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C | 佛祖、爵士乐与量子物理:在中美之间移动的美国抽象艺术


彼得·韦恩·刘易斯:助推器”暨“弗雷德里克·J·布朗:记忆1988”双个展于2016年1月15日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开幕。这两位在北京生活和工作多年的非裔美国籍离散艺术家,都对中国古典文化和艺术、爵士乐和美国抽象艺术都有着深刻的理解,二位艺术家中依然健在的刘易斯更把他对量子物理的兴趣融入创作之中。在与《艺术新闻/中文版》的专访中,刘易斯谈及了作为亲历者参与的一段中国当代艺术史,以及爵士乐和移民身份对其创作的影响。



北京。“彼得·韦恩·刘易斯:助推器”暨“弗雷德里克·J·布朗:记忆1988”双个展于2016年1月15日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开幕。同为非裔美籍艺术家的彼得·韦恩·刘易斯和已故的弗雷德里克·J·布朗具有相似的文化背景,均关切中国古典艺术、精通爵士乐,作为美国抽象派画家与北京这座城市产生独特的勾连——刘易斯在近10年间的重要作品全部在北京北郊名为“绿洲”的工作室内完成;而布朗早在1988年便成为首位在中国革命博物馆(现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个展的美国艺术家。


“彼得·韦恩·刘易斯”暨“弗雷德里克·J·布朗”展览现场



弗雷德里克·J·布朗:记忆1988

- ▬ -


弗雷德里克·J·布朗(Frederick J.Brown)于1945年生于美国,2012年过世。其作品深受爵士乐的影响,青年时期的布朗在芝加哥就拥有众多音乐家朋友,搬到纽约后,他所居住的SOHO区云集了大批艺术家和作家,因此上世纪70年代的抽象表现主义也对其画风影响颇大。《纽约时报》的布鲁斯·韦伯(Bruce Weber)曾提及布朗深受德国表现主义画家的影响,“德库宁一度是他的导师”。


此次展出的几件油画作品全部来自1988年布朗在中国革命博物馆(现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个展。创作于1974年的《校操场》源于艺术家的童年记忆,明显带有上世纪70年代纽约艺术家的勃勃生气,也是典型的抽象表现主义风格之作;而1986年开始创作的《假日》则有具象化的趋势,但仍为表现主义风格,用色鲜艳浓郁,且都体现出尺幅巨大的特征。而创作于1972年的《复活节早上》(1972)和《复活节晚餐时间》(1972)在题材上具有宗教特征,其形式则深受中国水墨影响,也为他日后和中国的渊源埋下伏笔。


弗雷德里克·J·布朗受到中国对外展览公司之邀于1988年在中国革命博物馆(现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个展,成为了第一位在此场馆举办个展的美国艺术家



弗雷德里克・J・布朗 《假日》(1986-1987)


弗雷德里克・J・布朗《首次开幕》(1970/1972)


彼得·韦恩·刘易斯:助推器

- ▬ -


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中,罗伯塔·史密斯(Roberta Smith)曾如是描写刘易斯的绘画: “彼得·韦恩·刘易斯的绘画有一种令人熟悉的融合风格,可称之为无意识色域绘画,或者极简抒情抽象主义。其精妙之处在于毫不做作且老练的笔触,清晰而活泼的用色,以及自成一体的结构。”


与中文含义略有不同,“助推器”(booster)在英文中有扩散及传播之意。此次UCCA在甬道高墙上以网状结构首次呈现了艺术家的大型绘画作品《蒙克节奏组曲》(2013)和《佛祖演奏蒙克》(2013-2015),本次展览的策展人之一陈怡辰认为,作为艺术家一生中向塞隆尼斯·蒙克(Thelonious Monk)致敬的最重要创作,刘易斯将内心的感受无限扩大(boost),并最终投射在巨型的画布之上。


彼得・韦恩・刘易斯《易形者》(2015)


彼得・韦恩・刘易斯《蒙克节奏1/15》(2013)


彼得・韦恩・刘易斯《银河系》(2015)


彼得・韦恩・刘易斯《蒙克节奏》(2013)展览现场图


艺术家的绘画语言在两组重要的作品中发生了转变,除深受蒙克的音乐触动之外,另一方面则源于他对量子物理的兴趣。“弦理论认为,所有的物质均作为振动的弦在不同的维度中运动着。这一理念将物理与我所热爱的音乐联系起来。弦的振动创造和声……宇宙是一首由色彩、光线与节拍所创作的交响曲。”刘易斯曾如此表述。


在展厅中,相比《蒙克节奏组曲》(2015)的大胆奔放,以蓝黄两色为主要色调《佛祖演奏蒙克》(2012-2015)则较为收敛。而使用藏传佛教标志性红黄色的《唐卡之梦》(2013)则让人联想到艺术家作品中一贯的精神性。此外,艺术家近期创作的《假真空》(2015)也在展出之列——该系列包含6幅绘画作品,灵感源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物理学家阿兰·古斯(Alan Guth)关于宇宙暴胀(cosmic inflation)的理论。



专访艺术家彼得·韦恩·刘易斯

- ▬ -


彼得·韦恩·刘易斯

Peter Wayne Lewis

1953年生于牙买加,现为麻省艺术设计学院的绘画系教授。


Q:此次首展的巨型绘画《佛祖演奏蒙克》(2012-2015)有一个很有趣的标题,为什么爵士乐和塞隆尼斯·蒙克(Thelonious Monk)对你和你的创作而言如此重要?

A:“Monk”既可以指塞隆尼斯·蒙克,也可以指佛祖,佛祖在觉悟之前也是和尚,这是一个小玩笑,同时对我而言也是很严肃的事情。佛祖将他的精神性带给了世界,我虽然不是佛教徒,但是一个很重视精神性的人。而塞隆尼斯·蒙克以他天赋异禀的节奏组织方式改造了爵士乐,也启发了我对色彩、线条和空间的不同理解。我认为佛祖会喜欢塞隆尼斯·蒙克的音乐,这也是这组作品想要表达的。音乐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存在,所有的作品都可以回溯到音乐之上。从某种角度上说,我更像是一个失败的音乐家,绘画对我来说就像是用色彩来演奏爵士乐。


彼得・韦恩・刘易斯《蒙克节奏14/15—狡猾的兔子》(2013)


Q:你曾在采访中谈到“移民的身份至关重要,因为它决定了一个人怎样看待稳定”,而这种“不平衡”正是作品张力的来源。从个人经验出发,你认为“流浪式”(nomadic)的生活对于艺术家而言是必要的吗?

A:大家都会问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是中国?”,我的回答是“为什么不”。我是一个文化创造者、艺术家和美术老师。我志在游历世界,去看最伟大的艺术家创造出的最伟大的作品。我不会只把我自己定位在西方世界中。我在牙买加出生,随着家庭移民到美国,而作为教育者则必须去遍游世界,去看艺术。人的一生是不够游历整个世界的,你知道的越多,你所了解的就越少。我会尽我所能去到更多地方,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更好的画家和教育者。我的创作是这些经历的副产品,是我对世界的理解,也是谦卑的礼物。一位艺术家能留给世界最好的礼物就是创作,在作品中方能不朽。


非洲离散艺术家的经历于我而言是一段个人史,对于来自欧洲和亚洲的移民而言也如是一样。移民的身份影响了我们。牙买加其实受到中国文化的很大影响,19世纪曾有许多中国人作为苦力被卖到牙买加(在牙买加也使用“coolie”一词),我们同样也会庆祝中国春节。



彼得・韦恩・刘易斯《蒙克节奏2/15》(2013)


Q:为什么2016年北京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会举办你和布朗的双人展?在布朗的故事中,我们很难不联想起今年即将在这里举办纪念展的劳森伯格。

A:劳森伯格于1985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过展览,这段历史非常重要。我和劳森伯格虽然不算非常要好的朋友,但认识彼此。鲍勃(Bob,指劳森伯格)和我的很多共同朋友都在新泽西生活,后来他们都纷纷去世了。其实劳森伯格在中国的时候布朗也在,他当时也做了一个很重要的美术馆展览。每个人都记得劳森伯格,但是却忘了布朗。今年6月UCCA将举办大型的劳森伯格纪念展览,展出长达450米的《四分之一英里画作》(The 1/4 Mile)。15年前,我曾在麻省现代艺术博物馆(MASS MoCA)看过这件作品,据说它也在1985年的中国个展上展出,许多年后竟然又来到UCCA。所以2016年的北京有罗伯特·劳森伯格、弗雷德里克·J·布朗和彼得·韦恩·刘易斯,说明了自80年代开始的文化交换一直在进行着。


艺术的美妙之处在于你所创作的作品在离世之后还能继续产生影响。每个人都希望他们的人生是有意义的,这其实是对艺术力量的证言——艺术能够持续地影响人们,只要世界存在,它就会一直存在。颜料、画布、木头,都是平庸至极的物件,但艺术是对这些材料的操纵,让意义从中显现。


彼得·韦恩·刘易斯暨弗雷德里克·J·布朗

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1月15日-3月13日



撰文 | 周未

采访 | TANC


本文图片由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Copyright © 2015 The Art News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

《艺术新闻/中文版》为The Art Newspaper独家授权现代传播集团的出版物,任何单位和个人未经允许,不得擅自转载和翻译,否则权利人将根据知识产权法追究法律责任。





《艺术新闻/中文版》


主编:叶滢

编辑部主任:陆晓凡

资深编辑:汪汝徽

资深编辑:周雪松

编辑:黄婷怡、朱文琪

编辑助理:刘晨琛

执行出版人:曹丹

助理执行出版人:安娜

联系相关编辑,可以电邮至:

编辑名字拼音@modernmedia.com.cn

theartnewspaper@modernmedia.com.cn

www.tanchinese.com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