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道菜好吃到“拍一句耳光也不放”,据说只有七都产,你吃过吗?

吴江日报 2018-01-13

点击蓝色字,即可关注吴江日报。

香青菜学名绣花锦,各地都有种植,但能被呼作“香青菜”,却需特殊气候与土壤,曰小酚土与夜潮泥。太湖如此长的湖岸线,却只有七都庙港一带极小的一块区域有产,非常珍稀。

住在太湖边的七都人都知道,经霜一打,香青菜才好吃,又香又糯,一家炒菜,大半个村子都能闻得到。

眼下,正是香青菜最好吃的时候。

下午三点左右,爃烂村的村民盛杏观到自家地里去摘香青菜,他背着菜筐沿着村里的湖塘路走,一路上遇到同村的老太太朱文英。老太太已摘了满满一篮子香青菜。两人停下来,盛杏观一边打着招呼,一边说,这菜好啊,这个季节的香青菜好吃啊,大家都喜欢。

问他为什么,香青菜就是这里的好吃呢?

他说,自古传说,这里曾经从天上掉下来一块陨石,后来,这里的土质变得很特别,又因为村子在太湖边,水份充种出来的菜都是香的。

说起来,香青菜真是太湖边的一宝,也是七都人的骄傲。“这样的香青菜,跑遍世界各地也寻不到。”七都人总是这样自豪地介绍。如果说太湖螃蟹有点贵,那么太湖香青菜绝对是老天爷赐给太湖边人们的平民美食,七都镇太湖沿线都有种植。

摘菜回来的朱文英


来到自家地里的盛杏观


露地种植的香青菜碧绿生青,一棵棵香青菜叶子舒展,其状如花。

几位种菜人正在寒风中收割青菜。他们把长得大一点的挑选出来,一垄地选下来,两个菜筐也满了,而菜地还是一片碧绿。他们说,经过一夜生长,明天来看时,刚才挑菜空出来的小空当,已经被边上的菜挤满了。这垄香青菜秋天播种,从小菜开始,每天挑选大一点的菜来吃,一路吃下来,菜越来越稀,越来越大,到春天一垄菜还是满满当当的。

七都农家人吃香青菜,都是随吃随挑的,那新鲜度是城里的朋友所眼热的。这样的菜,用来烧咸肉菜饭,可真是“拍一句耳光也不放的”。春节里,七都人招待亲戚朋友,必有一道香青菜。现在人们讲究健康饮食,很多城里的朋友到乡下来,不吃大鱼大肉,最喜欢的就是这道香青菜。而从七都出去的人,到了冬天,最最牵挂的就是香青菜,他们说“别的地方的青菜,就是没有这个味道。”所以他们回到家乡怎么吃也吃不够。


咸肉菜饭


晒“花头菜”


他们说得对,香青菜确实只有家乡的太湖边才有。太湖之畔的“小粉土夜潮泥”和独特的气候条件造就了香青菜,这样的种植条件在国内、甚至在全球都无法复制。

开春后,天气越来越暖和,此时香青菜最佳的食用时间已经过去,等到菜抽薹,菜地里一片金黄,此时,勤劳的主妇们会把菜薹摘下来,焯水后,在太阳下晒干,就是上好的“花头菜”了,在伏缺时,拿出来用水一浸,可炖可炒,或者用来做团子馅,都是极好的生态原料。

这些“花头菜”,也被送到城里,聊解游子对家乡的思念。


风吹霜打,香青菜此时是最好年华,若把各地的“香青菜”放到一起,可以办个选美赛事。这场比赛办起来,我觉得,七都庙港的香青菜绝对是头筹。其实由良好的水土孕育的青菜都是根正苗红的好同志,但是一个地方的特产是与这个地方的地气相接的,与一方水土育一方人类同。在许多久经美食考验的食客们眼中,香青菜由始自终只有一种,便是七都太湖边由小酚土与夜潮泥培育的青菜。其余得一二神韵者,概算作是模仿秀。


◆来源:爃烂村、太湖七都,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吴报全媒体编辑:西宝

喜欢吃香青菜的赞一个!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