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令 | 最爱的园林在冬天,安静温暖如自家后院

小日子 小日子 2017-12-23

音乐资源加载中...

人人都爱热闹繁盛的园林。

春天,大都喜欢吊一句:“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夏天的园林,是荷花的季节。秋天,银杏和红枫把园子变得层林尽染。于是,园林里只有这三个季节游人如织,欢腾雀跃。

这大概也确定了我们不理会“姹紫嫣红开遍”的园子,而独爱“这般断井颓垣”。你说:冬天的园林有啥好,要花没花,要绿没绿。

错了呢!阳光把枯枝投影在白墙上,静谧无人,仅有的绿叶会闪光,到了腊梅的季节,好像满园香气都为你一个人,因为园子里真的人太少了,只有寥若晨星几个老人家在有阳光的角落里孵着太阳发着呆。

郁达夫对《江南的冬景》描述,听说已经收入中学语文课本。我们只有在这个季节经过门前的乌桕树时,才真正意识到冬天的到来。白色的乌桕果缀满枯枝,星星点点闪烁,就开始喜欢起可爱的冬天来。


江南的冬景

冬至过后,大江以南的树叶,也不至于脱尽。寒风西北风间或吹来,至多也不过冷了一日两日。到得灰云扫尽,落叶满街,晨霜白得像黑女脸上的脂粉似的。清早,太阳一上屋檐,鸟雀便又在吱叫,泥地里便又放出水蒸气来,老翁小孩就又可以上门前的隙地里去坐着曝背谈天,营屋外的生涯了;这一种江南的冬景,岂不也可爱得很么?


江南的地质丰腴而润泽,所以含得住热气,养得住植物;因而长江一带,芦花可以到冬至而不败,红时也有时候会保持住三个月以上的生命。像钱塘江两岸的乌桕树,则红叶落后,还有雪白的桕子着在枝头,一点丛,用照相机照将出来,可以乱梅花之真。草色顶多成了赭色,根边总带点绿意,非但野火烧不尽,就是寒风也吹不倒的。若遇到风和日暖的午后,你一个人肯上冬郊去走走,则青天碧落之下,你不但感不到岁时的肃杀,并且还可以饱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含蓄在那里的生气;若是冬天来了,春天也总马上会来的诗人的名句,只有在江南的山野里,最容易体会得出。


——郁达夫《江南的冬景》

@小日子生活馆

去年冬天,我们一早带了泡泡馄饨去艺圃吃早餐。早餐紧接着一杯茶,在艺圃临水的水榭晒了一上午太阳。嗯,没有人,工作人员在园子里剪枝。

中午又跑去艺圃遛达,三三两两的人们在茶馆里喝茶打瞌睡,看起来也不是游客,好像是三五约好的茶客。有一对年轻情侣坐在一屋子阳光的门槛上发呆,好像就要在那里天长地久不肯走的样子。

众多园子里,还是最喜欢留园。

“不出城郭而获山林之趣”,常常过一个小门便有大洞天的惊喜。大片大片的白墙上投影着斑驳树影,清风拂过,树影闪啊闪,像动画片。

安静的白墙,投上枯枝的影影绰绰,又变成了一副充满隐喻和密码的画。此时天又是湛蓝湛蓝的,稀稀拉拉缀了几颗柿子的枝杈以蓝天为背景,都像梦境。

市井街巷,也有了年末到来前的安宁。偶然铺开的菜畦上,打了厚厚的霜,这个时候是苏州青最清甜可口的时候,哪怕白灼了,也是甜滋滋的。

清晨的老街,斜斜洒过来的阳光给青石板路铺上一层金色。木擦板一块块挪下来,充满仪式感的每一天就开始了。

此时,阳光也透进了小日子的房间,白墙,窗帘,玻璃……喵儿们最会找地方,总能在温暖和软和处四仰八叉。

日暮时分,想起东园里的猫。自从动物园搬走之后,东园就寥落起来,刚刚好,又成了人闲桂花落的去处。路过老去的理发店和古井,那里浓浓的生活还在。


相关阅读:

夏日园林荫翳之美

江南园林志| 春色如许,与谁同坐

冬季到园林里看雪

不到园林,怎知四季如许

在江南最好的时光里



关于小日子生活馆的由来,请回复“小日子”取阅。

长按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小日子生活馆微店进行房间预订。





在大时代,过小日子
在小日子,安放自己
电话&微信号:18051211945

长按二维码,进入微店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