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公司想监视员工的动向,这还促成了一种新生意

2018-01-13 潘姜汐熹 好奇心研究所 好奇心研究所


而且这么做很可能不算违法。



每个人都可能在工作日的午后有过类似的经历,一不小心从廉价机票看到柬埔寨历史再到连爪哇猿人头骨复原图都谙熟于心,最后发现该做的工作还丢在手边,而下班的时间已经迫在眉睫。

一项来自美国全国经济研究所的调查显示,那些承认自己会偷点懒的人每天平均摸鱼时间为 50 分钟以上,这些时间大多被用来分分小零食,去茶水间喝水(聊天)了。

上班摸鱼是难免的,再认真工作的人也会有松懈下来做点无关闲事的时候,上述调查还发现,那些声称自己一直在认真工作的人,每天工作期间的平均摸鱼时间也会达到 34 分钟以上。

老板们对此其实也是心知肚明,多半还会有更严重的估计,比如觉得员工一旦离开自己的视线就会开启度假模式什么的,为此他们可能会采取各种程度上的监督措施。但作为雇员,时刻被监控着的感觉并不好受,试想一天的工作结束,突然被老板叫住质问“爪哇猿人和你今天的工作有关系吗”该是怎样一种恐怖的体验。

好奇心研究所此前做过一次名为“你觉得哪种程度的职场监督会让你感到不舒服”的调查,根据收到的共 2603 次表态我们发现,人们普遍比较反感的职场监督形式主要有:下班时间还要随时为工作 stand by;电脑网络受监控;老板时不时来窥视电脑屏幕等等。

其中程度最严重的情形大概长这样:“摄像头监控,网络监控,文件全部加密”、“共享实时位置查岗”、“科室无死角监控,并且领导把监控画面开着当办公电脑背景,意思就是,领导无论在桌面上做什么余光都是能看到我们在做什么的。”

已经很难接受了是吗?但事实上,借助新的技术,老板们可以用来监控员工的方式只会变得更加超乎你的想象。


根据 Financial Times 的报道,一家致力于提高办公效率的波士顿公司 Humanyze 宣称,他们可以通过跟踪员工整天在办公室到底在干什么,来提升公司的收入。该公司的做法是利用挂在员工脖子上的工牌来搜集数据,通过这种特制的带有麦克风和传感器的工牌,老板们就能了解你在办公室的位置,以及你和谁谈话。不过,它没有记录你在说什么。

Humanyze 表示这种方法是行之有效的。在为一家欧洲大型银行做过的一个优化 case 里,他们通过工牌手机追踪到的数据发现,这家银行的业绩最好的明星分行里,销售团队成员之间关系密切,而业绩较差分行的团队成员不是坐在不同楼层,就是老员工关系密切,新员工被晾在一边。

基于此,他们建议这家银行做了一些简单的调整,比如让人员在不同楼层之间轮换,或给经理每周 100 欧元的预算带新老员工一起外出吃午餐,这种做法最后帮助银行的总体业绩提升超过了10%。

这个数字对雇主来说无疑是很诱人的。Financial Times 的记者 Pilita Clark 说,越来越多的雇主被监视员工动向这种想法吸引的原因并不难理解,但这很令人担忧。去年,当 Daily Telegraph 伦敦办公室的记者在办公桌下发现了不太先进的运动跟踪器时,他们提出了强烈的抗议,这种设备很快被拆除。

除了 Humanyze 的工牌法,还有一些公司正在开发智能办公椅,这些座椅能识别出你是正坐在上面,还是在别处闲逛。在中国,阿里巴巴的“钉钉”也推出了位置识别打卡、消息已读回执、免费电话、以及各种报表审批等功能,致力于让雇主全方位掌控员工动态。

以往人们认为私人办公室是保证隐私的必要条件,但开放式办公环境,以及各种监视员工的新技术,让员工又让渡了一部分个人隐私出来,那么现如今,个人隐私和雇主了解员工动向的需求的边界在哪里?

目前来看,雇主监控员工的行为是否符合法规,取决于你在什么地方。

在英国,1998年就出台过《就业数据保护实务守则》(The Employment Practices Data Protection Code), 其中“工作监视”章节提到了几点核心原则:员工在工作环境中可以保持个人生活隐私和拥有一定程度的隐私权;雇主对员工的监控必须合法、公正的进行,监控活动的目的是符合雇主正当利益的需要;员工有权了解雇主进行的所有监控活动的实质、范围及原因等等。

在美国,通常也需要获得雇员同意才能收集、使用和披露其个人信息。除此之外,很少有跟监控员工有关的法规,因此要由法院根据具体情况来确定雇主的行为是否越界。美国律师事务所 Morrison & Foerster LLP 在一份职场监控指南中说,如果一家公司在自己的技术设备使用条款里写了他们保留监控员工互联网信息的权利,基本上不会受到任何法律的制约。

在中国的现行法律法规中,对于企业实施电子监控的约束几乎没有,即使企业想要进行规范操作,寻求法律依据时也会面临无法可依的尴尬局面。

那些开发新监控技术的公司普遍表示,他们的目的只是提升效率,并不会侵害到用户的个人隐私,比如 Humanyze 说会将数据匿名处理,且这些监视卡只会分发给同意佩戴的员工。

但事实上,员工们对此的反感和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在部分国家地区,如果雇主希望通过这些技术手段实施更进一步的监控,在技术上完全是可行的,而且很可能不会受到任何法律制约。

你对在学校/办公室里装监控怎么看?


   (END)



- 动图来自:giphy -



- 与有气质的你共勉高尚趣味 -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好奇心研究所 微信二维码

好奇心研究所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