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天然气贸易对中国“气荒”的启示

eo 南方能源观察 2018-01-13

全文1406字,阅读大约需要2分钟(此阅读时间不包括天赋异禀、一目十行的同学)


南方能源观察

微信号:energyobserver


欢迎投稿,投稿邮箱:

eomagazine@126.com


eo记者 蔡译萱


2017年入冬以来,中国天然气价格暴涨,LNG(液化天然气)价格持续上扬至历史新高,华北等地的 “气荒”层出不穷。不止在国内,中国的需求已推动现货LNG价格较2017年低点上涨逾80%,至10美元/百万英热单位(mmBtu)以上,创2015年1月以来最高。现货LNG价格远远高于与布兰特原油价格挂钩的LNG价格,后者目前约8美元/mmBtu。 气荒之下,作为全球最大LNG消费国的日本也成为中国的LNG进口来源。


截止2017年11月底,中国进口LNG累计3313万吨,同比增加48.4%, 11月进口量达406万吨,同比暴增53%,一跃超过韩国成为仅次于日本之后的全球第二大进口国。路透社的航运数据显示,自12月1日,可搭载15万立方米LNG的运输船Neo Energy每天都在进行天然气转口贸易,将LNG从日本清水港拉载至中国天津港外的Cape Ann号浮式储存和再气化装置。


从最大进口商到中间商,日本在全球天然气贸易中角色的转变无疑令人注目,而其天然气交易与产业政策亦有值得借鉴之处。


从气源地的进口与选择来看,日本气源主要来自澳大利亚、马来西亚、中东、俄罗斯等30-40个国家,其中从澳大利亚进口的LNG份额最多,日本财务省公布的航运数据显示,这一比例正持续增长,从2014年的21%在2017年1-10月上升至近30%。而马来西亚的交货量较上年同期上涨20%,至110万吨左右,成为第二大供应国。与此同时,由于地缘政治的因素,来自中东地区,尤其卡塔尔的进口量同比下滑34%至778,489吨,该国在日本气源结构中的占比也由2014年的18%下降至2017年的12%。


此外,由于日本天然气供应完全依靠进口,安全供给成为该国进行天然气贸易的首要考虑因素。单纯作为买方很容易处于不利地位,但如果投资上游产业,除了有相对稳定的气源供应,同时也有助于稳定气价。因此,目前日本的一些燃气公司如东京燃气、大阪燃气在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等地皆投资了油气上游产业。此前采访日本燃气协会国际部副部长吉田聪时,他亦表示日本天然气发展的最大挑战在于能否掌握油气的生产,在他看来,从能源安全考虑,资源进口的多元化对日本有利,而掌握上游业务则使有利于稳定气价。


从定价机制看,日本天然气进口定价机制与美国、欧洲存在明显的差异。东亚区域内的天然气管道连通性较弱,作为买方导致区域内的天然气价格以长期合同为主导,并以油价挂钩为主,以日本原油综合价格JCC作为日本原油进口的加权平均价。这使得日本LNG进口价格高于欧美天然气定价中心价格,日本海关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份原油价格为54.765美元/桶,同比上涨21.2%,涨幅比上月上涨6.3%。根据长期LNG合同与JCC原油价格挂钩的机制,这段时期油价的波动将在一段之后体现在液化天然气价格上。


由于国际天然气贸易定价机制的缺陷,日本积极建立天然气贸易枢纽,意欲降低天然气交易中的东亚溢价,在天然气定价权中享有一席之地。日本政府通过每年举办LNG高峰论坛,积极与LNG生产国与消费国就市场问题进行沟通,并通过发展能源金融手段,如在东京商品交易所(TOCOM)实施全球首个液化天然气期货交易来稳定价格提高交易的灵活性。在其国内,日本则推进国内天然气和电力改革,并于2017年4月开放天然气居民用户市场,具体措施包括取消或放宽液化天然气合同中的限制性条款; 建立适当的价格发现机制,形成长期和短期的价格指数;以及开放充足的基础设施,促进LNG终端和管网的第三方使用。


据日本能源经济研究所预计,2018年全球液化天然气将新增需求 1480万吨,其中约40%,即 600万吨的LNG新增需求将来自中国。伴随中国天然气进口对外依存增大,在全球天然气市场贸易中日本的应对措施或许能有所借鉴。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南方能源观察 微信二维码

南方能源观察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