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自由贸易能帮穷人脱贫?别再吹了!

财经国家周刊 2018-01-11

财经决策第一号ENNweekly«长按可复制)

来源:观察者网

【本文原载2003年5月19日英国《卫报》,作者斯蒂芬·拜尔斯(Stephen Byers)是代表北泰恩赛德市(North Tyneside)的工党议员。他曾担任英国贸易和工业部部长(trade and industry secretary),并于1998-2002年在英国内阁中任职。科技从业者,治史局外人林行简译。】

1999年11月,在世界贸易组织部长级会议于西雅图召开期间,我从旅馆房间里观看了数千人反对全球化弊端的集会示威。  

浑身着黑的无政府主义者和打扮成海龟的祖母们、以及来自于费城的钢铁工人们肩并肩地一起游行。他们把国际贸易看作一种威胁——对他们的工作和对环境的威胁,或者简单地就是资本主义阴谋的一部分

作为英国代表团的领队,我当时确信世界贸易的扩张将会给发展中国家带来巨大的好处,并将成为解决世界贫困问题的关键手段之一。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我相信发展中国家需要接受贸易自由化。这意味着开放他们的国内市场以面对国际性竞争。这一策略背后的想法是,市场的纪律将解决绩效不佳的问题,一个强大的经济体将会出现,作为结果,穷人们将会获益。时至今日,这仍然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这样的主要国际机构的立场;这一立场也体现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给发展中国家发放贷款时,所附加的奖惩条件里。但我的想法现在已经变了。

我现在相信这一措施是错误和误导性的。自从一年前离开内阁之后,我有了机会亲眼目睹贸易政策的后果。离开了我的政府部长同事们带空调的办公室,我开始接触在困难中挣扎的农民和社区们。

正是这一经历使我得出了“完全的贸易自由化不是出路”的结论。我们需要一种不同的策略:这一策略要能够承认对贸易进行管理以实现发展目标的重要性。

我们不应该怀疑国际贸易在消除贫困中能够扮演的极其重要的角色。就改善收入而言,贸易对发展中国家可能比援助或削减债务重要得多。例如,非洲占世界的出口份额如果增加1%,就能产生大约430亿英镑的收入——这是非洲国家所接受的援助总量的5倍。

当地时间2017年6月12日,德国柏林,G20非洲会议在柏林举行。来自非洲国家的领导人在柏林会见了20国集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其他组织的代表。(@视觉中国)

这导致乌干达总统穆赛维尼(Museveni)说:“非洲的确需要发展援助,正如它需要减免令人窒息的国际债务负担一样。但援助和债务减免效果有限。我们要求的是竞争的机会,是能够在西方市场上出售我们的产品。简而言之,我们需要通过贸易走出贫困。”

世界银行估计,对国际贸易规则的改革可以将3亿人带出贫困。改革是必要的,因为说穿了,国际贸易的规则就是被操纵用来对付最贫穷国家的。  

富国们也许准备好了开放他们的市场,但仍然保留了大量的补贴。而富国们开放市场的补偿,就是发展中国家开放它们的国内市场;这些国内市场在发达国家带有大量补贴的出口冲击面前,是脆弱不堪的。  

国际贸易自1945年以来的历程显示,不受约束的全球市场可以抛弃穷人,完全的贸易自由化则会带来巨大的风险,并很少提供我们想要的结果。通常发生的情形 是,那些成功地扩张了其经济的发展中国家,是那些随时准备着采取措施以保护幼稚工业获得力量、并给予社区们时间以向其他领域扩展的国家。

这不是为了保护而保护,也不是强行支撑失败的企业;这是一个过渡阶段,目的是创造强壮的商业,以使其能够不需要继续保护就能在全球市场上进行公平的竞争。  

举个例子来看,南朝鲜(韩国:编者注)通常被作为从贸易自由化中获益的范例。事实上,他们的国际贸易竞争力是建立在政府补贴、以及对基础设施和技能发展的大量投资的基础之上。在其成长期间,来自国外公司的竞争被贸易保护所阻挡。

近年来能够通过经济增长而降低贫困水平的国家,都将高水平的干涉作为增强国内各部门力量的整体政策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有越来越多的国家采纳了全面的贸易自由化,但未能产生经济增长。这使得它们的国内市场为进口产品所统治。这通常会产生毁灭性的后果。

赞比亚和加纳都是这样的国家:它们对国内市场的开放导致了增长率的突然下降,产业各部门则不能与外国产品相竞争。即使在那些因为贸易自由化而获得整体经济增长的国家里,贫困也不是必然被减少。  

在20世纪90年代前半期的墨西哥,经济有所增长,但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口数量,却在自80年代中期以来的10年间增加了1千4百万。这是因为更开放的市场所产生的好处,都归大型商业运营商所得,而小型企业则被挤出市场。

这些证据显示,如果市场被放任不管,增加国际贸易所能产生的好处就不会实现。当这种情况发生时,自由化被富有而强大的国际玩家用来从短期投资中快速获益。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角色也令人忧虑。它们在贷款中所附加的条件,常常逼迫借贷国实行快速的自由化,而甚少考虑穷人们所受的冲击影响。  

真正的出路在于通过有管理的贸易,逐步开放市场,并使用如补贴和关税这样的贸易政策杠杆,帮助实现发展的目标。  

2016年9月16日,乌干达总统穆赛维尼(Museveni)访问法国。(@东方IC)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应该认识到,贸易自由化的问题是世界贸易组织的责任;这些问题应被放到实现减贫的大背景之中。所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将贸易自由化作为贷款的附加条件是不合适的。  

这将意味着偏离现行的正统经济学教条。在发展中国家的市场攻城掠地、夺取财富的跨国公司们会反对这样的政策。但这样的变化将使世界上最贫困的人口受益,这就构成充足的理由了。  

————我是发福利的分割线————


总监制:罗海岩、吴亮

监制:程瑛

责任编辑:王婷、杨萌


向原创作者致敬

任何事宜请后台留言

或发邮件至xhscaijingguojia@163.com

喜欢的朋友请多多分享

长按指纹自动识别二维码即刻关注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