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们怎么都爱“撒币”?

李愚 南风窗 2018-01-13

南风窗


现在的网民不仅仅是作为旁观者、局外人和接受者,他们更渴望的是成为参与者、局内人和发声者,他们在这种参与中不仅获得娱乐,也获得了一种合群感和身份认同。“撒币”游戏充分利用了参与式文化的精髓,也因此轻松收割了流量。


仿佛是一夜之间,身边的人都玩起了互联网知识竞答。其一般规则是,如果连续答对12道题,就可以瓜分奖金池里5万元起的奖金。而在背后“撒币”、为我们提供奖金的,则是王思聪等大佬。


王思聪力推《冲顶大会》、周鸿祎的花椒直播上线《百万作战》、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推出《百万英雄》、映客在线答题《芝士超人》、一直播上线《黄金十秒》……这几个商业平台怀揣各自的商业诉求,短兵相接,比照对手不断追加资金和物力,投入共计已超过1亿元,这是名副其实的“撒币”大战。


1月8日晚,作为《冲顶大会》的合作参与者,王思聪在朋友圈里发出:“2018年第一周总结,王思聪撒币,张一鸣撒币,周鸿祎撒币,奉佑生撒币。”


周鸿祎在王思聪的朋友圈下回复:“你们都撒币,我大撒币,比你们厉害。”映客创始人奉佑生也回复:“思聪公子,我是2017年12月24号开始撒的,我以为就我一个人撒,每想到你们都撒,不管你们撒不撒,反正我准备了10个亿,我会一直撒的!”


怎么商业大佬们都爱“撒币”了?或者换句话说,我们怎么都对“撒币”游戏上瘾了?



“新风口”

事实上,冲顶大会并非我们原创。这一模式借鉴自 Vine 联合创始人 Rus Yusupov 和 Colin Kroll 打造的HQ-Live Trivia Game Show(益智问答游戏直播)。


HQ大多由美国喜剧演员主持,工作日每天两场,周末一场,奖金从几百美元到几千美元不等,吸引了数十万用户参与。


该APP名列2017年APP Store总榜第27名,游戏类第7名。而冲顶大会的登陆页面和模式,与HQ几乎一样,果然也复制了其成功的奇迹。


网络知识竞答,就这样成为2018年中国互联网的第一个新风口。在APP供过于求,获取用户成本越来越高的局势下,“撒币”游戏轻松引来了大量的流量,而流量是互联网时代的最大价值。


有人做过统计,1月3日至7日,几家推出“撒币”游戏的APP新增用户出现陡增态势。据ASO100数据,西瓜视频在安卓市场的下载量从173.9万上升到1613.09万,5日涨幅近10倍。



此外,映客直播与花椒直播也都呈现出相似的趋势。这些背靠直播平台的“撒币”,在大流量平台的支持下,屏幕显示的同时在线人数基本都突破了百万量级。即便是坚持独立APP的冲顶大会,也一度冲上App Store 免费榜的前五。


每一场“撒币”,都是真金白银在烧钱。最保守估计,每个平台平均每天“撒币”50万元人民币(像百万英雄可不止,每场奖金高达100万元),一年最少要撒出近2亿元,还不包括种种技术成本。


不过,相较于其他模式,网络知识竞答可开发的商机更为明显充分,广告变现更为可行,有业内专家认为,“直播答题具有很强的交互性,没有任何一种广告方式可以让用户在20-30分钟的时间里,保持高度集中,品牌专场的方式又会刺激用户最大程度上去了解这个企业,这种方式已经是互联网最有效的营销模式之一”。


因此,“撒币”几天,投放广告的商家接踵而至。百万赢家与美团的广告合作,美团获得的权益包括主持人口播、直播间冠名和答题植入等。几天前,也传出趣店1亿元赞助芝士超人的消息……在利益的鼓动下,“撒币”大战将愈演愈烈。


直播答题APP


参与式娱乐

能够瓜分奖池当然是一方面原因了,可事实上即便顺利答完12道题能够拿到的奖金也就几块钱到几十块钱不等,少得可怜。因此,除了奖金的因素外,更关键的原因是什么?


知识竞答的模式,其实是传统电视台的综艺模式。《幸运52》《开心辞典》《一站到底》都是耳熟能详的同类电视节目。


很多综艺节目的生命周期都很短,即便是大热的《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做了几季之后就明显陷入了瓶颈,但《开心辞典》《幸运52》一做就是十几年,用户黏性很强,也让李咏、王小丫成为国民主持人。


为何有这样的差别?根本就在于参与感。《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电视机前观众的参与度很低,他们不能投票,只有在公布晋级名单的时候才会有一种心跳加速的紧张感。


但知识竞答类节目不然,每一道题目是抛向选手也是抛向观众,多少观众在看《开心辞典》的时候,也在电视机前跟着答题。


《一站到底》


互联网的崛起,之所以严重威胁了报纸和电视等传统媒体的生存空间,就在于它为用户提供了更直接、更强烈的参与模式。


美国传播学家、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亨利·詹金斯(Henry Jenkins)于1992年提出了一个参与式文化的概念。


他指的是以Web2.0网络为平台,以全体网民为主题,通过某种身份认同,以积极主动地创作媒介文本、传播媒介内容、加强网络交往为主要形式所创造出来的一种自由、平等、公开、包容、共享的新型媒介文化样式。


换句话说,现在的网民不仅仅是作为旁观者、局外人和接受者,他们更渴望的是成为参与者、局内人和发声者,他们在这种参与中不仅获得娱乐,也获得了一种合群感和身份认同。


“撒币”游戏充分利用了参与式文化的精髓,也因此轻松收割了流量。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剧照


碎片化时间、信息和娱乐

在“撒币”游戏走红之前,也有不少游戏也曾成为爆款,比如“王者荣耀”。不过很多不玩游戏的人,即便看到身边无数人在玩“王者荣耀”,他可能也会无动于衷。


一方面是,大多数游戏的玩法对于新人来说并不友好,也显得过于复杂。另一方面是,上瘾的恐慌,很多游戏只要你想玩就可以24小时地玩,自制力较差的人不免担心游戏会影响现实生活。


但“撒币”游戏不同。它模式简单,只要进入就可以答题,反正就是三个选项,瞎蒙也可以选,门槛低,几乎人人都可以参与。何况这一类竞答游戏是有场次的,并非24小时都有比赛,一天平均也两场比赛,玩完即走,不至于消耗太多时间。


简单、方便、容易、玩完即走,“撒币”游戏的这些优点完美契合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时间特点、信息特点和娱乐特点,即碎片化。



这是一个碎片化的时代,我们的时间都呈碎片化了,或者说,我们的大段时间变少了,我们的注意力越来越有限了。这得益于科技的进步,尤其是通讯技术的进步。


进入互联网时代,几乎人手一部手机,大部分人的手机都可以连接上网络。手机不仅仅是一个用来通话和发短信的工具(事实上,短信的功能几乎都要被淘汰了),它可以安装无数的APP,可以成为闹钟、记事本、计算器,可以用来看视频、听音乐、看直播、玩游戏,当然也可以用来上网、查阅资料和炒股……


有了手机和网络,有了如此丰富多样的功能,我们的空余时间也因此被分割为无数的碎片,我们很难长时间专注在一件事情上。


美国科技学者尼古拉斯·卡尔在《浅薄:互联网如何毒化了我们的大脑》一书中,形象地描绘了这一图景:“当我们在新闻网站上浏览最新焦点时,突然收到一条信息,提醒有新邮件到达。几秒钟后,RSS阅读器又告诉我们,最喜爱的博主刚刚上传了一篇新博文。没一会儿,手机铃声响了,原来有短信送达。与此同时,脸书和推特网站的用户头像也在不停地闪烁……”


与碎片化时间相伴的,是信息的碎片化。现在很多人每天接触的都是微博、微信公众号的碎片化文章和碎片化信息,他们或许一年都不曾翻阅过一本书。


另外一点,就是娱乐的碎片化。任何细碎的休息时间,我们都想用来休闲和娱乐,许多小游戏应运而生。 



“撒币”是将碎片化时间、碎片化信息和碎片化娱乐结合得最好的典型之一了。撒币游戏的题目几乎无所不包,上知天文、下至地理,也包括各种娱乐八卦和生僻信息。


比如“人在太空中为什么不能流泪”“著名卡通形象米老鼠有几根手指”“白云苍狗的狗究竟是什么狗”“金马奖最佳女配角是谁”……这些信息都不是系统的,它们是碎片化的,不是每个人都掌握系统性知识,但鸡零狗碎的信息却都知道一点。


并且每一场答题最多也就20多分钟时间(像冲顶大会每场才10余分钟),充分利用了碎片化时间,只要得空,我们都可以见缝插针地娱乐一下。

 

因此,表面上看是王思聪们在“撒币”,实际上“撒币”的恰恰是无数的用户,商人们以小钱换取了我们的时间和精力,并以此兑换成更大的商业价值。


所以,任何游戏,小玩怡情,千万不要着魔上瘾(比如有人下了好几个客户端,天天守着比赛),否则别人“撒币”,我们可能就变成另一个同音词了。


作者 | 李愚

编辑 | 蒙洁华 mjh@nfcmag.com

排版 | GINNY



我们用心写作,因为我们知道有人在用心阅读。

我们想更好地尽一份力,让世界在他们的门外闪光。

您有怎样的体会和建议,请用一杯茶的功夫,扫码填写以下这份问卷,简单直接地告诉我们。

南风窗读者调查问卷


南风窗微信公众号、官方微博及南风窗网刊登的所有署名为南风窗记者、特约撰稿人的作品为南风窗杂志社享有著作权的作品,未经南风窗杂志社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追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欢迎转发本文至朋友圈,与相似的灵魂一同分享。更多精彩报道,请关注新一期《南风窗》

点击屏幕右下方写评论,可参与讨论哦!




▼▼点击「阅读原文」,发现更多精彩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