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路:长期不上班是怎样的体验?

王路 王路在隐身 2017-12-21

我有一年多没上班了。从去年9月下旬离职,到现在。


我搞不清楚自己算不算自由职业者。严格地说,更算是无职业者。很多人以为我靠写文章挣钱,实际上写文章是不挣钱的。除少数能把书卖到畅销的人,靠写作为生注定很穷。我是靠微信公众号广告挣钱的。每月花在“挣钱”上的时间很少。


写作是兴趣,写了很多年,习惯了,闲着没事,常常有一些想法和心得,总希望跟大家聊聊,但我又不擅长口头表达,就用文字写下来,发在网上,也许什么时候,偶然有人觉得有点意思,就挺好。


这么说,意在让寄希望靠写作挣钱的人打消念头。挣不挣钱,挣多少钱,不是自己说了算的,不是努力说了算的,要看福报,要看运气。好在,福报是可以积累的。而且,积累福报也只是为减少烦恼、增加幸福感做一些资粮,本身不是目的。


星云法师《贫僧有话要说》里讲,佛光山的钱够常住一年的开销就好了,不好超过三年,超过三年,就太多了。


之前公众号行情比较好的时候,我挣了一点钱,并没有买房买车——在北京买房肯定是不够的,我不算头部自媒体,算臀部吧,买车是够的,但也没有买,不是因为摇不到号,主要是不太需要。出门大都是坐地铁,住在五环稍稍靠外,房租4500,自己交社保,一月1500。吃饭花销也不多,以前稍多,最近常去附近学校吃食堂,一顿有饭有汤,20块,一天两顿外面吃,早上自己煮粥,平常请朋友吃饭花一点钱,也不多。也不生什么大病,如果照这么生活下去,即便三五年没有任何收入,积蓄也是完全够的。


不久前跟一个朋友聊,她老公用老家的一处房子抵押贷款,在北京交了首付,现在俩人,一人还北京的房贷,一人还老家的贷款,每天通勤时间4小时——因为房子买在地铁终点站,上班在另一个方向的五环外。甚至有时候把鞋都挤掉。她很想辞职休息一段时间生孩子,但是想到贷款就头疼。每天早上起床,想到要坐2个小时地铁都非常焦虑,夜晚回到家已经很晚了。


我常想,何必这样生活呢。当然,也是因为我是一个人,所以绰绰有余,如果谈恋爱,结婚,可能就会离开北京,找一处山水清秀的地方住下来。那样,将来孩子的教育可能会成一点问题。不过,我也不为未来忧虑。


去年辞职后的半年里,我去了一趟台湾,不算是旅游,主要是去看看几处佛教道场,慧日讲堂、福严佛学院、佛光山、法鼓山,顺道去了台北故宫和钱穆故居,阿里山日月潭之类都没有去。年底去了一趟瑞士,是使馆邀请作为自媒体去的,也没有花钱。今年一整年没有出去,我爷爷身体不好,到最后往生,我在家待了四个多月。其他时间在北京,看了五六本英文读物,因为英语不好,看得很慢。也看了些佛教书籍,近年看书,兴趣多在佛教,也都是闲着没事随便看,没有计划和目标。


在北京生活,朋友聚得稍多。倒不是某个朋友聚得多,而是北京熟人多。我算是很少交际的,虽然如此,也有相当一些熟人,不时还会被朋友介绍一些新朋友,每周大概会跟人吃饭两三次。其他时间没事不外出,只在家附近活动。家附近有个学校,每天去食堂吃饭,校园散步,大约一两个小时。今年冬天,北京的空气也比较好,适合散步。


东四附近有个善导书屋,我和那里的法师居士比较熟,有时候会过去看看书,念念佛。


去年刚搬到这里来,因为没事,常常跑去电影院看电影。今年就看了一两场。《摔跤吧,爸爸》和《敦克尔刻》,《摔爸》不错,《敦》感觉一般。主要是慢慢知道有一些事情可以做,不再像原来那样,要专门找点事情消遣,填上空闲的时间了。


我也不太喜欢应酬,很多人的聚会,耗费精力,逢场作戏,没有太大意思。但聊聊生活,谈谈烦恼,还是挺好的。别人约我,大都在我家附近。我很少往外跑。


在老家的时候,没什么应酬,我的同学大多没在家乡工作。在老家的都是女生,大多结婚生娃了。我一天到晚,除了出门散步,就是待在家里看书写东西。


在北京的时候,每天打坐。二三月份时间比较久,一座七八十分钟,会坐到腿疼。现在看状态,或三四十分钟,或五六十分钟,偶尔七八十分钟,不到腿疼就下座了。


我从2004年以来,睡午觉经常梦魇,“鬼压床”,想动动不了,甚至出现幻听、幻视。毕业前,几乎每天睡午觉,每天鬼压床。2011年毕业后少了,近年更少了。我上中学大学时,长期肠胃不好,大学在广东,经常口腔溃疡,一天到晚精神不振。近年越来越好,今年基本上没有肠胃的问题,也很少口腔溃疡。身体和精神上,比以前好很多。如果不和过去对比,也不知道。我常常想,要让我回到大学的时候,那样的身体,肯定会很不舒服,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


自己在很苦的时候,不知道很苦。过来了,才觉得以前的苦是很不情愿忍受的。但在当时,自己是不能发现的。大概像抽烟的人,总是抽劣质烟,不觉得劣,抽过好烟,劣质烟就没法抽了。不过,生活显然不像抽烟那么简单。抽好烟的人,往往比抽劣质烟的人苦恼得多。


越来越感觉到,众生很苦。有时候晚上出门跟朋友吃饭,坐一趟地铁,就感觉不愿意忍受这样的生活。自己只是偶尔体验一下,很多人是每天都要如此的。有时候吃饭过天桥,看见路上车堵得一塌糊涂,甚至半夜睡觉醒来,还能听见路上往来的车声,很多人为了生计,奔波受苦,我算是非常幸运的了。


我从上班以来,就没有辛苦过,前三年在事业单位,每天去办公室上网,写文章,中午睡一个半小时。后来去凤凰网,不用坐班,因为怕领导长期看不见人不舒服,加上跟人合租,在家也没事,就常去单位,每天早上去单位吃早餐,中午11点半就走了,下午就不去了。有时候上班路上碰到下雨,直接就扭头回家了。现在更好,连班都不用上了。这也算是一种福报吧。所以平常也不大花钱,也不爱跟人搞关系,清净一点,节约福报,更适合修学。


说到修学,这是佛教的说法。现在也越来越觉得,修不修都只是个说法。修学也不是需要多努力,多累,只要少起烦恼,就是最好的修学。怎么少起烦恼呢?少发不清净的心,不做坏事。


不做坏事,相对容易,但这也只是大体上不做坏事,很多事情,细究起来,想处理得有分寸、得体,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人事复杂的地方。以前上班时,大家都转单位的广告,我就不习惯,怕影响别人的朋友圈,耽误别人的精力和时间,但业内是有这么个风气的。甚至领导布置了一个想法,未必是好的,也需要去配合。现在,不上班了,没领导了。这一块的烦恼就少多了。但人情的往来筹措,也不简单。


少发不清净的心,更不容易。在网上写篇文章,被人攻击,被人骂,心里不高兴,甚至被造了谣,觉得有点冤枉,就是不清净的心。有时候,也觉得公众号每况愈下,阅读越来越少,广告也越来越少,将来也许还要上班,就有点烦恼。这种顾虑,也是不够清净的心。


越来越觉得,生活的幸福感,是冷暖自知的。和自己的过去相比,我觉得大体上这些年,烦恼是在慢慢减少。造成这样的原因,不全是自己的选择,很大程度是运气。凭本事的话,是不能让烦恼越来越少的。


大概就是这些体验。写出来也没有什么用,对别人没有帮助。当无业游民,不是值得炫耀的事情。而且,各人有各人的因缘,自己拥有的运气,别人就未必具备。为自己庆幸是可以的,让别人模仿自己,就把别人坑了。


只是想说,如果能对生活要求不多,对别人要求越来越少,也就越容易自由。当然,离彻底的自由还很远,甚至遥遥无期,就像家人的健康、偶然的意外,都是由不得自己掌控的。只希望自己尽可能不去造作,引来祸端。但这是不容易的,人事的纠葛,环境的复杂,眼见很多人为了一口饭吃,或者为了利养的诱惑,对不太好的事情都难以拒绝,最后弄成极大烦恼。我在处理这些上,也没有很善巧的办法,只能慢慢在事上磨,只要不存坏心,时间长了,就能摸索出一点方法,远离烦恼的人,亲近清净的人。


一句话,只要你不求人,就能省掉百分之六十的烦恼;只要人家不求你,你就能省掉百分之三十的烦恼。怎样少求人呢?对生活不要求太多,不要太贪心,求人的地方就少。怎样让人家少求你呢?自己别有太大本事,做事按规矩来,人家求你的地方就少。其实,不怕人家求自己,怕人家不合理地求自己,那就比较麻烦。也不怕自己求别人,怕不合理地求别人。只要别有过分的要求,太大的野心,也不至于不合理地求别人。


如果能正视自己,也就能知道,一个人不会有太大的本事,有本事只是因缘的和合,凑到了一个人身上,所以,只要凡事讲规矩,也就能省掉很多麻烦了。彻底不麻烦,那是做不到的,省掉大半的麻烦,就不错了。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王路在隐身 微信二维码

王路在隐身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