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妖猫传》的改编

和菜头 槽边往事 2017-12-24

音乐资源加载中...

我没有看陈凯歌导演的新片《妖猫传》。每一位导演在我心目中都有一个信用点数,每当他们拍一部好片,信用点数就会上涨;每拍一部烂片,信用点数就会暴跌。对于我而言,陈凯歌导演在《霸王别姬》里赢来的信用点数在《梅兰芳》上早已经耗尽。


但是,我毕竟处在社交网络时代,关于这部电影的剧情会不断通过各种渠道推送到我面前,大量的分析文章也会源源不断地刷新我的手机屏幕。刚好,我也读过梦枕貘的原著小说《妖猫传》。所以,在这个圣诞节的夜晚,如果你没有事的话,我想聊聊《妖猫传》原著改编方面的话题。


首先,如果你读过《妖猫传》的话,应该知道它是一套四本的长篇小说。以这种体量而言,想要压缩到一部2小时的电影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电影所能承载的剧情极为有限,折算成一幕幕的戏,它有总量上的限制。所以,类似《猫妖传》这样小说,如果要改编为电影,起码应该分为上下两部,或许可以把故事说清楚。但是,放在一部电影里,势必要伤筋动骨地进行大幅度修改。


这就带来一个新问题:编剧和作家谁更厉害?


地球上每天都有许多部小说问世,它们中的大多数都无声无息地消失掉了。这是因为,经过读者的过滤和鉴定,唯有那些最强壮最生动最有趣最深刻最独特的故事值得人们去铭记和传播,大部分作品是做不到这几点的。因此,任何一本流行小说背后,都有它能够流行的理由。《妖猫传》是日本作家梦枕貘的名作,这意味着作家讲了一个好故事。而它之所以能够成为好故事,原因在于作家的情节设置、人物塑造、叙事节奏乃至行文语气。这也就是说,任何一个写作者想要在故事性上战胜原作者,甚至仅只是打个平手,都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梦枕貘写了一个脍炙人口的故事,另外有个人想要在更小的篇幅内,把它改成同样好的一个故事,这在技术上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能够做到的话,说明文学功力比作家本人还强。我们用常理推断,这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闲话一句:中短篇小说相对而言要好改编一些,因为原文凝练简洁的缘故,在故事的叙述上存在着大量的空间,可以交由编剧丰富完善,填补细节。原著小说相当于剧本提纲,编剧有了方向,也有发挥空间,所以处理起来要从容得多。在过去,许多国产电影都改编自中短篇小说。近些年来,随着严肃文学的衰落,导演的素材库也随之衰竭了。


具体到《妖猫传》这部小说,改编的难度还不在于篇幅,而是源自作者的个人风格。梦枕貘的小说强调氛围和情绪,个人风格异常强烈。所有的作品都有一种飘逸出尘之气,人物都类似神仙,而不像是尘世中人。这就对编剧的工作提出了极大的挑战,如何才能把原著小说里那种飘飘欲仙的气质转化为视觉形象,在大银幕上表现出来?我们都知道,古龙的小说精彩,但是难以改编,为什么?因为盗帅楚留香的人物特点是潇洒,请问演员怎么表演出“潇洒”来?甩头发?挑眉毛?还是转身就走?小李飞刀李寻欢的特点是温暖,总是带着温暖的微笑,请问演员怎么表演出“温暖的微笑”来?你觉得是温暖了,我还觉得很猥琐呢。梦枕貘的小说有同样的问题,智慧的沙门空海总是微微一笑,就胸有成竹的样子,准备开战下一步行动。那么,他智慧的微笑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微笑是人人看到都觉得很智慧的?没有。一个光头在银幕上微笑,他可能是智慧,但也可能是痴呆,很可能是好色,保不齐是尿急。


作家最大的优势,就是他是小说里的君王。君王说了:沙门空海非常智慧。于是读者就接受了这个设定,认为他无所不知。但是,电影做不到这一点,电影要把所有人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而且让观众觉得可信。梦枕貘不需要交代《妖猫传》的世界是怎样一个世界,也不要设定人和妖之间的关系,他们的能力为何,界限在什么地方。反正就那么写了,读者也就那么看了,不允许举手提问,爱看不看。可是在电影里不一样,电影里是活泼泼的世界和活生生的角色,观众需要相信并且理解那个世界的运行规则,才能够在电影院里体验到故事的魅力。因此,在梦枕貘省略掉的地方,编剧需要花费大量精力,补全原著小说里的世界,明确其中的规则。否则,就会出现前后矛盾的现象:猫妖用了大半辈子幻术,临了突然发动了附身技能。观众坐在台下,顿时满脑门都是黑线:你既然能够附身,那么一早你直接附身不就完了?干嘛要兜那么大的圈子?于是,观众只能自己强行脑补:猫,是一种不怕麻烦的动物。


梦枕貘的小说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他自己并没有事先做好大的故事架构,而是随手那么写下去。对于写作状态中的他而言,只需要保持好一件事情就行了:随时埋下钩子,让读者欲罢不能。读者并不怕他这种松散随意的风格,反正一路上跟下去,一个怪异接着下一个怪异,整体感觉是挺有趣的事情。这种风格在电影里就会出问题,因为电影只有2个多小时。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观众急切地想要知道故事的走向。因此,电影需要极端浓缩戏剧冲突,如果第一场死了一个人,第三场起码主人公就要开始被一群黑衣人追杀,而且他是纯粹无辜的。《妖猫传》的原著,是一个慢慢展开的惊悚探案故事,读者随着作者的笔墨,跟着沙门空海四处游历探索。本身沙门空海就比较弱,是所有光怪陆离事件的见证者。但在电影里用相同的手法,就会发生一个致命的问题:


主人公和剧情没关系,他们就是两个导游。沙门空海和白居易作为大唐长安金牌导游,带着电影观众在各种唐代风景里游览。在他们两个身上,既没有真正的危机,也没有真正的压力。看到后来,让人觉得去掉这个两个人,或者随便换另外两个人,对于故事走向根本不会有任何影响。他们本身不是故事的一部分,只是起到一个开启游戏副本的功能,真正的戏发生在他们之外的人身上,真正的事件和他们根本无关。探索真相的重点,并不在“真相”上,而是在“探索”两个字上。最复杂的设计给了真相,真相用五千字半小时都说不清楚,那么,探索本身就没有任何味道了。探索没有任何味道,那就不是电影, 而是科教片《走入大唐之杨贵妃之死大揭秘》。回想一下,《福尔摩斯探案集》里,最好看的是犯罪真相多么离奇,还是福尔摩斯探案手法多么新奇,探案过程多么惊险?


那么,我现在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是一名导演,当你看到《妖猫传》的剧本,发现它是那样讲述一个故事的时候,你敢开机正式拍摄吗?


题图来自:电影《妖猫传》概念海报


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个人转载内容至朋友圈和群聊天,无需特别申请版权许可。

请你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请点开图片长按识别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槽边往事 微信二维码

槽边往事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