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欢

2018-01-15 牧鸯 牧鸯 牧鸯

声音资源加载中...

* 新书《爱你这回事,时间都记得》里的故事节选。因为实在太喜欢这个故事,又加上配音也非常喜欢,还是忍不住一再分享出来。配音是两位主播的工作室花费了心思的,从配乐到分角配音,一再和我商量,原本故事中那段《水仙子》是唱出来的,后来还是改了朗读,这样的配音,像是一出广播剧,忍不住一听再听,希望你们也喜欢。


文 | 牧鸯  图 | 来自网络

主播 | 指间沙、清和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酒,碎冰碰壁当啷响。

许多年前,我在婺源的理坑开了一家酒馆,酒馆的名字叫相见 


我没有给酒馆做招牌,除了在廊檐下挂了一盏红灯笼,上面写了 一个字之外,门前清爽,只有一棵杨梅树。 


我喜欢梅雨季节,杨梅熟了,可以酿杨梅酒。 也因为,我是在梅子黄时雨的时节认识他的。六月中旬,我在酒馆的窗台上搁了一只粗瓷碗,用来集雨。他冒 雨闯进来,站在屋檐下,用手捋了捋头发,甩掉发梢的雨丝,拍打着 肩膀上的水珠,冲着我笑了笑。 


我并没理会他,他也并不介意,只一眼瞧见窗台上的粗瓷碗,说了句:《清嘉录》有梅水一条:居人于梅雨时备缸瓮收蓄雨水,以供烹茶之需,名曰梅水。你也有这喜好?” 


我惊讶地看着他,生涩地答了句:“哦,我用来煮酒。


怪事了,雨落在瓦上,瀑布似的掉下来,用竹水溜引进大缸 里,即是上好的茶水。你不煮茶,而煮酒?” 


我喜欢。” 


我们毫无头绪地一问一答,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他似乎也没搞 清楚自己站在一个酒馆的廊檐下。 


他又说:“既是如此,能饮一杯无?”


我领他进屋,他坐在靠窗的那张桌子,窗台上正好摆放着我用来 集雨的粗瓷碗。 


雨会随风飘落进来,不如换张桌子?”


他望着粗瓷碗若有所思,恍惚了好久才答了句:“窗前一片举目 皆绿,清凉一些好。” 


我去前台打酒,他坐在那里,我望了好一会儿,只觉清致迷人, 带着落定尘埃的清气,满载着一个酿酒人家的梦。 


后来,他常来,要一壶酒,一碟花生米,小酌完就走。


理坑并不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偏僻村落,虽然是多年前,游人一样 如织。只不过,春天前来的人最多,闻名来看油菜花;夏季之后,人 少很多。 


婺源的村落,在晴日熏风的大好天气里,琼田万顷,倒也风光无限。 


他隔三岔五来,不像是游人,莫不是与我一样,是在这里有营生 的人


有次,他来的时候,怀里抱着一个细白瓷的瓶子,依旧坐在窗 前。我准备去给他打酒,他说:“不如尝尝我的酒?” 


我愣了一下,他将瓶子摆在桌上,温和地说了一句:“去取杯子吧。” 


我取来杯子,他说:“三年陈酒,要与懂酒的人对饮。” 


他倒酒的动作娴熟,手指白皙修长,倒完酒后,递了一杯给我。 


我双手托起酒杯,轻轻浅浅地呷了一口,方触舌尖,烈烈的果香携 着醇厚的酒味,瞬间如海啸般一个浪头翻涌过来,顿时浑身一个激灵。杨梅酒?” 


嗯。


你也酿酒?”


不酿。


那这瓶三年陈酿何来?”


一个姑娘送给我的。


她人呢?”


她坐在我对面。



我去南塘写生,认识一个姑娘,她在那边搞摄影,我们常坐在一 起闲聊。她尤爱酒,常和我说,啤酒寡淡,红酒酸苦,白酒闻着香, 稍抿一口辣嘴,西洋酒是外来物,喝完羞愧至极。


我问她:“世上所有的酒都被你排除了,那还喝什么?”


世间还有一种酒,你没喝过,世人也没喝过,除了我自己。


什么酒?”


我酿的呀。” 


她说完,哈哈大笑起来。我不相信她会酿酒,只觉得她调皮,胡 乱说的。 


没想到她又说:“如果不做摄影了,我就回去酿酒。


姑娘何方人士?” 


她狡黠地眨着眼睛,然后说:“妈妈说,不能随便把家庭住址告 诉陌生人。


大体方位可以说吗?”


等我酿酒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他说完,停顿了很久。


我问:“她告诉你了吗?”


如果告诉我,我就不会找了她三年。


我不写生的日子,她也不忙碌的日子,我们常去山下,雇一只 小舟,向江中心的小岛上悠悠而去。船下水极清澈,水底植了许多莼 菜,青翠碧绿,随水招摇,极是可爱。 


她望着船底的水生植物,说了句:长河难渡,伊人在水底。” 


我问:“什么意思?”


她笑道:“有一种迷人不能言说。” 


小舟徐徐拐入一道狭窄的水巷,两端芦苇高过人头,数米远的地 方就是小岛。小岛上有一个小镇,常有游人慕名而去。上了岛后,一名穿着藕荷色纱裙的少女立在面摊旁,旁边还站着 一位老者,笑吟吟地向我们二人招呼道:“下两碗面条啊?” 


她问我:“闻着香,吃不吃嘛?” 


只见老者捧过两只雪白的浅底瓷碗,面条像麻线一般在清澈的汤 水中半沉半浮,碗里的汤水清亮不油腻,却又漂浮着一层油星子荡漾 开来,有烟火的气息。 


面条入汤碗,热气腾腾,再浇一勺肉末豆腐丝臊子,里面还掺入 了新采的莼菜,入口清香又有人间烟火的美味。 


她吃面条的样子极有味,吸溜面条时嗖嗖地响。我笑了笑,她下意识地感觉到自己不淑女,便问:“女孩子吃东西吧唧嘴,发出声 响,极不文雅吧?” 


我倒觉得可爱,无妨。


她抿嘴笑了笑,没再说话。


天色欲暝,两人兴尽归舟,回首处远村晚烟依依,若隐若现地没 入夜色中,几只水鸟清唳着掠过水面。


新月初升,温润地悬在竹枝梢头,轻轻悄悄地将一片银白的光洒 在窗下的凉席上。 


有天清晨,雾气朦胧,她来到我窗前,敲了敲窗户,我推开窗, 她双手捧着一个细白瓷瓶递给我。

 

我接过,她道:“我酿的酒,三年后再喝。我要走了。


去哪儿?”


开酒馆。


在哪里?”


屋前有棵杨梅树的地方。


她朝我挥挥手,我以为她开玩笑,因为我前一天还去过她的摄影 馆,一切如常,没有转让,设备都还在。 


我还是追出去了,她背着大包小包上了大巴车,我隔着车窗玻 璃,问她家在哪里。 


她嘴角动了动,好像说了一个地名,车子发动,响声太大,我一 个字也没听清楚。 



后来,你去找她了吗?”我问。


我找了她三年,天下所有酒馆都去过,门前没有杨梅树。” 


为什么找她?”


目成心许,一往情深。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酒,碎冰碰壁当啷响。


黄昏下的酒馆显得格外安静,他坐在我对面。


我惯于将生活当故事一般对待,尽管,我无法左右生活中缘分的 开始,情节的发展,和无可避免的终结。 


看简媜的书,读到这么一句:“如果有一天我终能找到我的迦南 之野,我得感谢你给我翅膀 


我总觉得,我内心深处是有一个人在的。身体出问题后,我已经 不记得很多事情。

 

养病期间,正值梅雨季节,我常窝在屋子里,不与外界来往,心 扉结了一层霜。 


也在这时,迦南之野先生来到我身边,早于他找到我,陪 在我身旁。迦南之野先生知道我要开一个酒馆,也是在这样的黄 昏,赶上最后一趟列车,来饮我酿的酒。 


迦南之野先生见我书房里挂着一幅相见欢的字,于是为酒馆取名相见欢 


他听完后,起身离去,很快消失在杨梅树后。那一夜,有个男人 在理坑唱了一宿的《水仙子》


步过春光,醉老西窗,可知人间已荒。久见天苍,久未见蒹葭 芳。指尖风去茫茫。

 

酒余香望与山陵浇,雾遮人缓步过旧桥,花吹雪徐落清筝调。 也曾哭山木倒,醉说时孩童已老。” 


在歌声中,我猛然记起多年前,我在南塘认识的他,我们相识的 那一日,他画了一张我的画像,我拍了一张他的照片,还有他写给我 的那幅相见欢的字,以及江心小岛上一起吃过面条...... 


我又记起,那日在车上对他说的是:倘若赶上黄昏最后一趟 车,就来饮杯酒。” 


倘若往后,有人对你说这句话,你一定要去啊。



作者简介牧鸯,从此窜入山林,学酿酒种菜做手工致力于分享山中日常的美好没事溜达,行踪不定

个人微信公众号牧鸯

新浪微博:@牧鸯MuYang。



新书正在热销中,长按右下角二维码购买,

或京东,当当输入书名购买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坐久落花多 热门文章:

《见字如面》:未尽之意    阅读/点赞 : 2627/65

去桃花源    阅读/点赞 : 1686/63

我有时候会想到你,你应该是在北方    阅读/点赞 : 1218/48

一别遥遥无期    阅读/点赞 : 928/47

良伴此生不换    阅读/点赞 : 897/48

银碗盛雪,始知岁月不薄情    阅读/点赞 : 875/56

只为吻你才低头    阅读/点赞 : 734/47

我一路向前,英勇无畏    阅读/点赞 : 692/48

坐久落花多 微信二维码

坐久落花多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