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s Up!这股浪潮席卷全球!她们决定打破沉默,向恶魔宣战!

每个生命都要发光 好报 2018-01-13


今日撰稿人:报十二娘


前几天,

那个著名的美国女主持人奥普拉,

以一个撼动全世界的声音宣布:

太久了,没人倾听或相信女人,

伤害她们的男人从来没有被起诉过,

我们甚至永远不知道这些女性的名字,

她们在被残忍强大的男人们破坏了的这种文化中,

生活了多年

但是,她们的时间到了,

她们的时间到了,

她们的时间到了!

如果她们胆敢对权力说真话,

新的一天即将来临!


 

1

1月11日晚,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在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调查通报,通报表示,该校教授陈小武存在对学生性骚扰行为,经研究决定,撤销陈小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撤销其教师职务,取消其教师资格。


就在北航发出通报10多个小时后,网络上又爆出一则对对外经贸大学统计学院薛原教授实施猥亵及长期性骚扰的举报!


从2108年11日,北航女博士罗茜茜通过网络发起实名举报,控诉自己在读博期间深受导师陈小武的骚扰开始,反对职场性骚扰、性侵犯,这个持续许久的世界性话题,在中国引发了它的第一次热浪。


而在国外,它同样引起了新的热浪。


 

2

几天前,“脱口秀女王”奥普拉,在第75届金球奖终身成就奖领奖台上,发表了一篇震撼全场、火遍全球的,被誉为“教科书般”的演讲,将反性骚扰的“Time's Up”运动推向了新的高潮。

 

自从去年好莱坞性骚扰丑闻曝光后,越来越多的人们勇敢地站出来,说出自己遭遇过的事情。


对此,奥普拉表示:

说出真相是我们都拥有的最强大的工具。所有那些勇敢说出真相、分享自己故事的女性,她们让我特别自豪、也特别鼓舞人心。

 

“我采访过他人,自己也饰演过一些角色,这些人或者角色经历了世间最丑陋的事情,但他们都拥有同样的品质,那就是留有希望。尽管他们正经历着最黑暗的夜晚,但也要期待更美好的未来。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即使有女性敢于说出真相,指控那些掌握权力的男性,她们的声音也没人倾听,没人相信。然而,这样的日子已经到头了!这样的日子已经到头了!这样的日子已经到头了

 




(注:文末附有奥普拉演讲视频)


听了这篇充满激情的演讲后,网友们甚至激动得请求这位女神去竞选美国总统:

我泪流满面地坐在这里……我从来没听过这样的演讲,奥普拉,我的朋友,请竞选总统吧,这个世界需要更多这样的声音。


 在台上给奥普拉颁奖的瑞茜·威瑟斯彭则表示:

我现在正式把时间划分如下:奥普拉演讲前和奥普拉演讲后。 


而且,在本届金球奖红毯上,几乎所有女星都身穿黑色礼服,以表示对Time's Up”运动的支持,男性则佩戴“Time's Up”的胸牌,以示对女性的支持。


 

3

一切都表明,那些遭受过骚扰和折磨的女性,她们的遭遇和声音正在被关注、被正视。

 

她们作为揭露了各行各业中性骚扰和性侵犯的“打破沉默者”,也被评为了2017年《时代》杂志的“年度人物”:

那些打破沉默的女人和男人跨越了所有的种族,所有的收入阶层,所有的职业,几乎所有的角落。 


演员艾什莉·贾德、歌星泰勒·斯威夫特优步前工程师苏珊·福勒加利福尼亚游说家阿达马·伊吾草莓采摘员伊莎贝拉·帕斯寇(化名)和一位来自德克萨斯州的医务工作者(只露出右臂),她们作为镜头背后无数“打破沉默者”的代表,登上了《时代》的封面,

 

苏珊·福勒在发布那篇长文时,绝对没有想到最终引如此大规模的运动和清算


2017年2月,苏珊在博客上勇敢公开了她遭到性骚扰的经历:

她在优步工作时遭到了男性高管的性骚扰:“很显然,他试图让我和他做爱,这一意图是非常清楚的,我立即对这些聊天消息进行了截图,并向公司人力资源部门举报了他。”

 

但公司高管告知她,他是一位“业绩出众者”,他们不想惩罚他,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一个“无知的错误”。

 

她的经理甚至威胁她,要把她开除——“我告诉他这是非法的,他回答说自己当了很久的经理,他当然知道什么是非法的,但他威胁能够用手段把我扫地出门。

 

后来,苏珊发现,发生在她身上的情况并不是个例。于是,在工作了一年之后,她选择离开。

苏珊和丈夫


苏珊从小生在一个很贫穷的家庭,她依靠勤奋和努力得到了一切:

“我从来没有唾手得来过任何东西,我必须为我想要的一切努力,比如教育。当我受到骚扰和歧视时,我尽可能地反抗——因为我经历的一切、我整个人生的努力付出,不是为了让别人从我身上夺走这一切。”

 

苏珊公开了自己的遭遇,这受到了媒体的极大关注。

 

接着,在硅谷,也有女性企业家开始指控,如何被潜在投资者进行令人恶心的抚摸或求欢。

 

到了10月,这股浪潮到了好莱坞,著名制作人哈维·温斯坦被指控,其在30多年中,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曾对多名女演员、女员工等进行性骚扰和性侵犯。

 

闹得沸沸扬扬的“好莱坞性丑闻”,不仅引发了更多的圈内指控,也把这次反性骚扰事件推向了全球。


一开始,是女演员艾丽莎·米兰诺在Twitter Facebook上建了一个名为“#MeToo(我也是(受害者))”的标签,呼吁人们说出自己受到性侵和性骚扰的经历。

 

没想到的是,很快就有数百万人,包括一些男性,在网络上披露他们遭遇到的性骚扰和虐待,或表示声援。她们来自世界各地,包括政界、学术界、文化界等不同的行业和领域的人们。

 

全球女性掀起了一场反性侵、反职场性骚扰的热潮。


就是在这时,罗茜茜看到了网络上声势浩大的“MeToo”运动,从而决定揭露陈小武对自己曾有过的性骚扰。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12年,但“晚做总比不做好”,她看到学妹们依然在被骚扰,如果不做,坏人还将继续他的恶行,这也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人受害。

 

随后,“MeToo”运动从网络上延伸到了现实中,在洛杉矶、在巴黎,都有抗议性骚扰的游行人群。她们勇敢走到街头,说出自己的遭遇:“我的老师曾把手放进我的衣服里”、“我的老板曾要求我穿上比基尼”、“我的上司曾给我发送暧昧信息”……

 

4

当沉默被打破,恶魔便无所遁形,并受到迟来的惩罚。

 

“打破沉默者”们开启了一场革命,她们的声音和怒火,已经产生了直接且令人震惊的结果:几乎每天都有企业高管被解雇、行业大佬倒下、有偶像声名扫地,当然,也有人被起诉。


苏珊的指控直接导致优步首席执行官下台;

 

硅谷的风波导致多名著名风险投资家被炒或辞,比如网贷平台SoFi的首席执行官,以及Binary Capital的联合创始人贾斯廷•卡尔德贝克;

 

而哈维·温斯坦,这位出品过《低俗小说》《英国病人》等很多口碑不错的电影,在当今世界电影界极有影响力的人物,也逃脱不了性骚扰的指控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很快,身败名裂的他,被自己所创立的公司解雇。


除此之外,美国哥伦比亚广播电视著名主持人查理•罗斯,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知名主播马特•劳尔等电视明星,由于被曝骚扰同事,都被迫辞职。

 

在政界,美国参议院的阿尔•弗兰肯,以及众议院的约翰•科尼尔斯、特伦特•弗兰克,在受到性骚扰指控后也被迫公布了退休计划。

……


2017年,全球女性在争取权益的道路上,跨出了大大的一步。

 

多年来,为改变自身的生存状况,她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奋斗,她们和男人一样要工作养家,还要在家庭事务中付出更多的精力和辛劳,但在社会和职场上,她们却常受男性的歧视、压制,甚至骚扰和蹂躏。

 

但她们多选择了沉默。

 

就像作家那吉娃·依比安写的那样:

被指责的是我。人们让我不要谈论这件事,人们对我说这没有多糟糕,人们对我说我应该看淡它

 

是的,沉默,作为是受害者免受二次伤害的一种保护方式,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社会舆论的躲避,但这也纵容了作恶者,让那些丑恶的罪行像一个个黑暗的屋子,人们路过那里,但假装看不见,或绕道而行,或避而不谈,可是不断有人被拉进那个小黑屋,它依然存在,继续伤害,

 

现在,她们不再沉默,掀翻屋顶的时候到了!


 

5

这是一场持久战,同样需要坚定的勇气,但打破沉默,向恶魔宣战,却是迈出了最重要的第一步。

 

正如《时代》主编爱德华·费尔森塔尔说的那样:

“打破沉默者” 掀起了“一场运动和一场清算”,虽然它的开始“源于个人的勇敢行动”,但“伟大的社会变革几乎总是如此”。

 

如今,

这场浪潮早已超越文化、地理、种族、阶层、宗教、政治等界限全球女性正前所未有地联合在一起,为公正、正义而战,坚决捍卫自己的尊严和权益。


进入2018年,更是有包括娜塔丽·波特曼、艾玛·斯通等数百名美国演艺界女性联合发起的名为“Times Up”的反职场性骚扰运动。

 

她们不仅呼吁女性勇敢站出来指控曾经发生过的性骚扰,反抗潜在的职场性骚扰行为,而且还向意图掩盖此类事件的企业施压,推动立法行动。

 

而且,该运动还将设立一项基金,帮助社会地位相对较低的女性反抗职场性骚扰行为,并且避免她们在公开指控后遭遇解雇或报复。

 

在长期的人类历史上,男性掌握着社会上绝大多数的权力、财富和资源,在这传统的男性权威的社会法则里,处在食物链上游的他们,在一定的范围内,总能为所欲为。


但现在,在这个女性社会地位日益崛起,自我意识逐渐觉醒的年代,一部分男人依然守着那残存的男权思想,觉得可以利用自己在权力、地位、阶层等方面的优势,哪怕是一点小得可怜的优势,就足以让他人崇拜和就范。

 

比如北航陈小武,觉得自己可以影响女生们的毕业和出国;

还有在2016年年底的民生银行性骚扰案件中,男性领导更是直接给出了要么上床要么下岗的选择;

也曾在小区里听一位做家政的阿姨提到,她所照顾的那位老头,虽然已经生活不能自理,但还是会对保姆动手动脚。因为对之前的那位保姆骚扰习惯了,在她来到这里之后,

老头也试图对她进行性骚扰,在她把事情告诉了其女儿后,老头被女儿训斥了一顿,再加上畏于“再这样就没人管你了”,这才停止了对保姆的骚扰。

 

 

6

社会终归是在进步的,有越来越多女性开始明白,没有一份工作是需要委曲求全到用身体去交换的。她们有足够的阅历看清“权色交易”背后丑恶、卑鄙的人性,有足够的能力做更多的职业选择。

 

而且,今天的社会也变得更加开放,人们,尤其是女性之间,她们愿意更好地互相信任、彼此支持,而不是为了从男权社会争夺赏赐而互相攻击和算计。

 

女人和男人一样,本应平等地拥有社会资源和机会,这不该通过牺牲女性的性来分配和获得。


当所有人都意识到自己可以改变规则,当她们不再默认、不再顺从、不再沉默,那些所谓的“潜规则”便失去了存在的土壤。

 

从好莱坞女星、硅谷女企业家、到高校女博士,到女员工,再到女保姆,在面对职场性骚扰时,她们没有强大弱小之分,但是她们正在一起变得强大。

 

就像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在《使女的故事》中写的那样:

“我们是那些不会出现在书上的人,我们生活在印刷书页的白色边缘部分,我们生活在故事的间隙里。如今我们已经不再生活在故事的间隙里,我们已经成为了故事本身 

 

是的,我们不再生活在故事的间隙里。性骚扰和性侵犯从遮遮掩掩到成为公众话题、全球运动,这是积累到一定程度的痛苦和挣扎的爆发。

 

如今,一批伟大的女性带头打响了这场战争,那些经历了世间最丑陋的事情,最黑暗的夜晚的人们,他们所期待的美好未来终会来临。


奥普拉在金球奖颁奖典礼上的演讲:



本文文字为好报原创编写,图片来源于网络。其他公众号转载本文章请聊天框回复“转载”(评论区留言无效)。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