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天起, 做一个幸福的人

2018-01-07 楚尘文化 楚尘文化

2018的新日子已经开始一周了。新的一年对于你来说是旧的延续还是新的开始?

今天带来十首关于“开始”的诗,让我们在诗歌的陪伴中继续前行。


结束与开始


[波兰]辛波斯卡

林洪亮 译


战争过后,
总会有人去清理,
把战场打扫整洁,
而整洁决不会自行出现。

总会有人把瓦砾
扫到路旁边,
好让装满尸体的大车,
畅行无阻地驶过。

总会有人去清除
淤泥和灰烬,
沙发的弹簧,
玻璃的碎片,
和血污的破衣烂衫。

总会有人去运来木头,
好撑住倾斜的墙壁。
给窗户装上玻璃,
给大门安上搭扣。

这些工作不会一蹴而就,
安们需要岁月。
所有的摄影机
都已去参加另一场战争。

桥梁需要修复,
车站需要重建,
卷起的袖口,
已经破成了碎片。

有人手里拿着扫帚,
仍会想起发生过的战争。
有些人听着,
不停地频频点头。
有些人开始东张西望,
感到枯燥乏味。

时常有人
在树丛下挖出
锈坏了的刀枪,
并把它们丢进废物堆里。

那些目睹过
战火的人,
不得不把位置让给
对战争了解较少的人,
了解很少的人,
甚至毫无了解的人。

还有人会躺在
产生前因
和后果的草丛中,
嘴里咬着麦穗,
眼睛望着浮云。




一星期我都没有和人说一句话


[俄罗斯]阿赫玛托娃

高莽 译


一星期我都没有和人说一句话, 
我一直坐在海边的石头上, 
我爱看,绿色波浪喷溅起的水花, 
仿佛我的泪水,苦咸。 
有过多少春天和冬天,而我 
为何记住的只有一个春天。 
当夜晚变得温暖,冰雪消融, 
我走出家门去看月亮, 
一个陌生人轻声地问我, 
我们相遇在小松林间: 
“莫非你就是,那个我从少年时代 
就到处找寻的人,那个和我 
一起玩耍,让我思念的可爱姐妹?” 
我回答陌生人:“不是!” 
当尘世的灯光把他照亮, 
我把双手伸给了他, 
而他赠给我一枚神秘的宝石戒指, 
以保护我不受爱情的伤害。 
他还告诉我一个地方的四种标志, 
在那里我们会再次相逢: 
大海,圆形的港湾,高耸的灯塔, 
而永远必须有的是——艾蒿丛…… 
生活怎样开始,就让它怎样结束。 
我说,我知道:阿门! 


1916年秋塞瓦斯托波尔 




不再是从前的我


[法] 马罗

孙敏译


不再是从前的我,

以后也不会是现在的我,

我那美丽的春日和夏季

已经从窗前流逝。

爱情啊,你是我的主宰,

众神中我最敬慕你。

假如我能重生,

我将更好地服侍你。




第一朵蒲公英


[美]惠特曼

李野光 译

单纯,清新,美丽,从寒冬结束时出现,

好像这世界从没有过时髦、交易和政治手腕,

从它那草丛中阳光充足的角落里冒出——天真的,金黄的,宁静如黎明,

春天第一朵蒲公英露出它的深信的脸。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海子


从明天起, 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 劈柴, 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 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 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 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的幸福
我也愿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结局或开始

——献给遇罗克


北岛


我,站在这里
代替另一个被杀害的人
为了每当太阳升起
让沉重的影子象道路
穿过整个国土


悲哀的雾
覆盖着补丁般错落的屋顶
在房子与房子之间
烟囱喷吐着灰烬般的人群
温暖从明亮的树梢吹散
逗留在贫困的烟头上
一只只疲倦的手中
升起低沉的乌云


以太阳的名义
黑暗公开地掠夺
沉默依然是东方的故事
人民在古老的壁画上
默默地永生
默默地死去


呵,我的土地
你为什么不再歌唱
难道连黄河纤夫的绳索
也象崩断的琴弦
不再发出鸣响
难道时间这面晦暗的镜子
也永远背对着你
只留下星星和浮云


我寻找着你
在一次次梦中
一个个多雾的夜里或早晨
我寻找春天和苹果树
蜜蜂牵动的一缕缕微风


我寻找海岸的潮汐
浪峰上的阳光变成的鸥群

我寻找砌在墙里的传说
你和我被遗忘的姓名


如果鲜血会使你肥沃

明天的枝头上
成熟的果实
会留下我的颜色


必须承认
在死亡白色的寒光中
我,战栗了
谁愿意做陨石
或受难者冰冷的塑像
看着不熄的青春之火
在别人的手中传递
即使鸽子落到肩上
也感不到体温和呼吸
它们梳理一番羽毛
又匆匆飞去


我是人
我需要爱
我渴望在情人的眼睛里
度过每个宁静的黄昏
在摇篮的晃动中
等待着儿子第一声呼唤
在草地和落叶上
在每一道真挚的目光上
我写下生活的诗
这普普通通的愿望
如今成了做人的全部代价


一生中
我多次撒谎
却始终诚实地遵守着
一个儿时的诺言
因此,那与孩子的心
不能相容的世界
再也没有饶恕过我


我,站在这里
代替另一个被杀害的人
没有别的选择
在我倒下的地方
将会有另一个人站起
我的肩上是风
风上是闪烁的星群


也许有一天
太阳变成了萎缩的花环
垂放在
每一个不朽的战士
森林般生长的墓碑前
乌鸦,这夜的碎片
纷纷扬扬




避免


顾城


你不愿意种花
你说:
“我不愿看见它
一点点凋落”
是的
为了避免结束
您避免了一切开始



 

涉禽


商禽


从一条长凳上
午寝
醒来

忘却了什么是
昨日
今天

竟不知时间是如此的浅
一举步便踏到明天




爱情十四行

—给闪的一首诗


李宏伟


你静坐那里,明亮的光线簇拥着你

内部空旷的背景传递温润雨声

爱人啊,当你用掌纹圈起烛光

我在阴影的深处享受你的荫庇

上坡路,下坡路

爱情生长的是同一条路

飞鸟厌倦拍打天空

穿过狭长的器皿,我再一次回到你的身边

命名的仪式在这一刻由你开始

一群洁白的玉兰花

围着你天蓝色的裙裾,迎风飘摇

翅膀、光线、箭头,三者叠成的火焰

终将向远方将我燃烧

爱人啊,你的名字是我唯一的安慰





如果你来看我 


海桑

如果你来看我,我将陪你去山里住几天 
山里的清静想我,想的是有点狠了 
若果你来看我,我们将住在山里 
住在不同的人家,相去就二三里吧 
这样我每天都能去看你 
我们的相逢就会更多些 
如果你来看我,我不会总和你在一起 
其余的时间,就把你留给山里的星和月 
他们啊明亮得伸手可摘 
却从来没人舍得去碰它 
如果你来看我,请告诉我吧 
哪怕现在就说,哪怕马上就说 
在你启程之前,我就开始幸福了


Photo@Ben Simon Rehn



编辑 | 武佳桢

阅读,让一切有所不同

欢   迎   关   注

楚尘文化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号:aotexin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