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东区有座彩蛋小丑博物馆

yeeyan 译言 2018-01-07

伦敦东区的一座教堂内,一个名叫马蒂·费恩特的小丑,手里拿着一个特制的彩蛋,彩蛋表面是一幅经过认真刻绘的小丑脸谱。这只是费恩特收藏的诸多彩蛋中的一个,虽然绘画水平还稍显稚嫩,但这些彩蛋对收藏它们的主人却有着极为重要的版权保护意义。

吸引小丑绘制脸谱彩蛋的原因

The fascinating reason why clowns paint their faces on eggs

原文作者:Dave Fagundes; Aaron Perzanowski


伦敦东区的"三一教堂"里有座小丑博物馆,人们习惯称之为"小丑教堂"。


费恩特是小丑博物馆的馆长。在费恩特的藏品中,最有意思的就是脸谱彩蛋。这些各不相同的彩蛋分别代表着不同人物的独特面部设计,通过彩蛋的形式,小丑们的化妆造型被登记注册下来,象征了法律体系外一种非正式的版权形式。


小丑们为什么如此看重化妆造型的独特性?他们基于彩蛋的登记体系是如何运作的?在诸多方案中,小丑们为什么选择这一奇特方式来纪念自己的身份?


关于版权与专利保护


如今在现实生活中,法律在保护发明创造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某种程度上,版权、专利等相关法律可以视作一种激励机制,通过给予创造者掌控其作品使用的法律权利,激发他们更多的艺术创作。


然而对创造者来说,发明创造的动机是多种多样的,版权动力只对一小部分人起直接作用,对其余人来说,创造可能是源于对艺术的热爱,可能是因为想要表达自己的想法,可能是想得到其他发明创造者的尊重与认可。单一的法律激励措施无法完全涵盖以上所有动机。


因此,当小丑这样的艺术家团体决定避开法律工具、选择自律机制,或许意味着,正规的知识产权系统无法解决所有创造团体在保护纪念自己作品方面的需求。


这也正是我们来到"三一教堂"采访费恩特,并参观他的彩蛋的原因。



在接下来3个小时的交谈中,费恩特给我们上了一堂关于小丑表演和小丑彩蛋历史的速成课。最早的彩蛋登记可以追溯至1946年。当时,主修化学的小丑文化兴趣爱好者斯坦·布尔特,开始绘制彩蛋纪念小丑名角。慢慢地,这种做法就演变成了当代出版界口中的"小丑们声明自己原创特色的脸谱档案"。


不过费恩特认为,如今人们开始重拾彩蛋传统,不一定与建立法律框架之外的所有权这一迫切需求有必要联系。小丑撞脸的问题也并不如人们想象的那么严重,小丑们往往更愿意以独特的个人形象彰显自己。即便有人真的试图模仿另一个人的造型,面部结构的不同仍然可以使得两个小丑有着明显的差异。


因此,他更愿意把登记注册小丑脸谱彩蛋的行为看作一种纪念和荣耀。他还解释说,这可能不意味着"我可以因侵权起诉你",但是却可以代表着"留给子孙后代的纪录"。


技艺高超的彩蛋艺术家


在英格兰南部的福克斯顿,着座离多佛的白色悬崖不远处的海滨小镇里,我们采访了彩蛋艺术家德比·史密斯。


虽然成为彩蛋艺术家是一项荣耀,但这并不会让她变得富有。绘制完成一个彩蛋需要几天的艰苦劳作,但报酬仅仅只有15英镑。


虽然如此,她的成果仍显得蔚为壮观。史密斯不仅在瓷蛋上详尽刻画每一个小丑的化妆造型,她还用每位申请者提供的材料,在彩蛋上仿制小丑们的服装,包括领带、蝴蝶结、甚至帽子等。


史密斯提醒我们,并不是每一人都能成功申请小丑彩蛋。“小丑国际”机构不会通过那些已经被会员使用与小丑名角相关的名字,而会员资格仅授予有成熟的视觉形像、且仍在表演的小丑。初学者、小孩、表现不佳者无权获得会员资格。



和费恩特一样,史密斯也认为登记注册小丑脸谱更大的意义在于历史层面,而不是法律层面。注册脸谱彩蛋意味着成为小丑悠长历史传统的一部分,让子孙后代可以瞻仰和怀念。


史密斯还提醒我们,小丑彩蛋注册的本意也是为了娱乐。许多申请人希望她在绘制完送往保存的彩蛋之后,还能为自己多绘制一个。


不过,对斯通来说,绘制彩蛋远不只是为了消遣。他受启发制作彩蛋,不仅是为了愉悦小丑和大众,更是为了正式打造小丑彩蛋的系统注册体系。



因此,斯通想澄清一种普遍的误解,即认为仅仅彩蛋本身就构成了造册登记。他向我们展示了登记册,上面有真实姓名、小丑名、会员日期和序列号,是1980年代末以来“小丑国际”机构所有会员的文字记录。斯通保存这本登记册已经有几十年了,确实希望它有"版权意义"。


斯通认为,彩蛋注册给予了这群常常被视为乌合之众的表演者们一种专业感,在一定程度上,斯通希望借此带给这样一个欢乐而放荡不羁的团体尊严与规范。



就在我们打算离开的时候,斯通让我们猜一个大黑箱子里放的是什么东西。在我们整个交谈过程中,这个大黑箱子一直威严地摆放在桌子的一端,我们当然不知道。他打开箱子,里面摆放了约40只斯坦·布尔特绘制的小丑脸谱彩蛋。


他将这些有着70年历史的鸡蛋摆放在餐桌上。我们看到的是20世纪早期那些鼎鼎大名的马戏表演者,有罗伯特·福塞特爵士、保罗·弗拉泰利尼、"蜘蛛人"伦恩·奥斯汀以及露露·克拉斯通。


这些脸谱是斯通去年花了不少钱从一个私人收藏家手上购得的。很早之前,小丑们就多认为这些脸谱都已经遗失或被破坏。他一边小心翼翼地将这些脸谱彩蛋包裹起来,一边告诉我们,我们是过去半个世纪以来为数不多的有幸一览这些古老器物的人之一。彩蛋因年代久远已经很脆弱,不过保存得非常完好。目前他没有计划将这些彩蛋向公众展示,不过,这些东西可都是他的小丑脸谱彩蛋注册宏大计划的重要部分。


彩蛋在马戏团内部的运用


调研之旅的最后一天,我们来到了布里斯托尔郊区的汉海姆空地,见到了英国最著名的马戏团小丑之一必颇,他真名加雷思·埃利斯。他邀请我们进入这个空荡荡的大帐篷之中,并进行了长达一个小时的交谈。自孩提时起,必颇就扮演小丑,他还成功说服他的父母跟随他,与马戏团一起行走天涯。


必颇自己就有两枚彩蛋。第一枚绘制于年轻时,给人的形象感是说话粗声粗气。第二枚绘制于不久前他换了马戏团的时候,艺术审美上要求也没有那么精致。


在他看来,脸谱彩蛋有以下作用:向外界展示进入业界的新秀、规定化妆造型的指导原则(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避免小丑化妆造型设计上的重复、提供重要小丑的视觉历史记录。必颇甚至还认为注册也是一种形式的版权,虽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


曾经,必颇也动过为自己的小丑形像申请法律版权的念头。不过,他告诉我们,他从没有时间去做这件事,后来也不觉得这事值得自己去麻烦。



驱车走遍英格兰南部地区,见到那些承续这一奇特传统的人们,我们不知该如何描述看到这些彩蛋时的感受。我们最初对小丑脸谱彩蛋的兴趣始于版权和法律研究,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认知了一个群体和文化,而它还不为小丑界之外的世人所认知。我们与那些停下来呆呆地看着我们的家庭一起,呆呆地站在那儿,迷失于好奇与快乐之中。


版权声明:

本译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出处,并保留文章在译言的完整链接。商业合作请联系 editor@yeeyan.com  参考原文地址:

http://www.bbc.com/future/story/20171206-the-fascinating-reason-why-clowns-paint-their-faces-on-eggs


往期内容回顾:

35亿年的生命历史就藏在我们每个人体内

知名网红的自杀视频事件

这些你从未见过的朝鲜海报揭示了什么?


  译言给你的礼物  



译言书店图书大促

社交大礼包

8折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图书。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