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 | 点雪成金,这个贫困县如何借冰雪逆袭,闻名亚洲?!

2018-01-12 朱森林 决策杂志 决策杂志



编者按  

2017年12月15日20时22分,北京2022年冬奥会会徽“冬梦”和冬残奥会会徽“飞跃”,正式亮相,冬奥会准备工作又迈上了一个重要台阶。


此次冬奥会,将在2022年2月4日至2022年2月20日在北京市和张家口市联合举行。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举办冬季奥运会,北京、张家口同为主办城市。张家口市崇礼区作为冬奥会重要比赛地,将举办跳台滑雪、单板滑雪、自由式滑雪、北欧两项、冬季两项和越野滑雪项目的等户外项目比赛。


崇礼原本是一个在河北省垫底的国家级贫困县,2016年1月27日,崇礼撤县设区,跃升为张家口的一个市辖区。它是如何通过发展冰雪经济,搭上申办冬奥会的顺风车,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县城变成世界闻名的滑雪胜地?



从河北张家口市区出发,只需半小时车程,就来到了45公里外的“北方雪都”崇礼县。从县城再到滑雪场,一路上都是欧式风格的酒店和住宅,让人恍如置身北欧小镇。自2013年11月北京宣布与张家口联合申办2022年冬奥会,崇礼就被列为了未来雪上项目的比赛地。
  

而此前,崇礼县流行一首歌谣:“一条马路尽是坑,一个警察两条盯,百货商店一个人,蔬菜门市一捆葱,十字路口一盏灯,十五瓦灯泡照全城……”但如今,这个常年在河北省垫底、极度贫穷闭塞的内陆县城,无疑已散发出金子般的光芒。2014年,它一举甩掉了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
  

人们不禁要问:崇礼县的巨变,是偶然还是必然?为何选择冰雪经济作为突破口?其复制达沃斯“白色经济”的底气从哪里来?
  

为什么是崇礼

  

崇礼成为“申奥小镇”,的确让人不可思议。从地理位置上说,它离北京太近了,近到应和北京一样有雾霾,也不怎么下雪。从经济实力上说,它又太穷了,作为国家级贫困县,各项基础设施与北京相比更是严重落后。那么,为什么是崇礼做成了,而不是别的城市?
  

在之前的准备中,崇礼确实不是第一选择。早在2002年,中国奥委会曾正式推荐“冰城”哈尔滨申办2010年冬季奥运会。在国际奥委会第一轮评定中,因为在比赛场馆、基础设施、财务状况等考核项目中,“大多数(或全部)技术指标得分低于基准分”,哈尔滨未能进入第二轮。2009年,一直在积极做着准备工作的哈尔滨又联合吉林长春,提出了申办2018年冬奥会的申请,但中国奥委会在进行过初步评估后,也回绝了这次申请。
  

北京曾成功举办过2008年夏季奥运会,除了拥有丰富的大赛经验,遗留下来的几个奥运场馆在建设之初就安装了制冰设备,完全具备开展冰上项目的条件。在这样的情况下,滑雪资源丰富,气候更温和,又身处首都经济圈的张家口似乎成为了东北之外的一个不错选择。崇礼的滑雪期从每年11月初持续到来年4月初,冬季平均气温在-12°左右;和北京搭档,又能通过冰、雪项目的分工实现优势互补。
  

实际上,崇礼与北京的渊源由来已久。1994年,北京市的11个区县与张家口市的11个贫困县建立了以扶贫为重点的对口支援关系,但由于诸多原因,效果不尽如人意。2003年,为了给北京提供更好的生态环境,张家口推行封山禁牧和退耕还林还草的政策。崇礼县位于张家口上游,又是清水河的源头,要承担起风沙源治理、生态造林等任务。当时,畜牧业是崇礼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让该县三分之二的人都受到了影响。直到2008年,崇礼县农民年人均纯收入只有2918元

  

夏季的崇礼


不过,身处环首都经济带的区位优势,终于给崇礼带来了一份厚礼,崇礼的滑雪资源开始逐渐被人们发现。10多年前,作为华北地区的第一家滑雪场,也是中国第一家民营滑雪场,塞北滑雪场很快就成为全国有名的旅游景点,他们甚至和有关部门合作,开了一趟自北京出发的“塞北滑雪专列”。巨大的客源市场促使宾馆、餐饮、农家院等旅游配套设施也应运而生。每年冬天,来自天南地北的“雪友”慕名而来。据统计,2013年-2014年雪季,崇礼县共接待游客142.2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达到9.8亿元。随着外资集团的加入,崇礼的滑雪设施全面升级,滑雪市场也逐步形成,并一跃进入了国际化阶段。
  

对此,国际奥委会市场开发委员会主席杰哈德·海博格考察崇礼后曾评价:“崇礼是中国目前最好的能够举办冬季奥运会雪上项目的比赛地点。”国家体育总局也认为崇礼是“华北地区最理想的天然滑雪区域”
  

因为冬奥,崇礼在一夜之间走向了世界。
  

机遇只垂青有准备的城市
  

为了这一天,崇礼人等待了近20年。崇礼县以滑雪为主的旅游业,起步于1996年。当时,新中国第一个滑雪冠军单兆鉴来到崇礼,想为国家体委寻找一处兼具竞技滑雪、普及性滑雪的场地。之所以考虑崇礼,原因有三:距北京近,有一条高速公路;山地不是陡峭山峰、适合建滑雪场;生态环境好,森林覆盖面积大,山坡上有成片的森林。


滑雪场是个新鲜事物,建成后有人来吗?能带动旅游发展吗?崇礼县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从北京找来一位投资者。1996年冬,崇礼第一个滑雪场——塞北滑雪场开门营业。结果,投资只有几万元的滑雪场,一个冬天竟然纯盈利30余万元。这可不是个小数目,相当于几百个农民的全年收入。此后,到崇礼滑雪的人越来越多。渐渐地,一座滑雪场已经不能满足需要,崇礼开始修建更多的滑雪场。
  

2010年元旦过后,崇礼县果断提出“旅游立县”的发展战略,决心将生态旅游产业作为立县产业来培育,全县经济社会发展总体思路实现由工向旅的重心转移。为此,还专门召开了全县旅游工作大会,这在崇礼尚属首次。“旅游立县”发展战略深入人心,打造以滑雪为核心的国际旅游精品城镇,已然成为全县的共同愿景。在此基础上,崇礼县又瞄准国际一流水平,提出建设“雪都崇礼”,打造环京津生态涵养区、休闲旅游度假区和有机农业示范区。
  

2003年,万龙滑雪场实现当年考察、当年建成、当年开放,大大提升了崇礼滑雪场的水平。2008年,马来西亚卓越集团与云顶集团在崇礼兴建云顶滑雪场,这个集冰雪运动赛事和旅游胜地、国内外户外运动赛事、夏季避暑疗养胜地为一体的国际级旅游度假示范区,计划10年内投入上百亿元。目前,崇礼已集聚了云顶、万龙、长城岭、多乐美地等多个知名雪场,建成高、中、初级雪道82条69公里。


  

自2005年以来,崇礼已连续9年成功举办国际雪联高山滑雪积分赛和“远东杯”赛,两项赛事也成为中国崇礼国际滑雪节的重要内容。其中,万龙滑雪场还被指定为韩国、日本运动员滑雪训练基地,2013年中国国家队也进入万龙滑雪场进行训练。据不完全统计,崇礼县已先后承办了42场国际国内赛事,积累了丰富的办赛经验。

作为国际水准的滑雪场,崇礼雪场已具备了相当的质量和一定的规模,并得到社会和业界的普遍认同。目前,县域内可供建设滑雪场的面积达600平方公里,可开辟滑雪场10余处,美国、意大利及国内多名滑雪专家和旅游界权威人士对崇礼滑雪资源进行实地考察与论证后一致认为,优越的资源禀赋使崇礼成为距北京最近、最理想的优质天然滑雪区域。
  

冰雪经济,由此迅速跃升为崇礼县第一支柱产业。随着旅游立县的深入人心,在冰雪经济强大的辐射和拉动下,与之相关的一些诸如观光农业、农民小院、旅游服务业、滑雪学校等迅速发展,成为农业增效、农民增收的一项富民产业。据统计,崇礼县至少1/6农民都在从事冰雪产业。2013年,崇礼县农民人均纯收入达6071元,比1996年增长五倍还多。
  

打造“东方达沃斯”
  

从北京通往崇礼的高速公路上,“东方达沃斯”的广告牌随处可见。在“京张体育文化旅游带”的蓝图中,崇礼这个依赖滑雪产业兴起的小县城,成为一个显眼的坐标。而打造“东方达沃斯”,正是崇礼的雄心和梦想所在。
  

瑞士小镇达沃斯,无疑是崇礼的标杆。作为欧洲知名的旅游胜地,达沃斯在19世纪末建起欧洲最大的天然冰场,阿尔卑斯山优良的降雪条件,又让这里拥有了欧洲最大的高山滑雪场。随着众多国际级冰雪赛事在此落户,冰雪运动的火爆带动了餐饮、旅游、度假、会议等多项产业。如今,每年在达沃斯举办的各种规模的国际会议多达几百个,创造了该地40%的GDP。而这一切都源自冰雪。
  

对崇礼而言,达沃斯的产业发展模式完全可以借鉴。与北京联合申办2022年冬奥会,让崇礼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但要催生达沃斯式的“白色经济”,仅靠冬季滑雪还不够。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核心是交通、环境和产业,一旦进入冬奥会的轨道,崇礼乃至张家口地区将实现产业结构、城市品牌的全面升级。如何以冰雪运动为媒介搭建复合型产业,是挖掘崇礼冰雪富矿的关键。

  


时任崇礼县委书记张莉认为:“在联合申冬奥的新形势下,崇礼将进一步加快与国际旅游城市接轨的步伐,把旅游贯穿到城市建设的各个方面,全面提升工作标准,致力打造面向世界的全方位、全要素、全时空的旅游城市。”
  

全方位,是把整个城市作为一个完整的旅游景区和最大的旅游产品来规划、建设和管理,从整体上塑造城市的旅游形象;


全要素,是在城市功能中充分考虑旅游要素的需求,推进吃、住、行、游、购、娱全面配套,持续提升旅游要素的品质;


全时空,是由“一季游”转向“四季游”,来崇礼可以“春赏花、夏避暑、秋观景、冬滑雪”,可以游农家院、吃农家饭、采农家菜、享农家乐,全面满足游客需求,时时处处展示崇礼旅游业优质丰富的内涵和文化品位。
  

正是有了这样的发展理念,崇礼才有了“把机遇转化为动力”的决心,才有了“以世界眼光谋划未来,以国际标准提升工作,以本地优势彰显特色”的扎实行动——英龙影剧院、米兰风情街、欧陆风情街等经典城市建筑群拔地而起,一座可让中外游客宾至如归的冰雪文化旅游新城正在建设中。
  

与此同时,崇礼在招商方式上也日益国际化。如引进马来西亚卓越集团,建设云顶滑雪场;引入意大利客商,建设多乐美地滑雪场。历经多年发展,崇礼滑雪已经成为华北地区冬季旅游的支柱项目,随之而来的是白雪换“白金”产业的迅速崛起。特别是紧扣“北冰南展、北雪南移”战略机遇,以建设环京津休闲旅游产业带为契机,加快推进冬季体育产业发展,全力打造国际滑雪产业集群。



崇礼人不会忘记这一幕:2014年初,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宴请参加冬奥会开幕式的各方来宾。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巴赫说:“在中国,冰雪运动不进山海关。如果冰雪项目能在关内推广,预计可以带动两三亿人参与,由此点燃中国冰雪运动的火炬。”巴赫不由动容。
  

未来若干年,崇礼县的目标是,打造中国滑雪产业基地、中国户外运动产业基地、中国文学艺术创作基地、中国康复疗养及养老产业示范基地、中国产业融合示范基地五大基地,重点吸引京津冀地区3000多万消费群体前来观光旅游、休闲养老。


一座小县前所未有的大变局,即将绽放。



来源:《决策》杂志  图片:图说中国

作者单位:北京交通大学管理学院

编辑:纪海涛 / 审稿:王运宝

转载请注明来源





大家都在读


1、晨读 | 正国级领导分享人生经验:从来没有无用的时间,多挤时间去学习!

2、太精辟了!中组部“笔杆子”徐文秀:中国年轻干部最缺这几样东西!

3、汪洋曾主政的市迎来新市长,上任第一天,他这样说!

4、推荐 | 这位组织部长10个数字总结自己的30年,感动无数人!

5、济南合肥西安福州同步跨入7000亿,谁能更胜一筹?

6、9张图看懂:为什么你那么忙,却还没有成功?




▲点击放大上方图片,识别二维码订阅


觉得不错,请点赞!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