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售电公司向违约用户发律师函,市场呼吁契约精神

2018-01-10 eo 南方能源观察 南方能源观察

全文1528字,阅读大约需要3分钟(此阅读时间不包括天赋异禀、一目十行的同学)


南方能源观察

微信号:energyobserver


欢迎投稿,投稿邮箱:

eomagazine@126.com


eo记者 姜黎


近日据相关媒体报道,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广东火电电力销售公司于2018年1月3日向某电力用户发出律师函并索赔。


eo记者进一步向广东火电知情人士了解,广东火电早在2016年12月31日就与该用户签订了长达5年的《购售电交易合同》,约定在2016年12月31日至2021年12月31日间,每年购电量约800万千瓦时。同时约定自该合同签订之日起,用户在电力交易内不得与其他市场主体再次签订委托购电协议,如贵司构成违约则应当向广东火电支付相应违约金(违约金计算方式:签约年购电量*合同未履行年限*当月交易价差)。对于这一律师函,广东火电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这只是公司关闭合同的正常流程。”


上述知情人士解释,在2018年长协之前,广东火电已与一批用户签约,根据场外市场的变化,有些用户会选择重新谈判,如果实在无法达到用户要求,经过公司审批后会同意解约;如果双方签订了购售电合同后,用户未在双方协商一致的前提下单方面违约,与其它售电公司再次签订购电合同,就只能诉诸法律来关闭合同流程。


“公司所有合同都是电子流程审批、执行,如果既不关闭也不执行,过不了审计。”知情人士补充说。


据了解,年度长协过程中,有其他售电公司为了“撬墙角”,向用户传递如下信息:市场中违约行为普遍,而且“大公司”不会在乎,并向用户承诺承担其违约风险,有的用电企业甚至同一时段内同时跟四、五家售电公司签订合同。


业内人士分析,价格战之下,用户的选择标准单一,留存率低,甚至一些发电背景售电公司的核心用户都被“抢走”,“初签”的购售电合同难以约束彼此。


广东放开零售市场已近两年,先后已出现两次“违约潮”,分别发生在2015年底和2017年底。


2015年底之前,虽然已开展直接交易,但降幅都维持在度电1分钱左右,因此2015年底与售电公司签订的2016年年度双边协议也据此经验定价,而2016年3月到5月的集中竞价结果让不少用户惊讶,售电公司“日进斗金”的消息也迅速传遍电力行业。一时间,不少大用户找到售电公司,要求重签合同。多家参与市场的大用户与本土发电集团之间产生了纠纷。不过,当时并未发生最终诉诸法律的“大案”,进入市场的用户和售电公司数量都较少,双方通过协商也“退一步海阔天空”。


2017年底,广东长协的价差一路飙升至9分,对用户的需求,售电公司给予了无条件满足,但大量独立第三方售电企业没有对接到合适的价格,对于一些要价过高的用户,部分售电企业做出了毁约的选择,使部分用户陷入无代理的窘境。


放眼全国,一些省份因煤价高企,为促进直接交易顺利进行,发电企业与用户实行价格联动,但据相关业内人士透露,部分高载能用户存在并不执行联动合同的情况。


市场发育初期,规则不完善,价格起伏波动难寻规律,市场成员信息不对称,加上信用体系建设的滞后性,合同对市场主体的约束效果不尽人意是可以理解的。大部分纠纷也得以通过协商解决,而随着市场主体数量的增加,协商成本增加,效果是否如前,各方会否因电力的利益矛盾引发更大的问题等,正在成为潜在风险。


多名业内人士在此过程中呼吁契约精神。


“它是基于平等互惠的约定,守信是市场经济的基础。只有交易各方遵守契约,切实履行合同,才能确保交易顺利进行,各主体间才能放心地合作,市场经济才能发展起来。”


与此同时,上述律师函在结尾处指出,“鉴于目前广东电力交易中心已推行用电企业信用管理制度并对失信企业进行备案,这将会对贵司后续的电力交易造成影响”。


业内人士认为,促使市场走向规范一方面有待完善信用管理制度,增加市场主体的违约成本,另一方面降低市场主体参与市场的风险,比如售电侧的合同转让交易。具体到市场主体,用户在购电时可以货比多家,同时也应谨慎对待购电合同,而售电公司则应在严谨分析的基础上合理制定策略,真诚对待用电企业。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南方能源观察 微信二维码

南方能源观察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