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个《经济学人》封面,回顾特朗普执政这一年

经济学人集团 经济学人 2018-01-12

请输入标题     bcdef

过去一年,《经济学人》的九个封面故事从不同阶段、不同侧面评估了特朗普上任的第一年,我们的判断有何得失?新的一年,怎样的报道会更有建设性?欢迎分享本文,并留言参与评论。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特朗普不是里根”

2016.11.12封面《特朗普时代》


特朗普获胜,因为他出色地利用了大众的愤怒。对未来的乐观想象是:额外的基础设施投资,加上放松监管、减税、强势美元以及大量海外企业利润汇回国内,会推动美国经济足够长期的增长以抚慰大众的愤怒。特朗普甚至可能以里根总统为榜样:里根作为一位保守的英雄,也曾经被嘲笑并低估。如果特朗普能这样成功,我们将无比欣慰。但是里根是一位乐观派,特朗普却抱怨着想像中的过去的消逝。我们对他能成为一位好的总统深感怀疑,因为他的政策、他的脾气,以及总统职责对他的要求,都值得我们担心。


“特朗普将粉碎美国繁荣的根基”

2016.12.10封面《特朗普与美国商业新模式》


减少企业税、增加基建、放松监管、把工作留在国内,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和强硬姿态在短期内为他赢得了欢迎。但他重商主义的思维会让多数人成为受害者,为了让某些公司服从于新政策采取的威逼手段更为危险,精明的企业将罔顾规则,只求投其所好。长期看来,美国资本主义的繁荣离不开对现有规则与系统的尊重,特朗普即兴又霸道的解决方式将从根本上腐蚀美国经济。


“异类总统特朗普”

2017.1.21封面


特朗普在本期封面发表当天出任美国第45任总统。他对全球经济体系脆弱性的低估,对地缘政治的错误解读都值得担心。特朗普最大的失策莫过于将做生意的逻辑用于外交,他已经开始撕裂美国与中国精心织就的交往之道,置全球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于危险境地。

“特朗普的世界:乱”

2017.2.4封面《白宫里的造反派》


政坛里的乱通常会导致失败。但是对特朗普而言,乱似乎是计划的一部分。在特朗普和他的追随者看来,每一次示威者和媒体对他的嘲骂,都进一步证明他正在做正确的事。在美国,制度和法律还能给担心的民众一些保护,但在美国之外的全世界,对特朗普的制衡则很少。结果可能很严重。没有美国的积极支持与参与,全球合作的机制很可能失灵。世贸组织很可能变得徒有虚名,而联合国则可能被弃而不用。

“特朗普绥靖普京:一场春梦”

2017.2.11封面《绥靖俄国》


特朗普联合普京的算盘如下:美国将与俄罗斯一起消灭“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同时,俄罗斯同意放弃与伊朗的合作。在欧洲,俄罗斯将停止在乌克兰制造事端,同意不再骚扰毗邻的北约邻国,还有可能重启限制核武的谈判。长期而言,与俄罗斯拉近关系也可以帮助抑制中国崛起。俄罗斯的黑客行为可能真的帮助特朗普赢得了选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信任普京。克里姆林宫的利益与美国天差地别。认为俄罗斯是针对中国的盟友的想法就更不切实际了。俄罗斯比中国要弱小得多,普京没有实力也没有意愿与北京叫板。因此,所谓谋求对普京的“大绥靖”只可能是春梦一场。


“特朗普深陷泥潭,但看他的笑话代价太高”

2017.4.1封面《总统特朗普遭遇挫败》


上任70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已深陷泥潭。他承诺上任的第一项政策医疗改革遭遇滑铁卢,无法在自己人——共和党——控制的国会获得足够多数票支持而被迫搁置。也许,看特朗普政府焦头烂额的笑话挺让人放松,但是不要忘了,一个虚弱的总统仍然可能很危险。况且政治僵局多年的华盛顿也需要外来者去打破。特朗普远不是第一个发现政治与商业行事规则不同的大亨。作为自己生意的老板和CEO,特朗普拥有绝对的控制。但是美国宪法自有三权分立来限制那些可能的独裁者。这位美国CEO终于发现,与设想的相反,他非但不能如旋风般横扫华盛顿,总统的权力反而很有限。虽然遭遇医改的挫折,但是投资者仍然寄希望于特朗普去推动税收改革和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同样,让财政政策变得更有效、更公平的空间也很大。不过,即使要小步推动改革,特朗普和他的团队也需要展现出对政策细节的把握力和构建联盟的能力。到目前为止,这两点他们都远没有做到。在国会受挫之后,特朗普笃定将在受限很少的行政领域施展拳脚。在贸易领域,他可以选择仍然在世贸组织框架下打开更多海外市场。但是更有可能的是,他团队里的经济民粹主义者会占上风。如果这样,美国将会采取更多双边行动,贸易保护主义将抬头,而美国的外交政策也将更具对抗性。


“特朗普加剧了美国的裂痕”

2017.7.1封面《特朗普的美国》


特朗普上台前承诺要改变华府的政治生态,但他当政接近半年,非但没有弥合分歧,反而加剧了美国的割裂。他不仅判断糟糕,更错失了不少机会。以税改为例,特朗普的税改方案骨子里就是为富人减税,却根本不去挑战法律的复杂和堵塞漏洞。医疗改革也是一样。共和党人不着手对奥巴马医改做调整,反而热衷于一个会让千百万特朗普的支持者治病更难更贵的方案。外交方面,危险更明显。特朗普决定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议,显示他并不把世界视为一个不同国家和衷共济解决问题的平台。支持者希望他能领导一场复兴。但事实已经很明显,他没有能力带来这样的复兴。

“特朗普:不及格的总统”

2017.8.19封面


特朗普就美国弗吉尼亚州发生的白人至上组织游行和冲突做出的表态令人警醒。一改此前对白人至上组织的谴责,特朗普竟然宣称“冲突双方都有责任”。他对这些抗议拆除美国内战时期南方邦联将领罗伯特·李雕像的示威者的辩护明白无误地表明,他的世界观是多么认同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委屈、愤怒和怀旧心态。执政半年多,特朗普已证明自己既没有斡旋的政治能力,也没有任事的自知之明。他不仅无法推动基础设施投资,甚至连鼓动共和党人推翻奥巴马医改也做不到。本周的事件则证明,他根本不具备推动变革的品格。特朗普不是共和党人,他只是沉醉在自己戏码里的小丑。


“美国第一...?”

2017.11.11封面《美国未来全球地位受到威胁》

乐观派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会效仿里根,重整外交机构、重塑美国军事力量、向外耀武扬威。其他人则自信地预测特朗普给美国全球地位带来的损害是暂时的,因为到了2020年他一定无法连任。两派想法都是痴人说梦。特朗普虽然到现在还没有铸成大错,但是已经误判连连。在全球贸易问题上,他仍然持有零和游戏的观点,认为出口是赢家,进口则是输家。不过,特朗普给美国带来的最大损害莫过于美国的软实力了。认为特朗普将在连任失利后下台、一切就会回到正轨的想法太过乐观。世界会继续前行。亚洲各国将围绕中国塑造新的贸易纽带,欧洲各国则会加强合作共同防御,不再依赖美国的保护伞。美国政治也将变得更加内向: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会比特朗普上台前变得更倾向保护主义。

《经济学人·商论》过去一年中还推出了这些有关特朗普政策的评述文章,欢迎登录App回顾原文


2017年12月刊

《本地规则》特朗普政府认为,保持资金在本地流动是国家强大的源泉

《修复工作》 特朗普抛弃的TPP将会有其他国家来主导


2017年10月刊

《成本效益分析》特朗普的监管政策是慎重和危险的奇特混合

《海路茫茫》保护主义击沉了整个国家的商业船队,飓风“艾尔玛”过后特朗普曾宣布搁置《琼斯法案》


2017年9月刊

《切换到“自动驾驶”模式》特朗普会任命谁为下一任美联储主席?


2017年8月刊

《利率竞赛》符合特朗普心意的下任美联储主席:共和党人,但在利率上倾向于耶伦的观点


2017年7月刊

《该实行C计划了》企业老板该如何应对特朗普这位有着三重人格(董事长,演员,骗子)的总统?


2017年6月刊

《收到,特朗普!》特朗普要私有化航管局


2017年3月刊

《放松监管,行之有道》美国需要监管改革,而不是粗暴地废除环保法规

《行动计划》特朗普政府的贸易策略严重过时


2017年2月刊

《好过修墙》NAFTA:一项有负所望却又被严重低估的贸易协定

硅谷勇士》 科技公司在移民问题上的立场会让人们注意到它们的虚伪

陷入困境》 易壁垒的回归对迅猛发展的快递业提出了挑战


2017年1月刊

《钢铁人,纸牌屋》当选总统的团队需明白,美国经济不是一座钢铁厂


*如需转载文章,请私信后台“转载”联系我们




互动有礼

欢迎在下方“写留言”参与评论

每周获赞最多的读者将获赠奖品


点击“阅读原文”,免费下载《经济学人·商论》App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