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 | 下雪的日子,我心纯净

2018-01-08 楚尘文化 楚尘文化

Photo@Kath Salier


今天是星期日,一早听见教堂里传来清凛的钟声。起床推开窗户,呵,一切都染白了。楼房倾斜的屋顶敞开胸怀欢迎着漫天大雪:来吧,用素纱遮盖我!凝结的雪河荡涤了路尘的王国,化为无数支流,向四面八方迤逦流去。 


树上没有一片叶子。湿婆仿佛端坐在树梢播布晶莹的祝福。路边的枯草似青春的残痕,尚未遮严,但已慢慢地垂首认输了。鸟儿停止鸣啭,天空阒然无声,纷纷扬扬飘着雪花,可是听不见它的足音。 


在异国他乡酣睡时,天庭的重门悄然开启。可是天使未来报告消息,唤醒入睡的人。“宁静”离别天界幽寂的道院,未乘辚辚飞车;御手不曾挥舞闪电之鞭,怒吼抽打发狂的天马。她舒展白翼,轻轻垂落,动作那么轻盈,姿态那么婀娜。不撞击任何人,不与任何人发生冲突。 


太阳被档在雪幕后面。天光一点不刺目。整个世界莹莹地透闪着柔光,罩着恬静、湿润,柔光的面具。 


清静的冬晨,我迎迓、我顶礼的白雪的洁净进入我的灵府。我真诚地祈求:你缓缓遮复我的一切忧思、想像和工作吧!你跨越了夜阑的无边黑暗,无声地永驻于我的生活吧!呵,在未被污染的皎洁中,唤醒我崭新的黎明,不留任何污点;把天国光华的永恒圣洁注入我生活的天地! 


今晨,我将我的灵魂沉入深广的洁白之中。这种沐浴异常冷凛,异常艰苦。我像婴儿一样赤裸着,下垂着。垂至深处,前后、上下、左右,一片纯洁,我的全身心在纯洁中膜拜湿婆。 


此刻,我看到,暮年之光多么庄重,多么安详,多么美好,繁丽静静地慢慢地隐遁了。缜密的“一体”的皎洁把万象拽到它的身后歌声,精灵全被盖住,多彩的游戏在白色中消隐。然而,这不是死亡的阴影。我知道,常言的死亡是黧黑的,空虚不像光照那样透明,而像朔月之夜那么暗黑。光束隐藏红、橙、黄、绿、蓝、靛、紫七色,并未吞噬它们,而是整个的占有。今有沉寂中潜藏的乐音,将喜悦注满我的心胸。 


今日树木卸去盛装,光秃秃的,生命的财富贮存在幽深的心底。袅娜的枝条倾吐了渴望,此时在心中默诵梵咒,犹如修道的迦里,舍弃花饰,身着素服,默想湿婆威严的仪容。她抑制点燃欲火,培植缱绻的爱恋,让情欲的灰烬飘逝。纵目远望,四野银装素裹,与湿婆团圆的障碍业已排除。北斗星的慈辉在天幕上书写了喜悦:吉日在即,修行的专注开辟了道路,谱写了节日的乐章,看不见的地方盛开的鲜花,可以编织佳偶交换的花环。 


呵,我的心,进行同样的苦修吧!稽首冥思,容银洁的恬静一层层包裹你,把你坚韧的求索置于沉隐的奥妙之中,请“纯净”之神的使者从人生的起点到终点,清除全部垃圾。尔后苦修的静慕升起,杯状如地平线的允乐之杯里,充溢新的觉醒,新的生命,新的团圆的庆祝。


选自《泰戈尔精品集·散文卷》,安徽文艺出版社 出版,白开元 译


点击图片购买↓


方建勋著作“书法文丛”

《书法课:字美在何处》

《书法课:临帖九讲》

书法学习入门的绝佳文房套装。

内含特别定制的“京西御笔阁”毛笔、

“游心堂”笺纸、专用纯羊毛毛毡、

手工黑陶墨碟、笔搁

首发1000套,方建勋钤印

专属编号,收藏、馈赠俱佳



编辑 | 李唐

阅读,让一切有所不同

欢   迎   关   注

楚尘文化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号:aotexin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楚尘文化 微信二维码

楚尘文化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