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路:昨夜危险

王路 王路在隐身 2018-01-27

昨天吃过午饭,写文章,晚上九点才写完,没放评论就去吃饭。以前天天去学校吃,现在寒假,食堂关门了,只能去比较远的地铁站。


给流浪猫投了食,走到地铁站,餐厅差不多都打烊了。进了一家自助中餐厅,还有些剩菜,素的荤的一个价,都是两块五一两,打了八两,二十块,又添四块钱,要了碗汤,也凉了。营业员说随便喝,我盛了一碗,也就够了。服务员已经在拖地了。


吃完回到小区,买了早餐。我除了早上电饭煲煮粥,并不开伙,冰箱也停了,没有东西,早餐放阳台。这种天气,阳台就是冰箱。


拉开玻璃门,一股刺鼻的燃气味扑过来。我吓一跳。赶紧给物业打电话。又把阳台窗户打开通风,合严玻璃门,一边等维修人员,一边打开电脑放评论。


过了会儿,来个保安,敲错了门,把隔壁门敲开了。隔壁阿姨七十多岁了,听说我家燃气泄漏,赶紧关切地问情况。我让保安进屋,保安怕把屋里踩脏,要换鞋。我说不用。


拉开玻璃门,他说:哎呦,瓦斯味这么大!太严重了!我问怎么解决。他说:哎呀,我忘带对讲机了。掏出手机,发了个语音微信,请求增援。


我想,会不会是楼下泄漏,就让保安跟我一起去楼下。保安再三嘱咐锁好门,说最近贼特别多,小区天天都有入室盗窃。说完进了电梯,我说怎么不走楼梯,他说,不是有电梯嘛。


楼下没问题。我问保安怎么办,保安也不知道,我又给物业打电话,说保安没带对讲机,麻烦派个维修师傅来。保安说:你别说我没带对讲机呀。停了会儿,又说:没事,你说我没带对讲机也行,我确实没带对讲机。


我回屋后,没多久,师傅来了,把总闸关了。但没有用,是主管道泄漏的,漏得越来越多。师傅到厨房,开了煤气灶,需要点火,师傅看见旁边有火机,顺手打着了。我心想:万一燃气泄漏到厨房,不就爆炸了吗?师傅说:我能做的就是关总闸。别的我也不会弄,我是物业的,这得明天让燃气公司来修。保安说:对,明天一大早,九点,你就给燃气公司打电话。


这时,隔壁阿姨已经拨通了燃气公司电话,报了维修。客服让我等维修师傅的电话。当时是11点。


物业师傅离开前说,不要用煤气灶,不要用热水器。我说,煤气灶一直没开。保安说,一定要关好门,防贼,维修师傅来的时候要检查他证件,或者打电话叫保安来,你一个人不安全。隔壁阿姨说,你要洗澡用热水,可以来我们家。我谢过她,说不用了,你们早点休息吧。


回到房间,没有师傅电话,也不知道要等多久。想想家里,父母应该已经睡了,就不告诉他们了,说了他们就睡不好了。又上网查,除了爆炸,有没有可能不知不觉窒息。


过了会儿,听见敲门声,还是隔壁阿姨,老人说:你是不是还没吃饭?我刚才听你说没开伙,你要没吃我给你做一点。我赶紧谢谢,说在外面吃过了。


回到屋里,打燃气公司电话催。不久,收到师傅电话,说正在别的地方抢修,前面还有三四家,至少要等三个小时。


我怕泄漏越来越严重,就锁了门,去楼下大堂。偶尔还有夜归的人,和送外卖的小哥,我在大堂给他们开门禁。待了二十分钟,太冷了,又回房间,打开房门,慢慢等。


等的时候,心里总想起一句话:此心光明,亦复何言。虽然如此,我还是把住址、燃气公司电话、小区物业电话发给一位朋友,我说,你留一下,以防万一。


后来,师傅来电话,说先到我这儿来。


十二点多,来了一个老师傅,一个小伙子。进屋时,想起保安嘱咐,我问:我能看一下你们的证件吗?


老师傅说:您说这话,我都不想进去了。


又说:电话是您打的吗?您还要看证件?这么冷的天儿,大半夜的,我愿意往这儿跑啊。


我赶紧道歉,说是保安吩咐的。后面小伙子倒说没事,出示了证件,我瞄了一眼赶紧请进屋了,也没有叫保安。


老师傅拿表测一下,拿扳子一拧:行了。


“这就行了?”


“是啊,不漏了。您没看我拧了半圈吗?”


“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老师傅笑了:这您都不知道?您不是学者吗?热胀冷缩——您作为学者,您都不知道?


我说:噢。


老师傅指着我的书架:这么多书,肯定是学者。


书架去年买的。没买的时候,书堆在地上,快递小哥说,你是卖书的吧。


老师傅说,既然来了,咱就都检查检查。又检查了热水器、燃气灶,别的地方都不漏。


小伙子开单子,上门费30,一个漏点30,共60。我拿了一百块,说不用找了,这么辛苦。小伙子说,公家的钱。还是找了给我。


老师傅问:您是不是该给我们写个表扬信啊?我们鸣着警报过来的,还交了五块钱过路费。


我说:肯定的,非常感谢。


老师傅说:公司回访,您可以选择非常满意,可以打电话说表扬师傅,这会对我们有一定的帮助。


我说:好,好,好,确实非常满意。


师傅走后,我又去闻,没什么味道了。鼻子凑近了闻,好像还有一点。


我还是不大敢睡,专门跑到门口,闻了闻屋里屋外的空气差别。等了一会儿,又上网查燃气报警仪。睡前去阳台闻了七八趟,到两点,把阳台窗户打开,上床睡了。睡得也不踏实,生怕夜里又泄漏。


到三点多,也不知道睡着没睡着,起来了,穿着秋裤到阳台又闻了闻。


早上睡到八点半,又去闻闻。煮上粥,打坐,起坐后,拿打火机,先在门口点着,又伸到屋里点着,又隔着玻璃门点着,最后到阳台上点着。都没有爆炸。又凑上去闻闻,还是有点残余味道。不仔细闻,也闻不出来。


吃了早餐,闻闻,洗了碗,再闻闻。都一样。


给家里打电话,说昨天夜里燃气坏了,我妈听成暖气坏了,很着急,怕我冻着。后来知道是燃气泄漏,又修好了,平静得没有一点反应。


给燃气公司打电话,表扬师傅,客服问我师傅工号,我说不知道,问师傅名字,我也不知道。我根本没敢仔细瞅工牌。


看看表,十点半,敲邻居阿姨的门。敲了三次才开,不知道是不是昨晚没睡好。我说燃气修好了,感谢她。她说,这有什么感谢的。让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说。


我想,也许幸亏昨天写文章到九点才吃饭。一般情况下,我不会那么晚打开阳台玻璃门。如果当时没发现,可能到睡觉都不知道燃气在泄漏。


这场风险暂时就算过去了。看起来波澜不惊的日常中,不知什么地方就蕴藏着危险,这就是生活。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王路在隐身 微信二维码

王路在隐身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