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排污费平移而来的环保税,对煤电企业来说“暂时不贵”

2018-01-09 eo 南方能源观察 南方能源观察

全文2542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此阅读时间不包括天赋异禀、一目十行的同学)


南方能源观察

微信号:energyobserver


欢迎投稿,投稿邮箱:

eomagazine@126.com


eo实习记者 潘秋杏


2018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正式实施,意味着实施了近40年的排污收费制度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排污费改环保税,对企业影响几何?


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志青调研后发现,环保税对企业成本贡献较低,目前的税率水平可能不利于刺激企业大幅度降低排污的浓度。但对电力部门而言,排放粗放、对燃料成本敏感的企业会受到较大影响。


税负平移

相比于排污费,环保税是以法律形式确定“污染者付费”原则。开征后,由地方税务机关对环保税进行征收管理,而地方环保部门负责污染物监测管理。这意味着,由环保部门负责了几十年的排污收费制度,被由税务部门负责的环保税彻底取代。


据了解,排污费征收始于1990年。2014年,排污费征收标准上调,并鼓励污染重点防治区和经济发达地区,按高于上调标准适当调整排污费征收标准。


尽管历史性地发挥了防治环境污染的巨大作用,排污收费制度在执行过程中仍出现了一些问题。时任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作环保税法草案说明时表示,与税收制度相比,排污费存在执法刚性不足、地方政府和部门干预等问题。


可以看到,费改税后,环保税的征税范围与原来的排污费基本相同,及应税范围为《环境保护税税目税额表》、《应税污染物和当量值表》规定的大气污染物、水污染物、固体废物和噪声;纳税人是在我国领域和管辖海域,直接向环境排放应税污染物的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生产经营者。


不过,与排污费制度相比,环境保护税法实际上将现行排污费收费标准作为环保税的税额下限,并设置了上限,规定各地应税大气污染物税额幅度为每污染当量1.2元至12元,应税水污染物税额幅度为每污染当量1.4元至14元,具体适用税额的确定和调整,由各地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法定税额幅度内决定。


按照“税负平移”的原则,原本排污费收费高的省份,环保税的税额也高。


举例来说,北京市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两项大气污染物排污费征收标准为每公斤10元(折合每污染当量约为9.5元),氨氮排污费征收标准为每公斤12元(折合每污染当量约9.6元),为各省市征收标准中最高的省份;目前应税大气污染物、水污染物适用税额执行法定最高上限,分别为每污染当量12元和14元,较排污费有所上浮,是各省市中税额最高的省份。


河北省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两项大气污染物排污费征收标准分别为每污染当量4.8元,水污染物为5.6元。河北省应税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税额对不同地区划分为3档,分别按照环保税法规定的最低标准的8倍、5倍和4倍执行。最低一档应税大气污染物、水污染物分别为每污染当量4.8元和5.6元,基本平移于排污费。


而陕西、甘肃、江西、吉林等地区,大气污染物、水污染物排污费征收标准分别为每污染当量1.2元和1.4元,现今应税大气污染物、水污染物适用税额分别为每污染当量1.2元和1.4元,以环保税法确定的最低税额征收,与排污费持平。


值得注意的是,广东、浙江应税大气污染物、水污染物适用税额相对于其他经济较发达地区的要低。税额最高的一项是广东应税水污染物,仅为2.8元,是环保税法规定的最低标准的2倍,较排污费征收标准有所上浮。


《广东省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环境保护税适用税额的决定(草案)》(以下简称“广东省《决定(草案)》”)的起草说明提到:考虑到当前经济下行、企业的承受能力,调整的幅度不宜过大,可以适当在法定最低税额适当上浮。


广东、浙江等省份在统筹全省的情况下,在全省范围内划分了统一的税额标准,河北、江苏则针对不同地区情况分成三个档次,不失为一个可借鉴的做法。


在李志青看来,从税负平移的角度来讲,单位当量的排污所收取的费用,不能超过原来的水平太多,环保税给企业的负担最终会转嫁给社会,过大幅度提高费用会给社会的经济成本会带来影响。


“狭义的环保税电价影响十分有限”

从各省份公布的环保税税额方案来看,税额大多较低,与污染物治理成本存在一定的差距。从排污费平移而来的环保税税额,总体对企业成本影响不大。


根据广东省《决定(草案)》的起草说明,广东省抽样200户企业测算,大气污染物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平均治理成本分别为3.6元/当量和20.9元/当量,分别是排污费最低标准的3倍和17.4倍;水污染物化学需氧量和氨氮平均治理成本分别为7.4元/当量和31.4元/当量,分别是排污费最低标准的5.3倍和22.4倍,“存在治污成本与排污费标准严重倒挂的状况,制定税额应考虑与这一治理成本相近,才能发挥税收的调节作用”。目前,近2/3省份的应税大气污染物、水污染物适用税额低于3.6元/当量。


从全国范围来看,2003-2015年,全国累计征收排污费2000多亿元,其中2015年征收额为173亿元,仅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收入比重的0.02%。有业内人士向eo举例解释道,一个装机容量为190万千瓦的燃煤电厂,一年发电量按70亿千瓦时算,收入约25亿元,排污费为500万元,占收入的0.2%。


“总体上来讲,(企业)最主要的成本还不是在环境成本上,因为成本结构还没有到主要依赖于环境,而环境成本平摊到每一度电上,就更微乎其微,狭义的环保税对电价的影响非常有限。”李志青说。


虽然环保税在电厂成本中的占比不高,但仍对盈利有影响,特别是对燃料成本敏感的企业。一个发电企业,如果一年用350万吨煤,煤价每吨上涨10元,那么成本将上涨3500万;若发电量为100亿千瓦时,上网电价每千瓦时上调0.03元,收入将增加3亿元。在煤电产能过剩、项目停建缓建、煤价高居不下以及利用小时数下降的情况下,煤电企业面临着严峻的形势,环保税仍会给电厂盈利空间带来了一定压力。如果这个境况不佳的电厂恰好处在环保税额高、减煤压力大的区域,其成本压力会更明显一些。


目前,刚开始执行的环保税,还留有优惠减免空间。环保税法规定,应税大气污染物或者水污染物的浓度值低于国家和地方规定的污染物排放标准30%的,减按75%征收环境保护税;低于国家和地方规定的污染物排放标准50%的,减按50%征收环境保护税。


此外,火电机组按规定安装脱硫、脱硝和除尘环保设施,排放达到排放标准的要求,其上网电价在现行上网电价基础上执行脱硫、脱硝和除尘电价加价等环保电价政策,某种程度上补贴了企业的减排成本。


“目前的环保税是狭义上的环保税,广义上的环保税还包括资源税等。”李志青推测,未来狭义上的环保税根据国民经济和环保的需要,有上调和下降的可能,而是否需要把带有环境保护功能的税种归拢,要看调整税率结构的能力。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南方能源观察 微信二维码

南方能源观察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