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做梦了,直播答题里没有百万富翁!【氢媒】

2018-01-13 Asher 氢媒工场 氢媒工场

作者Asher


1、

 

元旦假期期间,微信和QQ群有不少人在发这样的信息:

 

快来领取支付宝跨年红包!1月1日起还有机会额外获得专享红包哦!复制此消息,打开最新版支付宝就能领取!6zwo6m92FJ

 

往群里发这些信息的人,有记者,有亲戚,也有户外达人,为的是给支付宝带点流量过去完成KPI,得到的奖励是几毛钱,或者几块钱。

 

大家都乐此不疲,甚至是一天好几条,往群里扔,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甚至有的还变种成了:

 

图片来自支付宝微博

 

为了拿红包,真是煞费苦心,最后的目的还不是要人家打开支付宝,不知道大家看到这种信息什么感受,反正我是不会复制打开的。

 

终于支付宝的跨年红包算是消停了。

 

但另一种新的“邀请码”铺天盖地袭来,原来是直播答题火了,只有邀请新的人加入,自己就能复活一次,群发的还是原先那波人,还是那种简单粗暴。

 

因为感觉有点病毒营销的意味,烦不胜烦,就顺手把几个群给退了,包括一个大学校友群和一个滇藏骑行群。

 

不知道有人算过账没,这几年,你吭哧吭哧抢的支付宝和微信的红包,加起来有多少钱,天猫、京东的优惠券真的为你省了几个钱?

 

平台总给人一种假象,有人抢到了那个888元的大额红包,有人能在全民答题中很快拿下了一百万发家致富了,不试一下,谁知道不是自己了。

 

不知道是运气差,还是人品差,我前期抢的所有红包,几分几毛几块的几年下来加起来也没超过一百块钱。

 

而那些所谓的天大的优惠券,还不是默默之中骗光了我钱包里大多数零花钱,前前后后买回来了一堆没多大实用价值的玩意。

 

2、

 

98、99年那会,我上小学四、五年级,在那时的农村,没有手机、没有电脑。


我和好友们仅有的零花钱都拿去买泡泡糖了,因为集齐一套52张刮刮贴纸,就可以兑换一台电脑。


那两年间课间、散学后,我们都挤在校门口的副校长老婆开的小卖部门口,一个一个拆开买到的泡泡糖,大家也流行互换贴纸,希望早日能拿到那台从来没有见过的电脑。


但直到小学毕业,我买的泡泡糖一共有两三千个,其余的小伙伴也不例外,但印象中我所在的那个小学,从来没有人集齐过,要是有人集齐恐怕早都传遍了大街小巷。


尽管一个泡泡糖只要一毛钱,但在那个年代,算下来也花了家里一大笔钱,这样说我和小伙伴在小学就被割过一波韭菜了。


这件事的结果是,副校长夫人很快开上了人生中第一辆红色的桑塔纳。


到了QQ时代,空间和群里流行的段子,莫过于马化腾生日的梗,而且是屡试不爽。

 

“今天是腾讯老总生日,将此消息转发到五个QQ群,就会送你两个太阳,我试过了,是真的!”

 

相信很多人都上过这个当,但这样浅显的谣言却持续好几年,依然有人发,有人转,有人信。


随着QQ衰落,微信时代到来后,马化腾生日的梗没了,但开始有人发“感谢大家,求xx个赞”这样的票圈,或是拜求转发的,或是给孩子拉票的。

 

通常你会碍于友人情面,不得不赞,不得不转,否则会伤了感情。但打心底里肯定是不愿意这么做的,一次两次可以,但三番五次的,要么装作没看到,要么分组可见。

 

说这些,是因为和上面那种不顾别人感受往微信群、QQ群简单粗暴乱发红包码、复活码的都一样,你无形中在消耗别人对你的信任,破坏了简单交流的社交生态。

 

实话实说,我受得了朋友圈发文艺美颜自拍的,但看到求点赞、求拉票、求转发的,统统会拉黑。

 

相信转发这些信息的人,并不是因为他们情商低下或者真的傻,其实很简单,就是因此爱贪小便宜。



前两天年一元夺宝特别火,特大网站都纷纷在做,号称小投入高怀抱,一元可以中iphone,很多人对此趋之若鹜。


但有人花了好几万,发现自己都没中奖,于是打着横幅“一元夺宝害其家破人亡”在网易大厦门口抗议,最后的结果怎么样就无从知晓了,人性的贪欲在这里暴露无遗。


从形式上讲,一元夺宝这种和买彩票、赌博都属于一种射幸行为,不管是非法还是合法,都极易形成全民投机而不务正业。

 

3、

 

不知从何时起,互联网便会不时刮起这样一股妖风邪气。

 

谁是始作俑者不知道,但几乎每个大的互联网公司都喜欢这么干,双11、元旦、春节,统统来一波病毒营销。

 

发全民优惠券,搞红包大战,玩什么撒币游戏,不一样的噱头,但一样的鸡贼套路。

 

老谋深算的平台们可谓深谙人性的贪嗔痴,一点小恩小惠就能发动数以亿计的人来参与到这场转发引流中来。

 

要知道,所有的商业模式,从始至终,不是千方百计的吸引点击赚取流量,就是穷尽思路的榨取你钱包里的Money。

 

互联网平台又不是公益机构,人家凭啥搞慈善扶贫呢?

 

但凡以撒比的名义运营的,通常一点都不傻逼,人家精着呢,在你试图知识变现和“以小博大”的侥幸心理背后,是直播答题以低廉的成本获客,实现高效的用户转化,或许靠直播答题发家致富的有,但这概率和买彩票中大奖没差吧。



记得09年那部宝莱坞大片《贫民窟的百万富翁》里有句话说的很对“梦想只能控制你自己的大脑;但是有了钱,你就能控制别人的大脑。”



这些自认一个比一个撒币的王思聪、周鸿祎、奉佑生们,他们有了钱,就是要营造一种谁都可以轻易成为“直播问答上的百万富翁”来通过钱控制你的时间、注意力和大脑。


在那部电影中还有一句经典台词也很有启发性:“他们来到孟买这个黄金城市,怀揣发财致富和要过上等人生活的梦想。然而到头来,黄金早就变成了铅块,留下的只是生锈的心灵和麻木的大脑,就像我自己眼下这样。”


赫胥黎在《美丽新世界》中表达了一种忧虑:


人们会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而他对这种趋势之下的未来预言是: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所憎恨的东西,而恰恰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从泡泡糖贴纸,到马化腾生日,一元可以夺宝,再到互联网金融,全民红包,以及现在的直播问答成为百万富翁,玩法越来越多,我们迎来了一个全民狂欢的浮躁时代。


相信等再过一个月,如果这场直播问答的游戏继续如火如荼的继续下去,今年的除夕三十晚上,大家忙于抢红包,忙于直播答题抢钱,恐怕再也没人安安心心吃顿饺子、看看春晚了,那才叫真正的悲哀了。


有时候虚拟世界比现实世界更加现实,总有人成功,幸运之手将它们高高托举,但那个人就不是我,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始终充当着参与者或看客,在游戏结束后,还是要继续品尝生活中的酸甜苦辣。




氢媒工场是TMT圈内知名自媒体,在钛媒体、雪球、界面、知乎等平台开设专栏,同时也已入驻i黑马、腾讯新闻、今日头条、创业家APP、一点资讯、百度百家等平台。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