼儿园同学开始,一直到老师、邻居、亲戚、同事、朋友,为公众“还原一个真实的陈世峰”,找出他“何以走上这条不归路”的原因。但坦白说,我根本不想听,也根本不想看,我对这个人毫无任何兴趣,包括他后续的审判和服刑情况。


我不想知道他是个什么人,我也不想知道他有什么成长环境,我更不想知道他为什么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当他举起手中利刃的时候有什么心理活动。关于这起谋杀案,在过去一年时间里,我已经听够了,已经看够了。事情就是一个失恋的男人想要报复变心的女友,遭到阻拦时,把满腔的怒火倾泻在了前女友的女伴身上。警察已经及时把他抓住了,法院也根据法条给予了公开的审理,给予了公平的判决。没有迹象表明,日本的警察和法庭有任何枉法的行为,有任何不公的地方。那么,对于这起刑事案件而言,案子已经终结。


对于社会公众而言,情杀并不是一种常见的社会现象。从凶手的生活环境、教育过程、家庭条件、性格特征进行分析,得不出任何普适性的结果来。爱情里总有人要受伤,受伤的情人总有些疯疯癫癫,公众并不能透过媒体的分析得出任何有现实意义的结论。也就没有公众讨论分析和反思的空间,最后只会沦为一些大而无当,毫无落脚处的空话,类似“加强青少年爱情观教育”、“提升留学生人身安全防范意识”等等等等。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听信这些说法,能否做出正确的选择?能否规避类似的风险?


没有,整个事件里有那么多报道,分析来分析去不过是回到了那句老生常谈:帮人也得有个限度。这不需要媒体的任何跟进报道,深度分析,是个人都知道。由于这里没有任何真正的问题,以至于各种科普营销号都没办法写个新贴:《你必须知道的颈部连中数刀之后的求生步骤》。


没有真正的问题,但是媒体却投入了超量的资源,给予了超量的报道,制造了超量的新闻,远远超出受众的实际需求,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现在,回想一下过去的这一年时间,数百万人集体跺着脚高呼“揪出她”,接着高呼“绞死他”,我不禁想问一句:媒体的本职究竟是提供事实,还是情绪释放?如果是后者的话,我们大概很快就会连一点事实都不会剩下了。


题图摄影:Free-Photos

图片授权基于:CC0协议


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推荐阅读一篇文章,尤其是年轻朋友。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前往阅读。

           请点开图片长按识别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槽边往事 微信二维码

槽边往事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