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北大的女子特战兵

王艳 每日人物 2018-01-13


现在当过兵了,我也没有感觉自己是个英雄。


去年十一的时候回山西老家,和爸妈一起吃饭,出来结账的时候看到了一群人,穿的衣服上面写着海军陆战队。我和这群二十年前的兵,一起唱起了陆战队队歌,“军中之军,钢中之钢……背水攻坚,势不可挡。”




文 | 王艳

编辑  | 冯翔



山西姑娘宋玺的朋友圈几乎一日一更,翻栏杆去未名湖冰上撒野,雍和宫里摆脱地心引力拍浮游照,晒美食,晒撸猫,晒她所在的北大合唱团。

 

继续往下翻,是长达两年的“空朋友圈”。

 

彼时,她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陆战队某部士兵,第二十五批护航编队唯一的女子特战队员。她一周可以打五分钟的电话,用一种特制的电话卡。为了打个电话,要先拨二十多个数字的卡号,二十多个数字的密码。

 

七个月的护航,她只零星在朋友圈晒过零食,那是她给自己偷藏的小饼干。还晒过美景,数百只小鸟落在舰艇上,组成一串音符。朋友圈之外,她用训练杀死时间,遭遇海盗的那晚,凶险异常,成为回忆里的高光时刻。

 

兵役结束,宋玺回到北京大学,和小自己两届的同学一起上课。未来两年,她将继续攻读心理学专业的研究生,面对是否还会回军营的问题,瞬间的迟疑里闪过无数关于未来的可能性。

 

以下是她的口述。

 


1



没想到因为爱笑,给我的部队生活带来挺大困扰。

 

训练格斗的时候,一个人动作快,一个人动作慢,配合不到一起的时候,我想笑。谁走路顺拐了,或者班长说了啥,我都想笑。

 

站队列的时候干什么都要先打报告,有一次,一个战友脸上落了马蜂,他抬手想把马蜂赶走,却忘了打报告。班长惩罚他跑到电线杆旁边,喊五十遍“报告”。声音很大,嗓子喊成破锣,“报告报告报告”,听着像青蛙,我想笑。

 

还有一次站队列,我做得比较好,班长让我去教别人,那个战友有些不协调,一紧张就更不协调。我就冲他笑,“别紧张,不紧张就好了”,班长“啪”地打了我一下,“不准笑!”



我的表情比较丰富,但部队的训练是件严肃的事情,为这事儿,我经常能把自己嘴皮子咬破,着急想笑,但是不能笑。每当遇到这种时候,我就用牙咬着下嘴唇的肉,嘴唇不能再动,经常能咬出血,如果还是停不住,班长就把我单拎出来,命令我对着电线杆子“哈哈哈”笑个够。整个连队都听得见。

 


2

 


我2015年9月份入伍,一直到2017年9月份退役,是海军陆战队的女子侦察队队员,也是第二十五批护航编队唯一的女子特战队员。其实之前两年,我都报名了,但是爸妈不同意,觉得太苦,也觉得浪费时间,就把我给劝回来了。

 

那时候,解放军的生活离我比较远,在我看来他们就像英雄一样,那里就是一个真善美的地方,我自己也想体验一下穿上军装做英雄的感觉。



2015年,我瞒着父母报名参军,他们知道以后还是不同意,但尊重我的选择。接到复检通知的时候,本来约好和我爸一起看第二天的篮球比赛,通知一来,我爸知道这就差不多要进军营了,好久不说话,最后憋出一句话:明天还能一起看球赛吗?我说,又不是不回来了。我哭了。

 

在部队里,和大学生活还是有不同的。

 

之前觉得当兵就是为人民服务,打仗、救人什么的,怎么来这以后就天天打扫卫生,还剪草,还有各种匪夷所思的任务。

 

我们要背条令条例,那是一本几百页的书,我有的时候还挺拧的,无法理解的事情,我可能就不会照做。为什么上个厕所要请假,为什么说话前要打报告?我只好脑补很多情境来说服自己。

 

比如说保持内务整洁,我就会想,什么东西你要知道在哪里,万一要是打仗的话,你急需什么东西,一通乱找,时间就过去了。出入列要打报告,不这样的话,上级管理的时候就有很多漏洞。部队不允许走路的时候手插兜,我自己这么做的时候虽然挺舒服,但看别人这样,确实有点像流氓。我也是在给这些东西一些合理性。

 

我也纠结过一段时间。有一次是上级要来检查,我们大扫除,下雨,马路旁边长了青苔,我要用钢丝球把青苔给刷下来,当时就想,人家花啊草的,长的挺好的,干嘛呀这是。但是你还得干,很多事情都不是按照你的心意来,在部队里树都得长成一模一样,你不直都给你捋直了。

 

2015年,海军一共招女兵三百多个。我想进的陆战队,只招四十多人。班长跟我说,你要表现得好才能去。所以我训练的时候会比别人更用功,觉得自己力量不够,晚上加练,睡觉前就把脚竖起来,练习俯卧撑,也要多撑几个。还参加演讲比赛,希望自己能够得到陆战队接兵干部的注意。第一个月瘦了二十斤。

 

到了下连分配的时候,基地想留我当辅导员,带新兵。演出队也缺唱歌的,想让我去演出队,找我去给他们唱歌。我说不会,但是我不唱人家不走,我就唱了个《我爱蓝色的海洋》,表明自己要去陆战队的决心。

 


3

 


2015年12月,我成为海军陆战队的一员。越野、空包弹、学旗语、刷油漆、站岗、操舟潜水,伞降机降,特种射击都是我的训练内容,但最苦的还是基本功。

 

早上五点起,睡觉的时候快十二点了,天天扎马步,一扎就是一个上午,看《新闻联播》也是要撑着平板撑看。扎完马步还做俯卧撑,一组二十个,一次四五组,做到班长满意为止。

 

俯卧撑结束后是拳头俯卧撑,再接着是五指俯卧撑,我们做俯卧撑的那个地儿,全是小石子。疼,但是你必须忍着,直到拳头磨出了厚茧,才好一点。平时训练苦,大家坐在一起,休息十分钟,战友会自己表演节目,乐呵一下,我也会给大家唱歌,在部队里过苦日子的时候,有一点点甜的就觉得很幸福。

 

也受过伤。练习索降,按要求是在飞机平台上蹬一下再跳,但我走了一下神,把大腿给磕了。整个大腿都肿了,一片黑青。到了晚上,腿上是一条一条的血丝,像河流的入海口。酸胀感持续很久,但我还是去了海练。



六月的时候,把我们拉到海边,晚上住帐篷,温度至少四十度,不透气,和蒸桑拿一样。早上六点钟出早操,那半个小时可以穿短袖,平时训练都得长袖长裤。我全身上下都是痱子,猛扑宝宝金水,被撞的大腿上长了一个三厘米乘六厘米的大疙瘩,三个月才好完全。

 

退伍之前去做核磁,我的膝盖是四度损伤。那个时候我为了能去寒训,训练非常刻苦,猛扎马步,班长不让停就继续。又冷又潮湿,半月板很快就不行了,走路都走不了。结果,尽管我强烈要求去寒训,但因为膝盖出了问题,指导员还是没同意。

 

听他们说,冬天的寒训,有的时候,男兵不允许穿上衣,大家嘴唇上就没有一块好肉。

 

 

4


 

有一天我正擦枪呢,忽然连队来了个电话。我一手枪油,还是连长帮我举的电话,问我要不要去护航。离我这么远、这么雄伟的事业,出现在我面前,天啊!是不是自己也可以当个英雄?

 

给了肯定的答复后,我等了一个多月,每天都在想,我这是能去呢,还是不能去的呢,部队里是三分钟一变的,我害怕落空。我猜测自己应该是因为会唱歌这个特点,才被选中的,因为回航顺访的时候,需要和当地军政有些互动,但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终于到了临走那天,战友们送我,都蛮羡慕的,每一个当兵的人都希望出任务,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不出任务,平时不都白练了嘛。


2016年12月17日上午,中国海军第二十五批护航编队从湛江的军港解缆起航,去亚丁湾接替第二十四批护航编队,执行护航任务。登上导弹护卫舰——衡阳舰的时候,很激动,我竟然来护航了!结果刚出发不久,我就开始晕了。

 

出南沙的那几天晃动最厉害,我们的参谋长,在船上呆几十年了,给我们开了个会。一个多小时里,他全程站着,也没喝水,竟然没晕。当时我好几次想吐,完全听不到他说什么,就一直盯着他看,告诉自己说我不能晕,会议一结束,我立马跑回去吐。


 

我们的护士长姐姐,吃不进任何东西,喝水都吐,手背上的血管都要爆出来了,就脱水脱到那种程度。还有两个战友晕得厉害,就拿着小马扎,坐在甲板上,看海吹风,面无血色,还拿着卫生纸抹眼泪,我拍了她们很多丑照。

 

我也晕,但是装着不晕,陆战队的人都比较好面子,每天按时吃饭,尽量让自己活跃起来,告诉自己说,晃晃悠悠蛮好玩的,以前你不是还蛮喜欢荡秋千的,喜欢蹦跳跳床的吗,这不就有机会了嘛!其实,我们这个也不算太严重,听说厉害的时候,都是随身携带垃圾袋,船上的栏杆也到处都缠着垃圾袋,随时随地都有人要吐。

 

有两个月我们没有靠港补给,那伙食,简直是不能活了。绿叶子菜就没有了,天天吃洋葱和土豆,我在厨房帮厨,太知道了,土豆软趴趴皱巴巴的,全都是有芽的,要把芽切了再吃。洋葱外面就是一层黑毛绿毛白毛,外面的皮剥掉,还是烂乎乎的,一直剥,最后终于露出可以吃的部分了,一切开,里面的心儿是黑的。

 

 

5



关于海盗,我们都有预案,设置的预案里,怎么把海盗想得凶险怎么来。

 

在舰艇上,舰员们负责舰艇的正常运行,特战队员还是一如既往地训练体能,包括一些针对护航的专业训练,比如舱室搜索、对海射击、反恐警戒,都是按照实战化要求进行的。

 

刚开始的时候想过,我们会不会遇到海盗,但是很久都没遇到,直到2017年4月8日,那天晚上我没睡着,就出来看看,结果发现船上气氛有点不对,大家都不怎么笑了。这才知道,遇到海盗了。附近海域有一艘商船被海盗劫持了,给我们发来了求救信号。

 

指挥员派我们编队的一艘战舰去救援,因为我是个女孩子,所以在后方负责保障。但我的心焦灼不安,在餐厅里数着秒等,一直盼着他们回来,盼了整整一夜。

 

16名特战队员在舰载直升机空中掩护下乘小艇登上被劫持货船,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安全回来,并成功地解救了19名被劫持的人质,那十九个人披着中国的五星红旗,一直对我们说,“Thank you,China”,那个时候我特别自豪。


 

护航七个月,两百多人里,就我们四个女生,除了我和护士长姐姐,还有两个文艺骨干。大家对我们四个人很照顾,这是整个舰艇上的共识。好吃的都会先让给我们吃,瓜子儿豆腐干什么的,排队打饭也都让我们在前面,三八妇女节的时候,还会送我们巧克力。

 

我和另一个女兵每天会读一些广播,他们就能听到比较温柔的声音,也是抚慰他们的心灵。吃完饭大家会去甲板上散步,我经常躺在甲板上看星星,啥也不想。

 

倒时差那会儿失眠,我和战友凌晨三点钟偷偷去厨房烙饼,到驾驶室给他们送饭,溜达溜达去看星星,再披个军大衣在船上最高的地方等太阳,一艘船上要有几个快乐的人。可惜那天云太多,没等来日出。

 

 

6

 


现在当过兵了,我也没有感觉自己是个英雄。

 

快退伍的时候,护航编队的政委跟我们说:“回去上学充实自己是好的,但身为一名退伍的海军战士,学成之后可以再来海军做贡献,或者嫁给海军,实在不行可以让孩子来。同时也要用自己的力量去宣传中国海军,吸引更多优秀的人才来部队。”

 

前三点,我都不确定自己是否做得到,对我来说,这只是人生中的一段旅程。

 

去年十一的时候回山西老家,和爸妈一起吃饭,出来结账的时候看到了一群人,穿的衣服上面写着海军陆战队。在酒店的包厢里,我和这群二十年前的兵,一起唱起了陆战队队歌,“军中之军,钢中之钢……背水攻坚,势不可挡。”


 

我妈说我得了自闭症。因为我以前叽叽喳喳的,现在话少了很多。

 

过马路的时候我会沿着一条线走,走得很规矩。大街上看到一群人走在一起,觉得他们走得好散啊。

 


每人互动


你有过军旅梦想吗?是什么样子?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

侵权必究


后台回复“进群” 加入每人部落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