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繁看盘为何会导致投资业绩恶化?

2018-01-13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频繁看盘会导致投资业绩恶化,这是有实证依据的。行为金融实验和心理实验都有案例。行为经济学家理查德·塞勒研究过,频繁评估投资组合的收益会导致更强的损失规避心理,而最终结果是投资收益降低。

频繁看盘或者在开市时间全程盯盘,是投资生手的常见状态。而这种做法不仅无益于提高投资业绩,还会带来太多的负面干扰,导致操作失误。

频繁看盘的背后,是一种恐惧心理,投资者讨厌出现帐面损失,为了证明自己没有“犯错”而不断通过观察行情证实自己。而且还有一些投资者有所谓的“止损”误区,比如股价下跌5%或10%即卖出,及时停止损失的扩大。

事后后悔的表现通常是在操作完成之后,继续观察已操作股票的价格走势。如果没有买入而股价上涨了,就责怪自己之前没有“聪明地买股”,卖出而股价又上涨了,会责怪自己“愚蠢地提前卖股”,错失了这部分盈利。相反,则会沾沾自喜,认为自己非常英明。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形成固化的投资方法,把之前获得盈利的方法认为是正确的,并日后不断沿用;而把未得到盈利的方法认为是错的,日后杜绝使用。

频繁看盘和事后后悔的共同点都是对价格的暂时波动过于敏感。在投资过程中,最容易引发负面影响就是产生过多的不必要的情绪干扰,造成后续判断失误,被市场反复“打脸”,由此陷入错误的恶性循环之中。

人们在看到股票价格波动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发生波动,因为这个过程伴随着激素分泌,比如肾上腺激素,肾皮质激素等。人非机器,这些激素自然会调动人体器官,影响大脑判断,引发行为的冲动,进行买卖操作。这种不由自主是需要人为避免的,通常人们做不到在接受这类外界刺激的情况下,仍能保持情绪稳定。所以解决这个问题的核心是规定看盘的时间和频次,并严格遵守。

这里要指出的是,买入后长期持有的所谓价值投资法并不适用于所有人。投资者要明确的是,你对所选择股票的价格或者估值判断应该是自认为合理的,即有能够说服自己的依据,而且止损点不是特别容易被触及,比如股票价格通常会上下波动10%左右。

而且你的投资周期不是非常短,比如日内交易,或者打算在几天之内完成一个买卖循环。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是没有必要过度频繁检查股票价格波动变化的。只要没有触及止损点,就应该视为随机波动,都不要过度去关注,而影响自己的心情和做出客观判断。

现有的各类行情软件可以设置到价提示(包括Choice金融终端),投资者也可以根据自己习惯的投资周期,拉长察看股价的时间。比如,一般投资周期在1个月左右,那么每3天看一次是合适的;如果投资周期是几个月,每周看一次就足够了;投资周期更长的,甚至可以每月、每季度、半年看一次。这样就可以有效避免情绪影响。

而事后后悔除了会产生负面情绪干扰之外,还会让投资者产生严重的认知偏差。原因很简单,根据事后的股价表现总结出的“正确结论”,极有可能是错误的。投资者的“事后诸葛亮”式反思,并不能保证下一次采用相反的做法就能得到正确结果。股价波动一般是随机的,特别是在投资者做了细致研究之后,股价仍有很大可能在短时间里不会按照投资者希望的方向运动。比如说,在买入股票或卖出股票之后,股价出现相反走势的概率应该不会低于50%,而这种运动并不能证明之前的做法发生了方向性错误。此时任何反思和总结经验教训都是不必要,甚至会起到适得其反的结果。


另外,在出现账面浮亏时,投资者往往不舍得卖出到达止损线甚至是巨亏的股票,相反在股票浮盈时总是提前卖出。这与投资决策中的心理账户效应相关,同样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住理查德·塞勒提出。首先来考虑一个问题:

你准备去电影院里看场电影,可就在去电影院的路上,出现了一个小插曲:

插曲一:坐车的时候,你发现丢了50元公交卡,这时你还会按照原计划去电影院花50元钱看吗?

插曲二:坐车的时候,你发现几天前花50元买的电影票丢了,这时你还会继续去电影院重新花50元钱看吗?

在前一种情况下,大部分人会选择继续看电影;而在后一种情况中,大部分人放弃了计划。他们悻悻地想,看网上的资源也是一样的。——同样是损失了50元钱,怎么就给人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呢?

被测试者内心不自觉会产生两个心理账户:“电影账户”和“公交账户”。第一种情况,即公交卡丢失时,相当于“公交账户”受到了意外损失,与电影票本身没有关系,也没有理由不去看电影。第二种情况,即电影票丢失时,相当于本来的“电影账户”忽然遭受损失,人的感觉更可能是“我如果继续坚持要看电影,就相当于花了多一倍的钱买了一张票”,由于“超支”,最终导致大多数人选择放弃看电影。

所谓心理账户,就是人们在心里无意识地把财富划归不同的账户进行管理,不同的心理账户有不同的记帐方式和心理运算规则。而这种心理记帐的方式和运算规则,往往与经济学和数学运算方式并不相同,因此经常会以非预期的方式影响着决策,使个体的决策违背最简单的理性经济法则。人们在进行各个账户的心理运算时,普遍特点是并没有追求理性认知范畴中的“效用最大化”,而是追求情感层面上的“满意最大化”。

当大多数专家把心理账户作为人的非理性进行批判时,我们应该明白,这种心理因素的存在,对人来讲具有重要的积极意义,在人类进化过程中也没有被弱化甚至消失。想象我们的祖先在恶劣的环境下,连温饱都没有保障,首要的因素是长期生存下来,很多时候最优策略是追求风险小到零的“满意最大化”,而不是“效用最大化”。

比如:区别对待账面损失和实际损失。

我们容易将抛售后的股票亏损和未抛售的股票亏损划入不同的心理账户中,感觉上,抛售之前是账面亏损,抛售之后才变成实际亏损。而在客观的时点上,二者没有实质差异。比如48元的中国石油跌到20元,就是亏损了28元,但持有到这个时候的投资者可能更愿意继续持有,因为这感觉只是账面亏损,卖出了,就变成实际亏损了。可能导致的结果是,他继续持有到10元。决定是否继续持有,跟亏损多少没有关系,跟它是否值这个价才有关系。

盈利资金再投资时,谨慎度降低。投资者往往在潜意识里认为卖掉其他股票的盈利资金,反正是赚来的钱,处理的谨慎程度可能低于工资收入等其他投资资金。

综上,投资者应该了解这些心理学和行为金融研究成果,清楚了解作为个人,投资者无法依靠自身控制解决的情绪扰动和认知偏差是怎样产生的,通过规则和纪律,以及正确的方法避免陷入这类误区,持之以恒,应该能够养成良好的投资行为和习惯,对于改善投资业绩是有益的。

扫描文末二维码,加入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机构交流群,与金融圈人士亲切交流;点击“阅读原文”可免费注册Choice金融终端,查询更多相关数据。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微信二维码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