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花呗毁掉的中国年轻人

陈毛毛 创业邦杂志 2018-01-10

前几天看到一句话:“在我们的一生中,戒掉爱,戒掉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戒掉花呗。”


快要了,双十一的花呗都还完了吗?


年轻就要花呗?


“去你妈的年轻就要花呗!”

 

见面短短两个小时,Q骂了不下十次。

 

去年双十一的花呗还没还完,今年双十一Q又为自己的美丽事业“投资”了两三万。眼看着9号还款日马上就要到了,她有多焦虑,用脚趾头都能想到。

 

淘宝和支付宝被她来来回回卸载了好几遍,还款账单还是那么长。

 

“买买买的时候有多爱花呗,还还还的时候就有多恨它。”

 

Q的这句话,大概也讲出了很多年轻一代的心声。跟Q一样,他们也是花呗、借呗的活跃用户。

 

或者换句话说,花呗之类的平台,一开始就把目标锁定在他们身上。

 

今年5月,“蚂蚁花呗”官方发布的《2017年中国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中,就有提到:在中国,90后年轻一代是花呗的主力军,25%的90后拥有花呗,并将花呗作为首选支付方式。



 

年轻,上网,乐意接受新鲜事物,是他们的共同特征。

 

最重要的一点,他们拥有自己的收入匹配不上的消费欲望。

 

在铺天盖地的花呗广告里,这种欲望有了一个新的说法:活成我想要的样子。

 

要有爱好、要有自由、要去旅游看世界,这是在广告里的“自我”。

 

而在广告之外,年轻人们又赋予了“自我”很多不同的表达方式。比如——

 

心心念念的手办要买、最新款的手机要买、喜欢的口红要买、好看的包包要买。

 

在花呗白条等的加持下,“买买买”几乎变成一道捷径,让年轻人们以最快的速度,活成想要的样子、过上不将就的人生。


被“消费贷”放大的欲望


比如一年一度的双十一,花呗是不是也让你狠狠地爽了一把?

 

根据蚂蚁金服的官方数据,今年的双十一,花呗临时额度提高了1760亿元,交易笔数超过2.1亿笔,简直就是一场全民的消费狂欢。

 

说白了,花呗白条都是消费贷,只不过比银行信用卡的门槛更低、要求更少。

 

有了这样的消费贷,人们“买买买”的能力更上一层楼,特别是原本收入较低、消费能力较弱的学生党和年轻人。

 

数据显示,月均消费1000元以下的中低消费人群,在使用蚂蚁花呗后,消费力提升了50%。

 

我们的钱包已经在隐隐作痛,可是,诱惑还在一波一波地砸过来——

 

花呗推出了“大学生认证”,趣店公开声明“坏账不追究”,各种接待平台无处不在的抽奖和红包,让我们经常产生一种幻觉:全世界都想借钱给你,让你买,让你花。

 

在这种“如沐春风”的待遇下,很多年轻一代的消费欲望被无限地拉扯、放大,“买买买”似乎成了一种政治正确。

 

男朋友对你好不好,看他有没有给你买买买。

 

你对自己好不好,看你舍不舍得为自己买买买。

 

买,决定感情。

 

好看的男人和女人,都自带烧钱属性。

 

买,决定颜值。

 

想买就买,活成我想要的样子。

 

买,决定人生态度。

 

买买买,买个毛线啊!

 


(奢侈品牌Tiffany官网卖的毛线球)

 

如图,买,决定你的品位。

 

说实话,当周围的一切都跟“花钱”挂钩、被消费绑架的时候,只要你不够理智,分分钟就会过度消费,掉进消费贷的大坑里。


我拿花呗都赌明天,还了一天又一天


可是,这些进坑的年轻人们,真的有那么缺钱吗?

 

在一份大学生消费信贷调查报告中,有数据显示,将近64%使用花呗的大学生,都是用花呗来购买电子产品、奢侈品和化妆品。

 

为此,我还特意采访了一下身边经常用花呗白条的朋友。

 

在他们长长的账单里,最常见的是手机、球鞋、口红、面膜、包包,还有旅游经费。而生活必需品之类,几乎看不到。

 

“胡说,口红就是我的生活必需品。”

 

这是朋友Q的原话。对于她来说,饭可以少吃一顿,口红不能少买一支。

 

也就是说,大部分年轻人都不是真的那么缺钱。只不过是他们想要的比较多,才选择了分期和借贷。


我承认,在现代化的社会里,借贷方便和超前消费,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是一种进步。


只是如今的借贷,未免也太过“方便”了——打开安卓或苹果手机的“应用商店”里,输入“消费贷”,都能轻松找到5,600个app。


如此消费贷井喷的现状,生生把很多年轻人都拉下水——


女大学生裸条借贷,甚至为还款而卖淫的新闻层出不穷;

高昂利息导致年轻人无力偿还,致使其跳楼自杀也并不罕见;

贷款中介为谋取暴利,欺骗亲人朋友、暴力催收的现象也越来越多。


说到底,都是欲望在作祟。而这些“吃人”的欲望,一开始可能只是一支口红、一部新手机。


我曾经看过一个关于“裸贷”女大学生的采访,其中一个女生就是因为还不起几千块的“花呗”。


为了几盘眼影、几件衣服,从花呗、借呗、校园贷、裸贷,一步一步走上了出卖自己的不归路。


她说:“我真的不是变相卖身,是真的想还完钱,结束这段疯狂的买买买。”


可她不知道,现金贷这种东西,一旦沾上,就没那么容易摆脱。


调查显示,背负着现金贷的人群中,高达95%的负债者在两个以上的借贷平台上有借贷记录。“拆东墙补西墙”是唯一的办法,而“上岸”简直成了遥不可及的传说。


而在一次一次的透支消费中,他们离“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远,甚至成为商品,躺在10G几块钱的压缩包里,供人欣赏玩味。


道理都懂,可就是想买。


我曾经看过一句话,简直就是心声:“在我们的一生中,戒掉爱,戒掉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戒掉花呗。”


为什么戒不掉?


根据经济学家Prelec的观点,人们在进行信用支付时,体会到的“消费快乐”最为强烈,而“还款疼痛感”最为微弱。


换句话说,就是“先消费后还钱”让人最爽。


而这恰好也是各种“消费贷”让人上瘾的套路。


要想不被套路,唯有克制自己心里蓬勃生长的消费欲望。


怎么克制?

 

在“奇葩说”上,姜思达就提到过一个克制欲望的小建议——

 

有钱买的时候,喜欢喜欢真喜欢。

没钱买的时候,呸,真丑!

 


实测有用,与你们共勉。

 

毕竟,还有一个星期,双十二也要到了。


本文转载自:我们都是文艺青年(ID:youth921)


参考资料:

[1]鲁梦宇. 《互联网金融引起的消费信贷潮流——以“蚂蚁花呗”为例》.中国市场.2016

[2]郝柳君,荣茜. 《个人消费信贷产品的创新对消费者行为的影响——以蚂蚁花呗为例》.时代金融.2016

[3]周雁. 《消费金融之“腥风血雨”》.金融博览. 2016

[4]焦乐柯等. 《互联网路金融对消费行为的影响——一“蚂蚁花呗”为例》.企业导报.2016

[5]赵尔璐. 《风靡大学生的消费信贷潮流》.经营管理者.2017-10

[6]王晶燕. 《大学生消费价值观、支付方式、未来预期收入对消费意愿影响的眼动研究》.2017-06

[7]庄谂言. 《10G不雅视频背后,有些女大学生早没有纯洁的可能了》.2016-12-08

[8]一夜间股价跌掉近20%,趣店到底冤不冤. 虎嗅网.2017-10-24

[9]薛洪言. 《消费贷有何“原罪”》.虎嗅网.2017-09-25

[10]解开趣店上市的面具:一场出卖灵魂的收割游戏.新浪财经.2017-10-19

[11]蚂蚁花呗:2017年中国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 199IT.2017-05-04


- END -



MORE | 更多精彩文章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bangcbd

推荐邦哥的好朋友“毒舌科技”, ID:dushekeji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